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芯片實力浮出水面

最近,谷歌「挖走」了英特爾前高管Uri Frank,希望他能領導其在以色列的戰略芯片開發團隊。Frank曾領導英特爾數據中心和個人計算機芯片的開發,他負責的產品每年給公司帶來約300億美元的收入。由此可見,他這次很有可能代表Google在以色列開展類似的活動。

以色列芯片實力浮出水面

Uri Frank

Frank的招聘只是半導體世界中發生的一小部分,在業內人士看來,芯片行業正在迎來「爆炸式增長」,全球所有的主要高科技公司幾乎都涉足芯片業務。英特爾更是一直以來都在以色列開展業務。但最近,蘋果,亞馬遜和微軟也開始在以色列開發芯片,現在Google加入了他們的隊列。據我們了解,Facebook也計劃在以色列建立一個芯片研發團隊。

科技巨頭正在芯片方面進行角力,而以色列正在成為他們的主要戰場。實際上,幾乎所有芯片公司都在以色列開展業務,對於某些公司來說,在以色列的辦公室是他們除本國以外最重要的據點。

開發得多,生產得少            

在以色列,有幾家資深的芯片開發公司,例如英特爾就在以色列開發了用於個人計算機,數據中心和網絡的中央處理器(CPU)。

以色列還有一家名為Tower Semiconductor Ltd的晶圓廠,該工廠是一家長期專注於模擬芯片製造的代工廠,總部位於Migdal haEmek。此外,以色列公司Nova Measurement Instruments Ltd.和Camtek Ltd.在執行質量控制的機器的開發和生產中處於世界領先地位——這是生產流程中的關鍵一步。大約兩年前,總部位於加利福尼亞州測試巨人KLA以34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以色列的老牌公司Orbotech。另一家公司Applied Materials則在以色列部署重要的研發和生產任務。全球最大的兩家電子設計自動化(EDA)軟件公司Synopsys和Cadence Design Systems也在這里設有開發中心。

此外,蘋果公司還在以色列開發用於iPhone和自動駕駛汽車的LiDAR傳感器。雲巨頭亞馬遜則在以色列進行其大部分的芯片開發工作,希望能為其基於雲的機器學習提供支持。在本周,據TheInformation.com報道說,亞馬遜將開始在這里為其服務器領域開發一種新的網絡芯片。另一家雲供應商微軟在以色列的業務規模不大,但他們也在這里為數據中心開發網絡芯片。此外,據我們了解,微軟有望很快推出一個面向數據中心的芯片。

網絡巨頭思科則正在以色列開發其Silicon Silicon芯片,以滿足數據中心數據消耗量不斷增長的需求。而追溯該芯片的發展,也是基於他們於2016年收購的以色列初創公司Leaba Semiconductor所獲取的技術。移動SoC巨頭高通在以色列設置了一個開發中心。三星在以色列有很好的據點。索尼則收購了總部位於霍德·哈沙隆的Altair(現為以色列索尼半導體),後者開發了用於物聯網(IoT)的節能型蜂窩通信芯片。

雲公司需要專用芯片            

和亞馬遜和微軟一樣,谷歌已經不僅僅是互聯網或軟件的主要參與者,這三家全球雲巨頭公司近年來還一直在致力於開發專有芯片,這些專有芯片將使得他們能提供與其他雲提供商不同的服務,帶阿里更好的競爭優勢。甚至連Facebook也曾嘗試與Intel合作開發芯片。

在當今的技術世界中,普遍的觀點是,硬件/軟件集成是獲得更高性能的一種廉價方法。主要玩家則得出結論道,如果我們保持對關鍵硬件開發的控制,並使IP緊隨其後,這是很重要的。與此同時,內部開發芯片還可以給客戶帶來更好的服務並節省更多的能源成本。據Applied Materials預測,到2025年,數據中心將用掉全球15%的電量。而在2020年,這個數字僅為2%。為此從本質上講,芯片能效與性能同等重要。

Psagot Investment House分析師Shahar Carmi表示,近年來,全球芯片行業爆發了需求增加的浪潮,並朝着每年4000-5000億美元的營業額邁進。我聽說Tokyo Electron的首席執行官預測,到2030到2031年間,全球半導體營收將達到一萬億美元。」

「現在,經過漫長的整合過程,競爭和盈利水平正在鼓勵新的參與者進入。我們是否也站在了以色列芯片復興的最佳位置上?得益於SPAC和對小公司投資的趨勢,我們將看到一波半導體投資浪潮。」 Psagot Investment說

