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實習生按:舊文新撈。本文原發佈於2016年11月,差不多已是4年前了。文中遊戲《Iron Harvest》終於在近日上架(Steam傳送門,多半好評),如果當年有社友記得這篇文章,還對這款遊戲有所掛念的話,最近可以關注一下。沒有看過本文,卻對《Iron Harvest》感興趣的社友,也不妨看下這篇舊文。

今年上半年的時候,有關「戰地」系列新作將重返二戰……哦,不,一戰的傳聞甚囂塵上,這時有一位名叫Jakub Rozalski的波蘭藝術家突然冒了出來,在自己的個人推特上發佈了一條消息,稱由他本人創作的藝術作品集《1920+》即將被改編成一款電子遊戲: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這條推文中所配發的圖片以其獨特的藝術風格引起了人們的關注,很快好事者又挖出了與《1920+》世界觀有關的更多藝術美圖,它們都具有非常明顯的個性化色彩,而最引入注目的莫過於圖中那些充滿蒸汽朋克風格的機械戰甲(本文接下來會有大量這樣的美圖):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農田里辛勤耕作的農夫,扛槍的士兵,騎馬的武士,遠方緩緩駛過的多足機械獸,如此多不相乾的元素出現在一幅圖畫中,卻毫無違和感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在油田和森林的遠方,似乎還潛藏着更巨大的陰影…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故事發生在一戰結束之後,因此這些機裝戰甲雖然形態各異,卻具有濃厚的一戰兵器色彩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當然,也有為和平生產建設而造的機械幫工…

怎麼樣,這是不是玩家夢想中的遊戲形態!所以當這些藝術圖剛一放出時,就有人猜測它與今年的戰地新作有關。可惜還沒等玩家的熱情被炒起來,作者Rozalski就明確表示其作品與戰地並無瓜葛,而是一部融入了RPG要素的即時戰略遊戲。

其實,想一想也知道,EA這樣的大廠怎麼可能會和一名名不見經傳的插畫師合作?不過,Rozalski卻很可能是想選擇這樣一個時機來炒作自己的作品,無論他的動機是否單純,顯然他的目的是達到了。有關這位波蘭作家的身平經歷和《1920+》的一切背景知識都開始慢慢浮出水面……

如前所述,Jakub Rozalski是波蘭的一位概念美術師和插畫家,他最著名的作品就是這部《1920+》。對歷史稍有瞭解的朋友應該知道,波蘭雖然歷史上長期受到俄國的欺負,但也曾主動與這個龐大帝國正面剛過,這就是爆發於1919年至1921年期間的波蘇戰爭。這場戰爭主要在波蘭軍隊和蘇維埃俄國及蘇維埃烏克蘭之間展開。當時,慘烈的一戰剛剛過後不久,整個歐洲的人民普遍情緒沮喪,轉而對革命思想產生思慕和嚮往之情。布爾什維克決定利用這個機會向西方滲透,輸出革命。而主動出擊的波蘭在遭到俄國的逆推之後,自然成了蘇俄西進道路上第一個予以頑抗的國家,而這時,它離自己獨立還不到兩年時間。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歷史上真正的波蘇戰爭

而《1920+》就取材於這場戰爭中的一場重要戰役:華沙戰役。這場戰役最終以波蘭人的輝煌勝利而告終,不僅一舉扭轉了危如累卵的戰爭局勢,甚至被很多史學家認定為世界歷史上一次無與倫比的重要事件,因為它從根本上改變了歐洲的命運和進程,阻止了俄國革命向西方世界的輸出。

Rozalski創作這部作品的初衷即是為了向世人宣揚波蘭這段輝煌的歷史,並激發本國民眾的民族自豪感和愛國情懷。為了使自己的作品更加引入注意,他將20世紀初的波蘭美麗田園風光與充滿神秘色彩的巨型機器戰甲巧妙地結合在一起,在視覺上形成了一種強烈的反差,讓人既感到新鮮又覺得震撼。

