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避世之血族》全攻略

前言

1. 此游戲任務的完成並非單一線路,你可以自行選擇自己的方法。支線任務可以不去完成。
2. 使用不同種族的吸血鬼進行遊戲,某些細節會產生不同變化。不過除了Nosferatu以外,其他角色的路線大致相同,本篇攻略採用的是女性Tremere。
3. 游戲中感覺特技比技能更加重要,有時技能不夠有可能導致游戲無法進行,建議點數給予保留,在需要某項技能時再加。
4. 對話中說服採用藍色字體,威脅為綠色,誘惑為粉紅。
5. 有些人覺得游戲配置高運行不流暢而把分辨率調成640*480。這樣能一定程度上提高速度,但是會造成游戲不穩定,如果你發現游戲常無故跳回桌面,請調回800*600
6. 如果覺得游戲難度實在太高,或由於點數分配問題導致無法繼續游戲,這里提供幾條秘籍,讀者可自行決定是否使用,筆者只祝大家玩得開心。
打開控制台,輸入命令
-cmdlist 列出所有可用命令
-god 無敵
-noclip 穿牆
-notarget 透明,使自己從NPC的視野中消失
-blood 加血池的血,不會加滿
-giftxp 設定經驗
-give item … 獲得物品(用上下鍵選擇,任何物品同時只能得到一件,某些與任務有關的物品代碼只有你拿到物品以後才會出現)

吸血鬼 – 避世血統

文:Garland

序章 市中心 Downtown

因為某個吸血鬼的初擁,你也成為了吸血鬼的一員。親王LaCroix對破壞戒律的行為非常惱火,決定將你和你的主人處死示眾。關鍵時候Nines救了你一命。親王將你送到Santa Monica和他的一個代理人會面(其實是希望你這個新手在半路上就被做掉),這個叫Mercurio代理人將會指導你今後的任務。
出門以後遇見Jack,他會教給你一些在吸血鬼社會里生存所需要的基本技能,如果你熟悉游戲操作和基本概念的話,也可以跳過這段直接去Santa Monica

※任務: Jyhad for Beginner
只是讓你熟悉游戲操作,略

第一章 聖莫尼卡 Santa Monica

剛到自己的住所,熟悉一下房間環境,桌子的抽屜和冰箱里可以讓你放心地安置暫時不用的物品;無聊時可以打開收音機和電視放鬆一下。在桌子上Mercurio已經給你留了便條,告訴你你email信箱的密碼是sunrise。打開一旁的電腦,除了一些廣告外,還有Mercuio剛給你發的信,告訴你他的公寓在第一大街24號,就在你公寓的右邊旅館,到底4號房間內。

出了公寓門,迎面碰上一個流浪的乞丐問你討錢,你不給他居然還敢罵你,你眼睛一掃,見四下無人,一口便咬上了他的脖子。點心用完,走出小巷見到有個重傷的人一邊大口吐着血,一邊慢慢捱進右邊的旅館里。在路邊遇到一個體面人,他的車壞了,正在等人修理完了開來,你可以用你的說服力騙取他的同情,得到一些錢,繼而再威脅他用他的手錶換取他的性命;如果誘惑力高,還可以騙他到小巷內和你「約會」。

※主線任務 Wherefore are thou, Mercurio?
走進旅館,但見一條血跡一直拖到4號房間的門口。打開房門,果然受了重傷的人就是Mercurio,幸好他是吸血鬼,不然這樣的傷在常人早就走了。找到Mercurio,得到經驗,任務完成。

Mercurio告訴你親王給他任務要他去炸一個魔黨的聚集地。他剛才買好炸藥回來的路上在碼頭附近被幾個流氓給搶了,不光炸藥沒了,連錢也被洗劫一空,靠着吸血鬼的特殊體質他才揀回一條命來。見他這副模樣,看來取回炸藥你任務要你去替他完成了,臨走前他還不忘記關照你在外千萬不要告訴別人他還活着。
※主線任務 Surf’s Up
剛到海灘,一個女孩跑上前來告訴你你要找的那幫人就在鐵門後樓梯上的屋子里。你正暗自吃驚,她胡言亂語一通後告訴你她常常會預見未來發生的一些事,但是在事情真正顯出它的面目之前,她也無法更詳細的說出其他的細節。能瞭解自己今後的未來不管多多少少都是件不錯的事,但是她說她需要錢離開這個地方,如果你能慷慨解囊資助她100元的話,她會很樂意與你談談你的未來,等以後有錢再說吧。思忖着她的話,你走上了山崖。
屋子里有不少人,在門口還有個惡棍守在耀眼的路燈下不走。如果你的戰鬥技能還不足以順利對付他們的話,還有一條方便的途徑可以供你選擇。潛行到屋子右側,拆掉一條柵欄上松動的木條,繞到屋子後面關掉房子的電源。開始屋子里的人還會出來看一下,第2次再關掉他們便懶得出來了。沒有了前面路燈的亮光,你很容易的就解決掉了那個惡棍,在另一側窗下用槍打碎玻璃,偷偷取走炸藥,回去給Mercurio答復,得到經驗,任務完成。

拿回炸藥以後,Mercurio要你去幫他炸掉魔黨的倉庫,但是那里聚集着大批魔黨份子,他們當然不會讓你從大門進去。Mercurio要你找到一個叫Bertram Tung的吸血鬼,他能幫你潛入那里。但是問題是他與另一個勢力—Therese Voerman長期關系緊張,使得他現在不得不躲在別人找不到的地方。如果要和Tung見面的話,看來先要使Therese放棄對他的追捕行為。Mercurio告訴你可以在Therese和她妹妹Jeanette經營的Asylum里找到她們。問他哪里可以買到武器,他會告訴你等他的身體恢復以後會提供給你。
※主線任務 Explosive Beginning
由於無法直接見到Tung,先要去解決Therese和Jeanette的事情。
解決了她們倆的事後,你被告知你能在廢棄的油庫內找到Tung。Tung告訴了你一些那里的情況,要你准備一下,隨即出發前往魔黨占據的倉庫。
到了以後從破洞進入盥洗室。出了候車大廳來到廢棄的鐵路上。到底能找到一間上鎖的車廂,從那里一路走,來到倉庫後門,上到2樓的辦公室內。
在這里一間辦公室內設置好定時炸彈,時間設置在3分鍾。從原路逃出,半路上會出現2個魔黨的吸血鬼試圖攔住你的去路。其中第2個一定要先打倒他才能打開被他鎖着的門。一直逃到進來時的候車大廳,聽前背後一陣巨響,看來成功了。這時從一邊奔來一隻狼,在你面前化成人形,他自稱是人狼Beckett,問了你幾個莫名其妙的問題後對你完美地完成了任務表示稱贊,但是同時也告戒你說你很可能已經被魔黨注意到了,叫你小心一些。
回到了油庫,問Tung關於Beckett的事,他顯得有些驚訝,隨後告訴你Beckett雖然不是吸血鬼,但是他對吸血鬼的歷史傳統有相當深入的研究,是個棘手的神秘人物;如果他出現在這里,那一定是某些不尋常的事引起了他的注意。
現在可以乘出租車到市中心向親王匯報情況了。
在市中心的Venture Tower,跟前台的胖老頭說你要見LaCroix,就能乘電梯來到最頂層親王的辦公大廳。任務完成。

