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存儲在肌肉里的快樂。

1

說到乾脆面的贈品,很多人最先想到的一定是小浣熊水滸卡,如今它已經成為了很多人追求的收藏品。

與它同時期的還有三國卡、球星卡、封神演義、天龍八部等等主題的卡片,構成了一代人共同的童年回憶。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然而在這些矩形卡片統治孩子們的零花錢之前,零食界其實是被圓形統治的。

90年代中期,各種零食產品都流行附送圓形的玩具卡片,我小時候統一叫它們「圈兒」。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比如奇多最初贈送的奇多圈,是一種彩色的塑料玩具,四周呈圓形或者八角形,中間則是不同國家的標志性景點的浮雕。在那個人們還通過正大綜藝瞭解世界的年代,奇多圈成為了孩子們喜愛的玩具之一。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奇多圈之後,奇多又推出了天族系列卡,在塑料圓片上印上精緻的彩色圖案,雖然仍是以世界名勝為主題,但色彩鮮艷的卡通風格更受孩子們的喜歡。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小浣熊乾脆面最初也會贈送一些圓形的紙卡共玩家收集,但除了形狀不同之外,其實和畫片差不多。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後來小浣熊將卡片的材質從紙板變成了塑料,命名為龍卷鏢,質感立刻就高級了許多。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而小虎隊乾脆面也推出了自己的圓形卡片旋風卡,憑藉著它搶下了不小的市場,和小浣熊成為了乾脆面界的兩大山脈。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乾脆面之所以成為當時最受兒童喜愛的零食之一,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它附贈的玩具。看到小浣熊和小虎隊的成功,其他零食廠商也紛紛效仿,推出了形制不同的圈兒。

大大泡泡糖推出了以機械生物為主題的反斗圈。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喜之郎果凍推出了可以抽獎的遊戲卡。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就連兒童牙膏都會附帶圓形卡片來吸引小朋友。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在當年想打入兒童市場,必須得有自己的圈兒。

圈兒有着豐富的主題,比如小浣熊的頭腦風暴系列,每一張卡上都有一個腦筋急轉彎。而奇多圈則介紹名勝古跡、各國文化。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此外還有汽車、恐龍、城市、動漫人物、體育項目等多種多樣的主題,圈兒成為了兒童知識啟蒙的重要輔助者。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除了食品贈送之外,還有玩具廠商專賣生產、仿製,類似的原形卡片,多數用厚紙板組成。

這些圈的做工往往不夠專業,更主要的是因為是直接用金錢交換而來,沒有經過食物香氣的薰陶和開袋抽取的儀式,這種卡片缺乏靈魂,價值也大打折扣,同時紙板的手感也遠不及塑料,只能作為劣等貨幣偶爾出現在流通市場。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曾經的孩子出門兜里都會揣着一摞圈兒,見面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它們拿出來相互展示一下。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那年的玩圈兒熱潮,就像不止從哪刮來的狂風一般,急急而來,又匆匆而去。而這樣玩具的歷史,可能比你想象的要早得多。

2

1930年代,夏威夷的一家果汁飲料公司為了吸引顧客將飲料、牛奶上的封蓋設計成好看的樣式供客戶收集。很快這種瓶蓋成為了當地孩子們的玩具,一度在當地的校園里流行,人們把這種瓶蓋叫做「POG」,其實是菠蘿、橙子、番石榴的縮寫。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到了1990年代,POG突然掀起了第二次熱潮,並從夏威夷傳播到了整個美國。原來負責生產POG瓶蓋的公司趁機注冊了POGs的商標並成立了 「世界POG大聯盟」 公司,專門產生這種像瓶蓋一樣的卡片作為玩具單獨售賣。

因為不再作為瓶蓋使用,此時的POG做工更加美觀,同時還加入了更多的主題和樣式,立刻成為了那個年代孩子們最喜歡的玩具之一,很多漫畫、體育公司也紛紛前來合作,推出聯動主題的卡片,進一步提升了POG的熱度,讓POG成為了當時的一種現象級產品。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此時,墨西哥的零食公司Sabritas從POG的火爆中看到了商機,他們想設計一種類似的玩具來提高自家產品的銷量。於是他們用塑料製作了一種比POG瓶蓋更薄的圓形卡片,起名為Tazo。

他們將Tazo作為附贈的玩具放在薯片里一同售賣,很快成為了墨西哥孩子們人手必備的潮玩,薯片的銷量也跟着突飛猛進,這一舉措讓Sabritas迅速發展幾乎統治了墨西哥的零食市場。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POG在北美的火爆態勢和Tazo的後來居上很快引起了Sabritas母公司百事集團的注意。

