【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題圖 / CaesarZX

前天,鬼畜界的元老級素材葛平宣佈入駐B站。

整個視頻的畫風大致如下: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在此之前我已經很久沒關注過他了,突然間就這麼一頭白發地出現在鏡頭前,那種與印象中的巨大落差多少讓人有些猝不及防。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鬼畜青春永駐,葛炮垂垂老矣

在大多數90後B站用戶心中,對於葛平的印象無非兩個:其一是童年的超威藍貓,另一個則是青春年代的光頭葛炮。

標簽不多,卻都深刻鮮明,充滿能量,以至於在這個信息爆炸人均健忘的年代,依然還有那麼多人懷念他。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我依然記得小學時期自己對《藍貓淘氣三千問》這部1999年就播出的動畫有多麼痴狂。

當時節目在差不多5點左右播出,正好是放學後不久,時間經常與飯點撞車,家中客廳與餐廳又不在一塊。為了方便「追番」,我一般會特地夾上滿滿地一碗飯菜跑到客廳邊吃邊看,為此被我爸媽教訓幾乎成為了童年日常。

後來年紀稍微大了一點,中二之魂覺醒,這種寓教於樂的子供向作品自然就顯得有些「過時」。身邊的朋友們都開始追起火影、海賊,一代人對於藍貓淘氣的記憶,自然也就告一段落了。

正常情況下,葛平會永遠以超威藍貓的姿態成為90後童年記憶中的美好注腳,大家只會偶爾在懷念童年時想起,除此之外再無交集。但誰也沒想到,他竟然會在另一個截然不同的場景與我們這代人相遇,而且姿勢是那麼無厘頭。

2008年左右,優酷一位用戶上傳了一段視頻。配音演員葛平在短短幾分鍾的時間里做了個自我介紹,順便聊了聊自己2002年去秦皇島,石家莊等地與小朋友見面的場景,由於部分動作表現力度拉滿而且看起來十分洗腦魔性,可謂名噪一時。

當年恰逢鬼畜文化崛起,一批有才的年輕人正在嘗試用在自己獨特的視頻音頻剪輯手法解構這個世界,葛平的出現叩開了他們的靈感之窗,一代鬼畜明星就此誕生。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萬惡之源:看嘴型

自那以後,大量視頻作者用這段素材進行二次創作,鬼畜調教,音MAD,人力VOCALOD百花齊放。葛平,一個配音演員,就這樣在個人幾乎完全掉線的狀態下以天朝第一歌姬的形象紅遍了整個ACG圈。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元首葛炮搞比利,以上三人基本上承包了我大學時期的大部分笑點,同時也成為了國內鬼畜文化最早的記憶。

再後來步入社會了,關注這個圈子的機會越來越少,只能從新聞中偶爾知道一代新人換舊人,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比利海靈頓,2018年3月3日因車禍去世。

元首的演員布魯諾·甘茨,2019年2月16日在蘇黎世家中去世。

三駕馬車已去其二,最後的葛平也不復當年模樣。

我曾短暫在B站就職,入職培訓時記錄公司文化的PPT里用了許多篇幅描述了他們的故事,作為一代阿宅,我很感激他們至今依舊被許多人所銘記。

最後聊點別的,不久前B站公佈年度彈幕,結果起初令我有些意外。

不是龍王的邪魅一笑√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不是森下下士的很有精神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不是沒交閃現和耗子尾汁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而是: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爺青回。

在B站2020年收到的22億條彈幕里,光它就占據了542萬條。

起初一看覺得挺不可思議,後來一想倒情有可原。或許是2020年有太多的不如意,追憶過去的美好似乎成為了一種潮流,B站期間也投其所好,挖掘出了大量童年回憶。

於是董浩與金龜子回來了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小時候唱着「鞋兒破,帽兒破」的濟公和尚也回來了。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成龍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時代回來了。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許久不見的老版四大名著也陸續回來了,

【白夜談】爺的青春回來了,他們也都老了

這些都是一個時代的烙印,一代人心目中的經典,雖然如今硬要讓你再看一次,體驗未必有當初那麼美好,但並不妨礙它們在無人問津多年後再度煥發第二春。

情懷這東西,總有人願意為它買單。昨天80後,今天輪到90 後,明天搞不好就是00後。

可以想象多年後的某一天,若是某位「老同志」或許會再次帶着他的絕學閃電五連鞭再度出山,或者坤坤再度穿上吊帶馬甲來上一首隻因你太美,屏幕前依然會有人會把他們命名為自己的青春,將淚目摳在公屏上(如果那時候還流行這麼做的話)

就像現在一樣,大夥一陣傷春悲秋之後猛然發覺,

時間過得好快,原來自己已經不再年輕了。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