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裁判》劇本攻略

  這款游戲與偵探游戲有些相似,都需要找出兇手的作案手法和殺人動機,最後將真兇的名字公諸於眾。特別之處在於,兇手有時會為了嫁禍被告而作為檢方的證人出庭作證。從主人公(律師)的立場來講,找出證據拆穿證人的謊言和說服法官證明自己的委託人無罪遠比推理更難。

  游戲中的法庭答辯嚴謹而精彩,從 法庭上辯方 和檢方各執一詞的爭執,到出示每一個呈堂證物的法醫憑據,處處體現出現場的真實性和取證時邏輯的嚴謹性。

  按鍵說明:

  R: 調出法庭呈堂證物或人物資料(按 R 鍵切換物品資料或者人物介紹,按 L 鍵近距離查看物品,按 A 鍵提交,按 B 鍵取消)

  L: 在法庭上對證人的證詞進行詢問

  A: 確認;提交

  B: 取消(全部案件完結後,按此鍵不放可快速通過法庭以外的對話)

  第 1 話  「失去的逆轉」

  主要人物: 町 尾守(警官;被害人) 須ヶ木真子(警官;被告) 系鋸 圭介 (刑事)亞內武文 (檢察官) 成步堂 (律師) 諸平野貴雅(重考生)

  「呼哧……呼哧……該死!我怎麼這麼倒霉……」

  「就到這里吧!你已經逃不掉了, 成步堂龍一 !」

  (從遠方地平線上緩緩升起巨大的法官)

  成步堂 :為什麼?我究竟幹了什麼?

  法官:不能再讓你活下去!

  成步堂 :但我只不過是個律師啊。

  法官:問答無用!(高舉起巨型木槌)

  法官:我不承認你是律師!(木槌砸落)

  ( 成步堂 從 惡夢 中驚醒,呆呆地坐在法庭休息室的沙發上)

  成步堂 :嚇死我了,我怎麼會做這麼可怕的 惡夢 ?難道是這個手機鈴音鬧的?開庭前還是不要打瞌睡的好……

  (電話掛斷,一個黑影手持滅火器漸漸接近)

  不明男子:總算找到你了。(滅火器砸落)這可怨不得我啊, 成步堂 先生。

  (數分鍾後,醒來的成步堂捂着頭走向休息室法庭入口)

  成步堂:頭好疼……

  女警:早上好!怎麼這麼沒精神?打起精神來!!

  成步堂:請問……

  女警:什麼?

  成步堂:你是女警吧?我犯了什麼事?

  女警:你說什麼啊?!不是說好了嘛!一定能為我洗脫罪名的!

  成步堂:……不好意思,請問你是誰?

  女警:成步堂!太過分了!開這種玩笑?這就是辯護律師嗎!簡直無法相信!!

  成步堂:你認錯人了吧!什麼辯護律師? 我是……

  女警:你是……?

  成步堂:我是……誰來着?(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系官:請被告和辯護律師馬上入庭!

  女警:那一切就拜託你了。

  成步堂:(這就是所謂的「失憶」吧……我好像是個辯護律師…並且跟她說了為她洗脫罪名之類的不負責任的話……誰來告訴我!這到底是誰開的玩笑啊!)

  9 月 8 日  上午 10 點 地方法院 第 2 法庭

  ( 隨着居坐正中 的法官的木槌重重敲擊聲響起,庭審正式開始)

  法官:犯罪嫌疑人須 須 木真子一案開庭!

  (法庭右側檢方席上站着一個瘦弱的中年人——檢察官亞內武文)

  亞內:檢方准備完畢!

  成步堂:……

  (全場一片寂靜)

  法官:怎麼了?辯護人?

  成步堂:哎?啊!是在說我嗎?

  法官:難道還有別的辯護人?辯方准備好了嗎?

  成步堂:嗯……好了。

  亞內:好久不見了,成步堂!讓我見識一下……你究竟成長到何種程度吧!

  成步堂:……(這人又是誰啊?)

  亞內:請證人系鋸 圭 介入庭!

  (一個體格魁梧、不修邊幅的中年男子立於證人席)

  亞內:證人,你的姓名和職業?

  圭介 :我是地方警署負責凶殺案件的刑事系鋸 圭介 。案發地點在警署附近的公園,被害人——派出所的警官 町 尾守在公園約會時被人從高處推落墮地死亡。被告與被害人是同一警局的警官,兩人是戀人關系。

  法官:辯護人,在被害人屍體下發現了什麼證據?

  成步堂:(選擇第二項眼鏡)

  法官:請證人陳述證言!

  證言 一

  ~決定性的證據~(證人:系鋸 圭介 )

  1. 警方發現了有比屍體下的眼鏡更有力的證據。

  2. 被害人於約會中在公園長椅附近被人推落…

  3. 被害人將犯人的名字寫在地面上。

  4. 死者清楚地寫下被告人的姓氏「鈴木」 。

  5. 根據此證據和眼鏡,警方將該疑犯逮捕 。

  法官:請辯護人提問!

  質問 4. 圭介 :死者清楚地寫下被告人的姓氏「鈴木」。

  成步堂:(拍案)我反對!證人! 請重復被告人的姓名!

  亞內:我抗議!這毫無意義!

  成步堂:完全不是!這非常重要!

  亞內:被告的名字……不是叫「スズキ マコ」嗎?

  成步堂:請用漢字。

  亞內:當然是「須 須 木真子」…… 啊?!

  成步堂:死者寫在地面上的字是「鈴木」 ,而被告卻姓「須 須 木」!

