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B站「三分鍾看電影」遭優愛騰抵制:月賺數萬,遊走「二創」邊界

「三分鍾看完一部電影」,可能將成為過去式。4月9日,50餘家影視公司、五大長視頻平台及影視行業協會發出聯合聲明,共同呼籲廣大短視頻平台和公眾賬號生產運營者尊重原創、保護版權,未經授權不得對相關影視作品實施剪輯、切條、搬運、傳播等侵權行為。

抖音B站「三分鍾看電影」遭優愛騰抵制:月賺數萬,遊走「二創」邊界

上述權利人表示,會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追究侵權人的法律責任,共同遏制公眾賬號生產運營者未經授權使用影視作品的行業亂象。

搜狐科技注意到,聯合聲明方包括中國電視藝術交流協會等協會,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芒果TV等視頻平台以及正午陽光、華策影視、慈文傳媒、新麗傳媒等影視公司。聯名方幾乎囊括了影視行業的核心力量,而聲明中提及的短視頻平台及公眾賬號,顯然對准了抖音、快手及B站。

隨着短視頻的市場規模不斷攀升,短視頻平台也成為互聯網知識產權侵權的最新高發地,熱門電視劇、綜藝節目、院線電影是被侵權的「重災區」。《2020中國網絡短視頻版權監測報告》顯示,僅2019年至2020年10月間,就累計監測疑似侵權鏈接1602.69萬條,獨家原創作者被侵權率高達92.9%。

上海滬師(濟南)律師事務所宋聰聰律師向搜狐科技總結,目前短視頻平台上的侵權行為,主要分為:

第一種,未經他人許可,擅自轉載他人短視頻,也就是通常所說的「搬運」。

第二種,未經他人許可,將影視作品等進行二次加工,形成短視頻。也就是聲明中所說的「剪輯、切條」等行為,也稱為「二創」視頻。

第三種,未經他人許可,將其他類型的作品改編成短視頻,比如將別人的小說,改編成短劇。

第四種,未經他人許可,在短視頻中使用他人的音樂、歌曲等。

「此次聯合聲明,主要針對的就是第一種和第二種行為。眾多單位共同聯合發布此次聯合聲明,可見這類行為已經泛濫成災,到了不得不整治的地步。」宋聰聰表示。

「教人解說電影」: 12800 元

以抖音平台為例,簡單搜索「電影」,就能發現「XXX說電影」「XX電影」等類似的電影解說博主賬號數以萬計,且粉絲都在百萬量級以上。

通過每個賬號的內容設計也可以發現,電影解說短視頻已經成為一種很成熟的營銷號模式。多數賬號通過對影視劇片段進行剪輯,並概括劇情,配以解說,將一部兩小時的電影精簡為三個短視頻片段。

在賬號首頁,博主會將三個短視頻封面拼貼為同一電影封面,不僅增強了賬號整體的「專業性」,也能綁定三個短視頻的瀏覽量。不少博主還會製作針對劇集的合集,比如「楠者電影」首頁的《黑鏡》合集中,就用了12集講解該英劇。

抖音B站「三分鍾看電影」遭優愛騰抵制:月賺數萬,遊走「二創」邊界

抖音「烏鴉電影」主頁

抖音B站「三分鍾看電影」遭優愛騰抵制:月賺數萬,遊走「二創」邊界

抖音「楠者電影」合集

成熟的工業化運作,為這類賬號帶來豐厚收入。

在知乎「現在還有什麼普通人不太知道的暴利行業?」的問題下,網友「林開開」回答稱「做一個抖音電影剪輯號,一個月輕輕松松幾萬塊」,「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我們平時在抖音上刷到的各種精彩電影片段,其實是個存在很久的暴利行業。」

林開開在回答中詳細教學了做電影剪輯號的方法,在完成養號、內容等前期積累後,一個影視解說賬號的變現方式十分靈活,林開開總結起來有九種,櫥窗帶貨、微商變現、直播、星圖廣告等基本方法之外,林開開表示,教學引流是最快的變現方式,一般粉絲數達十幾萬就會有人來找博主學習剪輯。

博主「小片片說大片」是通過教學變現、內容付費的典型案例,他在幾個主要視頻平台均擁有幾百萬量級粉絲數,是少見的能適應各個平台的賬號。變現方法來看,「小片片說大片」通過導流到公眾號,建立了影視劇解說的付費專欄,比如六季電視劇的解說,第一季免費看,後五季付費看。