百事集團在全球收購了大量的公司,並常會將它們進行整合改造。在收購一個公司之後,這個公司的產品、包裝可能也會在其他子公司的產品線中使用。比如中國百事公司在一段時間內使用的logo就是由墨西哥Sabritas的笑臉標志和樂事品牌的紅絲帶背景組合而成的。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而面對千載難逢的商機,百事決定將Tazo作為戰略產品,應用到更多的百事產品中。於是在很多國家的多力多滋、樂事薯片等零食中都開始附帶Tazo卡。

奇多是百事旗下進入中國市場較早的品牌,之前也曾附贈過玩具奇多圈,因此也順利成章的成為了Tazo在中國推廣的載體。1996年,奇多中開始附贈這種圓形的塑料卡,並被翻譯為天族卡。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天族卡在不同國家推出的主題也不同,有些地區有太空大灌籃和蝙蝠俠,有些是星戰和兔八哥,百事購買了大量版權,希望將天族卡打造成潮玩品牌。

中國的天族卡最開始延續了奇多圈的思路,推出了國家系列、體育運動系列,主要以奇多豹的原創卡通形象為主。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之後配合國內動畫的播放,又推出了任天堂授權的寶可夢3D卡和華納主題的兔八哥、達菲鴨卡等。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天族曾在全球擁有廣泛的玩家,在它的原產地墨西哥,百事旗下的零食至今依然會附帶天族卡,並擁有一眾鐵桿的粉絲。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2020年最新版的吃豆人天族卡

然而天族卡在中國的保有量並不算很高,平均每個孩子手里可能只有幾張,因為在90年代,奇多還屬於有錢孩子的享受。真正讓圈兒在中國火起來的,還是5角錢一袋的乾脆面。

90年代初,統一和百事在合資成立了統一百事公司,統一也代理了百事在台灣主要運營業務,百事食品中的天族卡也有統一的參與。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因此統一也將這種營銷思路用在了自己的產品上,尤其是瞄準兒童市場的小浣熊乾脆面。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1997年前後,小浣熊乾脆面中開始附帶有類似天族卡的圓型塑料卡「龍卷鏢」。康師傅也看準時機,推出了小虎隊乾脆面和小虎隊旋風卡。

乾脆面作為當時孩子們的生活必需品,其優劣的評判標准已經不再拘泥於味道和口感,誰附送的卡更好,誰才是孩子們鍾意的品牌。因此兩家都在卡的設計上下了不少功夫。

最初小虎隊的旋風卡上印的只是三隻吉祥物,而小浣熊的頭腦風暴系列有更多的樣式。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在旋風卡獲得成功之後,小虎隊立刻提升了卡面的美觀度,推出了水上運動系列。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之後小浣熊復刻了自己之前的作品,推出了恐龍系列龍卷鏢。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而小虎隊則推出汽車主題旋風卡予以還擊。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一來一往之間,小浣熊和小虎隊平分秋色,而圈兒則成為了當時孩子們熱衷的玩具。

3

不過,圈兒的魅力並不僅限於收藏。

相比於一般的卡片,這些圓形卡更多是一種玩具,讓可以人與人直接產生互動,可以讓陌生的人很快打成一片。在那個沒有吃雞和王者榮耀的年代,卡片是孩子們之間一種重要的社交手段。

玩法是圈兒的根本,POG卡和天族卡最初都只是一片完整圓板,但後來天族卡逐漸演變出了一些變種,模仿雪花積木的樣式在四周圍加上了凹槽,可以把它們插在一起,組成不同的形狀。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這些凹槽中還會有一個大的缺口,將另一隻卡插在大缺口處並彎折,就可以將圈風卡像飛鏢一樣彈出。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在天族卡中,這兩種設計始終是共同存在的。而在乾脆面中,旋風卡和龍卷鏢都將有插槽的設計作為標配,這些卡的設計初衷就是玩具而非單純的卡片。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這些圈上有很多為遊戲准備的設計,比如有面值可以當作籌碼,印上象棋或是石頭剪刀布的符號,也可以用來做遊戲,還有不知道有什麼用的十二生肖屬相,可以感受到廠商希望在這個小小的圈兒上塞入盡可能多的玩法。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但不論是POG、天族卡、旋風卡還是龍卷鏢,所有的孩子都無視了這些復雜的玩法,而擁抱一種共通的、原始的遊戲方式:砸。

把圈兒平放在地上,用另一個圈去砸,誰先砸翻圈就歸誰。每次可以砸單個圈,也把幾十個圈疊成高塔來砸,直到把所有圈砸翻為止。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這種玩法大概是從拍洋畫、砸啪嘰(pià ji)的傳統遊戲中演變而來的。

