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魔獸世界》的時光之穴到底怎麼走?

【白夜談】《魔獸世界》的時光之穴到底怎麼走?題圖 / CaesarZX

會開傳送門的法師,那是一種高尚的職業

《魔獸世界》9.0就要開了,我還沒想好要不要回去玩。

比較反常的是,我是從8.X開始接觸《魔獸世界》的。准確地說,恰巧是去年懷舊服鼎盛時期,才玩的隔壁那個正式服版本。

我玩《最終幻想14》與《激戰2》時間都比較長,久仰魔獸大名,但一直沒有動力嘗試。懷舊服走紅,就跟風玩了一會兒(3小時左右)懷舊服,很快被勸退。

隨即我就尋思,月卡買都買了,不如看看正式服。很幸運,正式服帶給我一些不錯的回憶,比如下面要講的這一件小事。

當時我有一位夜之子法師隊友,是一位老玩家,經常帶我掃圖,因此做任務、練級都很快。夜之子法師通常掛着一個「星界旅行者」的頭銜,我們就簡單點叫「旅法師」吧。

而我是一隻萌新巨魔獵人,就是下圖自拍這位。

【白夜談】《魔獸世界》的時光之穴到底怎麼走?巨魔獵在笑

我還記得,在練到50來級的時候,我的隊友旅法師就一個勁念叨,60級可以學習高級騎術,可以解鎖飛行坐騎,可以憑自己的本事上天。

被念叨久了,我也逐漸多了一絲期待和興奮。

某天下班後,我打開《魔獸世界》,在昨日練級的地方上線,看見周圍一片黃沙。作為一隻萌新,雖然已經清完該地圖上一半的感嘆號,但我還是不認得這圖。

旅法師也還沒上線。於是我就找了個鳥點,飛往雷霆崖,俯瞰沿途的風景,消磨時間。

【白夜談】《魔獸世界》的時光之穴到底怎麼走?雷霆崖

我在雷霆崖閒逛,腦子里在想,塞爾達里的鳥人村也長這樣。直到旅法師上線,來把59級的我撿走,帶去刷副本。打完副本,我剛好升到60級。

我們倆走出副本,旅法師忽然問我:「這是哪兒?這地圖怎麼出去?」顯得不太熟悉地理的樣子。我說我哪知道。

旅法師沒多想,也不管我們在哪,直接開了一個通往奧格瑞瑪的傳送門。這樣我們就能快速且方便地離開當前地圖,前往一個相對熟悉的交通樞紐。

能開傳送門,這就是法師職業的巨大妙處了。每一次進門出門,我的心理狀態都是:法師果然好使。

我沒能想到這樣絕妙的傳送門會為後來的故事埋下伏筆。

總之,我終於60級了。旅法師迅速給我買了高級騎術,又帶我到達拉然,去買據說「現階段能買到的、最好的飛行坐騎」,也就是各種基礎色的馭風者。

剛騎上馭風者的我喜上眉梢,開始在達拉然上空撲騰,覺得手感很好,外形也很配我巨魔獵。而旅法師正在一旁思考,60級的萌新能不能拿到更好的飛行坐騎了?

旅法師的結論是去時光之穴,因為那里有青銅幼龍。而時光之穴,位於一張名為「塔納利斯」還是「納塔利斯」的地圖,我至今也記不太清。

長期養成走傳送門的習慣,也令我絲毫不擔心,反正跟着旅法師走就完事了,傳送門,絕妙。所以當旅法師在達拉然打開一扇通往幽暗城的傳送門時,二話不說,我走了進去。

旅法師匆忙道:「等等別進!時光之穴傳送門就在達拉然!」我說抱歉手快了,但我已經回不來。旅法師只好也走進傳送門,又打開一個返回達拉然的傳送門,帶我回來。

緊接着,我就騎着馭風者,跟上旅法師,去往達拉然一個理應都是傳送門的地方,那里理應有着通往時光之穴的傳送門。可旅法師到那一看:「傳送門呢!都不見了!」

我哪知道,默默騎着馭風者在空中撲騰。

後來我查了一下,這倒不是旅法師記錯了,而是事出有因。在《魔獸世界》的8.15版本,「作為傳送門清除計畫的一部分,達拉然時光之穴傳送門已經被移除,以阻止玩家前往時光之穴」。

【白夜談】《魔獸世界》的時光之穴到底怎麼走?

