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

如果把這些傳說全都加起來,已經能湊夠一個《我的世界》版「SCP宇宙」了。

截止到最新的1.16版,從上古時期就有的蜘蛛、「苦力怕」,到後來加入的蜜蜂和大羊駝,《我的世界》里一共有107種可以互動的物體和生物。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

然而《我的世界》里最著名的一些存在,卻一直都沒有在這個列表里出現過。

最有名的一個叫做「英雄化身」(Herobrine),也有叫他「白眼人」的。遊戲中的默認玩家角色叫做史蒂夫,而「英雄化身」長得和史蒂夫一模一樣,只是眼中沒有瞳仁。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

據說,「英雄化身」會在玩家不注意的時候現身,到處留下醜陋的金字塔和沒有完工的建築,並且把樹的葉子都剪掉。如果玩家以為這是遊戲出了Bug,想要上網詢問的時候,會收到署名「英雄化身「的來信,並被要求收手。

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人言之鑿鑿地說自己和他來過一場突如其來的尷尬會面。還有人說,自己聯繫上了遊戲的作者Notch,而Notch親口告訴他,「英雄化身」是Notch死去多年的兄弟,變成怨靈守護這個遊戲世界。

1

《我的世界》開發團隊已經否認了「英雄化身」的存在,許多「目擊證據」也都被證實是偽造的,包括Notch承認「英雄化身」是他死去兄弟的那段聊天記錄。所以,從奧卡姆剃刀的理論來說,「英雄化身」真的存在的概率非常低。

這並不能阻止玩家們對「英雄化身」的濃厚興趣。甚至直到今年,跟「英雄化身」相關的油管視頻,都能吸引上千萬播放。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

 「英雄化身」只是《我的世界》里真假難辨的傳言當中的一個。中文玩家一般認為《我的世界》里有四大傳說,分別是「英雄化身」、被「英雄化身」擊敗的「恐懼魔王「、會留下無意義標記的」零值Null」和被困在遊戲世界里的開發者「實體303」。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

但實際上,和「四大傳說」齊名的故事還有不少。比如有一個 「0號實體」,相傳就是《我的世界》開發者們創造的一個超級厲害的Boss,在後續開發的過程中被放棄了。

但是「0號實體」在代碼中偽裝了自己,躲過了一次次清理,最終在遊戲里留下了一個扭曲的殘余。據說如果玩家在某個特定內部版本的遊戲中輸入8個「0」作為地圖種子,就會進入「0號實體」的世界。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

還有一些傳言和聯機遊戲相關。在一個叫做「遠方人(Farman)」的傳說里,服務器主人遇到了一個神秘的,自稱「遠方人」的玩家。這個玩家說話的方式非常機械呆板,聲稱自己查詢到了服務器主人的IP地址。當服務器主想要把他踢走時,他說自己將要刪除服務器上的所有數據。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確定不是熊孩子?

這些傳言大部分都發表在怪談創作網站Creepypasta上,表明了自己的同人虛構身份。但也有一些傳言的作者,堅持認為自己確實發現了一些遊戲中隱藏的秘密。如果把這些傳說全都加起來,已經能湊夠一個《我的世界》版「SCP宇宙」了。

2

遊戲中的離奇傳說,其實並不少見。一款遊戲開發週期很長,遊戲內容又很多,不管是出現奇怪的Bug,還是作者在里面夾雜一些彩蛋,都有可能激發玩家的想象。

不過,《我的世界》里的恐怖怪談又不太一樣。無論是怪談的數量,還是這些怪談在玩家社區中的知名度,都遠遠超過了其它遊戲。光是《我的世界》自己的怪談維基,就收錄了2600多條奇聞軼事。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

這種現象看似奇怪,但是其中的原因倒也不難推測。《我的世界》並不是一個恐怖遊戲,但是遊戲中許多地方,又明顯有當時流行的互聯網怪談的影子,讓遊戲內外的恐怖故事可以彼此呼應,互相啟發。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在遊戲初期的怪物「影末人」,面無表情,沉默不語。又高又瘦,還可以瞬間移動。如果玩家和他對上眼神,就會激起他的憤怒和攻擊。由於「影末人」免疫大部分常規的傷害手段,遊戲初期想要和他戰鬥還頗有一些難度。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愛她,就變成她

老玩家們都覺得這個怪物羞澀的表現挺萌的,還給他起了「小黑」的昵稱。不過假如是新玩家第一次接觸到這個怪物,可能就會被他詭異的行動方式嚇個半死。

而在《我的世界》誕生的時候,網上正在流傳着一個關於「瘦長人(Slender Man)」的互聯網克蘇魯傳說。「瘦長人」又高又瘦,一身黑衣,一言不發,喜怒無常,還可以瞬間移動。實際上,「影末人」這個名字也是從「瘦長人」而來的。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

