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

沒有任何教學樓受到實質性傷害


1

11月9日,位於日本東京的私立高校上智大學,收到了署名「恆心教」的爆炸預告。

在這種情況下,除了迅速聯絡警方調查,校方理應選擇在可能發生爆炸的當天清空並封鎖整個學校,及時疏散教職工與學生,避免人員與財產的損失。

然而上智大學的操作有些匪夷所思。11月10日,上智大學官網與官推發佈公告稱,犯人在上智大學的四谷校區與聖母目白校區安放了定時炸彈,並將於11日下午3時引爆它們。

對此,上智大學決定……在11日下午1時才讓所有人離開校區,封鎖校門。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

這種操作,仿佛是認定匿名犯人有着必定準時引爆炸彈的紳士風度,毫不顧及犯人提前引爆炸彈的可能性,難免給人留下話柄。數個小時後,校方便刪除了官網上的完整版公告,但官推的簡略版公告保留了下來。

看到上智大學公告的網友,多以評論與轉推的形式表達吐槽與質疑。一些上智大學的學生發推表達自己的憂慮,卻也不乏少數網友秉持「娛樂至死」的精神造起梗來。

下面這位畫師找到了《東方Project》系列里的紅魔館,一本正經地模仿上智大學的公告格式,寫了一份紅魔館「下午3時爆炸下午1時封鎖」的公告。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為了確保本館內女僕、吸血鬼與其他相關人士的安全」

另一位網友玩起了文字遊戲,模擬了「爆破X告」不同情境的不同語氣。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

除了東京的上智大學,橫濱國立大學也收到了署名「恆心教」的爆炸預告,信中說會在同一天的下午1時引爆常盤台校區的炸彈,因此校方不得不宣佈11日封校。

據日媒報導,同樣收到預告的還有靜岡文化藝術大學,犯人在信里特意補充道,定時炸彈爆炸30分鍾後會親自向最近的三個車站投擲硫化氫炸彈。

近期在日本發生的「爆破予告」案件,頻率之高超過一天一起,搞得許多日本民眾人心惶惶。而上智大學的那條公告成了導火索,一舉把「爆破予告」這個詞送上了日本推特趨勢榜。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雅虎日本搜索「爆破予告」的部分新聞結果

要是有心盯着日本的國內新聞,你可能會覺得這個詞上熱搜上的有些晚。自今年下半年起,日本各地的政府機關、公共設施與教育機構,紛紛收到爆炸預告,以月份為單位,爆炸預告案例數量持續增長。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去年10月至今年9月爆炸預告案件數量趨勢圖
圖源使用AI分析社交媒體的Spectee公司

預告信息通過紙質信件、手機短信、電子郵件或學校公告板等渠道進行傳遞。這些預告最終都被證實是單純的惡作劇,沒有任何一顆炸彈真正爆炸——也難怪有人並不把類似案件當回事。

來信者往往保持匿名,但有很大一部分案件,與名為「恆心教」的奇怪組織脫不了干係,僅在今年的東京都內,由他們所製造的「爆破予告」案件便超過了130起。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圖源東京電視台報導

11月4日,一位大阪大學的22歲學生被日本警方逮捕。他涉嫌在幾個月前以「恆心教」與Youtuber「鈴木悠太」的名義,向高知縣與奈良縣等地的多所高校發送爆炸預告。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嫌疑人被捕後大阪大學的公告

專門負責調查殺人、搶劫、綁架、縱火等重大案件的日本警視廳搜查一課,全程參與調查了這次「架空宗教團體」的網絡犯罪,用東京電視台的說法,這種重視程度已經「很不尋常」。

2

日本媒體至今從未正面提及「恆心教」的緣起,不知道底細的人可能一時無法理解「架空宗教團體」的本意,知道底細的人則對相關報導中過於嚴肅的表述嗤之以鼻。

若要為其下個定義,可以說「恆心教」是部分日本網民自發創造的亞文化,但它的背後充斥着互聯網的黑暗面。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搜查一課包含多個下屬搜查系
單獨成立一個「恆心教系」,並非毫無可能

2012年3月,常在匿名論壇2ch的「什麼都實況J」(なんでも実況,以下簡稱nanJ)揭示板嘴臭的高中生長谷川亮太,在某次對線中曬出了大學錄取通知,其本人與親友隨即遭到一些nanJ網民的人肉搜索。長谷川亮太在網民的圍攻中宣佈退網,同時請來了律師唐澤貴洋。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恆心律師事務所官網的唐澤貴洋照片

