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健身或許很簡單

【白夜談】健身或許很簡單題圖 / CaesarZX

我有一位室友,筆挺的西裝之下藏着發達的腱子肉。

剛搬進來住沒多久,他就下單買了一堆槓鈴,每天下班回來舉鐵。槓鈴砸在地上哐哐直響,搞得樓下鄰居上門投訴。

【白夜談】健身或許很簡單 大概就是這樣的槓鈴

相比之下,我就不那麼願意動了。只是最近身體的很多徵兆都在向我傳達「你再不鍛鍊死就要死了」的信號,我才也偶爾出出汗,跟着他鍛鍊鍛鍊。

【白夜談】健身或許很簡單 饒了我吧

現代社會,真正的健身達人似乎都在健身房里,但我其實更嚮往軍隊式的簡潔鍛鍊方式:如果你軍訓時進到真正的部隊營房,看看那些軍人們的訓練,就會發現健身其實是件非常簡單的事。

誠然,軍人們也需要槓鈴、拉力器之類的健身器材,但是他們的一身肌肉,基本都是在訓練場最基本的設施上,而不是在那些比假面騎士變身還要花哨的器械上練出來的。

僅是一根單槓,軍人就能玩出各種花樣,還按照「單槓一」「單槓二」這樣的起名方式,為鍛鍊不同肌肉的單槓動作起名。

像很多人都感到吃力的引體向上,只是最簡單的「單槓一」。

【白夜談】健身或許很簡單

而電視劇《士兵突擊》中許三多做的333個腹部繞槓,是「單槓二」的動作。

【白夜談】健身或許很簡單

在蘭曉龍的原著小說中,許三多做了一百多個雙臂大回環,大回環便是傳說中難度最高的「單槓八」。不過,這種難度高又不一定能起到效果的動作,還不如「單槓一」「單槓二」這類簡單的動作來得實在,也不會被納入一般部隊的考核指標。

請各位讀者在現實中不要模仿這個動作,主要是考慮到我們平日里所見到的單槓質量遠不及部隊,一旦單槓承受不住壓力,怕是要槓毀人亡。

【白夜談】健身或許很簡單 就算自己沒事,傷到他人也不好去年一位大爺就在做大回環時傷到了路過的小女孩

問題在於,廣大的學生黨與社畜同胞,多半沒有這個閒暇和毅力去效仿部隊簡單而又枯燥的訓練方式,更不可能學着基層戰士睡前做俗稱的「三個一百」(100個深蹲,100個俯臥撐,100個仰臥起坐)。

正因如此,才讓資本嗅到了商機,乘隙而入,帶來了大批花里胡哨的健身產品與健身方式,把原本簡單的健身變得無比復雜。

【白夜談】健身或許很簡單 狗:你說這是圖什麼呢

比如每一家健身房都會有的跑步機,在一二百年前的工業革命時代,是專為監獄囚犯設計的勞動改造裝置。當時的「跑步機」就是一台腳踏車,能夠像磨坊一樣碾碎穀物,只不過動力從水力與牲口換成了人。

【白夜談】健身或許很簡單 19世紀的「跑步機」

盡管跑步機的原理不同,跑者的動機也不同,更沒有人用鞭子狠狠地抽我的屁股,但是在登上跑步機之後產生的那種上刑場一般的感覺,與百年前的囚犯是完全相同的。

別的健身器材並沒有這樣的「黑歷史」,然而在跑步機上熱個身都喘,也難免會把健身房里其他的器材也看成刑具。

除了健身房,近些年來健身相關的手機APP也很火,它們會安排比較系統的健身方案,只要肯堅持想必一定有所收獲。

可是這些APP遠遠低估了人類的惰性,人類在deadline前能想到多少理由拖延不去做事,就能在健身計畫前想出多少藉口來「明天再說」。

在大學時,某個體育課要求我們定期跑步,還要上傳APP跑步路線的截圖當作業,我最後找了一輛共享單車在校園里騎了大半個鍾頭,一邊背着考試知識點,一邊還得控制自行車速度防止露餡。

【白夜談】健身或許很簡單 甚至已經有人把偽造截圖做成了一門生意

也許健身遊戲或許能夠調動我這種懶人的健身熱情,不過我只體驗過NS上的健身環與免費的《跳繩挑戰》。

【白夜談】健身或許很簡單 建議改為《跳》,因為繩子全靠腦補

雖然健身環與我嚮往的「簡單」健身方式背道而馳,但是任天堂在調動健身積極性上屬實有一手,靠着一台機子、一個圓形的「拉力器」,再加上長得像我室友一樣的惡龍「墮拉攻」,就能讓我心甘情願地忍受痛苦,輕易地做到了健身房年卡做不到的事情。

【白夜談】健身或許很簡單 室友看到我做大腿推壓的時候第一反應是贊嘆這健身環真結實

最近我搬了家,事很多,直到上週日的晚上,才有空拿健身環出來,算下來已經近2個月沒鍛鍊了。結果出了40分鍾的汗之後,並沒有產生渾身痠痛的感覺,也就是說,我的體能並沒有在這不鍛鍊的兩個月里大幅下降,估計是託了每天早上衝向地鐵站的八百米短跑的福。

我突然醒悟,沖地鐵大概就是最純粹、最簡單,並且人人都配享有的健身方式吧,我甚至沒有任何藉口用來逃避。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