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為什麼我沒法早睡

【白夜談】為什麼我沒法早睡題圖 / CaesarZX

早睡是最困難的事情。

我沒有失眠症,但睡覺的時間卻一天比一天晚。

上學時,晚上12點睡覺已經算是熬夜了,而如今熬夜到凌晨2、3點以是日常。盡管我一再提醒自己要早睡,也特意早早地躺下,睡覺時間總是能神奇的定格在後半夜。

我經常會問自己,為什麼早睡就這麼困難?而自己給我的回答是:你心里沒點數嗎?

在我的行為樹中,躺下和睡覺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動作,而且它們正在產生越來越大的隔閡。

曾經我說要睡覺,意思是我准備進入夢鄉了。如今我說要睡覺,意思則是我要准備進入夢鄉的准備了。

【白夜談】為什麼我沒法早睡

這不能全都怪我,誰讓睡前有那麼多的事情可以做?補一補之前沒時間玩的遊戲,看一看白天漏掉的消息,上微博刷刷今天的傻事,進淘寶給主子添點玩具。被窩里的時間好像總是比外面過得快,一兩個小時眨眼就過去了,我的早睡也再一次失敗了。

在沒有手機和wifi的年代,睡覺是為數不多的放鬆方式,而做夢更是一種深度沉浸式的娛樂活動。而如今醒着的世界太過有趣,也太過繁忙,很多人睡覺只是因為生理需求,並不是為了內心享受。

在我的枕頭左邊放着Switch和PSV,右邊摞着暢銷書和老舍文集。一邊是為了讓自己緊跟遊戲潮流,一邊是為了讓自己時刻補充知識養料。

我希望能充分利用睡前半個小時的寶貴時間,所以每天半小時看書,半小時玩遊戲,半小時刷微博,半小時看視頻,在這些半小時之後,睡覺才更加的踏實。

【白夜談】為什麼我沒法早睡

這些事必須在睡覺之前做嗎?當然不是,我可以嘗試第二天早起把這些事情完成。但那已經第二天的事情了,下班之後的放鬆,就變成了上班之前的放縱。

我總是覺得睡覺標志着一天的結束,也宣告了我向一事無成又邁進了一步。睡覺就等於選擇了待機,結束辛苦的一天。但只要不睡,這個回合就還沒有過去,我還能最後榨出些剩餘快樂。所以總是不想閉上疲憊的眼睛,總是不想見到第二天的太陽。

其實在睡前做的那些事情往往並不放鬆,有時也不快樂,微博的信息流已經看得沒有新的東西,但手還是在不停的刷新,那時我意識到自己醒着只是為了醒着而已。

【白夜談】為什麼我沒法早睡

所以有的時候為了早睡,我得給自己一些強制措施,比如強制關掉手機,或者做一些催眠自己的事情。

我發現玩《超級機器人大戰》非常有幫助,因為它節奏慢、任務長,每次都能讓我在快樂中入睡。平均一關能夠睡三次,買一個遊戲就解決了半年的睡眠問題。從大學到現在,每一代機戰我都沒落下。

【白夜談】為什麼我沒法早睡

前段時間,我挑戰了一次早睡,試圖強迫自己12點之前睡覺。

為了讓自己快速進入狀態,我早早地焚香沐浴,洗了個熱水澡,空調開到最舒適的溫度,窗簾拉上擋住外面的光線。

把貓趕到門外,把手機調成靜音,最後再放一段已經聽過800多遍的評書,讓快速自己無聊到暈厥。然後放空大腦,調整呼吸,想象自己處於一片虛無之中。

可就當我要進入夢鄉之際,女朋友突然過來叫我:「別躺着了,一會該吃中午飯了。」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