最大的限制:人才            

英特爾在以色列擁有約14,000名員工,他們被視為該國高科技主要孵化器。英特爾在1970s以來就在以色列開展業務,最近多年來,該公司的許多重大發展都起源於以色列,包括中央處理器(CPU)的概念。

Oppenheimer&Co.分析師Sergey Vastchenok解釋說:「對公司最大的限制是人力。優質人員比現金更有價值。」 公司將竭盡全力訪問「人才庫」,唯一找到它的地方是硅谷和以色列。英特爾在以色列建造了一個擁有大量知識的大型技術孵化器,每個人都希望獲得其中的一部分專門知識。GPU巨頭Nvidia也正在以色列招聘600名程序員。而英特爾將會是他們的挖角對象。

Nova首席執行官Eytan Oppenheim認為,英特爾並不會成為這波以色列芯片浪潮中的唯。作為半導體製造中用於高級過程控制的計量設備的全球領先提供商之一,Nova對行業事件具有內在的洞察力。

Oppenheim說,硬件工程師必須具備的行業技能非常相似,以至於幾乎所有本地芯片公司,甚至生物技術公司都可以成為科技巨頭獵頭的目標。

顯然,這只是一致模式的開始。

在2000年,當時Marvell Technology以27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Avigdor Willenz的Galileo,並將其在以色列的據點轉變為一個開發中心。據介紹,該中心目前擁有約600名員工。2015年,亞馬遜再次以3.7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Willenz的另一家公司Annapurna Labs。Annapurna聯合創始人Nafea Bishara(現為亞馬遜AWS的副總裁)對《彭博社》說,該公司在以色列的芯片員工人數現在已經是收購時的10倍以上。

這些售價與芯片質量無關。一家公司可能沒有出售任何芯片就被收購,即使開發不完整也是如此。與其從無到有地創造一些東西,浪費寶貴的時間,不如購買一家以色列初創公司作為當地發展中心的基礎,然後繼續發展它。

在自動駕駛巨頭Mobileye身上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據了解,除了自動駕駛汽車之外,Mobileye還是芯片開發商。Mobileye當前正在耶路撒冷建立一個新的園區,該園區將容納數百名新員工,而該地的總員工數更是高達2700名員工。在收購了Mobileye之後,Intel後來還買下了以色列的初創企業Habana,在大約六個月的時間里,該辦公點的人數已從170名到大約650名員工(包括Intel內部的內部人員調動)。

全球市值最高的芯片公司Nvidia則在一年前以大約73.6億美元的價格完成了對以色列公司Mellanox的收購。雖然Covid-19帶來的限制直到最近才在以色列放寬,但Nvidia上周已經宣布,打算在本地招聘600名工程師。值得一提的是,英特爾和微軟當時也對Mellanox提出了收購條件,但最後還是失敗了。

大筆錢也滋生了利己主義。亞馬遜去年12月推出其人工智能芯片時,與此同時,它還與英特爾一起宣布為其雲產品推出了Gaudi AI訓練芯片,這幾乎都是從英特爾那里搶走了整個展會。

Gaudi是由Habana Labs在以色列開發,並與公司一起,以20億美元的價格將其賣給了英特爾。值得一提的是,Annapurna和Habana都是由Avigdor Willenz創立。

回到微軟,據報道,Willenz創立的另一家公司Xsight Labs正在開發數據中心芯片的高級階段。業內消息人士稱,在未能收購Mellanox之後,微軟可能會很快收購一家以色列芯片公司,並將其添加到其現有業務中,為其Surface計算機產品線開發處理器。

電子工程師還是碼農?            

自開始發展以來,以色列的高科技一直偏重於半導體,無論是CPU / GPU、記憶體芯片、傳感器、網絡處理器還是其他。

戴爾技術資本在以色列和歐洲的副總裁兼董事總經理Yair Snir表示:「我們現在目睹了兩個大現象。首先,主要芯片玩家已經在以色列非常活躍;其次,以色列產業正在發揮領導作用。」

但他補充說,在過去的十年中,電子工程師一直在向計算機科學發展,這就使得新的僱主們現在可能需要為人才而困擾。Snir說,僱主和政府應盡其所能,為這些職業培訓人才。「在過去十年中,大多數具有技術背景的人傾向於軟件,而不是電氣和電子工程。這是因為前者學習曲線更快,薪水更高,開發周期更短。因為技術巨頭本身就是軟件開發商,所以我們必須改變方向,引導更多的學生學習電子和電氣工程,而不是軟件」,Snir強調。

Nvidia芯片設計副總裁Ido Bukshpan認為這項任務是可能的。「將員工從化學,生物學,數學甚至醫學工程等專業遷移到高科技領域,將創造多樣性並產生更多想法。」

誰來資助數十億美元的芯片廠?            

