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汪達與佛像

【白夜談】汪達與佛像題圖 / CaesarZX

本文是一篇無聊的游記,也含有幾句無關緊要的遊戲評論。

上週,我社編輯部集體去了趟海南。在飛機降落鳳凰機場前,透過舷窗,我遠遠地看到了一座疑似燈塔的白色建築,飛近之後,發現是一尊觀音。

【白夜談】汪達與佛像大概這個樣子(官圖,飛機上忘記掏手機了)

從高處看,它就像《冰與火之歌》里給布拉佛斯的入口看門的那個青銅巨人。

【白夜談】汪達與佛像

之前有段時間,我沉迷於各種巨大造物。豆瓣上有很多跟「巨物」相關的小組,比如巨物恐懼症、巨物愛好者、BDO迷戀……

BDO的意思是「Big Dumb Object」(巨大沉默物體)。這個「沉默」是重點,它得塑造出一種神秘感,不能是望京SOHO之類的、你一看到就能聯想到里面坐滿了加班的打工人所以不可能產生敬畏感的東西。

【白夜談】汪達與佛像但朝陽公園旁邊有個大廈因為實在是太黑了看起來確實挺dumb的

而這些巨大造物,有的是虛構的,比如《2001太空漫遊》里的黑色石碑,也可以是什麼泄洪孔、核電站、鑽井平台,總之看起來夠大夠神秘,對比之下人夠小就行。

【白夜談】汪達與佛像泄洪孔太好了

而人形的巨大造像,大多數都是宗教建築,比如我們去海南路過的這尊108米高大觀音。世界上最大的人形雕塑在印度,這個位於印度古吉拉特邦、叫「團結雕像」的東西是為了紀念印度獨立運動中的領導人帕特爾建造的(但總之也可以算作宗教建築),壓迫感強如《文明6》封面扛着天球的阿特拉斯:

【白夜談】汪達與佛像

【白夜談】汪達與佛像真的很大

每當看到這類巨大的雕像,我就會幻想,能不能像玩《汪達與巨像》時那樣,順着蓋烏斯的巨劍一路奔跑上去,但我也不知道這種奇怪想法的來源。

【白夜談】汪達與佛像

到海南的第二天,編輯部的同事Kong租了輛車,載我們從三亞出發,去南山寺景區近距離看了看那尊海上觀音。

南山寺景區離鳳凰機場的航線非常之近,導致每隔幾分鍾就能看到一架飛機從觀音頭頂上飛過。不巧當天烏雲密佈,所以整個場面威壓感非常強(另外一位同事咕嚕咕嚕豬一直在慫恿我順勢下跪)。

【白夜談】汪達與佛像但顯然我拙劣的拍照技術無從體現這種威壓感

從某方面來講,佛教造像給人帶來的「壓力感」(或者也可以說是「敬畏感」)是比別的人形雕塑強很多的——可能是因為觀音的眼睛不管從哪看,都像一直在看着你。

【白夜談】汪達與佛像仙台大觀音,也很壓迫!

也可能是它們看着實在是太沉默了,不會說話的事物,遠比會發聲的看上去要神秘。像橫濱那個1:1的高達,大不大,確實大,但只要你一想起來這個東西真的會動且外形非常二次元(不是),似乎壓力就消失了。

【白夜談】汪達與佛像

再(突兀地)回到《汪達與巨像》。從「巨大敵對目標」這個角度來說,汪達是一款我幾乎找不出來替代品的遊戲——「幾乎」可以去掉,它就是獨一無二的。

不少遊戲里都有和巨型BOSS戰鬥的橋段,比如《戰神3》開頭那段驚天地泣鬼神的大戰。

【白夜談】汪達與佛像

奎托斯和波塞冬的戰鬥,顯然不能說不夠宏偉或是不夠震撼。可因為波塞冬實在是太大了,這段戰鬥分成了1234某幾個部分,盡管演出效果非常好,但始終都能感覺到設計師試圖在我耳邊說「我們這里來段近景,這里來個遠景,多麼驚人的畫面效果!」。

而汪達是不一樣的遊戲。偶爾在BGM響起,或是爬上沙漠巨大飛蛇的背部的時,我會感受到一絲在於巨大BOSS戰鬥的激昂。

可在更多的、其他的時刻,這個遊戲是非常「沉默」的,Big dumb object。無論是有限的、空無的世界,還是非常吝嗇的音樂,似乎都完全不在意去調動玩家的情緒。即便擊敗了巨大的敵人,史詩一般的BOSS,我也不會獲得任何獎勵或是成長,什麼也沒有。

只不過在這個空盪盪的世界里,像巨像這樣沉默而龐大的神秘造物又少了一尊。但很可惜,這種迷人的、克制的沉默,好像很難再玩到了。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