一進入第二大街的Asylum,迎面就遇到了妖艷的Jeanette,果然如Mercurio說的一般放盪。她跟你打了聲招呼,說自己還有事,就上樓去了。你想跟着她一起上去,卻沒想電梯是鎖着的。去跟吧檯那個渾身刺滿刺青的胖子說你是來應聘兼職吧檯工作的(需要一些說服力),他咒罵了一聲,但也只好幫你打開電梯的門。一到2樓就聽見門內Jeanette和某人在吵架,聽聲音你猜測可能就是她的那個姐姐。在一旁可以得到Gold Ring。進了房間,見到的果然是Therese,跟她談了幾句以後瞭解到她們姐妹倆關系搞得非常僵,剛剛還把她妹妹氣得把自己鎖在浴室里。姐姐Therese除了看不慣Jeanette的淫盪作風之外,最主要的還是因為她和Tung兩個人互相勾搭,而且威脅到她在城里的勢力和生意。你說你們之間的矛盾你管不了,她想了一下,說如果你能幫她辦妥一件事的話,她會很願意終止對Tung的追捕。Therese要對Ocean House Hotel投資,可是幾十年來這所宅子一直在鬧鬼,使得她的工作無法進行。她告訴你只要取回一件鬼魂生前的私人物品,她就有辦法處理這件事。Therese給了你Sewer Key,告訴你那幢鬼屋只有通過下水道才能到達。
※主線任務 The Ghost Haunts the House
揭開街上任何一個窨井蓋就能下到下水道,用鑰匙打開鎖着A點的門,上去就能到達鬧鬼的旅館。在旁邊的小屋子里得到Ocean House Front Door Key,用它打開前門進入。
由於這是間鬼屋,你會不時經受一些小小的驚嚇,不過不會造成什麼致命傷害,不用擔心。在底樓大廳看到2張陳舊的報紙。一張報導了旅館開張之時的盛大場面,另一張報導了後來發生的神秘火災。看看底樓沒什麼其他特別的,你從樓梯走上2樓,不知道究竟是鬧鬼還是年舊失修,你突然一腳踏空掉到了地下室中。來到儲藏室,忽然聽見門外有腳步聲,回頭想出去門居然被鎖住了。敲開一處牆角,進去以後又見到一張報紙,報導了在洗衣房里發現了被扭下來的孩童的頭。推門出去後正聽見洗衣房內傳出吱嘎聲,你過去一看,見到洗衣機的門自己居然打開了,幸好里面沒有滾出小孩的頭,伸手入內,得到Boiler Room Key。用鑰匙打開電源室的門,剛恢復電源供應,只見電火四起,趕緊離開,乘電梯來到大廳的2樓。
在這里的茶幾上看到第四份報紙—繼第一起屠童案後又發現了第二個兒童殘破不堪的屍體。進入某間房間,突然燈暗下來,再次亮起來時,牆上現出幾道殘痕寫着「滾出去」三個字。在床頭櫃里拿到Upstairs Key。出了門見到某間房間前浮現出一個女子的陰魂,用鑰匙開門進入,砸開地板上一處腐朽的地板,跳到樓下的酒吧。在這里見到最後一份報紙,報導猜測旅館的縱火案是由於屠殺案的兇手自殺所致。打開吧檯內運送食品的櫥櫃,下到下層的廚房,在這里得到死者的日記。在日記里詳細地記敘了死者的丈夫Ed,因為懷疑她母親送給她的小金盒內藏着她外遇的證據,醋意大發,最終屠殺了這本日記的主人,自動收到支線任務Spiritual Release。聯想到自進入房子以來發生的一切,你慢慢理清了頭緒:這棟鬼屋中有2個鬼魂,丈夫Ed瘋狂地要將妻子永遠鎖在他身邊,而妻子則寄期望於你這個不速之客能將她的靈魂釋放平息。正想着,忽然室內餐具大亂,正不知如何是好的你眼見混亂中旁邊儲藏室的門被打破,趕緊逃進去。在儲藏室把木箱推到底,敲開通風管道的蓋子,一直來到電梯通道處。剛往下掉,只聞有女聲叫到「小心」,你下意識往旁邊一側身,躲過了掉下來的電梯—那個可憐的女子果然想要幫你。
順着應急樓梯跳到3樓,在211房間內可以得到Weekapaug Thistle,可以增加一點防禦。跟隨女鬼的身影來到一間比較豪華的臥室,從房間一端凌亂的焦木登上4樓。這里小心鬼火傷身,一路來到310房間,這里就是當年他們夫婦倆住的居室。剛一進門,在你眼前幻現出當年的富麗堂皇,剛拿走鬼魂的遺物項鏈,房間立即回到現實中的模樣。仍然從電梯的應急樓梯跳回到大廳2樓,回去向Therese交差去。
現在回去見不到Therese,等再次回去交給她項鏈就可以完成任務。

