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給去世明星打卡的粉絲們

他們離開了,有人還在。

當明星去世之後,粉絲們會怎麼樣?悲傷、懷念,這都是很容易猜到的反應,如果明星是因故去世,還會有憤怒的追責。

那麼再之後呢,當幾個月甚至幾年過去,這些情緒都消散了,粉絲們會怎樣看待他們粉過、現在已經離開的明星們?

有些人選擇了忘記、接受這一切,而還有些粉絲,假裝他們憧憬過的明星們仍然活着。

在給去世明星打卡的粉絲們

1

2019年10月14日,韓國明星雪莉(崔真理)在家中自縊身亡,消息隨後被其經紀公司證實,冬雪在傍晚從雪莉經紀公司的聲明中得知了這個消息。

冬雪從2013年起是雪莉的忠實粉絲,參與組織了一個雪莉的粉絲團,據她說規模不小,和經紀公司的官方人員都有接觸。

在給去世明星打卡的粉絲們

冬雪和粉絲團的粉絲們一起「送了雪莉最後一程」。她們憤怒地斥責是網絡暴力逼死了雪莉,還做了花圈、寫了明信片,託付一位粉絲送去了經紀公司的門口。但冬雪現在已經不想再談及那個粉絲團。

「粉絲團後來就解散了……其實也不能叫解散,就是慢慢沒聲音了,大概2個月後,大家就不在群里說話了」,冬雪說有一天一個人在粉絲團群里發其他明星的報導,她出來斥責,很多群里的人也說這樣做不好,但是冬雪去看群里其他人的空間,發現很多人都開始追新的明星。

在給去世明星打卡的粉絲們 一個改名為「願崔雪莉一路走好」的粉絲QQ群

冬雪挺生氣,但不是因為粉絲團的背叛:「我之前看心理學的文章,說悲傷有5個階段,拒絕、憤怒、協商、沮喪、接受,現在粉絲團的大家已經到了接受這個階段,但是我接受不了,我怎麼接受呢……我是對自己生氣。」

雪莉去世之後,冬雪還是堅持給雪莉的微博超話打卡,把她之前收集的一些圖片、視頻發上去,而且嚴格按照超話的規定:用PS而不是美圖秀秀修圖,獨家圖不做二次改動……

這並不是個偶然現象,實際上在雪莉的各個微博超話里,還有不少粉絲在做着一樣的事,以至於上個月初,雪莉的超話還更新了發圖、發貼的規定,希望粉絲們少點「無意義的吐槽」。

在給去世明星打卡的粉絲們 8月4日還有粉絲在崔雪莉超話更新的「重要通知」

2

另一位雪莉的粉絲,也是崔雪莉超話的主持人,微博名「SULLI_崔雪莉是真理」,每天也和冬雪一樣,發着自己存下來的照片和視頻。她的每條微博,幾乎都有二三十個評論,這個數字看起來不多,但雪莉出道很早,又不是國內流量明星,生前在微博超話的大致評論數也就是100上下。

在給去世明星打卡的粉絲們 8月22日的一條微博

而在這些微博下,粉絲們的評論也很正常,正常地誇雪莉漂亮,正常地祝福節日快樂,正常地發桃子表情打卡(雪莉的綽號是桃子),一切就像雪莉還在一樣。

在給去世明星打卡的粉絲們

SULLI其實不是個一直在微博活躍的雪莉粉絲,她2012年開始粉上雪莉,中間一段時間因為工作沒怎麼上微博,知道雪莉離世還是通過微博熱搜。

即使現在成了雪莉超話的主持人,SULLI也不覺得自己在做什麼粉絲站,只是「個人喜歡她想要保存關於她的一點一滴的一個平台」,是用她自己的方式紀念雪莉,也是希望讓更多粉絲記住雪莉,就像雪莉從未離開一樣。

SULLI在電腦里有個盤,存着雪莉的圖片和視頻,從雪莉作為童星出道,到退團的個人活動,都有記錄。這個盤也是SULLI給自己定的期限,她說,自己這麼堅持發圖,也許堅持到再也沒有圖片和視頻可以發,就停止了。

實際上這也是冬雪以及很多像她們一樣,還在給去世的明星微博超話打卡、發圖的粉絲的共同想法。冬雪在她的粉絲團群里也有一個存着雪莉沒在微博上發過的照片文件夾,她說以前看着這個覺得是寶藏,證明雪莉還有很多不為國內粉絲知道的美好,而現在,冬雪每發一張就會從文件夾里刪一張,「(文件夾)越來越小,還挺難過的,發一張少一張了」。