不過當時,旅法師顯然還不知道這事,還認為傳送門可能是在新達拉然。於是,又一扇從舊達拉然通往新達拉然的傳送門打開,我反復確認後,才先走了進去。

旅法師也傳送過來。我再次騎着馭風者,跟上旅法師,去往新達拉然一個理應都是傳送門的地方,那里理應有着通往時光之穴的傳送門。可旅法師到那一看:「傳送門呢!都不見了!」

我是真不知道,再次默默騎着馭風者在空中撲騰,飛行坐騎手感確實很好。

思考了半天,旅法師在新達拉然打開了一扇通往祖達薩的傳送門,覺得那邊也許可以通往時光之穴。我確認後走了進去,一看周圍,不由感嘆:「這里畫質不錯!」

旅法師:「這可是最新地圖!我把你帶到了最新版本的地圖!你人呢!怎麼不見了!」

【白夜談】《魔獸世界》的時光之穴到底怎麼走?祖達薩,8.0重要地圖

巨魔獵:「我們分流了?」

旅法師:「你看看周圍有沒有傳送門!通往時光之穴的?」

巨魔獵:「沒有。」

旅法師:「而且我們分流了!我把你帶到了你沒法離開的地圖!」

巨魔獵:「那咋辦?」我開始有一點點擔心,這是不是說,我這號就廢了?

旅法師畢竟經驗老道,很快問我,爐石綁定在哪兒。靠着爐石,我可以傳送到老地圖。我打開背包,發現爐石綁定一個叫商旅哨站的地方。

旅法師:「那又是哪兒?」

巨魔獵:「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們昨天打的沙漠地圖。」

旅法師:?

巨魔獵:?

旅法師:「那就是塔納利斯。」

巨魔獵:「什麼利斯?」

旅法師:「時光之穴那兒!」

【白夜談】《魔獸世界》的時光之穴到底怎麼走?啊,塔納利斯,又或是納塔利斯

巨魔獵搓了搓爐石,傳送到一個名為「商旅哨站」的鳥點。周圍是美麗的、無盡的沙海。商旅哨站,一個距離時光之穴最近的鳥點。最近的一個。

我環顧四周,此時、此刻、此地的自然風光,遠比傳送門施法時的奧術光輝更為耀眼奪目。巨魔獵感受到了寧靜。而在做了一堆無用功後,旅法師也患上暈傳送門的病症,就像傑洛特那樣。

在這個小插曲的最後,我還研究了下,暴雪對刪除傳送門有過一些解釋。他們說,「過多的傳送門,雖然減小了漫長的距離,但也會消除玩家心中那種『這是一個宏大的世界』的美好感覺。」

【白夜談】《魔獸世界》的時光之穴到底怎麼走?

這件小事給我這個萌新留下兩種啟發。

第一是,親身經歷告訴我,《魔獸世界》確實挺宏大,應該說,它本來就很宏大了。而削減傳送門,不只延長了距離,但也會使某些老玩家心中產生 「這是一個混亂世界」的痛苦感覺。

第二則是,讓《魔獸世界》豐富多彩的還是玩家。沒有樂於助人、不求回報的法爺,那張畫質落後的地圖,對我這個萌新來說終究只是一片黃沙。但現在,它在我心中有了特別的含義,那就是被遺忘的爐石終焉、傳送門去不了的領域、金黃色的神秘沙海——塔納利斯。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