回到Asylum,沒見到Therese,站在你面前的卻是Jeanette。她風騷地跟你調情,還大裝特裝可憐,可是你一眼就看出她是想騙走你帶來的項鏈,攪了她姐姐的生意。見你態度如此堅決,Jeanette只好作罷,但她要你幫她另外一個小忙。據她說最近在Gallery Noir要舉辦一次慈善募捐活動,其實在這次活動背後是一股新的吸血鬼勢力想在此紮根。Jeanette給了你一把小刀,要你用它在那些畫上劃上幾刀,順便也拿走募捐箱里的錢給你自己買套像樣的衣服;但是要確保你的行動不被別人注意到。臨走時聽見Jeanette說到畫的事,但是你追問時,她卻說自己忘記了。
※主線任務 Slashterpiece
來到畫廊前卻見到一個警察在門口巡邏,你剛過去他就上前來告知你目前畫廊不允許任何人進去參觀。如果你說服力高,可以騙他說你是畫廊主管的助理來取走幾副畫,他會幫你開門。如果你誘惑力夠高,也可以引誘他和你發生「關系」,隨後取走他的鑰匙。如果你不想多費口舌,也可以在停車場一處卸掉幾根腐朽的欄桿,偷偷從畫廊後門進去。
募捐箱就在前門的一個角落里,拿走里面的250元會使你喪失一點人性。在畫廊4個角落分別擺了4副油畫,你舉刀便砍。一道血光閃出,畫毫無損傷,你血池中的血居然被它吸走了。冷靜下來仔細看畫,會發現這4幅畫畫的是同一主題—吸血鬼的始祖該隱,分別是該隱謀殺亞伯,該隱被上帝詛咒,該隱與莉莉絲的相遇與該隱拋棄莉莉絲。沉思片刻,你明白了其中的玄機,按照聖經故事中的先後次序,你將4幅畫逐一破壞殆盡。這時畫中激射出幾道血柱,匯集到一起,一個血之守衛出現在你面前,費了一點力氣終於把它解決掉。任務完成。

再次回到Asylum,這次居然是Jeanette不見了,而是Therese,看來你總是在不恰當的時機遇到不恰當的人。剛一進門,她便怒氣沖沖地朝你發火說你怎麼敢幫她妹妹來搗毀她的畫展。這時你才明白原來是陷入了她們兩姐妹的爭斗之中。連忙把項鏈給她,她見到項鏈之後稍微平靜了一點,告訴你鑒於她們姐妹和Tung之間的關系,如果要和Tung和解,先要求得自己妹妹的原諒。原諒?—是。Therese告訴你你不在的時候,她很過分地用蠢話威脅她妹妹,包括說要她的命;現在Jeanette信以為真,因此直到現在還躲着她不敢出來。Therese剛才和她妹妹聯系過,要和她在Surfside Diner里好好談談,但現在有事在身,要你幫替她去和Jeanette見面,請她原諒自己,並把她帶回來。
※主線任務 Bad Blood
小餐館就在街對面,進去之後卻沒見到Jeanette的人影。或許人還沒到,等一會兒吧。當你走到餐館後面接近電話時,在另一端站着的4個土匪會突然拔槍向你射擊。注意其中有個人手里拿着獵槍,這在近距離時的威力是相當可觀的,建議用38式遠距離作戰。幹掉這幫土匪後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原來是Therese告訴你這是Jeanette設下的陷阱,要你快些來Asylum,她正要掛電話,你卻聽到她妹妹在電話那頭大呼救命,並叫着她姐姐瘋了。無論事情真相如何,看來要等會到Asylum才能弄清了。任務完成。

※主線任務 Sibling Rivalry
掛了電話正要回去,卻聽見外面警鈴大作,還有警察用喇叭大聲喊着放下武器,你被逮捕了雲雲。看來剛才的一陣打鬥引來了麻煩人物,出了餐館立即找條隱蔽的小巷躲起來,過不了多久,無能的警察找不到你,就會放棄追蹤。
回到Asylum的2樓臥室,見到的竟然是兩姐妹的對峙場面。從2人的互相謾罵里知道原來一本正經的Therese居然從小和自己父親亂倫,在某天酒醉的父親錯把Jeanette當成Therese時正巧給她撞上,醋意大發的Therese居然用獵槍射殺了親生父親。此後為了躲避警察追捕,她不知如何拉攏她妹妹一起成為了吸血鬼。雖然Therese矢口否認,但從她驚慌的神態和Jeanette的得意洋洋的表情看來確是事實。在你攪了Therese的畫展之後,狠毒的她就設計引你入轂,要將你和Jeanette一同除掉。
無論你幫助誰,對方終將死去,而你也終於可以見到Tung了。

註:如果你將項鏈給了Jeanette,將使Spiritual Release和The Ghost Haunts the House兩件任務失敗。在餐廳幹掉土匪之後,打電話給你的將是Jeanette,她會告訴你事情真相,並說她姐姐正要殺她,她現在把自己鎖在浴室里,求你快去救她。