電影解說教學課也是「小片片說大片」的主要變現方式之一,收費高達 12800 元的影視短視頻創作達人全能班,培訓內容有概論、影視、文案、配音、剪輯、運營、變現。在電影解說視頻越來越成為「財富密碼」之時,「教人解說電影」也成了一門收入可觀的生意。

值得注意的是,電影宣傳方也會主動和電影解說號合作,宣傳方會主動給到需要剪輯的電影,然後根據瀏覽量算錢。網友披露的一份徵稿獎金設置顯示,播放量800萬以上獎金6000,設置1名,100萬以上獎金1500,設置3名。一部電影的解說徵稿,總共能獲得獎金的賬號有39個。這種情況下,宋聰聰表示不會被認定構成侵權。

不過,林開開提到,抖音現在正在打壓剪輯號,「因為太多剪輯號涌進來了,前段時間很多百萬大號中招,被限流」。

營銷產業鏈不斷擴張,不少電影解說賬號也正將目光瞄準電影從業人員。有業內人士爆料稱,曾有在B站、抖音、快手平台有50萬粉絲的某電影解說賬號聯系自己,有酬寫一篇關於《釜山行2:半島》的影評文案,文案要求為:1. 詳細撰寫電影劇情,將故事主線闡明清楚;2. 讓觀眾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故事; 3. 最後對電影做一個簡單的總結,比如表達了人性的殘酷和殘存的美好。

當該人士表示需要對視聽語言、光影、構圖等干貨進行分析時,對方直言「不需要」。該人士對此頗為憤慨,「在一定程度上,我們國內電影觀眾的水平較低與這些營銷號自媒體是分不開的。」

「二創」的邊界之爭

作為國內最大的「二創」視頻網站,B站影視區同樣面臨版權問題。從B站該區熱門視頻排行來看,播放量熱度依次遞減的類型分別是影視雜談、影視剪輯、短片和預告資訊。也就是說,在B站,同樣是解說型視頻最受歡迎。

以粉絲總量僅次於嗶哩嗶哩官方電影賬號的UP主「木魚水心」為例,UP主策劃了「木魚微劇場」欄目,解讀《請回答1988》《權力的遊戲》《讓子彈飛》《了不起的蓋茨比》等影視劇,播放量均在100-200萬量級。不過,區別於抖音上的營銷號,B站影視UP主的內容質量普遍過硬,會在解說之外,加入自己對電影的理解以及思考,輸出自己的想法。

抖音B站「三分鍾看電影」遭優愛騰抵制:月賺數萬,遊走「二創」邊界

UP主木魚水心視頻作品

但邊界問題仍舊模糊。愛奇藝曾就B站UP主二創影視劇的作品多次起訴,2016年,B站未經授權播放被愛奇藝買斷網絡信息傳播權的《快樂大本營》,當時被法院判決賠償經濟損失5.7萬元。2018年5月,愛奇藝再次起訴了B站,原因是後者未經授權擅自在平台上提供《中國有嘻哈》節目片段的在線播放服務。

而更早的2015年,愛奇藝、斗魚等九家網站就曾以「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名義起訴B站。

天眼查信息顯示,關於B站的開庭公告有759個,除了北京愛奇藝外,還有北京字節跳動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勇迪(北京)信息咨詢有限公司等多個開庭公告,案由均是「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另外還有相關法律訴訟793條。

「電影解說」是自媒體時代開啟後就普遍存在的一種創作形式,而有關這種形式是否侵犯著作權的爭議也從未停息。

因為「X分鍾看完電影XXX」而躥紅的初代電影解說博主「谷阿莫」也曾陷入版權糾紛。2017年時,谷阿莫,被KKTV、又水整合、迪士尼等公司控告侵權。其中,又水整合稱,有4部以上電影因為谷阿莫而無法在電影院上映。

而谷阿莫辯稱,他的視頻符合網絡著作權合理使用原則,屬於二次創作未侵權,且製作視頻是在教育看不懂電影的人,而非獲取利益。

之後,谷阿莫和5家公司進入調解階段。2019年7月31日,谷阿莫再度到法院出席調解會。之後他在微博透露,估計還要兩三年整件事才會有結果。而這期間,該案件並未影響谷阿莫的視頻更新。

