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我三年前采訪的印度遊戲開發者又創業了

【白夜談】我三年前采訪的印度遊戲開發者又創業了題圖 / CaesarZX

大概是3年前,我采訪了兩位印度獨立遊戲開發者。

在印度做獨立遊戲,也屬於困難模式。當時兩位開發者的工作室位於海得拉巴,現今印度第四大城市,一座科技城。遊戲市場在那邊野蠻生長,但都是盜版和手遊的天下。

困難模式難就難在,印度的付費遊戲市場不太健康。之前看過一篇日媒報導,說2017年的時候,在印度的地鐵通道間,遊戲小商舖隨處可見,但大多賣的是盜版光盤。

【白夜談】我三年前采訪的印度遊戲開發者又創業了

圖片來自日媒denfaminicogamer

最近也有一則新聞,印度政府封禁了大量中國公司研發的手機APP,包括《絕地求生》手遊。圍繞這則新聞還有些後續,比如因為玩不到遊戲,一名21歲的印度學生在天花板風扇上吊自殺。

這件事有個值得注意的後續細節,根據Sensor Tower的數據統計,《絕地求生》手遊的印度玩家幾乎占全球總數的1/4,但被封禁下架後,這款手遊的國際收入卻沒怎麼減少。這說明印度玩家的付費率比較低。

這是大環境的難。當時我的兩位印度受訪者,也有自己難念的經。

他們倆從事了多年遊戲開發,喜歡玩的遊戲是巫師、DOTA、塞爾達,但自己天天在做休閒手遊,有點受不了。於是2014年,兩個人約好,跑出來做遊戲。

他們在海得拉巴租了間小公寓,每天會斷4小時的電,不得不另買發電機。采訪中,兩人曾給我發過一張照片,工作環境確實比較朴實。

【白夜談】我三年前采訪的印度遊戲開發者又創業了

2014年開始,這兩位就一直在做一款印度神話題材的Roguelike遊戲,叫《戰神阿修羅》。一開始覺得6個月能做完,於是各自從父母那借了3000美元。確實,足夠6個月開銷了,然而遊戲沒做好。

沉沒成本不小,就只能繼續做。缺錢也沒其他辦法,他們倆一天工作16個小時,其中8小時做外包、8小時做自己的遊戲。最終花了3年時間,在2017年把遊戲做好了。

三年後,我再回過頭去看這款遊戲的Steam評價,老實說還不錯,特別好評。但評價數量就500個,由此判斷,銷量不能說特別好。

【白夜談】我三年前采訪的印度遊戲開發者又創業了

雖然這款遊戲也不知名,背後的工作室更沒人關心,但我還是好奇他們現在如何了。於是今天,我研究了一下這兩位開發者的近況。

從領英可知,兩人中的程序員,在《戰神阿修羅》發售4個月後,離開了這家工作室,去了JumpStart Game。那是一家老牌大公司,也做PC和主機遊戲,但基本都是如下畫風的兒童遊戲。

【白夜談】我三年前采訪的印度遊戲開發者又創業了

專為2至4歲兒童打造的遊戲

程序員大哥在這家兒童遊戲公司待了兩年。

今年1月份,他又跑出去創業,和人成立了一家新工作室,叫Silvine Game,繼續做獨立遊戲。做什麼遊戲尚未公佈,但工作室人數可以確定,是4個人。

四人在工作室官方公開了他們喜歡的遊戲,有許多我們熟悉的作品。

【白夜談】我三年前采訪的印度遊戲開發者又創業了

《暗黑破壞神2》《巫師3》《XCOM》……

從機翻的官網簡介也可以感受一下,程序員大哥二次創業的想法和之前一樣,做了十來年手機遊戲,又受不了了。

【白夜談】我三年前采訪的印度遊戲開發者又創業了

機翻稱之為「整個情況的一線希望」

兩人中,負責美術的另一位大哥,則還留在原先的工作室,Ogre Head Studio。 

在過去三年中,他所在的工作室沒有推出任何新作,但《戰神阿修羅》一直有在更新、維護。我也不免懷疑,要維持工作室的運行,他可能還是得靠外包。

好在去年年底的時候,Ogre Head又公佈了一款新作,名為《Yodha》。美術大哥稱之為iRPG,意思是印度角色扮演遊戲,構詞方法和JRPG類似,也是暗含了雄心壯志。

他們在推特上說:「請幫助我們擴散iRPG這個詞!」

【白夜談】我三年前采訪的印度遊戲開發者又創業了

三年前,這位美術大哥曾經跟我說,在他們印度,周圍人很不理解做獨立遊戲這事。

他去參與印度本土的獨立展會時,甚至都會有別的開發者叫住他,問他是否也是遊戲開發者。他說是。對方就叫他滾,因為擔心自己的創意被竊取。

美術大哥之前跟我說,這事讓他就像被龜派氣功打中一樣。

當年我聽了故事,也有點被打中了。直到三年後,我看見了「iRPG」這個詞,沒想到還能被這位大哥打中一次。只是不知道,下一次關注到他們的遊戲,是不是又得三年以後了。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