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國寶手辦」陷入的爭議

【白夜談】「國寶手辦」陷入的爭議題圖 / CaesarZX

近日,國家寶藏與Myethos又推出了一款以國寶級文物為原型的擬人手辦,並開啟了全網預購。

之所以說又,是這已經算該系列的第二彈作品,早在今年3月,以唐代葡萄花鳥紋銀香囊為原型的白毛少女擬人就已經火爆出圈,在網上和手辦圈的評價都不錯。

【白夜談】「國寶手辦」陷入的爭議這款現在已經有現貨了

不過到了剛剛的這一款,評價就開始變得有些微妙,因為這款新品的色氣指數,相比起上一款高了幾個檔次。

【白夜談】「國寶手辦」陷入的爭議這是新款

雖然性感造型對於美少女手辦算得上是理所當然,不過,這東西沾上了「國家文物」,難免就有人會討論到「傳統文化」一層,於是,網絡上「成何體統」「造型勸退」「不太體面」之說此起彼伏。這款新品甚至還得了一個叫「官窯」的雙關諢名。

【白夜談】「國寶手辦」陷入的爭議網友光速製作的陰陽怪氣圖

如果說上面這些還屬於「今日網友的過度自律」的話,那麼另一個輿論指控或許問題更大些——不少手辦收藏着也表示,相比上一款香囊手辦自身文物元素的鮮明直觀,這一款「金甌永固杯」手辦所具備的原文物屬性實在不夠鮮明。敷衍程度讓人拔草。

【白夜談】「國寶手辦」陷入的爭議這個是原型

但事實上,這款手辦的人設並非是今年的新設,早在兩年前,人設師@Akiyako_秋也子就在微博以組圖的形式設計了一系列文物的擬人。「金甌永固杯」赫然在列,除了原畫,還有一系列對應節目講解和設計做的「人設」,在當時,也收獲了不少好評——並沒有如今這種奇怪的評價。

【白夜談】「國寶手辦」陷入的爭議

究竟是哪里出了問題,讓原本還不錯的人設在兩年後遭遇了這種尷尬局面?

其實對比人設圖和手辦成品,還是能看出這其中的微妙差異。

首先是姿態問題,原畫中掩面而坐的姿態對應着設定里「對過去江山永固的黑歷史表示尷尬」的設定。而在成品上,席地而坐的姿態和角色的神態並不能對應。其中的「人設」幾乎完全無法體現。而和Myethos自家的妖刀姬幾近同款的雙腿坐姿,讓人難免不覺得有偷懶的感覺。

【白夜談】「國寶手辦」陷入的爭議

同樣,也正是由於這個姿態,導致原設中以「鞋子」+裙花紋構成的象頭足文物特性被分開,導致了這種一體感的缺失。

【白夜談】「國寶手辦」陷入的爭議

【白夜談】「國寶手辦」陷入的爭議原作對於象頭足的設計還是很精妙的

其次是原人設的的一些細節部分的對應設計並沒有被很好的還原在模型中,人設稿雖然也用到了完全無法從原型上看到的黑色長筒襪,但象徵黃金的金色衣服和金發的部分還是占據了畫面的主體,同時在衣服的細節上,也用了金線上掛着珠寶的方式還原了《國家寶藏》里對於該文物「金絲鏨刻、鑲嵌」的還原……

但在模型中,這些復雜的細節也被這個姿態以巧妙的方式給遮蔽了——沒錯,這些精細的線穿工藝的那面被完整的壓在了人偶的身下,而露出部分的吊墜和花紋也被相應的進行了簡化,這直接導致復雜的鎏金工藝和文物科普里的知識相關進一步減少。

【白夜談】「國寶手辦」陷入的爭議花紋細節也就基本被蓋住了

總之,這僅僅是個原設到成品因為交流溝通和知識上的不暢,加上設計方一點點偷懶造成的小災難,這樣的故事在手辦里也常見。其實從設計最初來看,這個東西並沒有現在看起來和原物那麼大的差距。

作為一個業余文物愛好者,老實講,我覺得文物擬人應該重視文化這沒問題,但重視的地方顯然不應該在「這個東西是否有傷風化」上,而是要按照手辦品鑒在真正重視「該人設是否還原」「成品是否敷衍」才是欣賞和評判「文化衍生品」的重要部分。從某種意義上講,我一點都不希望看到「官窯」這種奇怪意義的玩笑,但你要說「這玩意OOC了」那我肯定第一個支持你。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