為了應對這種情況,還在更新微博的很多粉絲都在個人簡介中註明「提供獨家照片請私信」。但是冬雪告訴我,都快一年了,現在還沒被發出來的獨家照片已經非常少了,很多人已經開始更新重復的照片,這讓她覺得不是滋味,又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在給去世明星打卡的粉絲們

「等到2年後,5年後呢?我們的本意是讓更多人知道雪莉的美好,但是如果日復一日發這些圖,不覺得有點像祥林嫂嗎」,冬雪說。

3

很多時候,粉絲的打卡也帶有無奈的成分。如果粉絲不去每天打卡,維持超話存續,微博超話就會變得不堪入目。

具荷拉是雪莉的好朋友,在雪莉自殺後不久也選擇了自殺,但她的國內粉絲不多,也沒有什麼大規模的粉絲團或後援會,現在,具荷拉超話沒有什麼成建制的打卡和照片微博,因此已經被營銷號占領,都是些「具荷拉死因揭秘」式的東西。

在給去世明星打卡的粉絲們

一位雪莉的粉絲告訴我,很多人之所以還在堅持給雪莉打卡,也是因為具荷拉這樣的遭遇。為了不讓這些去世後的閒話「打擾到雪莉」,粉絲們要定期打卡來淨化超話,。

不少雪莉粉絲都對我提到了高以翔的例子,說她們很羨慕高以翔的運營和粉絲團,人數更多,也更有組織,真的像高以翔還沒去世一樣。

有組織,指的是高以翔在去年11月末去世後,很快就有了一個專供粉絲繼續打卡的超級話題:「高以翔我們永遠不說再見」。這個超話很活躍,有官方粉絲團,也有冬雪、SULLI那樣的個人粉絲,據說這半年多以來,熱度不僅沒有下滑,還有一定的增長,證據就是現在高以翔超話下的微博經常有四五百評論和幾千點贊,而在高以翔生前,同樣的超話、同樣的微博賬號,評論大多數時候都不到100。

在給去世明星打卡的粉絲們 高以翔吧官方微博的數據,18年末,即使是一條最需要粉絲轉發評論的代言微博,數據也遠不如幾天前的一條微博

我找到了好幾位給高以翔打卡的粉絲,她們中有不少人都說自己在高以翔去世前沒有打卡的習慣,直到噩耗傳來,才發現「原來我們虧欠了他那麼多」。這時「高以翔我們永遠不說再見」超話被建立,她們才開始定期打卡。

和雪莉不太一樣,高以翔的粉絲更多提到她們打卡的起因是憤怒。雪莉的粉絲們只能對網絡暴力憤怒,而高以翔的粉絲有更具體的憤怒對象:被指沒有做好安全措施,導致高以翔在綜藝節目中猝逝的浙江衛視。

實際上,大多數還在給高以翔打卡的粉絲,都說她們能在藝人去世後還聚集在一起,靠的就是當時「二十問浙江衛視」的憤怒。

在給去世明星打卡的粉絲們 這個超話是很多粉絲給去世的高以翔打卡的起點

大多數時候,憤怒都比哀傷要更有力量。一位不願意透露粉籍的粉絲對我抱怨說:「因事故死去的明星粉絲凝聚力最強,自殺的明星粉絲凝聚力第二,因病逝世的粉絲很快就散了」。

雪莉的超話中,駁斥對雪莉諸多謠言的微博評論、轉發和點贊最多;悼念文章的熱度也遠遠比不上《以翔哥哥身邊的魑魅魍魎》。

在給去世明星打卡的粉絲們

但憤怒不能一直持續下去,當年有20多億閱讀的「二十問浙江衛視」超話現在已經恢復了平靜,4月有一條熱門微博,7月又有一條,之後的兩個月再沒任何一條稍有熱度的微博。

甚至哀傷的力量也不持久,現在,高以翔的各種微博下,幾乎沒有什麼低沉的氣氛,大家都其樂融融,即使說「想他」也帶着昂揚的情緒。也許,只有快樂、憧憬這些正面的情緒才能一直延續。

在給去世明星打卡的粉絲們 一條打卡微博下的粉絲評論


4

在采訪中,我和一位高以翔的粉絲提到了這是一個關於去世明星粉絲的選題。這位粉絲問我找到了哪些去世明星的粉絲,我說雪莉、具荷拉和高以翔和金鍾鉉,其他的在微博上好像找不太到,可能張國榮也算一個,但性質完全不同了。

這位粉絲回我:「找不到很正常,你說的都是近年去世的明星。粉絲再長情,也有個時間,燃燒到最後總會燃燒光的。去世了,就註定什麼都沒了」。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