通過下面這些插畫你可以發現,雖然交戰各國的機械巨獸正在遠方進行着激烈的交火,淳樸的波蘭農民和牧羊人卻在田間旁若無人地幹著自己的農活,與他們朝夕相伴的野生動物們也像沒事似的照常在原野上棲息生活,這種感覺既怪異又陌生,仿佛就發生在你身邊卻又觸不可及,同時還帶有一絲特有的恐怖感。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農夫們在田地里辛勤地勞作着,對於遠處走過的一隻只機甲戰士似乎早已習以為常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直到發生了交火,這才有人抬起頭來看了兩眼…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也有人不願錯過這樣精彩的時刻,哪怕冒着被炮火削掉腦袋的風險,也要駐足觀賞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美麗的田園風光,門前翹首以盼的女孩,還有一隻剛剛歸來的四足機械兵裝,它似乎是在一場激烈的交火中被炸掉了一隻胳膊

關於作者

Rozalski從小在小村莊里長大,常年環抱在自然與叢林之中。後來,出於職業原因,他才住進了德國的城市,但他還是非常懷念靜謐的鄉村環境,渴望遠離都市的喧囂,這也正是美妙的鄉村生活和田園風光在他的作品中頻繁出現的原因。雖然身在異鄉,他依然十分留戀自己的祖國,因此他的作品中也時常會流露出一絲鄉愁,一種對祖國土地的嚮往之情。

對於自己的作畫風格,作者曾表示:

「通過我的作品,我希望將經典傳統的繪畫風格、現代的設計和有趣的概念結合在一起。對我而言,我的作品中最重要的特點是,通過在不同尋常的環境中展示日常的生活態勢,創造出一種獨一無二的氛圍」。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巨大的機械士兵正在一片冬季森林中艱難地穿行,此時正值波蘭人民針對俄羅斯帝國發起了一月起義

另外,Rozalski在創作中喜歡把歷史實景與他自己的動機、創意和觀點融合在一起,尤其擅長刻畫各種細節、裝備形態和人物裝束,因為這些東西可為自己的作品注入特定的時代感。他的很多最新作品都收錄在新近出版的《鐮刀世界》畫集中,不僅涉及波蘇戰爭,還描繪有中世紀的格倫瓦爾德戰役,這是波蘭歷史上面對強敵(條頓騎士團)取得的又一次重大勝利。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Rozalski的外號即是“人狼”(werewolf),大概是因為他對這一怪物的描繪頗有心得吧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Rozalski喜歡強烈的對比與反差,尤其喜歡獨自與風車作戰的浪漫英雄史詩,這在他的藝術作品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鮮為人知的是,波蘇戰爭不僅是歐洲乃至世界歷史上的一次重要戰爭,也是人類戰爭史上最後一次大規模運用騎兵的戰爭,這在作者看來頗具浪漫主義色彩

Rozalski很早就迷上了巨型機器人,也從無數的錄像帶、書籍、RPG遊戲汲取營養。對他產生過巨大影響的知名作家則包括顯克微支、托爾金,以及「波蘭托爾金」的Sapkowski(對的,就是《獵魔人》的作者)。他最喜歡的知識領域則包括步兵,二戰,日本的武士道,這些知識陪伴了他一生,也塑造了他如今的藝術風格。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對Rozalski產生影響的作家怎麼少得了“波蘭的托爾金”呢,看看這幅圖你就明白了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Rozalski的作品充滿了對祖國無限的愛國情懷,以及對敵人的無情斥責

關於遊戲

在經過了半年的蟄伏之後,這部曾一度吊起人們極大味口的作品終於正式發佈了,遊戲正式定名為《鐵礦收割》(Iron Harvest),由 KING Art Games與Jakub Rozalski聯合開發,面向PC,PS4和Xbone三大主流平台。果然和Rozalski之前說的一樣,這是一款即時戰略新作,風格近似於《英雄連》和《戰爭之人》。玩家要率領英雄角色、戰鬥機甲和普通戰士投入一場場史詩般的戰役。遊戲將採用開放式的沙盒地圖。掩體機制和動態摧毀系統將在戰鬥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看到開發商KING Art Games這個名字,你可別誤會,它可不是製作《糖果傳奇》的那個King,而是來自德國的一家名氣不大的公司,如果你玩過《未來之書》系列,也許聽曉過這個公司的名字。