近年來,高科技鍾擺已逐漸轉向硬件。這一變化是伴隨着數據生成,流服務使用和基於AI的服務數量的增加而轉變。以上這些應用都對存儲、處理和網絡功能提出了越來越高的需求。但是,隨着時間的流逝,用於提高性能的軟件功能已經下降。同時,對硬件的需求不斷增長,它將取得長足的進步並滿足不斷的需求。但是,硬件改進存在一些障礙。

首先,也是大家一直很關注的,那就是是建立芯片製造廠所涉及的高成本和時間長。全世界大多數此類工廠都受益於政府的支持,包括在以色列和愛爾蘭的英特爾晶圓廠也都獲得了稅收減免。

台灣早在1980年代就開始對該領域進行投資,成立了台灣半導體製造公司(TSMC),該公司現已被認為是世界領先的芯片製造商。台灣人還在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與台積電競爭的聯合微電子公司(UMC)。然而即使到了今天,政府對這一行業的支持都是必要的。台積電即將在亞利桑那州建立一個價值120億美元的工廠,並且已經獲得政府補貼的批准。晶圓廠需要巨額投資的一個例子:在2020年,台積電僅用於生產基礎設施升級的預算約為160億美元。此外,美國政府對台積電的補貼估計達數億美元。

與美國在半導體領域的計劃投資額相比,這一切顯得蒼白無力。在拜登政府最近批準的基礎設施升級計劃中,有370億美元分配給了芯片行業。

英特爾是美國最具戰略意義的技術基礎設施公司,他們上周宣布投資200億美元在亞利桑那州建立兩家工廠,而且表示將在今年晚些時候宣布追加投資。但是,英特爾沒有指定的新目標國家——美國,以色列或愛爾蘭。

英特爾已經計劃在其以色列晶圓廠投資約400億新謝克爾,而不是使用現有技術擴大製造活動,而是發展未來的先進製造能力。

微處理器領域經歷了許多動盪。像1970年代的石油一樣,芯片最近成為了中美之間地緣政治沖突的焦點。在這場貿易戰中,有關知識產權(IP)的討論不只是電影和電視節目的版權,而是有關技術專利(主要是互聯網基礎設施)和芯片的討論。

中國投資與美國壓力            

美國政府對向中國出售芯片施加了限制,這些限制也適用於美國盟友,當中主要是台灣。

與互聯網服務不同,中國的半導體行業仍然落後於西方,特別是在性能和雜性方面。但是中國永遠不會挺對。為了應對時任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限制,中國人加大了努力,以實現在這一領域的獨立性。

中國在這件事上有明確的目標。在其2015-2020的多年計劃中,它為網絡設備和移動設備的芯片開發能力奠定了基礎,在其當前的2021-2025的五年計劃中,它計劃在此基礎上進行擴展。Tower Semiconductor高級副總裁兼傳感器和顯示器業務部總經理Avi Strum博士說:「與此同時,他們的政府正在向許多其他地區的許多工廠投資大量資金。

作為美國盟友,以色列被認為是相對安全的地方,這是成功的必要條件。以色列還擁有美國以外最發達的科技生態系統之一。這就解析了為什麼這會帶來大量的投資湧入。如今,大型科技巨頭幾乎可以隨時隨地在他們想要的任何東西上進行投資。這包括從以色列招募昂貴的人才,如果微處理器行業的人才已經存在,甚至更多。

同時,盡管競爭激烈,以色列的初創公司並不擔心。AI服務器芯片公司NeuReality首席執行官Moshe Tanach承認:「機會越來越小」,「因為你很難與蘋果,亞馬遜和英偉達競爭,值得一提的是,英偉達在收購Mellanox之後將工資提高了10%-15%」。

初創公司Trieye的首席執行官Avi Bakal說,他對這種情況感到更加沮喪。「此外,對於較小的公司來說,在人才和非人才的爭奪中也存在嚴重的問題。即使是蘋果公司的初級員工也能賺到5萬新謝克爾。這是一筆財富。但當我們最近設法從蘋果公司招聘人員時,我們需要打開一瓶香檳。」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