※支線任務 Spiritual Release
把鬼魂的項鏈交給Therese後就能完成任務。參見主線任務The Ghost Haunts the House

※支線任務 Bloody Mess
在自己的住所收到親王的EMAIL,告訴你最近有一份狼人血送往當地的診所。雖然他們那邊已經把愛管閒事的人處理掉了,但是那份血樣沒有能夠及時取回。如果讓人類知道有狼人的存在,會嚴重威脅到避世戒律,親王要求你盡快取回血樣,放在你的信箱里寄給他。
如果你還沒有去過Asylum,在診所門口會遇見食屍鬼Knox Harrington,看起來他對自己的新身份相當的開心,對能遇見你這樣一個除他主人之外真正的吸血鬼感到無比興奮。問他的主人是誰,他卻說這是秘密不能讓你知道;問他在幹什麼,他說在執行一項秘密任務。
剛進診所,前台護士以為你來看病的,要你好好排隊。說服力夠的話,可以告訴他你是來處理這里的網絡問題的,她只是懷疑了一下,但還是把Clinic Stairs Key給了你。進入主管室,在EMAIL里得知血液樣本被存放在限制級物品室內,並且得知密碼剛剛換了新的,新的密碼是Malcolm博士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在ROOM 1內見到了重傷在床的Heather,見她渾身是血的樣子你不禁動了惻隱之心,把自己的血給她喝下,救了她的命,可以得到一點人性。她稍微振作一點後會問你是誰,但出於避世的原則,你不能告訴她,不然會引起醫院內騷動。搪塞幾句後匆匆離開。
用鑰匙開門上到2樓,警衛會上前要求你離開,你可以告訴他你是經過護士允許的,他會幫你打開中央信息服務室的門;如果誘惑力高,還可以飽餐一頓。在休息室的一張便條上看見了打開限制物品室的一個密碼。在警衛室得到Maintain Room Key,進入儲藏室,搬動紙箱後進入通風管道,可以來到1樓的另一間儲藏室,在這里得到Malcolm’s Office Key。用鑰匙進入Malcolm博士的辦公室,在桌子上得到Morphine Bottle。打開他的電腦,通過閱讀他的EMAIL可以瞭解到他瞞着妻子在外面和自己的一個叫Paige的學生搞婚外戀,也許paige就是新的密碼吧。再次來到2樓,進入中央信息服務室(CIS),用剛才得到的2個密碼分別打開儲藏室的門和冰櫃的安全鎖。從那里得到血樣。
回到自己住所,把血樣放在信箱里寄給親王。等下次回來就能收到親王的EMAIL,得到經驗,可以避世救贖,還能在信箱里拿到親王給你的報酬,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The Pain of Being Mercurio
身受重傷的Mercurio說自己需要一些止痛藥緩解他的痛苦。在Bloody Mess的任務過程中從Malcolm博士的辦公室內取得Morphine Bottle帶回來給他,獲得一點人性和經驗,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The Hunted Hunter
在Asylum再次遇到Knox,跟他談話,得知他的主人竟然就是你一直在找的Tung,可惜他也不知道怎麼找Tung,他主人總是有事自動找上他。Knox還會告訴你他上次和你所說的秘密任務。原來Tung要他跟蹤某個「亞洲來的吸血鬼」,監視他的行蹤,可惜不成器的Knox卻把事情搞砸了,這下反而被那個異國來的吸血鬼跟蹤了,由於害怕只好躲在這里。看他一副可憐樣,你主動提出可以幫助他解決他的麻煩。他對你大謝特謝,拿出一張駕駛執照告訴你這是他一次追蹤過程中那個吸血鬼身上掉下的,得到Driver’s License。可惜這是另外一個叫Virgil Crumb的人駕照,不過至少給你提供了一點線索。臨走時還可以問他城里哪兒有賣武器,他會告訴你他的一個叫Trip的朋友能夠提供地下軍火交易,只要你跟他提到Knox的名字。
在毫無頭緒的情況下,你只好到保釋辦去碰碰運氣。來到Bail Bonds,看來你的運氣還不錯,在資料里找到這個叫Crumb的人的資料,他在保釋期間被害,目前屍體還存放在當地診所的停屍間里。
如果前面有處理過Bloody Mess的任務,從1樓兩扇玻璃門這里可以直接下到地下的停屍間。在停屍間內看到Crumb的屍體,從對門房間里電腦上的資料顯示他死於心力衰竭。撬開旁邊的黑色箱子,在里面得到Silver Ring和Foxy Boxes的鑰匙卡。
進了Foxy Boxes的倉庫,見到Knox所說的那個來自亞洲吸血鬼,幹掉他以後回去告訴Knox他的麻煩消失了,他也會告訴你Tung說過這批類似吸血鬼的超自然生物似乎是最近才來到加尼福尼亞的,但具體來因Knox自己也不清楚。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Thinned Blood
在海灘上遇見了一些Thin Blood,包括有預言能力的Rosa,有點緊張兮兮的Copper,還有口吃的Julius。和一個叫E的男子談話,他緊張地問你是否是來趕走他們的,你說當然不是,問他為什麼會這麼想,他會告訴你Thin Blood是吸血鬼中地位最底層的弱勢群體,經常被別人趕來趕去。他想更瞭解一些關於Thin Blood的事,但是他現在找不到他的主人了。問他怎麼會變成吸血鬼的,他告訴你他在6個月前來這里渡假,在沖浪時遇見了Lily。他並不清楚他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對此感到非常害怕,一邊詛咒着Lily一邊從她身邊逃開。現在他覺得非常後悔,希望你能幫他找會她,據他說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城內的餐廳,也許你可以去那里找找線索。這里的Copper會問你如果全身換血會不會使他恢復到正常人類,你可以跟他開玩笑說也許獨角獸的血會有用,並威脅他交出錢,說你會幫他去搞到所謂的獨角獸的血。
