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在禁區里亂逛雖然很刺激,但每個人都不能忘記死亡是一場悲劇。

1986年4月26日,切爾諾貝利核電廠的第四號反應堆發生爆炸,大量高能輻射物質被釋放到大氣中,污染了周圍大面積的區域,釋放出的輻射劑量是廣島原子彈的400倍以上。

災難爆發之後,蘇聯以核電站為圓點建立了半徑30公里的禁區。蘇聯解體後,切爾諾貝利的主體部分被劃歸到烏克蘭,另一部分在白俄羅斯。烏克蘭根據實際的核污染程度重新劃歸了面約2600平方公里的的禁區。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雖然是禁區,但仍有人不顧政府的禁令和駭人的輻射,私自闖入無人區。

這些人被稱為潛行者(Stalker)。

1

「潛行者」一詞,最早出現在蘇聯作家斯特魯伽茨基兄弟在1971年創作的小說《路邊野餐》中。

在書中,外星人造訪地球後留下了一些人類無法理解的神秘物體,這些物體周圍經常出現超自然的現象,聯合國和政府將這些地區列為危險禁區,不允許任何閒人出入。而一群外號潛行者的人隨之出現,這些人會冒着生命的危險偷偷進入禁區,偷取外星神器去賣錢。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1979年,塔可夫斯基根據《路邊野餐》改編了電影《潛行者》(Stalker),講述一名作家和一名科學家在一名潛行者的帶領下進入禁區的故事。《潛行者》的攝影、敘事和主題對後世的電影產生了很大影響,被奉為經典,Stalker也因此成為了俄語中的一個流行詞匯。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切爾諾貝利事件爆發,是在《潛行者》上映的7年之後,但現實卻和電影中的世界有很多相似之處——比如災難產生了一個真實的危險區域,讓政府嚴令禁止外人踏入這片禁區。

在電影中,塔可夫斯基把禁區描繪成一種荒涼的廢土,到處都是叢生的雜草和人類文明的殘骸,這里的氣氛和如今切爾諾貝利的樣子如出一轍。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電影中的禁區

就像小說中一樣,在災難爆發之後,有一群人會出於種種原因,冒着風險潛入禁區,有的從里面偷東西,有的則作為向導領着外人進入切爾諾貝利。這群試圖進入切爾諾貝利的人與電影中的「潛行者」簡直一般無二,因此當地人就乾脆把他們叫做潛行者。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最初的潛行者很多是罪犯,有些是為了逃避警察的追捕而躲進無人區,有些則是為了偷取城里面的物資換錢。

後來,切爾諾貝利中可利用的物資越來越少,更多的人闖入切爾諾貝利只是受到了科幻作品的影響,想體驗進入無人區的刺激。還有些潛行者則是切爾諾貝利周邊的居民或者是切爾諾貝利親歷者的後代,他們希望能親眼看一眼切爾諾貝利,更近的瞭解、體會那段歷史。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潛行者們通常穿着迷彩服,帶着棉帽、背着大包,悄悄地穿梭在切爾諾貝利的樹林和廢墟之間。他們很少單獨行動,至少都組成兩、三人的小隊,藏匿在切爾諾貝利的廢墟中,設立自己的小據點,儼然成了這里最後的居民。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不論是在遊戲還是影視作品中,切爾諾貝利的悲劇往事和神秘氣息,總讓這里有一種奇異的魅力,而真實的切爾諾貝利更是個現實和幻想交疊的空間,時間停止在災難發生的那一天,人類文明好像早已消亡。

2007年推出的《潛行者》(S.T.A.L.K.E.R.)系列遊戲,將《路邊野餐》和《潛行者》電影的構思與切爾諾貝利與潛行者的實際背景結合在了一起,創造了一個即科幻又真實的廢土世界。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可以說,切爾諾貝利是世界上最接近於廢土的地方,在這里你可以親眼看到自然的次生演替,如何一點點的抹去人類的痕跡。除了空無一人的城市廢墟,無處不在的輻射,這里還有一群不受法律約束,過着游盪生活的人。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仿佛自己就是地球上的最後一個人」,一個潛行者這麼形容在切爾諾貝利的感覺,「進入了切爾諾貝利,你就進入了另一個現實世界。」

2

私自拜訪切爾諾貝利的誘惑不言而喻,整個區域就像為你單獨開放一樣。

你可以進入切爾諾貝利,不受任何的束縛,去到很多未向公眾開放的地區,進入普通人無法進入的建築、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景色。鑽進秘密地下隧道里,站在普里皮亞季樓頂,俯瞰整個禁區,親自坐一坐著名的普里皮亞季轉盤。

而且所有這些都不用花錢。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不過潛行者進入切爾諾貝利並不輕松,首先要從基輔坐巴士到接頭地點,再搭乘接頭的車達到禁區的外圍。

所有潛行者的目的地都是被廢棄的鬼城普里皮亞季,那里有數十棟被廢棄的樓房,主要的景點都集中在那個區域,而且整體的輻射等級也比較低。但要達到那里,潛行者需要背着沉重的補給裝備徒步穿越幾十公里的無人區。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每個潛行者都有自己的路線,對他們來說這屬於最高機密。如果路線暴露,無疑會被同行利用,同時也更容易招來警察。