人們不免會擔憂這家小公司是否有能力做好一部有着如此世界觀的作品,但不要忘了,即時戰略畢竟是一個快要消亡的流派,那些知名的工作室中除了世嘉旗下的Relic和CA,其餘早就放棄了這片看似越來越窄的市場,現在這一類型能夠在一些不知名的工作室手里重新綻放,未嘗不是一件幸事(另一個例子是最近復活的《突襲4》,也是由一家新工作室開發)。

如果你還是對遊戲的品質有所疑慮,不妨看看下面這幾張最早公佈的遊戲截圖,雖然肯定是經過處理的,但相信也能有個初步的判斷。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遊戲截圖就到此為止了。接下來,還是讓我們借用Rozalski的藝術美圖,來梗概一下這個遊戲的世界觀、背景和派別設定。注意,這些設定在遊戲中做了進一步的虛化處理,以避免與現實世界產生更直接的聯系,從而導致不必要的麻煩,其中最明顯的例子當屬各個集團派別的取名,各位不妨稍加留意。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在20世紀初期,傳統與發展發生了劇烈的沖突,世界充斥着各種無法解釋的奧妙與秘密。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在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歐洲的農民在翻犁田地時發現了大量的未爆炸物品、鐵絲網、武器、彈藥。他們將這些統統稱之為鋼鐵收獲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遊戲發生在1920+所描繪的架空世界里,其中,人類因科技、引擎和鋼鐵的發展而發明了強大的自走型機器。這些曾在一戰中大顯神威的強力兵裝,現在成了人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與此同時,強大的集團仍在不斷地爭奪各自的勢力范圍,同時隱藏的勢力也在暗流涌動之中,這些未知的敵人在一戰過後數年秘密潛入而來,妄圖肢解整個歐洲。凡此種種,勢必再次點燃世界戰火。

三大主要派別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薩克遜帝國(Saxony Empire):歐洲大陸最有影響力的國家之一,它擁有強大的工業、發達的城市、現代化的工廠和優良的軍事傳統。在一戰中接受了苛刻的條件而投降之後,帝國內部的氣氛降低了最低點。驕傲的精英基層和失去顏面的貴族開始秘密反對德皇的妥協政策。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蘇維特(Rusviet):一個領土遼闊,軍力強大,並擁有無限工業和人口潛力的超級大國。但是,這個國家現在已受到長期戰爭的拖累而變得疲憊不堪,人民的不滿情緒也日益高漲, 沙皇尼哥拉依失去了權勢,神秘主義者格里高利·拉斯普京成為新的強權人物,而一場革命也正在醞釀當中…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波蘭尼亞共和國(Polania Republic):一個擁有悠久歷史的農業大國。為了維護其現有的獨立現狀和領土范圍,它必須同時對抗東西兩面蘇維特和薩克遜這兩個虎視眈眈的強大近鄰,處境十分艱難。雖然波蘭尼亞正在有計畫地實施其軍隊現代化改革方案,但這個國家還有很大一部分領土仍然被蘇維特所占領。

論「一戰」遊戲的逼格,我只服這一款

這位在1920+插畫中多次出現的紅發女孩即是本作的主角之一安娜——一位英姿颯爽的女戰士,而這只憨態可掬的狗熊Wojtek則是她的忠實夥伴

最後,讓我們通過1920+及相關的遊戲作品,記住波蘭這個災難深重的民族和國家。它最大的悲劇就在於夾在了兩個超級兇悍的強鄰之間,因此歷史上長期遭受輪番的蹂躪和壓迫。作為旁觀者,我們不僅要銘記和尊重這段悲傷而慘痛的歷史,更應活在當下,把握未來,或許,1920+中描繪的機械科技革命,離我們也並不遙遠。

如果你想瀏覽更多有關Jakub Rozalski及其1920+的設定美圖,請點擊鏈接:跳轉原圖網址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