來到餐館里,跟收銀的老太說你是衛生監察員,可以敲詐50塊錢。問她關於Thin Blood的事,她會想起來一些時候以前來過一個看起來非常沮喪的正經女孩子,並說她走前留下了一些私人物品,問你要不要拿去。你當然要了,拿來一看,其中包括了她的一張照片,一把鑰匙和一張保釋單,得到Girl’s Photo, Lily’s Key和Bail Bond。看了一下保釋單,是一個叫做Rolf Toten的人的。
來到保釋辦公室,查到了這個人的資料。當初他用他的轎車來保釋,不過現在他人已經回德國了,轎車留了下來。記下那輛轎車的型號—77年產的紅色雷鳥。到停車庫里找到他的汽車,在後備箱里找到了一本日記,得到Dairy。看來這是Lily的日記,里面詳細記敘了她是如何遇到了這個德國人Toten,如何成為了一個Thin Blood。此後她又遇見了E,對他一見傾心;那天在與他上床時過於興奮而吸了他太多的血,為了救E,她反將自己的血給了他,從而使他也成為了一個吸血鬼。在日記的最後寫到她由於急需血液而冒險想潛入當地的血庫想偷那麼幾包。
來到地下血庫,可是門都鎖着,如果你撬鎖技能不夠,只好繞路走。在有停屍間的一側地下室內搬開2快木板,從牆角缺口進入洗衣房內。在一間冷藏室里找到一個密碼輸入裝置,但是你沒有密碼。有3個辦法可以得到密碼,在某間電腦室內可以查到;或則在一間醫療器械室可以找到Phil,誘惑或則直接殺死他,在他隨身帶着的便條上也寫有密碼;當然如果你的說服技能夠高,可以騙他告訴你,只有這種方法才能得到額外的經驗。用你得到的密碼可以打開冷藏庫內的秘密隔層,從隔層通到另一間鎖着的房間內。看到有一個女孩被綁在醫療椅上,但她似乎對你的問話充耳不聞,只是叫着放開她。你剛打開鎖在她手上的鎖,門外進來一名警衛,那個女孩一撲而上,頃刻就吸乾了他的血。等她回過神來對自己剛才的行為驚駭不已,安慰她說沒什麼關系,並問她是誰。她告訴你她就是你要找的Lily,還告訴你她的主人Rolf並非一個Thin Blood,他的組織自然不會接受她,所以當初就沒有帶她一起離開。告訴她E已經完全原諒了她並且每天都祈禱她回到他身邊。Lily希望你不要告訴E她剛才的行為,感謝你之後匆匆逃離了血庫。
再次回到海灘上和E打個招呼,他們再次感謝你,並告訴你他們很快就要離開聖莫尼卡。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Replanting Lily
你放走Lily之後走出房間,迎面撞上了一直給你提供血源的Vandal,他對你所做的「好」事大加惱火,並說以後再也不會有血源向你供應了。你可以賄賂他100元,或則利用你的說服技巧說服他。如果你嘴皮子又不利索,也不想給他那麼多錢的話,可以問他你能為他做點其他什麼事。他要你去找一個新的免費獻血者,並告訴你在Asylum里也許能找到這種冤大頭。
在Asylum樓上找到一個新來的女孩Danielle,她似乎早就厭倦了這里的舞廳。跟她說在血庫里有一場很棒的舞會,她會興沖沖地趕去。但是這麼做會使你喪失一點人性。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A Bounty for the Hunter
在Bail Bonds里遇到Arthur Kilpatrick,跟他談起他的生意,他告訴你最近棄保潛逃的人不少,他的人手不夠;而偏偏在這個時候他手下一名優秀的獎金獵人Carson卻失蹤了,他希望你能幫他把他的獵人找回來,並把他住的公寓1號的鑰匙給了你,得到Carson’s Apartment Key。
在公寓1號房間內可以得到25元錢和一個Silver Ring。聽下錄音留言,得知Carson最近在處理一個和一個叫McGee有關的人的案子,具體資料已經存入電腦中了。打開茶幾上的電腦,如果你的黑客技能不夠,看看屋子牆壁,能找到明星Imalia的玉照,試着用Imalia當密碼輸入進去,果然正確。從資料中能知道的是上一次Carson去了McGee的住所調查,在某家紋身店內;並有留言說紋身店的鑰匙卡放在了電視機上。
這城里只有一家紋身店,就是Red Devil Tatto。進去之後發現里面比較凌亂,在地下室聽到有電話鈴聲。接了電話原來是一個叫Grimble的人打來的,他說幾天前曾約過McGee邀他去自己的工作室做醫療器械模具,為了追查線索,你便說你願意替失蹤的McGee去完成他的工作。對方告訴你在第一大街到底就是他的地下工作室,門口會有Grimble’s Prosthetics的牌子,用門口的對講機通知他讓你進去。
來到Grimble’s Prosthetics,見到左手殘缺的Stanley Grimble,據他說因為自己對人體修補學的熱愛所以截去了自己的一條胳膊為了醫學研究,而他的工作室主要用來研究修復學和為殘廢人提供義肢。他說自己需要先准備一下便先一步下到他的工作室去。你跟了上去,在模具製作間的冰箱里可以得到血袋。繼續往下走,卻總覺得什麼地方不對。在某個消毒池里的少量血液也許還屬正常,但是在另一間小手術室和手術台上的大量血跡表明這絕非正常的醫療實驗。果然,一進一間大手術室,就聽見一邊的一間小室內有人喊救命。你正要去開門救人從對面沖出了Grimble,手里拿着一支斷臂—也許就是他自己的—朝你揮來。立即鎮靜下來幹掉了這個變態殺人魔,放出了被關着的人。果然他就是你在找的Carson,他和已經死亡的McGee被Grimble關押了整整3天了,每天都從他們身上切下某些東西來,以至他的雙手手指幾乎都沒有了。Carson很遺憾地表示他這個樣子無法回去繼續工作,並且要你不要告訴Arthur原因。
回到保釋辦,告訴Arthur,Carson不會回來了,向他索取報酬,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Jumpin’ the Bail