唐澤貴洋向2ch提出了刪帖請求,實名發帖公佈了幾名涉事網民的IP,卻像開了嘲諷一樣把nanJ網民的攻擊轉移到了自己身上。隨後的幾個月內,唐澤貴洋持續公開攻擊者的IP以示反擊,而那些過激nanJ網民的攻擊也跟着變本加厲。

他們先後曝出唐澤貴洋本人、親友及律師事務所同事的身份與居住地址;污染關鍵詞搜索,把「唐澤貴洋」的搜索結果與「無能」「騙子」「肥宅」「擁有核武器」乃至「脫糞」聯繫到一起;得知他有一位早夭的弟弟後,還謠傳唐澤貴洋是把弟弟推下水渠的兇手。

恰逢2012年5月下旬,NHK推出了一檔奧姆真理教紀錄片,部分nanJ網民隨即把稱呼教主麻原彰晃的「尊師」用在唐澤貴洋身上。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奧姆真理教1995年在東京地鐵發動沙林毒氣襲擊
此後日本民眾對新興宗教多持懷疑態度

因為唐澤貴洋隸屬於恆心律師事務所,再加上他習慣於使用「為無聲之聲發力」「為無愛的時代帶來愛」這樣莫名中二的話語,以唐澤貴洋為「尊師」的「恆心教」就此誕生,而那些迫害唐澤貴洋的網民,不管有沒有主觀惡意,一律自稱「恆心教徒」。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如今的恆心律師事務所
仍在使用虛無縹緲的宣傳語句

2012年7月,nanJ網民Dion發佈了僅有六個字的死亡威脅「殺死唐澤貴洋」(唐澤貴洋殺す),被「恆心教徒」奉為「神聖六文字」。

此後,包括但不限於寄刀片、寄成人漫畫、寄放射性物質等方式,專門針對唐澤貴洋的謾罵、騷擾與死亡威脅蜂擁而至。根據NHK報導,單是殺害預告,唐澤貴洋已經收到了超過100萬次,位列世界第二,僅次於賈斯汀·比伯;他的家人也屢屢收到殺害預告與爆炸預告信。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部分「恆心教徒」連唐澤貴洋的祖先之墓都不放過

除了對唐澤貴洋本人的直接攻擊,「恆心教」也以「教派」的名義從各種渠道宣傳其主張,企圖吸引一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網民「入教」。一些教徒嘗試從ACG亞文化圈入手「傳教」,為唐澤貴洋精心設計了漫畫形象,創作時也免不了對唐澤貴洋的惡意中傷。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唐澤貴洋的動漫形象像小廣告一樣貼在日本各地
圖源NHK《逆轉人生》系列節目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也不乏直接使用這一形象的梗圖

2015年,講述唐澤貴洋「學生時代在課堂上脫糞」經歷的「一般男性脫糞系列」動畫惡搞短片,被佚名恆心教徒上傳到網絡上。

經由Youtuber鈴木悠太(網名YYUT)譜曲成歌,《一般男性脫糞系列》在亞文化圈取得了比「恆心教」及唐澤貴洋本身還要巨大的影響力,讓人逐漸忽略作品的人身攻擊色彩。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B站上也能找到相關視頻

國內網友多是通過這首歌得知唐澤貴洋的經歷,把他視作「日本孫笑川」。然而把視角跳出亞文化圈就會發現,「恆心教」的絕大部分行徑,都構成了違法犯罪,比「狗粉絲」要出格得多。

3

自2014年起,「恆心教」已經製造了數次廣為人知的重大案件。

其中一例的犯人是初中輟學的黑客0chiaki。2014年末,0chiaki藉助病毒APP黑入他人手機並自動發送歌頌「尊師」的推文,還製造出蠕蟲病毒「Torlocker」,把唐澤貴洋的漫畫形象與個人信息附在病毒程序彈出的窗口,並截取了恆心律師事務所的一些中二語錄。

正是這次案件,讓唐澤貴洋收到的殺害預告信翻了幾番,其中來自非「恆心教徒」的預告占了多數。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

另外一例發生在2015年4月,谷歌地圖上的多個地名遭到篡改。據日媒報導,日本皇宮內的一座建築被改為「奧姆真理教皇居支部道場」,廣島市的核爆圓頂塔被改為「恆心教核試驗場」,世界各地也莫名其妙多出了數家「恆心教」的分部。