  亞內:我反對!可能被害人不知道被告姓氏的正確寫法……

  (註:在日本姓「鈴木」的人相當常見,很少有人姓同音的「須ヶ木」)

  成步堂:我反對!檢方控告「被告殺害其戀人」, 既然是戀人就不可能不知道對方姓名的漢字寫法!

  法官:確實如此。 圭介 刑事,請就被告和被害人 町尾守 的關系作證言。

  證言詢問:

  第 4 句>>人物「須ヶ木マコ」

  證言二

  ~被害人和被告的關系~(證人:系鋸 圭介 )

  1. 町 尾巡查和真子巡查已經交往半年。

  2. 兩人快要結婚的傳言也開始流傳。

  3. 案發當天剛好是被害人的生日。

  4. 真子巡查特意准備了生日禮物。

  5. 那件禮物從兩個月前就開始准備了。

  6. 因為真子找我商量過,所以我是知道的。

  詢問 5. 圭介 :那件禮物從兩個月前就開始准備了。

  成步堂:兩個月前就准備了?是什麼生日禮物?

  圭介 :是特別訂作的棒球手套,因為被害人 町 尾愛好棒球,而且特別喜歡黃色。(出示證物:黃金色的棒球手套)

  證言詢問:

  第 5 句>>詢問→選擇第一項追問→選擇第一項有關系→獲得證物「グロープ」

  證言三

  ~關於被害人留下的文字~ (證人:系鋸 圭介 )

  1. 警方首先調查了殘留文字的筆跡。

  2. 遺憾的是無法檢定是否是被害人的筆跡。

  3. 然後調查了被害人的食指。

  4. 在指甲縫中發現有沙粒。

  5. 食指上也有寫字時留下的擦傷。

  6. 由此可以推定字是死者用右手寫的。

  詢問 1. 圭介 :警方首先調查了筆跡。

  成步堂:在沙子上寫字也能檢定筆跡嗎?

  圭介 :所以我才討厭外行人!本國警方的科技水平是國際一流的!

  亞內:那麼檢定的結果呢?

  詢問 2. 圭介 :遺憾的是無法檢定是否是被害人的筆跡。

  成步堂:結果還不是不行嘛!

  圭介 :你說什麼!做不到的事情自然無能為力,這就是科學!

  法官:這種說法我還是頭一次聽說。

  成步堂:我也是。

  質問 6. 圭介 :以此推定字是死者用右手寫的。

  成步堂:我反對!(出示證物棒球手套)這隻手套……是特意訂做的左撇子用的。

  圭介 :左撇子?

  成步堂:證人!你說過被害人是用哪隻手寫的字?

  圭介 :還用問嗎! 看照片的話,當然是……哎?

  成步堂:剛說過被害人是左撇子,是不可能用右手寫字的!所以結論只有一個!寫下「鈴木」這兩個字的不是被害者本人!

  法官:亞內檢察官,檢方所提供的證據不僅不能立證被告有罪,反而證明了她是無辜的。嗯,結果出來了。現在本庭宣判 ,被告須 須 木真子…

  亞內:我有異議!請等一下,法官大人!檢方請求傳喚下一證人!

  法官:那個證人目擊到什麼了?

  亞內:目擊到被害者被推落的瞬間!並且證人在推落瞬間清楚地看見了犯人的臉!

  成步堂:你、你說什麼?!

  (法庭嘩然)

  法官:現在暫時休庭,再開庭後請證人作證。

  證言詢問:

  第 6 句>>出示「グロープ」

  (辯方休息室)

  真子:失、失憶?! 都 失憶了還 為我辯護?

  成步堂:沒辦法。

  真子:聽說受到很大打擊就能治好失憶,請把腦袋伸過來,吃我一記真子踢!

  成步堂:不、不必了!

  成步堂:我叫「那落霍多」嗎?好奇怪的名字!

  (註:與日語中「原來如此」同音,所以法官叫成步堂名字時,成步堂摸不着頭腦)

  真子:病得真重啊……

  (兩人開始尋找案發時的線索)

  真子:事發當天下午 6 點之前,我和 町 尾散步時撿到一個手機。手機忽然響起來,是手機失主打來的。我通報了自己的姓名並和他約好 6 點見面。下午 6 點我和 町 尾在公園等失主,但那人沒來。

  (一個 身穿靈媒服裝 ,嘟着嘴的女孩跑到成步堂面前)

  女孩:好 過份 啊!給你打手機也不回!

  成步堂:?(這個怪人是誰啊?)

  真宵: 真宵我已經 帶來了證據!給你吧!

  成步堂:謝謝。(接過一看是一張寫着 20 個人姓名和電話號碼的名單)

  真宵:這些人被懷疑是警察正在追捕的一個詐騙集團的成員。

  成步堂:你從哪里得到這份名單的?

  真宵:不是昨天你給我的嗎?這是真子拾到的手機中儲存的電話號碼啊!

  系官:辯護人!請與被告馬上入庭!

  法官:本案再次開庭,請證人入庭!

  亞內:法官大人,下面要傳喚的證人有點神經過敏,懇請法庭提問時注意口氣。請案發時在公園散步的重考生入庭!

  (一個穿着高級時裝的年輕人走上證人席)

  亞內:證人,你的姓名和職業?

  年輕人:剛才你是這麼介紹我的吧?說我是「散步的重考生」 !

  亞內:是啊。

  年輕人:戴着有色眼鏡看人!我可能確實不能稱為大學生 ,但到底哪所大學才能配得上我呢?我當時正在認真思考這個問題,這就是你說的「散步」 。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