由於失去了Carson,Arthur人手緊缺,他跟你說起他手頭有一個重犯目前棄保未歸,他不希望你做別的,只是要你去調查一下這個人是否已經離開聖莫尼卡。聽起來不錯。你接受了這個委託之後Authur告訴你這個人叫Mike Durbin,別人都稱他為Muddy,上次他的女朋友Marian Murietta替他保釋出獄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他只告訴你Muriette住在Trip店上的公寓里,並且再三提醒你由於你沒有證件,萬一出了什麼事,他不認識你。
Trip雜貨店?那不就是自己住的地方嗎?回到自己公寓後看一下信箱上的名字,果然有叫Murietta的人住在507室,不過507的門鎖着,如果你開鎖技能不夠仔細找一下旁邊盆景,在里面可以找到鑰匙。在室內廚具這里可以得到Peepin’ – A Voyeur Field Guild,可以提高你的潛行技能。聽室內的電話錄音,可以得知Muddy已經去了市中心一個叫Milton的人的住處,還留話給Marian如果有一個叫Reno的人找他,就告訴他自己在Skyline Apartment 2A。
回去告訴Arthur你的調查結果,他謝了你以後給了你說好的報酬,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Mudd Hunt
雖然得到了報酬,但是心思機敏的你突然想到,目前你有關於Muddy的線索,如果能先他人一步抓回這個Muddy的話,豈不是能再撈上一筆?
根據電話留言的線索來到市中心的Skyline Apartment,如果你撬鎖技足夠,直接乘電梯上3樓(注意這是英式電梯,在電梯里要按2);如果不夠的話,從地下職員辦公室電腦房的通風管道爬到3樓。Milton的房間里亂成一團,在桌子上可以得到Car Stereo。電話在廚具上,從電話錄音里得知Durbin和Milton出去與某人有約,但是聽不出詳細地點,只瞭解到是在某處酒吧對街弄堂里某幢建築內。
看了一下城市地圖,在這附近唯一的酒吧只有The Last Round,對面弄堂里果然有一扇小門通到一幢廢棄的建築。一進去就發現鋼筋上吊着一具可怖的無頭屍,在屍體一旁放着一串鑰匙。上去的樓梯口有火,看來硬闖會受傷;從一旁的箱子上攀爬上去,得到Luckee Star Room Key。問一旁嚇得蹲在地上不敢動彈的乞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會告訴你剛才這里闖進了2個人,他以為是警察來趕他跑所以躲了起來。從2人的對話中得知其中一個叫Muddy,另一個叫Milton。2人等了一會兒不見約會的人來,Muddy說出去打個電話催催便離開了,再也沒回來過。而就在他離開不久,突然從陰影里現出了殺手的身影,他的手上長着鋒利的爪子,抓住了Milton,一邊咒罵着一邊慢慢地撕扯開Milton的身體,慢慢將哀號着的Milton折磨止死。他沒聽清楚殺人惡魔到底在說些什麼,只隱約聽到有提及復仇之類的事情。聽說了兇手手上長有爪子,你猜測可能這次的事情並非單純的人類社會的凶殺。為了避世,也為了能獨占破案線索,你用說服力說服這個乞丐不要說出他看見的一切,不然可能性命難保,得到一些經驗,避世救贖。
來到好萊塢的Lucky Star Motel,在樓上樓間房間可以用鑰匙打開。剛開門還沒進去,就見到一具屍體被拋了出來。你只聽見一陣玻璃破碎的聲音,但等你進入的時候,只見到洗手間的窗玻璃被人打破,兇手已經逃遠了。從現場和被害人情況看來,他正是你要找的Muddy,而逃走的犯人應該就是最近系列凶殺案的罪犯。既然Muddy已死,你也要不到獎金了,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Carnival of Death
在公寓505房間門口見到一張報紙,上面報導了最近在碼頭發生的一起慘案,也許你該管一下這件閒事。
在碼頭的案發現場,見到了被害人的屍體。兩隻手捆住被高高吊起,渾身上下到處是被撕裂得不成模樣的可駭的創口。可見兇手的手法極為兇狠殘暴,但是除此之外你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在Mudd Hunt的任務中看到廢棄建築里的無頭屍,胸口被鋼筋戳穿,吊在半空中,身上佈滿可怖的傷口,未乾的鮮血兀自滴在地上。從現場的慘狀看來,兇手與最近發生的系列屠殺案的兇手應該就是同一個人。
在好萊塢Lucky Star Motel的凶殺現場的桌子上你找到了一張鑰匙卡,上面寫着Brothers Salvage, Santa Monica。這件案子的真相慢慢開始浮出水面了。
從聖莫尼卡的打撈所來到後面的垃圾場,黑暗中只見到一個人影攢動,跟上去,他在垃圾堆上東躍西跳,不時推倒垃圾堆來阻止你的前進。躲過他的攻擊,從垃圾堆的間隙一直把他逼到角落,終於見到了兇手的真正面目。在談話中得知這個吸血鬼生前被一夥暴徒洗劫了家,在那次慘痛經歷中目睹了家人被殺,但是事過之後法律與正義卻對那些傢伙如同視而不見。於是他決定用自己的力量實施他的復仇計畫。你對他的遭遇很同情,也試着說服他要克制住自己內心因吸血鬼血統帶來的嗜殺的欲望—這樣做可以使你獲得一點人性—但是看來他長時間處於狂暴狀態已經無法回覆到正常的生活之中了,為了避世救贖,你也只好把他幹掉。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The Regent’s Riddle
在公寓的桌子上看到一張明信片,拿來一看,卻是一個署名M. Strauss的Tremere寫給你的幾行字謎,要你去市中心找他,字謎的最後一行寫到「到神秘之日燃燒之所來找我」。
來到市中心在大街上走的時候忽然看到一幅與都市格調格格不入的景象,在一棵枯樹旁有一棟風格古舊、形似教堂的小建築,在建築頂層的的圓形窗口處不斷閃動着絳紫色的神秘焰火。看來這里就應該是字謎上所說的「神秘之日燃燒之所」吧,進入以後底層是一個精巧的小迷宮,在一處書房里得到關於Tremere和石像鬼的書Thaumaturgical Creature。在迷宮盡頭遇到Maxmillion Strauss,任務完成。

