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我為什麼可以早睡

【白夜談】我為什麼可以早睡題圖 / CaesarZX

「什麼時候能早睡也是值得炫耀的資本了?」在得知我喝完一整杯咖啡卻依然能一覺睡到大天亮時,一位朋友發出了以上的疑問。

換以前,我肯定覺得躺在床上能入睡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小事,當我讀到上週幾篇關於睡眠問題的夜談後,才意識到我在這事上產生了點認知偏差。

先帶大家回顧一下,上星期是石葉老師看似失眠賣慘,實則花式虐狗的《我的女友叫醒我》;而這個星期,葵老師分享了她緊張刺激的《重生之我是夢境救世主》。

這些精彩故事看得我躍躍欲試,讓我也想給大家分享點什麼趣聞,然後我才發現對於「睡眠」,我的經歷只能用「單調」二字來形容。

這幾年,我基本上屬於那種「沾上枕頭就睡着」的類型。只要我把眼睛從手機上挪開,兩眼一閉雙腿一蹬,基本就能十分鍾之內進入夢鄉。

啊不對,進入夢鄉可能不太準確,因為我已經記不清我上一次的「夢鄉」到底長什麼樣了。很長時間內,我在甦醒後都沒有過「啊,我剛剛起飛啦!」這樣如此離奇的經歷,別說「清醒夢」這種高階技能,我連扶老奶奶過馬路這樣的「正能量主題夢」都已不再擁有。

【白夜談】我為什麼可以早睡

現在,我的睡眠基本可以用小沈陽的那句名言概括:「眼睛一閉一睜,一天就過去了。」

這個特性最近有愈演愈烈的趨勢,之前還需要我躺床上才能觸發,現在只要一過12點,哪怕我在《Hades》中還沒離家出走,或者喜歡的電影看到一半,大腦都會准點向我發出「滾去睡覺」的信號。

雖然我內心渴望戰鬥,但如果我忤逆大腦的號令,很快屏幕前就會出現一個無情的閉眼點頭機器,而這種機器一般只會在初高中課堂里出現。

我羨慕那些夜里擁有無限的活力的人,在上週之後,我才明白自己才是被大家羨慕的那個。

跳跳老師一度被失眠問題所困擾,在經歷了「兩天兩夜沒睡覺」的悲劇後,向同樣失眠的空白纏繞老師討來了幾粒褪黑素,我也是這時明白了「褪黑素」這種藥原來不是負責美容的。

【白夜談】我為什麼可以早睡 跳師評測:「太管了」,失眠讀者可以一試

小葵老師的夢確實很精彩,但她在文章中自稱只是個「睡眠不足的可憐人」;至於石葉老師,雖然他有女朋友,但「睡覺時間一天比一天晚」終歸不是什麼健康的事。

後來才意識到,好像除我以外,大家都或多或少被失眠問題困擾,甚至還有「明明自己很困,但就是睡不着」這種我認為非常矛盾的情況存在。

於是千言萬語又回到了這篇白夜談的題目上——「我為什麼可以早睡?」

誠實地說,答案就是:「我也不知道。」

我從不特地為睡覺做什麼准備工作,在此之前,我只覺得這是稀鬆平常的一件事,平常到不用額外關注,身體就會准時幫我調好鬧鍾。

但似乎只有我的鬧鍾比較準時,所以這里我也只能分享下二十年來它的運作流程。

小時候我和大家一樣,一度認為世界上的人會在晚上10點睡覺並在早上7點起床。因為一過10點,少兒頻道就不放動畫片了。

再大一點後,我開始偷我爸的迷你收音機藏在被窩里,每天晚上一過10點,當地的廣播電台就會開始放各種廣播劇和有聲書籍,我記得我在上面聽完了半本的《鬼吹燈》小說。

那個階段我的作息是晚上12點睡覺,因為電台一過12點,鬼吹燈就變成了「大鐵棍子醫院」和「捅主任」。

【白夜談】我為什麼可以早睡 這個梗指的是半夜電台充斥着「男性健康」和「無痛人流」的醫院廣告

臨近高考時,微型收音機被收走,但我的生物鍾已經習慣了12點這個標准,所以即使沒有「捅主任」的催眠,我也能安穩入睡。

對了,保持穩定的睡眠或許還和喝茶有關。我從小在福建長大,閩南人對茶一向偏愛,耳濡目染之下,在周圍人迷戀肥宅快樂水時,我更願意泡一杯清香的鐵觀音。

另外就是每週末堅持長跑。工作之後沒了運動,我的體力持續下降,在年初我一度有了「連一千米都跑不完」的挫敗感。為了不讓自己變成一個徹底的肥宅,我每週末會跑上3000米,分3段跑完,一直堅持到了現在。

當然,說了這麼多,可能睡眠這件事歸根究底還得看個人,因為我始終堅信一個真理:

人與人是不能一概而論的,有的廢柴就在極度憤怒的情況下,在0.93秒內成功睡着。

【白夜談】我為什麼可以早睡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