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視頻會議提供山羊,在疫情期間發展為一項成熟業務

人類一無聊,山羊就遭殃

為什麼要在視頻會議中給山羊一個鏡頭?這麼做有什麼意義?如果你曾經被《模擬山羊》教育過的話,那你大概能夠理解——人類做事有時候不需要意義,好玩就行了。

為視頻會議提供山羊的業務最早開始於今年3月份。那時疫情正在全世界肆虐,不少農場也因此受到影響。

位於舊金山南部的「甜美農場」是一家非盈利農場,成立的目的是「保護牲畜免遭屠殺,幫助遊客瞭解工業化養殖」。平日里,他們的主要資金來源是藉助各式各樣的現場活動籌集捐款,疫情爆發後,現場活動難以展開,農場的收入降至正常情況的六七成。

為了將農場維持下去,他們開設了一個名為「Goat-2-Meeting」(山羊對會議)的新項目。消費者只要付出100美元,就能得到10分鍾的農場實時鏡頭。一位導游會在此期間內快速介紹農場,並向與會者展示農場中的動物。

 

為視頻會議提供山羊,在疫情期間發展為一項成熟業務

你可能會看到公羊在打架,也可能看到小羊在吃奶,有時甚至會是美洲駝之類別的動物——最火爆的時候,「甜美農場」一小時內就能接到將近百來個訂單。

為視頻會議提供山羊,在疫情期間發展為一項成熟業務

相比於「甜美農場」,位於英格蘭的Cronkshaw Fold農場用一種更為「純粹」的形式為視頻會議提供山羊。

他們不提供導游,也沒有解說,只是將鏡頭默默對准某隻山羊,使其成為會議的參與者。當然,它的收費標准也更低,一隻羊出鏡10分鍾只需5到6英鎊。

如果說「甜美農場」的山羊會議還可以理解為「以參觀為目的的線上旅遊」的話,Cronkshaw Fold農場的山羊會議大概可以歸納為一種行為藝術。因為它真的就是在其他人認真嚴肅召開會議時,放進去一隻該吃吃該睡睡的山羊。

為視頻會議提供山羊,在疫情期間發展為一項成熟業務

想像一下,在部門正兒八經召開會議的時候,經理正在作總結,一隻山羊旁若無人地在屏幕一角「吧唧吧唧」進食。到你發言了,吃飽喝足的山羊已經發出「轟轟」的呼嚕聲。怪異嗎?確實怪異。滑稽嗎?確實大家都笑了。

為視頻會議提供山羊,在疫情期間發展為一項成熟業務

Cronkshaw Fold農場的主人表示,當初他也是半開玩笑地展開這麼一項業務,結果現在已經被「預約信息」淹沒。

每天早上6點半開始,每10分鍾一班,直到晚上9點半結束,一週7天無休——簡直比疫情前還要忙。

為了更好地服務於客戶,他們甚至專門為牧場內的每隻山羊做了個性化描述。這意味着,消費者可以像選妃一樣挑選自己想要的那隻山羊。

比如說,年歲已高的瑪麗,已經受夠了做母親的生活,她對自己的孩子不管不顧,自己也隨性而為,需要小心的是,她可能會當着你的面撒尿。

為視頻會議提供山羊,在疫情期間發展為一項成熟業務

莉莎是位壞脾氣的媽媽,因為她的孩子實在太鬧騰了。她喜歡小睡和紅酒,但孩子很少給她享受這二者的機會。如果選擇了她,要做好面對一隻暴躁沒耐心的羊的准備。

為視頻會議提供山羊,在疫情期間發展為一項成熟業務

伊麗莎白,整座農場最優雅的一位女士,永遠魅力四射,永遠容光煥發。盡管她的雙胞胎孩子有些調皮搗蛋,但她本人(羊)卻具備極強的道德責任感,在會議中往往會耐心傾聽。

為視頻會議提供山羊,在疫情期間發展為一項成熟業務

接觸過這一切後,你會發現,會議中如果缺少山羊是多麼遺憾的一件事。

所幸,已經涉足這一產業的農場主們都已經下定了決心,就算疫情過去,「山羊會議」的服務依舊不會停止。你看,五月剛出生的小羊羔們已經開始營業了。

為視頻會議提供山羊,在疫情期間發展為一項成熟業務罪惡的資本主義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