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被嫌棄的虎子的後半生

【白夜談】被嫌棄的虎子的後半生題圖 / CaesarZX

虎子死了。

作為一個癌症晚期患者,虎子的故事大部分人應該都挺熟悉了。他從去年開始,以一個被癌症拖垮的中年人形象,上傳Vlog視頻在B站火起來,最高一期播放量將近500萬,前後有數萬名網友給他打賞,一度是最有名的一位「抗癌英雄」。

【白夜談】被嫌棄的虎子的後半生

今年六月份,網友發現虎子名下有房有車,還經常下館子。關於他「騙捐」、 「消費愛心」,「財富密碼」的質疑一下就占了上風,有許多人甚至認為虎子並不是真的癌症患者,直到虎子在今年十一期間去世。從正能量抗癌英雄到「騙子」,虎子生命的最後一年,仿佛在過山車上度過。

甚至他的生命消逝,也沒有給關於他的討論劃上句號。在虎子最後一個視頻的評論區里,網友依然在熱烈討論自己眼中的虎子。

【白夜談】被嫌棄的虎子的後半生

虎子的故事總讓我想起很久以前看過的一個笑話。兩個鄰居,一個窮,一個富。有一天,窮鄰居說自己沒錢吃飯,開口找富鄰居借了200塊錢。晚上富鄰居去高檔餐廳吃飯,結果看見窮鄰居點了幾個菜大吃大喝。

富鄰居自然很生氣:我以為你是困難到揭不開鍋才開口向我借錢,想不到你居然是為了來這里奢侈消費。窮鄰居回嘴:我沒錢的時候吃不起高檔餐廳,現在我有錢了又不該吃高檔餐廳,那麼我什麼時候才能吃上高檔餐廳呢?

這個窮鄰居, 就有點像生活其實還能維持,但是卻要在視頻里誇張自己困境的虎子。當初的我,和寫這個笑話的人一樣,道德判斷自然是站在富鄰居一邊,覺得窮鄰居虛榮、自作聰明。直到有一天我嘗試用「24期免息等於不要錢」這樣的理由說服自己下單一件並不是很需要的電子產品時,我才意識到,我離窮鄰居的距離其實也沒有我想的那麼遠。

【白夜談】被嫌棄的虎子的後半生

前兩年,我采訪了一位重度殘疾人。在交流過程當中,我和我的同事都感覺,這位殘疾人戲有點多。他心底深知互聯網交流與傳播的規則,總在和我們博弈,希望能多撬動一些曝光的機會,但是表面又假裝出一副不諳世事的樣子。

但是,拿常人的道德標准來評判一個殘疾人,本身又有點滑稽。以這位殘疾人的身體狀況,他的生活完全依靠家人照料,而且很可能已經沒有幾年生命了。他所奮力爭取的,不光是虛名和一點收入,可能也是在向家人證明自己的價值。和這些事情比起來,幾個千里之外的媒體小編對他的看法,又算得上什麼呢?

我相信,自發給虎子加油打氣,甚至捐款的人,內心都是善良的,他們知道虎子誇大了困境之後的憤怒,我也能夠理解。我只是覺得,這個世界有很多事情沒法用對和錯去評判。一個人在臨終前,在心中充滿恐懼、焦慮和不安的時候,會做出很多平時不會去做的選擇。

說實話,這個世界對「正常人」的標准其實挺低的。在樓道里亂扔垃圾,隨地吐痰,喝完酒亂吹牛逼,甚至欠錢不還,絕大部分都達不到警察立案的標准。虎子有些行為可能確實挺不地道,但也沒突破過這個底線。至少,虎子沒有裝病,也沒有到眾籌平台上騙錢。或許很多人在虎子身上投射了太多的情感和期待,才會特別憤怒吧。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