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我不再期待新版《我為歌狂》了

【白夜談】我不再期待新版《我為歌狂》了題圖 / CaesarZX

相信很多人都已經聽過《我為歌狂》新版重啟的消息了。從2017年官宣重啟動畫以來,新版《我為歌狂》隔三差五就會掉落一點消息。可能是因為動畫確定今年年內上線的緣故,最近新版《我為歌狂》動態更新也頻繁了起來。

最新的一條動向,應該就是《我為歌狂》「Open樂隊」公開了3D建模動畫短片。再往前不久,是《我為歌狂2》改名《我為歌狂 之旋律重啟》,並公開了第一支正式預告。

【白夜談】我不再期待新版《我為歌狂》了 至於3D的效果就……「學動畫三年的朋友做的嗎?」

從17年年底開始到現在,在足足盼望了有近三年之後,我不再期待新版《我為歌狂》了。

一部分原因在於新版怎麼看都「沒內味兒」了:原本頗有特色、帶點藝考速寫氣質的人物設計,通通變成了隔壁日系卡通的風格。濃眉大眼國字臉的楚天歌,在新版里有了細長眼尾和小尖下巴。葉峰為了彰顯逆反精神,則是穿上了緊身破洞小腳牛仔褲,讓人不禁想要質疑他的中學生身份以及個人時尚品味。

【白夜談】我不再期待新版《我為歌狂》了

【白夜談】我不再期待新版《我為歌狂》了 楚天歌私服衣領的高度變化也讓人很想吐槽一下

另一部分原因,老實說,則是製作組對於新版質量的把關標准,也讓我很摸不着頭腦。

五月時,為了宣傳年內上線的重啟版,《我為歌狂》官微曾經發佈了一張海報,結果引來一堆人吐槽。原來海報里,作為貝斯手的蓋世愛,手上卻拿着六根弦的吉他。而包括蓋世愛在內,Open樂隊的三位吉他手,線全插在了吉他上掛樂器背帶的地方。

【白夜談】我不再期待新版《我為歌狂》了

【白夜談】我不再期待新版《我為歌狂》了

作為一部以玩樂隊為重點的動畫,製作組卻連基本的樂器常識都不去考究一下,可以說是很不用心了。

但製作組在另一些地方,又很下功夫。他們很用心地改動了動畫里另一個主要組合:原本很有90後「哈韓族」氣質的Happy女生,在新版的PV里,怎麼看都更接近現在流行的女子偶像團體。在老版里主打叛逆女孩設定的麥雲潔Maggie,也變得更像組合里走元氣少女路線的小偶像,站在C位向粉絲們精神抖擻地揮動手臂。

【白夜談】我不再期待新版《我為歌狂》了

我猜,這種改動多半是為了讓動畫更靠近當下青年一代的回憶。

對90後女孩來說,露臍裝喇叭褲的搭配訣竅是千禧年初抹不掉的時尚印記。那時融合了嘻哈文化的韓流剛開始風靡亞洲,追星族們口里念的還是東方神起和Super Junior。少兒頻道還在放從迪士尼引進的《麻辣女孩》,丁文琪翻唱的主題曲放現在聽也都可圈可點。

【白夜談】我不再期待新版《我為歌狂》了 《麻辣女孩》是我的時尚啟蒙

但這些都和2020年的青少年無關了。讓Happy女孩更接近現在的日系偶像,無疑能拉近沒經歷過韓潮的青少年和《我為歌狂》的距離——甚至開頭那個車禍級的3D建模短片,也有一些虛擬偶像的感覺。

【白夜談】我不再期待新版《我為歌狂》了 「高冷傲嬌的實力派偶像」

作為一部刻畫青春的動畫,《我為歌狂》的與時俱進可以理解。不過在這些改動中,似乎沒有了音樂本身的位置,而且製作組用心用在這種地方,也讓這個動畫變得不是那麼對勁。

我第一次在金鷹卡通看到《我為歌狂》時,特別嫌棄,覺得人物造型過分粗獷,不如《百變小櫻魔術卡》和《網球王子》遠矣。但同時,我又忍不住一集一集地追下去,《我為歌狂》的故事在當時感覺那麼近,好像就真的會發生在我身邊一樣。

新版《我為歌狂》是怎麼也讓我找不回那種感覺了。除了時代背景因素,它似乎也不再那麼「狂」了,變得很乖,很向上,或者說得直白一點,很後浪。

我很難想象,現在的普通學生觀看新版《我為歌狂》的時候,也會感覺「組樂隊玩音樂」這件事會發生在他們身邊。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