擅自進入切爾諾貝利是不合法的,如果遇到警察或者軍隊很可能會被抓,嚴重的還可能會坐牢。

同時旅途中的安全也沒有保障,在無人區的茂密叢林和廢墟中旅行本就充滿危險,有寒冷的天氣和各種野生動物,更不要說這里到處都存在輻射。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如今切爾諾貝利的環境輻射已經降低,一些區域的輻射量已經降到了比較正常的水平。

根據《電離輻射防護與輻射源安全基本標准》規定,公眾接受的年照射有效劑量不得超過1mSv,即1000μSv。

而切爾諾貝利的很多地區輻射量都在2μSv/h以下,即使在最初事發的第四反應堆外面,輻射量也只有1-4μSv/h左右。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但某些區域仍然具有很強的輻射,比如在切爾諾貝利的樹林里能找到一個當年用來清理核電站的機械爪,現在還能夠檢測到將近600mSv/h的輻射強度,在這里站一分鍾接收的照射量,就已經接近常人一年允許接受的總輻射劑量。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在潛行者中流傳着一句話:「沒有檢測就沒有輻射。」

輻射對於潛行者已經成為一種常態,就像《輻射》中的居民一樣,雖然都會隨身攜帶蓋格計數器,但對待輻射並不會像外來人那樣大驚小怪。檢測到超額的輻射時,蓋格計數器就會報警,而他們應對的方法,通常就是把蓋格檢測器的報警閾值調高一點。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為了躲避警察,潛行者往往會避開大路和常規路線,而選擇走荒郊野地繞路而行,這也意味着可能會進入一些強污染區。

甚至有人可能為了趕時間,而穿越「紅樹林」,這是當年傾倒受污染的土層和垃圾的地方,因周圍樹木都受輻射變紅死亡而得名,是整個切爾諾貝利平均輻射最強的區域。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一般的遊客進入切爾諾貝利時會被告知不可以觸碰里面的任何東西,不可以坐在地上,需要穿長袖的衣服等等安全事項,但潛行者則完全不理會這些注意事項,他們會很隨意的翻動、拿取廢墟中的物品,甚至吃無人區里生長的果子、蘑菇。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在普里皮亞季,有一個建築物的地下有個很大蓄水池,雨水會在這里沉積,如果沒有水了,潛行者們都會在這里補充水源,即便沒有人知道這些水是不是真的干淨。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晚上,很多潛行者們會集中在普里皮亞季的廢棄樓房中,這里的上幾萬間公寓,成為了潛行者們藏匿的庇護所,這里他們能找到一些還算完整的房間遮風避雨。

雖然身處破爛不堪的廢墟,甚至地面都可能有坍塌的危險,但他們總是能隨遇而安,像一個廢土人一樣生活。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有的人甚至打算在這里長期定居,他們把房間重新粉刷,變成自己的基地。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他們甚至重新修復了電路,過上了現代人的生活。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政府對於潛行者一直是睜一個眼閉一個眼,因為如此廣闊的區域,不可能完全封閉,而且內部也有不少被買通的人。

有些人可以向禁區里面送外賣,帶去任何潛行者想要的補給和裝備。能量較大的人甚至可以找到車把潛行者偷偷送進禁區。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政府最擔心的是有人將帶有輻射的物體、輻射塵帶出無人區,使輻射散播。一般來說只要沒有偷東西、沒有私自帶出物品,潛行者即使被抓到,也只是會罰款和警告,外國人可能會或被遣送出境。

所以有時候如果遇到補給不足或者體力不支需要快速離開,潛行者會故意跑到大路上或者弄出聲響被警察抓住,這樣就可以被送出切爾諾貝利了。

潛行者中也有各種各樣的人,有些會遵守約定俗成的規定,比如離開時帶走自己的垃圾,也不會把帶有輻射的物品帶出切爾諾貝利。

但有些則不管不顧,到處塗鴉奇怪的符號,不論是切爾諾貝利原有的物品,還是其他潛行者的補給,都隨意拿取。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不規矩的潛行者們還經常會引起森林火災。幾乎每年切爾諾貝利都會出現火情,而在今年的4月份,更是因為人為火源燃起了一場持續兩週的大火,不單對於遺址是一種破壞,也可能導致輻射物質的擴散。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政府會派專門的負責人搜索潛行者,尋找並搗毀潛行者的據點。但除了被動驅趕之外,也並沒有很好的辦法。

3

其實,切爾諾貝利是有正規游覽渠道的,官方開辟了一條比較安全的參觀路線, 你可以在正規導游的帶領下坐大巴進入切爾諾貝利,參觀普里皮亞季、第四反應堆、Duga遠程警戒雷達等主要景點。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切爾諾貝利開放游覽的時間說法不一,有人說是2009年,有人說是2011年,但實際的時間肯定比這還要早得多。

