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老兵把女兒的塗鴉做成了紅白機遊戲

誰不想要這樣的爸爸呢

居住在美國德州聖安東尼奧的退伍軍人內特·彼得斯(Nate Peters),患有強直性脊柱炎,在過去兩年里多次進行背部手術,每次都要住上好幾天的醫院。

被困在醫院的這段日子無所適從,但電子遊戲的陪伴讓內特得以分散注意力,用他的話說,這簡直是上天的恩賜。

於是,內特也希望製作一部自己的遊戲,並試着在生活中尋找創作靈感。恰逢疫情期間彼得斯與他6歲的女兒阿拉斯麗(Araceli)居家隔離,當內特看到女兒坐在桌子旁畫塗鴉,他立刻想到了一個好點子。

退伍老兵把女兒的塗鴉做成了紅白機遊戲

內特決定以塗鴉為主題,在NES平台上着手遊戲製作,把阿拉斯麗的塗鴉從紙上搬進像素世界。

退伍老兵把女兒的塗鴉做成了紅白機遊戲

這部遊戲將是一部塗鴉畫風的橫版平台跳躍遊戲,定名為《塗鴉世界》(Doodle World),而遊戲的主角名字也叫Doodle(塗鴉)。

退伍老兵把女兒的塗鴉做成了紅白機遊戲

阿拉斯麗繪制的遊戲封面

邪惡的橡皮擦國王與他的文具部下偷走了創造Doodle世界的神奇蠟筆,玩家將扮演Doodle搶回蠟筆拯救世界。Doodle將穿越五個不同的關卡,每個關卡都像是在記事本上用彩色蠟筆畫出的塗鴉。

退伍老兵把女兒的塗鴉做成了紅白機遊戲 遊戲的五個不同關卡

一票文具大軍會阻攔Doodle前進的道路,Doodle可以通過踩踏的方式消滅其中一部分敵人。

退伍老兵把女兒的塗鴉做成了紅白機遊戲

另一些如訂書釘與鉛筆之類有着尖銳的腦袋、看起來就知道不能去踩的敵人,Doodle要想方設法避開它們。

退伍老兵把女兒的塗鴉做成了紅白機遊戲

每個關卡的末尾都將設計BOSS戰,在放出的第一個試玩關卡中,橡皮擦會開着機甲對付玩家。

退伍老兵把女兒的塗鴉做成了紅白機遊戲 也許只有孩子明白橡皮擦與機甲之間的聯系

遊戲中的蠟筆被設計成金幣一類的可收集物,集齊100支蠟筆也能獲得獎勵生命。

退伍老兵把女兒的塗鴉做成了紅白機遊戲 像這種遍地都是蠟筆的隱藏場景也必不可少

擔心這一簡單的遊戲仍無法讓孩子們迅速上手,內特特意為遊戲設置了「兒童模式」,在這一模式下,孩子們能夠使用更多的生命,挑戰更短的流程與更簡單的敵人。

目前內特已經做出了兩個關卡的試玩版本,並把遊戲掛在Kickstarter平台發起眾籌,根據不同的認繳金額提供不同的遊戲版本。所有版本都會提供可以用NES模擬器打開的ROM文件、原聲帶與設定集;限量版本會額外提供可以在遊戲機上運行的卡帶,附贈蠟筆、貼紙等周邊。

退伍老兵把女兒的塗鴉做成了紅白機遊戲 黑色與白色兩個版本的遊戲卡帶

眾籌的初步目標是5000美元。在此之上,內特與聖安東尼奧兒童醫院達成了合作:一旦眾籌金額達到13000美元,內特便能抽出一部分眾籌金,為兒童醫院購置足夠的遊戲機與遊戲。

按內特的說法,醫院里的孩子們需要這些遊戲機與遊戲,進而在消遣中緩解壓力,把他們的注意力從病痛之中轉移出來。

退伍老兵把女兒的塗鴉做成了紅白機遊戲 《塗鴉世界》的Kickstarter眾籌頁面

這一方案受到了許多人的歡迎。發起眾籌後11個小時,眾籌金就突破了5000美元的初步目標。20天後,已經有220名支持者認繳了13293美元的眾籌金,超出了內特的預期。

一位參與眾籌的熱心網友還為內特的遊戲積極獻言獻策,他在評論中表示,看到「兒童模式」的設定,就想起自己5歲的外甥女,並一定要她玩這部遊戲。

退伍老兵把女兒的塗鴉做成了紅白機遊戲 兩個成年人以孩子作為彼此的共同語言

內特把遊戲當成上天的恩賜,於是把女兒的幻想變成了現實,還為社會做出了貢獻,阿拉斯麗在玩《塗鴉世界》時露出的笑容,無疑是對自身努力的最佳回報。而那些玩上《塗鴉世界》並獲得快樂的孩子們,想必也會感謝內特的餽贈。

退伍老兵把女兒的塗鴉做成了紅白機遊戲

不過對於阿拉斯麗來說,自己的父親已經是上天所給予的最偉大的恩賜。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