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那個「太空狼人殺」里,都開始出現外掛了

猜疑鏈之上的猜疑鏈

任何的多人聯機遊戲都少不了外掛的存在。盡管我們對這一點心知肚明,但像前段時間《糖豆人》這樣氛圍相對輕松的遊戲居然也有作弊的「仙豆」,屬實令不少玩家感到詫異。

相比之下,社交遊戲《狼人殺》的外掛現像似乎就不是什麼稀奇事了。前兩年國內《狼人殺》風頭正熱的時候,《狼人殺》的APP也受過外掛的侵擾,這些外掛的原理無一不是簡單粗暴的身份牌透視,作弊者只需知道場上所有人的身份,便足以破壞所有人的遊戲體驗。

幸好《狼人殺》缺乏文字與語音之外的操作空間,外掛搞不出什麼新花樣。

就連那個「太空狼人殺」里,都開始出現外掛了

直到今年在國外人氣飆升的「太空狼人殺」《Among Us》,賦予了玩家可操縱的人物模型與可自由活動的地圖,外掛也終於有了大展拳腳的機會。

雖說其中一小部分外掛的功能僅限於繞過遊戲中的內購環節,解鎖全部的皮膚與寵物,顯得人畜無害。

就連那個「太空狼人殺」里,都開始出現外掛了 隨時隨地自由換裝

但更多的作弊者都有着與叛徒的身份相襯的殘暴本性,同時藉助外掛的強大力量,讓一部推理遊戲變成了恐怖遊戲。

根據遊戲機制設定,叛徒殺死船員後會有一段無法繼續殺人的冷卻時間,以防叛徒快速擊殺所有人過早取得勝利。

可外掛能夠消除這段冷卻時間,讓原本小心翼翼的叛徒化身為割草遊戲的主角;可憐的船員們,來不及發現其他人的屍體並觸發警報,便命喪黃泉。

就連那個「太空狼人殺」里,都開始出現外掛了 五殺

作為少有的斗爭手段,船員發現同伴屍體後可以召集所有人開始緊急會議,像「狼人殺」一樣投票表決流放的對象。

因此,也有少數叛徒選擇智取,他們掌控了高端的「腦控技術」,能夠阻止在場船員提供任何有貢獻的發言。

就連那個「太空狼人殺」里,都開始出現外掛了

船員一方偶爾也會得到作弊者的協助。外掛能夠讓他們穿牆移動,在太空艙外行走亦能如履平地,叛徒不作弊的話拿他們毫無辦法。

就連那個「太空狼人殺」里,都開始出現外掛了

可那些最心狠手辣的作弊叛徒才不吃這一套。他們早在遊戲開始時的會議大廳便殺心大動,遊戲開始後一瞬間便殺死所有人,完全不給他們任何生存的機會。

就連那個「太空狼人殺」里,都開始出現外掛了 團滅

許多玩家都聲稱自己在《Among Us》里遇見了外掛,由於缺乏圖片與視頻證據,一些反饋尚且無法得到實錘。但在他們的描述中,外掛使用者還擁有無限視野距離、操縱投票結果、擬態偽裝其他人、隨意轉換身份、必定成為叛徒等能力,總而言之,外掛無所不能。

正如一局遊戲中的無辜船員里混入了未知數量的異形叛徒,現在《Among Us》的玩家里混入了未知數量的作弊者,在「太空狼人殺」的基礎之上,「外掛殺」的嶄新規則誕生了。

就連那個「太空狼人殺」里,都開始出現外掛了 「誰是作弊者」

這層猜疑鏈之上的新猜疑鏈,搞得玩家們人人自危。在「外掛殺」中,普通玩家也擁有投票表決權,能夠將作弊者踢出遊戲並禁止其再次進入同一局遊戲。但是就像緊急會議無法挽回遇難的船員一般,投票踢人的功能僅是亡羊補牢,作弊者早已毀掉了若干局遊戲。

玩家們或多或少都聽說外掛有着必定讓自己變成叛徒的功能,一旦發現房間里有連續好幾局遊戲都當上叛徒的玩家,難免會產生相應的疑慮。

當這種疑慮到達頂點,為了維護多數人的遊戲體驗,集體投票踢出該玩家似乎成了最優解。

但是這些被踢出的玩家,也像被誤認為是叛徒的無辜船員一樣大有人在。他們是沒有作弊的幸運兒,卻無法憑一己之言戰勝其他玩家的偏見,也少不了在社交媒體上抱怨幾句。

就連那個「太空狼人殺」里,都開始出現外掛了

就連那個「太空狼人殺」里,都開始出現外掛了 這位玩家連續當了7局叛徒也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

當然,無論玩家們再怎麼掙扎,這場遊戲註定是不平衡的,「外掛殺」並不能作為《Among Us》的全新「遊戲模式」長久存在。

根據網絡搜索結果,最新的外掛已經把「防踢出房間」與「防封禁」功能寫進了宣傳語,玩家們失去了唯一的反制手段。

就連那個「太空狼人殺」里,都開始出現外掛了

歸根結底,「外掛殺」的誕生源於《Among Us》反外掛措施的缺失。為此,開發商InnerSloth在媒體的一次采訪中承諾,為這部兩年前推出、現在才火起來的遊戲實行更多的反外掛舉措,包括添加賬戶系統、舉報系統,以及監測與禁止外掛的服務器機制等。

然而,InnerSloth時至今日還只是一個三人組成的小團隊,強求他們在短時間內上線一套卓有成效的反外掛機制,未免有些不太現實。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作弊者將成為太空之中比異形叛徒還要危險的生物,而人類卻沒有任何辦法擊敗它們。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