第二章 市中心 Downtown

到了市中心剛下車,就有人一棍子把你打倒在地,原來是3個魔黨份子來報復你炸了他們的倉庫。眼看你危在旦夕,一聲槍響,一個魔黨被擊中了。側首一看原來是Nines Rodriguez,3個魔黨份子嘲笑他居然敢以1對3,Nines鎮靜地拍了拍腰上別着的榴彈,那3個魔黨只好咒罵着怏怏離去。Nines過來攙扶你時一個魔黨份子見有機可趁撲了過來,卻被手腳利落的Nines一槍擊斃。Nines叫你自己小心一些,臨走時請你去Aranch的聚集地The Last Round見他一面,說有些事情和你商討一下。
在The Last Round里,Nines會告訴你關於密黨和Anarch的許多事,並說落山磯本來便是Anarch獨占的自由之洲,而密黨勢力的介入也是不久之前的事。他只是希望你能認清密黨內部丑惡的政治斗爭,接受Anarch的自由之路。你可以向他請教戰鬥技能,能提升你的Dextrility屬性。

來到親王的辦公大廳,親王對你炸掉魔黨倉庫非常滿意,然後問你和Nines都談了些什麼。隨後他開門見山切入正題,問你知不知道最近有一艘名為Elizabeth Dane的貨船的事,不清楚的話,他會告訴你這艘船最近引來了各地吸血鬼的注意,原因就是其上載着來自安卡拉的一具石棺,他所知道的消息也只是這艘船現在停在海上,船上船員全員下落不明。目前警方已經介入開展調查,親王需要你去為他獲得更多更詳細的情報,他需要知道有關石棺的任何不尋常的情況,因為自船前往落山磯,此地的吸血鬼們都被籠罩在一層奇怪的感覺之下,但是在任何情況下你都不得打開石棺;其二,親王需要知道目前警方手中所掌握着多少資料;第三,你需要去取來貨船的貨單,他需要知道隨石棺來的還有什麼東西。最重要的一點,在你的調查過程中不允許留下任何一具屍體—那樣只會引起更多的調查和懷疑。親王告訴你在聖莫尼卡的海灘上已經為你准備了一艘小艇,臨走前他再次關照你決不能打開石棺。
※主線任務 Elizabethan Rendevous
在聖莫尼卡的海灘上見到了Mercurio,他的情況看來好多了。Mercurio告訴今後可以找他買武器或則問他一些其他的情報。跳上小艇開到Elizabeth Dane旁邊,順纜繩爬上船體。
剛上船,就見到一個警察,你正擔心是否已經被發現,他卻向你招招手叫你過去。來到他跟前他莫名其妙地指責你怎麼穿成這個樣子。心思機敏的你立即就了推測出這個警察興許是收受了賄賂,與某家新聞社串通一氣,讓某個記者假扮警察進去搶先報導獨家新聞。如果你說服力太低那很遺憾你只能在這里開殺戒了。將錯就錯,你冒充那個大膽的記者,對方會把他們內部的調查報告給你,得到Police Report,並且告訴你安全室的密碼是lighthouse,但是他說幫你混進去之後你就全靠自己了,隨後他利用職務之便支開看守安全室和A號通道門口的保衛。乘那個看守離開之際,從通道中間的門潛入安全室。用他給你的密碼打開所有鎖住的門,然後開啟攝相頭,在旁邊的監視器里看到了石棺的情況。下樓在記錄室里得到貨物清單,Ship Manifest。從另一邊門回到上來的地方,跳到小艇回去。如果你一開始不順利,黑客技能又不夠,那隻好直接去看真正的石棺瞭解情況了。在一邊的集裝箱後能得到記錄室的鑰匙,Record Room Key;一邊操作起重機的控製麵板也可以設法利用;而警方的調查報告也可以在放集裝箱的甲板上獲得。

回到市中心,剛要進Venture Tower向親王報告,旁邊一個女子向你跑來,定睛一看,原來是前幾夜你在診所急診室里救了的女孩。她說自己叫Heather Poe,為了報答你自從那天夜晚她一直在多方打聽你的消息,並送給了你一個Silver Ring。你可以讓她離開,但是看她那麼真誠的樣子,可你也不能讓她在這里那麼危險的地方等你,也只好先讓她去你在聖莫尼卡的公寓,她答應了一聲就興高采烈地走了。
回到公寓以後Heather會告訴你她的身世,希望能留在你的身邊,你可以選擇讓她離開,這樣可以避免她的悲劇發生。如果你把她留下,可以讓她換換行頭,也可以用她補充自己的血,注意不要殺死她。每隔一段時間你回來後會發生一些零碎的事件。其中包括她把她的助學貸款給你並說自己不再回學校了;有一次她覺得後面有人在跟蹤她;另外一次她會帶一個人回來,把他鎖在浴室里當作為你准備的晚餐。只有每次發生事件後才能選擇讓她離去,這樣會拯救她的性命並獲得一點人性。

進了親王的大廳,只見他周圍站着一些其他人,其中有你認識的Strauss,親王吩咐了最後幾句他們便離開了。你上前問親王他們是誰,他會告訴你他們是組成評議會的各族長老,隨後問你你的調查情況如何。你告訴他船上到處是血跡,看情況應該就是那些失蹤的船員們流的。而石棺附近的血跡表明它曾被人從內部打開過。把警方報告和貨物清單給他以後得到一些經驗,任務完成。

隨後親王告訴你在剛才出席的長老中缺少一個人—Malkavian族的長老Alistair Grout。他似乎突然不知道怎麼接電話了,而魔黨在他住宅的出現也使得情勢緊張起來。親王要你到他的住宅去看看他到底怎麼樣了。
※主線任務 Calling Dr. Grout
乘出租車來到Grout的別墅,剛進大門就看見Nines Rodriguez從房子里走出來。你對他在這里的出現感到頗為意外,上前向他問候,他卻顯得心不在焉,跟你說話更是答非所問,只說里面發生的事很糟,勸你不要進去。你正要進一步詳細情況,他卻徑直走了出去。但你到了這里也不能回頭了,進去吧。
一進房子立刻就能感覺到這里的詭異氣氛,房子里到處是戴着假面的食屍鬼,顯然他們都被充斥着整棟房子的陰森音樂壓抑得神經崩潰了。男性食屍鬼會在屋里逛來逛去巡邏看見你就上,雖然比較不容易對付但是至少還算正常;然而其他的女性食屍鬼都半蹲在地上,或淒淒慘慘地悲哭,或神經兮兮地瘋笑,極為恐怖。往左穿過一些家具搭設的障礙,來到一間大書房。剛進房間就見到一個食屍鬼一邊瘋笑一邊拉着中間的壁燈,即使你走到他身邊他也全然不理會。在一旁的桌子上的便條上寫着關於知覺—頭腦—時間的字謎,這里你只要拉一下最左邊象徵知覺的壁燈就可以開啟鎖着的門。在這間屋子的地上可以揀到Scarlet Torkelson Circus Performer。從剛開啟的門進入到一個籠罩在血色燈光下的大廳,拉一下一處壁燈,會開啟樓梯盡頭的地板。上樓梯一直走,通過兩處旋轉樓梯來到整棟房子的另一側。這里與另外一側極為相似,只是燈光的顏色卻是青綠色。這里2扇門通到剛才的血色燈光大廳,一扇鎖着,從剩下的一扇進入,來到一間休息室,在壁爐的上面一點按下按鈕,壁爐的牆會升起,來到另一側相同構造的房間。繼續走就能走到剛才那間大書房的樓上。在這里也有一個與樓下相似的字謎,寫在3盞壁燈旁桌子上的便條上,是關於混亂—秩序—時間。這里的迷題就不像上次那麼簡單,設法把3盞壁燈都點亮就可以開啟樓下一個書架後的密道。在一處打開金屬蓋可以跳到樓下去。密道一直通往地牢,在這里有電的機關擋路,小心
不要觸到電流,逐個關掉開關,在這里可以得到Tarulfang,可以增加你的狂暴修正。在機關室對面出口出扳下開關,可以打開通往內層的門。
在內層入口處有2間大實驗室,從點血色燈的房間里得到Laboratory Refrigerator Key,用它開啟點青色燈的實驗室里的冷藏室,在里面得到Blood Pack和Elden Vitae。繼續往下走,會到達一條寬走廊,兩旁設有一間間囚室。在一間鎖着的門後的箱子里能得到一些彈藥。這里有密門,可以直接越過走廊而不用戰斗。再往下走來到地下室,從一處坍塌的地板和木條上去,一路來到一間陳列室。中央的大玻璃容器內漂浮着一個奇怪的女子,你無論怎麼走都看不到她的正面。打開一旁的留聲機,在音樂聲中看着這個女子轉了個向,前方通往Grout臥室的最後一道門也開啟了。另:房子各處都有Grout自錄的磁帶,里面記錄了他一生所走過的吸血鬼的道路。
一進Grout的臥室就看見一具骷髏躺在灑滿灰燼的床上,骷髏的腳上縛着鐵鏈,一根木樁緊緊地釘在心髒的位置。從你這一陣當吸血鬼的經驗得知,Grout已經永遠消逝了。你正思索下一步該怎麼辦,突然一陣劇烈的震動伴隨着爆炸聲傳遍了你身體的每一根神經。出門一看,對面一個叫Bach的面容消瘦的人類拿着一桿獵槍,你起初還以為就是他殺死的Grout,但當他叫囂着Grout快出來受死時,你才明白真兇並不是他。問他到底是誰,但他一見你是個吸血鬼便破口大罵,在你採取任何行動之前走掉了。跳到樓下,逃生的路很簡單,只要朝着沒有火的地方一路走去便是,着了火的那些食屍鬼很麻煩,還好你可以隨時停下來一直休息到生命補滿而不用擔心火勢的蔓延。最後從窗戶跳出別墅。
回到市中心向親王報告Grout住宅里所發生的一切,任務完成。

