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研究分析人為干預地球反射太陽光的能力去冷卻生態系統的利弊

氣候干預生物學工作組的研究人員,包括來自明尼蘇達大學環境研究所的Jessica
Hellmann–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探討了太陽氣候干預對生態的影響。
該團隊由來自國際一流研究型大學的氣候科學家和生態學家組成,他們發現需要進行更多的研究,以了解將少量太陽光反射回太空的太陽輻射修正(SRM)技術對生態的影響。

新研究分析人為干預地球反射太陽光的能力去冷卻生態系統的利弊

該團隊重點研究了一種特定的擬議SRM策略–被稱為平流層氣溶膠干預(SAI))–在平流層中創造一種硫酸鹽氣溶膠雲,以減少一部分進入的太陽光和輻射。理論上,這種雲的大小和位置都可以控制。SAI就像在大氣層中放置微小的反射粒子,將一部分太陽輻射反彈回太空,這樣部分輻射就不會到達–並使地球變暖。

該團隊強調,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和保護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功能必須是優先事項。

新研究分析人為干預地球反射太陽光的能力去冷卻生態系統的利弊

“我們剛剛開始考慮地球工程的風險和收益,我們必須將生態系統納入成本效益研究,”明尼蘇達大學環境研究所所長Hellmann說。”只有當地球工程的好處大大超過其缺點時,我們才應該追求地球工程。由於我們阻止氣候變化的努力是溫和而緩慢的,因此考慮地質工程的案例越來越多,這代表了生態學家在地質工程對話中的聲音。”

SAI下生態系統和氣候之間級聯關系的復雜性–再加上SAI情景的時間、數量、長度和終止–意味着SAI不是一個簡單的調溫器,只是將熱量降低幾度。SAI的其他潛在影響包括降雨量的變化和表面紫外線的增加。雖然SAI可能會冷卻過熱的地球,但它無法抵消大氣中二氧化碳上升的所有影響,例如停止海洋酸化。

“當我們接近像這些復雜的問題時,對整個地球表面生物多樣性的固有模式有一個廣泛的規模,理論上的理解,但這種理解往往是由更精細的實驗提供信息,這些實驗測試了這些模式背後的生物和物理機制,”研究的共同領導者,密歇根州立大學綜合生物學系和生態學,進化和行為項目的副教授Phoebe Zarnetske說。

新研究分析人為干預地球反射太陽光的能力去冷卻生態系統的利弊

“我希望這篇論文能夠說服生態學家,關於自然界對太陽能地球工程的反應的研究不僅是重要的,而且是值得深入探討的,尤其是觸及到關於光合作用和動物遷徙等不同主題的核心生態問題,”密歇根大學校友Shan Kothari說,他在去蒙特利爾大學之前在生物科學學院工作期間為這項研究做出了貢獻。

Kothari說,其他科學家如何考慮該研究結果的一個例子是,考慮太陽能地球工程方案所導致的獨特條件,這些條件可能會幫助或阻礙生態系統儲存碳的能力。他補充說,這種研究可以幫助國際社會在考慮太陽能地球工程時,更清楚地認識到其中的潛在風險和益處。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