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 一次難忘的噩夢體驗

【白夜談】 一次難忘的噩夢體驗題圖 / CaesarZX

國慶期間我回了一趟家,到家的第一個夜晚,我在自己的房間睡得並不安穩。

可能是因為前一天夜里在火車上看靈異小說直到凌晨2點,也可能是因為太久沒回家對床感到陌生,總而言之,我做了個噩夢。

【白夜談】 一次難忘的噩夢體驗 小說其實不算恐怖,還挺搞笑

從夢中驚醒的時候,我在黑暗中摸索了好一陣子手機,打開一看,才1點40。此時窗外夜色正濃,隔壁房間傳來爸媽輕微的鼾聲。伴隨着劇烈的心跳,我沒有選擇倒頭繼續睡,而是趕緊把夢中的細節、劇情記了下來——到了早上醒來,夢的內容肯定已經模糊。

噩夢的地點是我的外公家。那是一棟三層高的自建房,一直在政府的拆遷計畫中,兩年前外公去世後,外婆索性搬了出去,於是房子空了下來。

在夢里,這個我原本無比熟悉的場景顯得有些荒涼。用了不少年的大屁股電視蒙着一層厚厚的灰沙沙作響,髒亂的衣物零散地灑落在臥室和客廳中,床上和沙發上滿是撕碎的布條和棉絮。

直覺告訴我,這里已經很久沒有人來過了。

我從正門偷偷探出頭去看附近的鄰居,外面是截然不同的一副熱鬧景象。有人在生火做飯,有人在看響聲很大的電視節目——只在察覺到我的注視後,他們才露出些許不自然的神色。

縮回房子繼續搜查,我最後停在了衛生間。比較怪異的是,這里沒有鏡子,反倒多出一個黑色實木大衣櫃。

【白夜談】 一次難忘的噩夢體驗 就這種衣櫃

衣櫃里什麼都沒有,但我在抽屜里找到一疊又一疊的廢紙,上面填滿了力道很重以至於顯得有些扭曲的字跡,「我殺人了」。

我殺人了?沉浸在慌張和困惑中的我還沒來得及細想,就發現天色正在漸漸變暗,紙上的黑字正在變得模糊。對着牆上的電燈開關拍了兩下,黑色不僅沒有被驅散,反而顯得更濃郁了——匆忙推開房門,來到衛生間外光亮的世界,我才意識到,不是天色變暗了,是衛生間正在被黑暗籠罩。

幾乎就在我沖出衛生間的同時,這棟老房子的二樓響起急促而沉重的腳步聲。沒有多想,我下意識就要逃出屋子。推開正門前,我回頭望了一眼,正在追逐我的是一位滿臉陰沉,提着菜刀的老太太,身形雖然有些佝僂,但速度出人意料的快。

她追我一直追到屋外,直到快從小巷追出大街才勉強停下腳步。相隔大約10米的距離,她提起菜刀指着我,皺紋擠在一起:「你這個怪物,滾出我的家,別再讓我看到你。」

怪物?我緩緩低下頭,才發現自己本應長着雙手的地方原來是兩根粗長的觸須,此時正滴着粘稠的不知名液體,衛生間沒有鏡子,我從沒見過自己的臉……

【白夜談】 一次難忘的噩夢體驗 大概就這樣的觸手?

我想起來了,這是我第一次來到這棟房子時的情形。屋主人是個兇悍的老太太,想要把我趕走,但我一直蟄伏在逼仄陰暗衛生間。老人過世後,這里日漸荒廢,可我依舊沒有離開。久而久之,這棟房子傳出了鬧鬼的傳聞,周圍的鄰居也對此處避之不及。

最後,就在我突然醒悟,難道是我害死了老太太的時候,這場夢也醒了。

凌晨1點40分,我坐在床上分析這場剛結束的噩夢的每一個細節。會做噩夢大概率是因為最近看多了恐怖小說,地點是外公家大概率是因為第二天准備去看望外婆,至於噩夢的劇情走向,可能來自去年剛看的洛夫克拉夫特的《異鄉人》,那是個性格孤僻的主人公逃出城堡,最終從鏡子中發現自己是一隻食屍鬼的晦澀故事。

更重要的是,想到國慶長假才剛剛開始,返工後的下一篇白夜談就已經有了着落,我感到充實而欣慰,一覺香甜地睡到了上午11點。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