在日本、韓國和東南亞也均有類似的遊戲。在沒有圈的時候人們還會把啤酒或者汽水瓶蓋壓平了互相砸。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而利用兩種圓形卡片相互砸的遊戲,可以追溯到日本一種叫面子(めんこ)的遊戲,很多人認為這種遊戲後來傳到了夏威夷,催生了後來的POG。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雖然類似的遊戲流行於不同的時代和不同的地區,但全世界的人們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砸」這種玩法。

不同的人砸圈兒的時候有不一樣的技法,有的人喜歡用拇指和食指鉗住圈兒體,做ok的手勢平着拍擊。有的喜歡捏住圈兒的一角,利用臂力大力甩擊。還有的把圈豎起來,尋找刁鑽的角度切擊。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因為圈兒是塑料製成的,砸起來比紙板更加爽脆,也更加耐用。但長期把玩、摔打,還是會將圈兒的表面磨損,露出白色的塑料底色。

有些強迫症患者則主動將剩下的圖像磨掉,只剩白板。但將圈兒完全磨光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以至於後來誕生一種新的流派,執着於把所有的圈兒磨成白板,認為白圈兒在遊戲時會有更厲害的信仰加成。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不過這部分只是我個人的記憶,圈兒的玩法、規則每個小區都不太一樣。但可以肯定的是,曾有那樣一個時期,從中國到美國再到墨西哥,全世界都響徹着砸圈兒的聲音。

4

圈兒曾給全世界的孩子們帶去快樂,但可惜並不長久。

究其原因,圈兒是一種玩具,而不是收藏品。

從磨圈兒這種現象的存在就可以看出一些孩子對於圈兒的卡面並不是那麼的關心,也並不想集齊全套卡片。多數人的圈兒收藏都是大雜燴,各種主題、品牌的圈雜燴在一起,而且都有不同程度的磨損。

圈兒的核心價值在於能不能砸,只要圈沒壞,人們就沒有足夠強的動力去買更多的乾脆面,得到新的圈兒。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而從玩具、遊戲的角度,圈兒簡單的玩法讓它易於上手和普及,但同時也讓它的耐玩度更低,容易被其他遊戲所替代。

1998年,小虎隊率先調整了策略,不再在乾脆面中附帶旋風卡,而是趁着世界盃的熱潮推出了足球明星卡,在孩子們中間掀起了一陣收集球星卡的熱潮。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小浣熊也不甘示弱,在1999年祭出了製作精良的水滸英雄卡,讓孩子們為之瘋狂。

雖然這些卡不能砸,但卻對孩子們有一股莫名的誘惑力。他們會擠在小賣部里對乾脆面反復揉搓,試圖用意念摸出卡面的樣子,眼睛像貼在包裝袋上一樣來回的遊走,好像可以找到一個看穿它的角度,這是圈時代從來沒有過的痴迷狀態。

玩法還是沒能敵過抽卡。越來越多的孩子轉向了集卡,即使還有個別想砸圈的孩子,最後也沒有了玩伴。一摞摞的圈被塞到了抽屜深處,逐漸被遺忘。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水滸卡推出幾年之後,集卡遊戲的帶貨能力大不如前了,小浣熊曾重新復刻圈的成功,推出了塑料制的圓形水滸英雄令。

不過,新一代的孩子不會聚在一起砸圈玩了,乾脆面也逐漸被擠出了零食核心圈,小浣熊的形象大變,小虎隊更是直接退市。娛樂方式的改變和零食市場的變化,讓圈只能成為了一個特定時期的記憶。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如今依然有玩具廠商在按照當年的設計製作原形卡片,換上更符合時代氣息的主題。但不論是這些圈本身、還是它們的用戶,都已經和20年前大不相同了。

除了水滸卡,你還記得乾脆面里的塑料圓片嗎?

圈在國內從火熱到消失,前後只不過一兩年的時間,因此在一些人的記憶中一閃而過,有些人的圈已經早已不知去向,有些人已經忘了圈的存在。以至於很多人說乾脆面的歷史都是直接小虎隊球星卡和小浣熊水滸卡說起的。

但那段記憶並不是幻想,也沒有消失,只是和圈一樣,被深深的藏在了某個地方。

只要再次看到這些圓形的卡片,人們會立刻想起這東西的玩法,它砸在地上的聲音和與小夥伴們一起砸圈時的感覺。

因為圈兒給我們的記憶,不僅有印在腦海中的圖像,還有存儲在肌肉里的快樂。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