當玩家在遊戲里遇到了僵屍、史萊姆和「瘦長人」的時候,也難免會猜想,會不會在某個角落里,還藏着別的什麼神話幻想或者克蘇魯世界中的鬼怪?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

另外一方面,就算沒有這些詭異的怪物,《我的世界》生存模式本身,也是一個容易激發流言的土壤。

人在充滿恐懼的時候,應激分泌的腎上腺素,會極大提高注意力和記憶力。許多上古時代的恐怖故事,其實都是生活經驗和生活智慧,以故事的形式流傳下來。比如,接觸屍體會導致「邪靈惡鬼」纏身,通常都是抽象化地指代寄生蟲和各種疾病。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

《我的世界》是第一個真正引爆 「開放世界生存建造」這個概念的經典,許多玩家都是從這款遊戲里第一次接觸生存遊戲這個玩法,自然,也是第一次體驗「生存」所帶來的壓力。

辛辛苦苦建好了小房子,打開大門卻發現里面伸出一個綠油油的腦袋;好不容易挖到鑽石,手一抖多敲碎一塊岩壁,岩漿流了出來,燒得大地一片清淨;更慘的是,在礦坑里經歷了重重艱險,收集了寶貴的素材,回到地面,發現自己已經走得太遠,找不到回家的路。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

這樣的事情遭遇得多了,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有些玩家會熱衷於幻想,冥冥之中是不是有一些隱藏在代碼深處得靈異存在,正在捉弄和折磨可憐的玩家。

不過,這還不是結束。最近接觸到的一些新的同人作品,讓我開始覺得,《我的世界》的玩家們熱衷於恐怖故事,應該還有一層更深的理由。

3

《我的世界》的玩家對於回憶和懷舊,總是特別的敏感。這樣一款高自由度的遊戲,很容易就朝九晚五,在里面投入數千小時的時間和大量的心血。對於許多《我的世界》玩家來說,這款遊戲已經超越了單純的遊戲,而是一段在另一個位面的生活。這段生活里,有痛苦與歡笑,有成就也有失去。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我們明天就能造好城堡了」
——上次在線:7年前

2011年,英國音樂家詹姆斯·卡比以「看護人」(Caretaker)的化名開始了一項漫長的創作計畫。在設定里,「看護人」身患阿爾茲海默症,正在與疾病苦苦爭斗,並從一個病人的視角出發,創作了一系列音樂作品。

這個系列集大成的作品叫做《在時間盡頭的每一處》,於去年完成。一共6個章節,總長度6小時30分鍾,描繪了阿爾茲海默症患者逐漸滑落進入深淵的過程。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

一開始,「看護人」還會努力去回憶自己人生中的光榮時刻和深愛的人。隨着病情的加重,「看護人」意識到自己的記憶開始消失,邏輯逐漸破碎。最終,「看護人」連「遺忘」這個概念都已經忘記,陷入到無盡的混亂之中,與這個世界漸行漸遠。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

這套作品在先鋒音樂圈受到了廣泛的贊譽。出乎意料的是,《我的世界》玩家對這部作品,也有着強烈的共鳴。

一個叫做Supra的玩家將《我的世界》中的背景音樂,以「看護人」的風格重新編排,做成了兩套作品:《我的世界:世界之後的空虛歡愉》和《我的世界:在時間盡頭的每一處》。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

在這兩部改編作品的評論里,許多人都說,這部《我的世界》改編版比起原版更加令人感到驚悚。如果自己有一天,對這款遊戲的記憶逐漸消失和模糊了怎麼辦?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那個工具要怎麼造來着?」
「爺爺你在和誰說話?」

Creepypasta上的《我的世界》玩家們,會不會是在潛意識中希望自己永遠都不會忘記在遊戲中的經歷,才會如此執着於將它們改編成一個個聳人聽聞的傳說?

為什麼《我的世界》玩家那麼愛遊戲中的鬼故事?「總有一天,你會放下最後一個方塊」

我依然清晰的記得自己在《我的世界》中的第一個夜晚。我聽說這款遊戲里可以做的各種事情,也見過別人建造的各種帥氣的建築和紅石機關。我還沒有玩過一款像《我的世界》這樣,糅雜着生存與建造,充滿了無限想象力的遊戲。

可是在那個夜晚,我只是一個一無所有的孤獨旅人。我的飢餓條已經快空了,生命值也只剩下一點點。我勉強躲過了骷髏和蜘蛛的追擊,用光了身上所有的火炬,只能縮在一個漆黑的山洞里瑟瑟發抖。

那個晚上,我既覺得焦慮和害怕,又對第二天的來臨充滿了希望和期待。我再也沒有過那樣的夜晚。不管是在遊戲里還是遊戲外。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