2004年, 一名自稱叫Elena Filatova的女性,在自己的博客中連載自己騎摩托逛切爾諾貝利的過程,引來了很多網友的圍觀。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後來有切爾諾貝利的工作人員辟謠稱,該博客的內容是人為拼接的, Elena Filatova是跟着考察團進入的切爾諾貝利,並不存在騎摩托逛切爾諾貝利的情況。

但不論如何,可以肯定那時已經有不少人通過或正規或違規的方式進入無人區,拍攝了大量的照片並上傳到網絡上。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1994年的普里皮亞季

Infinity Ward的設計師Mackey Mccandlish說,他就是看着這些照片,一點一點地還原了普里皮亞季,做出了《使命召喚4:現代戰爭》中足以寫入遊戲史冊的雙人狙擊關卡,而這個關卡也為切爾諾貝利帶來了新的遊客。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據當地導游說法,近年來訪切爾諾貝利的人多數都是年輕人,其中不少也是受到遊戲的影響來聖地巡禮。

隨着來訪人數的增長,切爾諾貝利旅遊逐漸成為了一種產業,有些人專門為切爾諾貝利旅遊成立了旅行社,招攬全世界的遊客。

為了證明切爾諾貝利旅行的安全性,他們還專門拍攝了一段視頻,算出切爾諾貝利一日遊大概受到的輻射量是2.2μSv, 相比之下,飛機在遠洋飛行的時候,高度爬升受到到10000米以上,來自宇宙的電離輻射會達到4μSv/h。因此從基輔飛到多倫多花費的九個小時,會受到十倍於切爾諾貝利的輻射。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隨着時間的推移政策逐漸放鬆,游覽也更加明目張膽。

比如SoloEast就是一家主打切爾諾貝利旅遊的旅行社,已經連續幾年獲得貓途鷹的年度選擇獎。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截止2017年,大約有9家公司有資質提供切爾諾貝利游覽,有執照的導游超過50人。很多著名的電視台、主播都在近幾年通過這些旅行社到切爾諾貝利進行參觀。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而旅遊業的發展,也讓切爾諾貝利開始了自己的新文創運動,為了營造氣氛,遊客全部的用品都打上了輻射的標志,原來的檢查站旁邊開起了餐飲店。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有旅行社甚至還請來歌手為景區創作主題曲。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除了跟團游,還有1-4人的私家團可以選擇,價格從86美元到415美元不等。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中午,遊客可以在核電站的食堂享受一頓午餐,晚上到切爾諾貝利里面的賓館舒服地睡上一晚。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甚至可以進入第四反應堆的控制室拍一張合影。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2019年,HBO劇集《切爾諾貝利》播出後,又引發了新的一波切爾諾貝利熱。前來參觀的人數開始猛增,遊客數量增長了35%。切爾諾貝利的遊客數量,在過去25年之中翻了25倍,每年的遊客數量可能有幾萬人。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但在禁區之內,潛行者並沒有消失。官方的旅行跟團游有既定的路線和安排,遊客只能在規定的區域短暫參觀然後趕往另一個區域,這一方面是因為時間的限制,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儘量減少輻射的影響。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而有些追求刺激或者極致體驗的人仍然傾向於和潛行者一起,對他們來說,「非法游覽」也是這里的魅力之一。

因為遊客增多,有時候潛行者們會和旅行團不期而遇。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潛行者遇到了一群遊客

旅遊團都會有保安跟隊,因此看到遊客時,潛行者都會立刻迴避,儘量讓自己不被發現。

雖然都生活在地球上,雖然都身處在切爾諾貝利,但此時,遊客和潛行者仿佛是來自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4

對於烏克蘭人說,切爾諾貝利成為一個景點,讓他們內心五味雜陳。

烏克蘭危機後,當地的經濟低迷,急需恢復,而切爾諾貝利的名字遠比烏克蘭和基輔更加響亮,成為了當地招攬遊客的金字招牌。開放切爾諾貝利能吸引更多的人們來到烏克蘭,更多的瞭解烏克蘭。

但與此同時,也有當地人表示不理解為什麼有人想要去看切爾諾貝利,也許這段災難對於當地人來說還歷歷在目,在他們看來切爾諾貝利並不是一段久遠的歷史。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對於一些來這里的遊客,與其說切爾諾貝利是一個景點,它更像是一個網紅打卡地。

雖然遊客們會准守官方的規則,不會去觸碰廢墟中的任何東西,但一些人來此並不是為了瞭解歷史,他們只想拍出有點擊量的視頻,刷爆Instagram的照片。他們並沒有感受到那場災難中隱含的意義,以及它給人類帶來的巨大悲痛。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去年奧斯維辛紀念館在網上呼籲遊客在景區保持肅穆,尊重那些死去無辜平民。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也許有一天,切爾諾貝利也需要特別強調行為准則,才能讓遊客們意識到這里的歷史意義。

反而是那些成天在廢墟里肆意翻找、睡在廢棄公寓里的潛行者們之中,有些人會不時地在遺址前駐足,給輻射清理人的紀念碑前帶去一束沒有核污染的鮮花。

他們在現實的切爾諾貝利撿垃圾

他們說:「在禁區里亂逛雖然很刺激,但每個人都不能忘記死亡是一場悲劇。」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