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16年前的《棋魂》

【白夜談】16年前的《棋魂》題圖 / CaesarZX

《棋魂》真人劇上線了。大家對漫改劇向來抱着謹慎的觀望態度,更別說是跨國改編了。就連宣發自己都用了「榴蓮劇」這樣的宣傳口號,意思是「聞着臭,吃着香」。

目前上線的大部分集數我都看完了,只是今天並非來評價這次的真人劇,而是聊聊我藉此機會從家里翻箱倒櫃找出來的一本書——16年前的《棋魂》。

【白夜談】16年前的《棋魂》

我的義務教育階段是在一所有圍棋特色的學校就讀的。圍棋是必修課之一,我們也時常被組織去參加一些圍棋相關的社會活動,比如在操場上辦什麼百人對弈棋局啊(和讓我十個子我都下不贏的同班同學面對面吃西北風),又或者去觀摩農心辛拉麵杯比賽(在現場打一天瞌睡然後領回家一大箱農心零食)之類的。

2004年的某一天,學校又組織了我們去參加了一場簽售會,主角就是這本《棋魂》和其作者曹志林。

曹志林在當時的圍棋圈多少也算家喻戶曉的名人,身兼前圍棋國手、新民晚報主任記者、知名講棋人等多重身份,就是所謂下棋的人里最會說的、講棋的人里最會寫的、寫東西的人里最會下棋的……

【白夜談】16年前的《棋魂》

那是我第一次參加這種類似明星見面會的活動,興奮得很,尤其是晚上看到電視上居然還有關於這場活動的新聞。

但報導的主題跟我預期的大相逕庭。

在現場發生了我沒注意到的騷動,有一些年輕人來到了簽售會抗議,部分情緒激動的抵制者甚至當場撕毀曹志林的《棋魂》,理由正是這本書抄襲了堀田由美原作小畑健作畫的漫畫《棋魂》。新聞就是講的這件事。

那時的我已經不完整地看過了來自日本的《棋魂》(當時學棋的棋童大概沒有誰不喜歡看),但這也不妨礙我們津津有味地讀曹志林的《棋魂》——單純是因為小說讀起來比漫畫或是動畫更方便,也更不容易被家長制止。

作為2004年時的小學生,那時的我說實話對於「抄襲」「剽竊」「同人」這些詞幾乎沒有任何概念,還處於樸素地認為花了錢買的東西自然就是「正版」的階段。所以我當時的感想用現在的話來說,那就是「樓塌了」。

是電視上這些被稱為「動漫迷」的人讓我頭一次迷迷糊糊地意識到:原來存在着竊取他人腦力勞動成果這種事,也並非花錢買來的就是正當的。拿着這本書讓我隱約產生了一種罪惡感和羞恥感,開始嫌棄起它來。

這大概就是我版權意識的萌芽。

而多年過去,當我再度審視這場風波,又有一些別的感受。

曹志林的《棋魂》究竟有沒有抄日本的《棋魂》,這件事本該像棋盤上的圍棋一樣,孰黑孰白一目瞭然。

起初,《棋魂》的漫畫和TV動畫剛完結不久,曹志林便開始在《圍棋週報》上連載他的小說版《棋魂》,實際上根本就是把漫畫復述成文字,連角色名都沿用的原作。然而小棋童們是愛看的,可以想見的是讀者反響很好。於是連載了幾期後,曹突然宣佈,停更!因為古籍出版社來找他買下了版權,要寫成書出版了。幾個月後,改掉了角色名,又把舞台搬到中國,小說《棋魂》便堂而皇之地出版了。

【白夜談】16年前的《棋魂》

這事放到現在來看簡直離譜,要知道當時《棋魂》的漫畫都已經正式引進國內了。

然而一切偏偏發展得順理成章,國內棋壇、文壇、出版社……幾乎沒有任何專業領域的人說這事有問題,直到「動漫迷」們指出來——這人沒穿衣服。

【白夜談】16年前的《棋魂》

事發後,CCTV的《社會記錄》節目也報導了這件事,采訪了當事雙方,現在也還能在網上找到節目的文字記錄。節目先是一本正經地討論了曹版《棋魂》究竟算不算抄襲,然而沒等給出結論,鏡頭卻突然聚焦向「動漫迷」一方,開始解釋什麼是「動漫」,什麼是「cosplay」,這些年輕人是什麼生活狀態。他們的成績怎麼樣,他們和家長的關系怎麼樣……最後主持人深情款款地總結:「表面上,這是小說與動漫之間的事,但實質上,卻是童話世界與成人社會的一次交鋒。」

一場關於抄襲與否的爭論愣是被拗成了兩代人之間的觀念沖突。

而這大致就是那個年代動漫愛好者的處境:「動漫迷」的標簽幾乎就等同於異類,標志着「不成熟」。他們正當的訴求難以被實現,激進的行為卻會被拿到顯微鏡下,被主流群體以獵奇的眼光審視。

時至今日,「二次元」早已不用再受這般委屈。同一部作品,現如今改編時不光要買版權,還得立正挨粉絲們的挑剔。

一切看起來都好了許多,當年人們的忿忿也和這本書一樣,逐漸埋在塵埃里。

但是在豆瓣上,曹志林版的《棋魂》竟然有6.5分,並不算低,而且五星評價要比一星還多。

【白夜談】16年前的《棋魂》

當然存在着一些人沒看清,以為這是漫畫原作就打五星的情況。但像下面的情懷加成大概也並非個例。

【白夜談】16年前的《棋魂》

回頭想來,當年的我看了那樣導向性的報導,卻依然覺得抄別人的故事就是不對,這或許也只是一時偶然。類似的現象,如今可能也並未徹底遠去。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