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如何在《刺客信條:英靈殿》里「大口四方」

【白夜談】如何在《刺客信條:英靈殿》里「大口四方」題圖 / CaesarZX

《刺客信條:英靈殿》發售了。除了育碧祖傳的遊戲BUG,一張Uplay商店預購頁面的截圖也引起了國內玩家的玩梗狂歡。

這句來自17173網站的評語「豪橫霸道,大殺四方」,因為字庫出現問題,其中的「殺」字變成了亂碼方框。

【白夜談】如何在《刺客信條:英靈殿》里「大口四方」

方框看起來與「口」字相近,「大殺四方」變成了奇怪的「大口四方」,讓一句正經的評語,多了些不正經的色情意味。

【白夜談】如何在《刺客信條:英靈殿》里「大口四方」

遊戲發售後,Uplay撤換了有問題的預購界面,目前已經無處尋找原圖。因此,很多玩家不明就里,誤以為是審核機製造成的錯誤。

當然,玩家們的懷疑不無道理,「殺」這個歷史悠久的漢字,一旦出現在遊戲中,似乎總是因為帶點血腥暴力的色彩,屢屢遭到花式和諧。

去年7月,《三國殺OL》應有關部門要求修改遊戲里的部分內容。雖說遊戲名「三國殺」的「殺」字得以保留,但人物的台詞都遭到了或多或少的修改,像「殺」、「斬」等漢字都被改成了「打」字。

【白夜談】如何在《刺客信條:英靈殿》里「大口四方」馬岱索性饒了魏延一命

【白夜談】如何在《刺客信條:英靈殿》里「大口四方」我一進汜水關就看到華雄在打潘鳳

借鑒了太空狼人殺《Among Us》元素的手遊《太空殺》,則是把《Among Us》的「Kill」替換為「擊暈」或「擊倒」。

【白夜談】如何在《刺客信條:英靈殿》里「大口四方」

然而,無論廠商再怎麼表現求生欲,好歹要保證和諧後的內容符合語義與語境。相比之下, 「大口四方」這一令人迷惑的表述,若要全盤怪罪給審核機制,未免有些不合常理。

比起對審核機制的擔憂,更多人的想象力與創作欲已如開閘泄洪般噴涌而出,紛紛暢想把「殺」字悉數替換成「口」字後,我們所使用的語言會變成什麼糟糕的樣子。

【白夜談】如何在《刺客信條:英靈殿》里「大口四方」

首先要拿簡單的詞匯與短句開刀,「殺人」變成「口人」,「殺無赦」變成「口無赦」,「過失殺人犯」變成「過失口人犯」,「我要殺了你」也要改成「我要口了你」——聽起來還莫名有點萌。

【白夜談】如何在《刺客信條:英靈殿》里「大口四方」

然後再找找帶「殺」字的俗語與成語。如「口人誅心」「口人如麻」 「口一儆百」「口身成仁」,雖然讓人不明所以,但似乎解構了它們相對嚴肅的含義。

可是像「二桃口三士」與「士可口不可辱」,難免讓人想入非非;至於「口雞取卵」 「卸磨口驢」這樣的成語,實在是有些重口味,讓人無法接受。

【白夜談】如何在《刺客信條:英靈殿》里「大口四方」

一些耳熟能詳的台詞與典故也要把「殺」字改過來。黑旋風李逵會嚷道「口進東京,奪他鳥位」;常山趙子龍面對長坂坡的曹軍要「口他個七進七出」;《武林外傳》中呂秀才面對心狠手辣的姬無命提出的哲學問題,則需改為:「是誰口了我,而我又口了誰?」

【白夜談】如何在《刺客信條:英靈殿》里「大口四方」姬無命:是我,口了我!

那些已經定了名的藝術作品也無法免俗:電影有《口死比爾》,遊戲有《口手》《狼人口》《七日口》,文學作品有《口死一隻知更鳥》,就連歌曲也有民謠《口死那個石家莊人》……

【白夜談】如何在《刺客信條:英靈殿》里「大口四方」

以「口」代「殺」固然荒唐,卻也從側面說明了漢語的博大精深。

在漢語詞典中,「殺」字的釋義至少有七條,能組的詞更是多如牛毛。即便不從事戰士或屠戶這種經常見到血的職業,我們偶爾也會使用「殺價」這樣的詞與商家打交道,還會用「殺時間」這一外來俚語的直譯說法形容虛度光陰的行為。

【白夜談】如何在《刺客信條:英靈殿》里「大口四方」

雖然育碧這一「口風景」的案例僅是烏龍,但也足以證明,把「殺」「斬」「死」之類的常見漢字從遊戲中簡單粗暴地割裂出去,只會徒增人們的笑料。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