同年12月,三名互不相識的犯人被捕,當問及作案動機時,他們異口同聲答道「為了讓更多人知道唐澤貴洋」。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

正因為案件與犯人之間普遍缺乏關聯,「恆心教」始終沒有受到警方與媒體的高度重視。比起上面兩個火出圈的案件,更多的「恆心教徒」用着更簡單的方式實踐教義,博人眼球。

一種方式是,藉助自nanJ網民傳下來的媲美私家偵探一般的人肉搜索技術,曝光個人信息予以恐嚇。

另一種方式便是向隨機目標發送大量「殺害予告」或「爆破予告」,但很少兌現承諾。這些預告要麼匿名,要麼自稱「恆心教徒」,要麼栽贓嫁禍長谷川亮太或唐澤貴洋。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上智大學一案也有疑似BOT賬號發推「傳教」

有趣的是,《一般脫糞男性系列》歌曲創作者YYUT,因為有把這首歌曲商業化的傾向,「會讓人們覺得唐澤貴洋是個單純的有趣大叔」,也成了「恆心教徒」的施暴對象。

今年6月收到「恆心教徒」的威脅後,YYUT被迫刪除了《一般脫糞男性系列》相關視頻,但他仍然受到了教徒的騷擾,署名「鈴木悠太」的爆炸預告信自那時起也多了起來,因此不少混跡亞文化圈的日本網友會把這件事與「恆心教徒」的日益猖獗建立聯系。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YYUT曾在直播過程中被警察找上門搜查
匆忙用衣服蓋住直播攝像頭

近年來日本的類似案件本就多如牛毛,「恆心教」的加入讓情況雪上加霜,時至今日,沒收到過預告信的高校可能都不敢說自己是日本知名學府。

盡管警方可能看到預告署名就猜到是假預告,但警方不可能對此放鬆警惕。畢竟像2019年京阿尼縱火案這種只有一名罪犯但後果無比嚴重的「獨狼」恐怖襲擊,至今仍然歷歷在目,沒人敢拿生命開玩笑。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

同時,「恆心教徒」會使用匿名登錄的瀏覽器與VPN,讓警方疲於奔命卻無從下手。上面提到的大阪大學嫌疑人,若不是以公開IP在YYUT的視頻下留言威脅其刪除頻道而露出馬腳,可能至今還在逍遙法外。

「恆心教徒」以極低的成本極大地加重了警方的執法壓力,但他們早已偏離了抹黑的初衷。更多不明就里的日本民眾,只會關心炸彈何時爆炸,而非某個律師或某個主播姓甚名誰,有何履歷。

4

11月11日,上智大學、橫濱國立大學、靜岡文化藝術大學,一律無事發生。一位上智大學的學生因為停課有了難得的悠閒時光,在推特上傳了與朋友一起玩UNO的截圖。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

與筆者一同玩遊戲的朋友中,也有一位上智大學的留學生,出於個人立場,他毫不避諱地表達了自己的不屑。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

「恆心教」想要搞倒搞臭的YYUT與唐澤貴洋,如今依然活得很好。YYUT得知以他的名義發爆炸預告信的犯人被捕後立刻上傳了視頻,奉勸視頻的部分觀眾「不要再做類似的事情了」,截至發稿前取得了超過67.2萬次的播放量。

唐澤貴洋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寫了兩本書,之後又藉著在NHK電視台出鏡的熱度,在去年8月開通了Youtube頻道。他本想提供免費法律咨詢服務,上傳自己對部分網暴案件的分析,卻在12月突然轉型,不定期上傳遊戲實況,人氣整體呈下降趨勢。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

比起超過67.1萬次觀看的第一期遊戲實況視頻
唐澤貴洋最近的實況視頻播放量實在有些寒磣

 「恆心教徒」仍在向政府機構與學校發送爆炸預告。又有數十所高校收到13日校區內將有炸彈爆炸的預告,卻未曾達到上智大學案件的關注度,也沒有發生任何爆炸。

某個版本的爆炸預告寫道,將在下午「2時7分83秒」引爆炸彈,不由得讓人懷疑,「恆心教徒」早已放飛自我,把炸學校的預告搞成了一門行為藝術。

這個因網絡暴力揚名的日本「教派」,發了上百封威脅信揚言炸學校

而日本的警官與記者,恐怕早已為他們的行為藝術跑斷了腿。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