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豆人》關閉了只有外掛玩家的「神仙服」

「仙豆大戰」註定只能是權宜之計。

《糖豆人》上線沒多久,使用外掛的「仙豆」就已經大量湧入遊戲,在輕松吃雞的同時,嚴重破壞了普通玩家們的遊戲體驗。

為此,《糖豆人》官方採取了大量的反外掛措施,比如關閉遊戲對Steam家庭共享功能的支持,防止作弊者只購買一部遊戲卻能在多個賬號上作弊;提供專門的網頁供玩家檢舉作弊者;把《堡壘之夜》的反作弊系統移植過來,等等。

《糖豆人》關閉了只有外掛玩家的「神仙服」 現在的反作弊系統平均每日能夠封禁1000-2000名作弊者

在這些官方已經承認的反外掛措施之外,有一條措施一直未能得到實錘。

8月17日,「糖豆人終極淘汰賽」官方微博表示,使用過非法第三方插件的挑戰者,將被分配到特定服務器中。

除了微博用短短的一行字予以提示,包括官方網站與推特在內的所有渠道都沒有任何關於「特定服務器」的信息。因此,這一措施在國內沒有引起太大反響,在國外則少有人知曉。

《糖豆人》關閉了只有外掛玩家的「神仙服」

在「特定服務器」中,使用外掛的「仙豆」會被集中匹配到一起,展開普通糖豆望塵莫及的「仙豆大戰」,拼的不是技術,全看外掛有多貴。

這種反作弊手法並不新穎,最早採取這種「養蠱」措施的,是EA旗下的重生工作室。他們的射擊大作《泰坦隕落》第一次使用了這種策略,讓作弊者只能匹配到作弊者進行遊戲。

《糖豆人》關閉了只有外掛玩家的「神仙服」 一旦右邊出現這樣的紅字,就只能匹配到外掛玩家了

時至今日,《泰坦隕落》初代的日均活躍玩家僅剩下兩位數,「神仙服」的存在似乎成了都市傳說。

究其原因,作弊者愧於承認,沒有作弊卻被安排去看神仙打架的普通玩家樣本只占少數。一些玩家聲稱自己被匹配進了這樣的「神仙服」,但是他們缺乏圖片與視頻的證據,僅有文字流傳下來,可信度值得商榷。

不過這一回,有玩家親眼見證了《糖豆人》中的「仙豆大戰」。

雖說正常的服務器中也會有外掛檢測機制下的漏網之「豆」,我們至少還能看清足球場上發生了什麼。

《糖豆人》關閉了只有外掛玩家的「神仙服」 玩家評論:悟空大戰貝吉塔

而「仙豆」足球賽的格局,是與別處不同的,一場足球賽活活踢成了沒有掃帚的魁地奇。

《糖豆人》關閉了只有外掛玩家的「神仙服」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幹什麼

國外玩家們開始把自己在「仙豆大戰」中的所見所聞上傳到Reddit論壇。一位玩家指出「開發團隊應該讓作弊者匹配到作弊者」,無意間引來了《糖豆人》製作人喬·沃爾什(Joe Walsh)的出面回應。

沃爾什表示,他們早就讓一些作弊者只能匹配作弊者,像上面的足球賽與登山賽都出自作弊者專屬的「神仙服」。至此,「仙豆大戰」的存在得到了官方人員的實錘。

《糖豆人》關閉了只有外掛玩家的「神仙服」 沃爾什的第一次回應

然而沃爾什的回應與此前《糖豆人》官方「發現即封禁」的說辭自相矛盾,一批玩家抨擊沃爾什為何不直接封禁作弊玩家,非要讓他們在「私房」里繼續遊戲。

《糖豆人》關閉了只有外掛玩家的「神仙服」

《糖豆人》關閉了只有外掛玩家的「神仙服」

沃爾什不得不做出進一步的回應,向玩家們表達歉意,並向不明就里的玩家們闡釋「仙豆大戰」的詳細機制。

「仙豆」會被安排到專屬的服務器中,如果服務器沒有足夠的「仙豆」進行匹配,「仙豆」也就無法進入遊戲,本質上與封禁無異。可是最近的封禁潮湊齊了足夠的「仙豆」以開啟遊戲,因此有了我們所看到的「仙豆大戰」。當然,目前「仙豆大戰」的機制已經徹底關閉,現在的封禁就是徹底封禁。

《糖豆人》關閉了只有外掛玩家的「神仙服」 沃爾什的第二次回應

在我們討論《逃離塔科夫》反外掛措施的那篇文章下面,就有玩家提到設立「神仙服」,這種反外掛的策略似乎很受一些玩家們歡迎。

《糖豆人》關閉了只有外掛玩家的「神仙服」 兩年前有玩家在《泰坦隕落》「神仙服」的相關視頻下評論 希望所有遊戲都有這種機制

《糖豆人》把玩家們的理想變成了現實,卻吃力不討好,受到一部分玩家歡迎的「神仙服」策略,在另一部分玩家眼里卻成了官方怠惰的象徵。

由此可見,如何在反外掛的同時讓絕大多數普通玩家滿意,也許是一個永恆的難題。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