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城市翻修噴泉時發現了首任市長的心髒

都市傳說的背後或許沒有那麼神秘。

在比利時東部城市韋爾維耶流傳着一個傳說:1839年前首任韋爾維耶市長Pierre David去世後,民眾為了紀念他決定將他的心髒取出,放在一座華麗的紀念碑里。這個傳說有百年歷史,但誰也沒有找到這個傳說中藏着心髒的紀念碑。

這不是好萊塢電影中尋寶故事,沒有地圖也沒有謎語。人們猜測心髒藏在某些地方,但是傳說始終沒有被驗證過。

而近期,韋爾維耶市翻修一座帶有Pierre David半身像的噴泉時,工人在一塊被挪開的石頭背面發現了那個傳說中的市長心髒。它被密封在一瓶酒精當中,然後裝在一個鋅制的盒子中。

比利時城市翻修噴泉時發現了首任市長的心髒

這位Pierre David的確是城市中值得被紀念的人。1799年,當時的比利時還屬於法蘭西第一帝國(拿破侖一世戰敗後,比利時又被併入荷蘭),當時的Pierre David被任命為市政委,第二年成為了市長。在做市長期間,他為韋爾維耶市首次建立了消防隊,為工人階級建立廉價房、翻修城市設施,做下了不少為民謀福利的好事。

1808年迫於形勢辭去市長職位後,他又擔任市長顧問,直到1830年比利時革命,脫離當時的荷蘭統治正式建國,Pierre David被任命為比利時第一個市長,奉命重建了當時因為革命受損嚴重的城市。

1839年,Pierre David在自家閣樓因為意外傷到了頭部,當場死亡。Pierre David生前獲得了比利時當局多家執政黨派的青睞,同樣也受到了市民的喜愛,因此人們用許多方式來紀念這位比利時第一市長。他的死亡面具被城市博物館收藏,他的肖像也被掛在了市政廳,市政委還曾計畫用他的名字來命名一座新的橋,百年過後的今天,韋爾維耶市仍有許多地方以他的名字命名。

比利時城市翻修噴泉時發現了首任市長的心髒 Pierre David本人雕像

經Pierre David家人的同意,在他下葬時,一位外科醫生取出了他的心髒保存了起來,准備放進給他建立的紀念碑中封存。不過這枚心髒並沒有立即被安放,按照被找到的鋅制盒子上的文字記載,政府為了建立紀念碑籌款近五十年才湊夠錢,他的心髒是在五十年後被放進去的。

由於這個巨大的時間差,五十年前記得這件事的人都已經是垂垂老矣,因此當盒子被放進噴泉的時候,當時的人們估計已經沒人關注這件事了。時間一久,市長的心髒漸漸變成了一個如同傳說中聖盃般的存在,引得當地人去探尋其下落。

韋爾維耶全城以紀念噴泉多而聞名,而這位Pierre David同樣也是這座城市公認的英雄,擁有許多類似於紀念碑,畫像的紀念設施,因此想要找到心髒需要花費一定的工夫。不過百年建築以及紀念碑都算得上文物遺產,誰也不會輕易去動,因此市長心髒重見天日的過程,確實花費了相當長的時間。

比利時城市翻修噴泉時發現了首任市長的心髒

如今這個心髒被安置在當地美術博物館,不久之後就可供人參觀。看起來,這段都市傳說的背後,除了一個頗為血腥的心髒外,其他的神秘之處不過都是時間「作怪」罷了。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