對於「二創」視頻否構成侵權,關鍵在於「合理使用」定義的邊界。宋聰聰認為,如果僅是原作品的簡單搬運,無意義的加工,肯定構成侵權。但如果二次創作者進行了獨創性表達,則需要考慮是否屬於合理使用。如果是合理使用,則不構成侵權。

根據《著作權法》的規定,合理使用規則需要滿足是三個要件:(1)指明作者姓名或名稱及作品名稱;(2)不得影響作品的正常使用;(3)不得不合理的損害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滿足了以上條件,也就不構成侵權,平台應允許其發布,並可以利用平台規則進行流量推薦。

此前,一款名為「圖解電影」的App就曾被優酷告上法院,該軟件主打高清在線圖文電影解說,只需10分鍾即可了解一部電影內容。去年,該App被認定使用影視劇截圖、單純介紹劇情的行為,侵犯了原告所享有的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且法院未認可被告「合理使用」的抗辯。

該案中,圖解電影APP於2017年上傳了優酷《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影視劇第一集中的截圖共計382張,播放次數約7萬次。

該案判決中最大的亮點就在於,法院對著作權法中的」合理使用」情形做了清晰的界定。法院認為,著作權法第十條第(十二)項規定的「以有線或者無線方式向公眾提供作品」的行為,不應狹隘地理解為向公眾提供的是完整的作品,因為著作權法保護的是獨創性的表達,只要使用了作品具有獨創性表達的部分,均在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的控制范圍。

律師:平台「避風港原則」不能被濫用

太琨律創始合夥人朱界平律師告訴搜狐科技,對於短視頻平台用戶發布的二次創作的視頻認定是否侵權的問題,首先,不論加工、製作的程度如何,只要是未獲得原影視作品著作權人的許可,其實施的復制、發行的行為均構成侵權。如果用戶發布的二創視頻對原作品的內容沒有實質性的改動,一般就是侵犯復制權、發行權、信息網絡傳播權。如果對原作品改動程度很大,除了侵犯復制權、發行權、信息網絡傳播權,還可能侵犯原影視作品作者的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改編權等。

「法律並沒有完全禁止進行二次創作,但是在進行二次創作時要經過原影視作品著作權人的許可,不得侵犯原著作權人的權利,如果經過許可的二次創作,其創作的視頻具有一定的獨創性,也可能構成改編作品,二次創作者對二次創作的作品也享有著作權。」朱界平說道。

上海申倫律師事務所夏海龍律師則向搜狐科技表示,以優酷訴「圖解電影」App案的裁判標准來看,上述所謂的影評賬號,本質上大都屬於視頻版的「圖解電影」,因而也不屬於對相關影視作品的合理使用,而是確確實實的侵犯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行為,恐遭索賠。

「這些被剪輯、拼接的短視頻雖然只有幾分鍾長,但是其素材均來自於其他影視作品,並且這些短視頻的創作目的也都是為了向用戶傳達原有影視作品的主要內容,這必然會導致一些看過短視頻的用戶,不再會去觀看原影視作品。」

在夏海龍看來,這類案件難治理的根本原因,是由於短視頻平台本身適用「避風港」原則(在未收到權利人侵權通知前,平台不承擔侵權責任),「在權利人有效維權之前,這些短視頻往往已經被大范圍的傳播——利益面前,平台方也或許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傳統維權方式就顯得相對滯後,更無法有效防止侵權。」

宋聰聰同樣認為,「避風港」原則不能被利用,是解決侵權問題的關鍵。他表示,「避風港」之外,還有「紅旗」原則,如果侵權的事實是顯而易見的,短視頻平台依然視而不見,也會被認定為侵權。

「 需要注意的是,』避風港原則』僅是平衡權利人、使用者、網絡平台方、受眾等各方利益的一個權宜之計。作為服務提供者名義上提供信息存儲空間,但卻實際上對作品實施了信息網絡傳播行為。作為行業發展的最大受益者,短視頻平台理應加強監管和內容審核,對於短視頻傳播行為的規范及行業的良性發展履行高度的注意義務和責任。」

宋聰聰建議,可以與知識產權部門和機構進行合作,加強短視頻版權登記,通過區塊鏈等技術加強侵權取證、存證,協助權利人進行維權。

出品| 搜狐科技

作者| 宋婉心

編輯|楊錦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