報告完Grout住宅里發生的一切之後親王告訴你Bach是一個虔誠的吸血鬼獵人。然而他對Nines在那里的出現更為看重,因為對他進行的血獵很可能導致與Aranch之間爆發全面戰爭,他必須先召開長老評議會,與長老商榷討論後才能作出最終決定。在這之前,你需要去處理石棺的事。幾小時前,石棺被運往城里的自然歷史博物館,為了城市和市民們的安全着想,親王覺得石棺如果能讓密黨保管則更穩妥一些。親王還特別提醒你,在你給他的貨單上有一項是一個小盒子,是與石棺在同一地點打撈上來的,然而現在在單子上卻寫着已失蹤,他要你密切注意留心這個盒子。在博物館里會有一些保安人員,同上次一樣,你一定不能開殺戒而引起人類的調查。走前你可以向親王索要一些報酬。
※主線任務 Patron of the Ancient Arts
剛進博物館沒幾步,在一隻模型恐龍的旁邊牆上看到一張便條,上面內容顯示這里的工作人員中有個冒失鬼經常把東西亂放。沿着外圍走廊一直走,在一處半開的門後的儲物室里得到Museum Office Key。進門來到博物館2樓展覽廳,這里雖然視野空曠,好在燈光暗淡,守衛也稀少,不容易被發現。從任何一側樓梯來到底樓大廳。這里中央放着一具巨大的恐龍化石,在頭骨那一側經過廁所到儲藏室,從通風管道來到監控室,得到Museum Basement Key。在隔壁一間辦公室的電腦EMAIL上看到說Johansen博士即將來這里研究石棺;另一封里寫到關於神像在半夜里自己移動的事。出來回到大廳,在旁邊用辦公室鑰匙進入,里面得到Prescription Bottle,桌子上還有一張便條,又是提醒那個冒失鬼注意的。使用鑰匙進入地下室。
這里都是走廊,多處壁角設有攝相頭,小心躡步在紅綠線之外。注意攝相頭的轉動,乘機潛入監控室,關掉2套攝相裝置。這里還可以得到Security Manuel。在某處到底有一件休息室的桌子里可以得到Gold Ring,在桌子上的便條里寫着開啟通往研究室的密碼:2358。在一間研究室里可以得到Museum Workroom Key,同一間里的電腦上也可以得到密碼。在另外一間沒有門可以進入的研究室前用槍打碎玻璃進入,里面可以得到Fetish Statue。用密碼打開鎖着的門進入最後的關卡,注意這里一定不能被發現,不然的話一定要殺人才能完成任務。在激光探測器前仔細看旁邊的牆壁上有一塊黑黑的面板,用近戰武器砸下去,就能部分破壞激光裝置,小心潛入,如果不幸觸碰到的話,盡頭工作室的門會被鎖上,你只能通過殺死警衛來獲得鑰匙。成功通過的話盡頭不會出現警衛。
你興奮地來到放置石棺的工作室,卻發現它竟然不翼而飛。而在一旁居然站着的是Beckett,通過對話瞭解到他先你一步來到這里時石棺已經遭到失竊。問他石棺的情況,他說他也很想打開瞧瞧里面到底是什麼,但很可惜石棺一直在他觸手不到的地方。據他猜測,棺材里很可能放着一具來自美索不達米亞的第三代吸血鬼,但是他卻不相信打開石棺會導致許多吸血鬼相信的火焚末日(註:一譯天啟之夜)。
回到市中心,親王告訴你會議上已經決定對Nines實施血裂,隨後問你的任務完成得如果,一聽到石棺失蹤的消息他氣得又驚又惱。任務完成。

沉思片刻,突然從親王嘴里蹦出一個名字—Gary。問他這個Gary是誰,他會告訴你那個人是Nosferatu族的長老。親王之所以這樣懷疑因為當初負責調查石棺上岸後運往何處是Nosferatu的任務;負責獲得博物館鑰匙的也是他們;而且自始至終只有他們才知道石棺的確切消息。為了避免石棺打開而造成的嚴重後果,親王要你立即出發前往好萊塢。親王只知道Nosferatu的本部在那里街道往下的5層下水道某處,但是具體在哪兒知道的人可能只有一個,那就是好萊塢的男爵Issac。這個吸血鬼是一個Anarch,因為他的勢力,密黨在那里的影響力極小。你必須先去拜見這個Issac,通過他與Gary取得聯系,確保他不會利用石棺的力量來對抗密黨。另外由於你的失職,在你確確實實取得石棺之前不要回來向他報告。
※主線任務 The Epic of the Ankaran Sarcophagus
隨着調查的步步深入,你的冒險逐漸展開,最終在Giovanni的豪宅內獲得了Ankaran Sarcophagus,用卡車運回親王的辦公大廳。向親王報告後任務完成,進入最終章。

※支線任務 Traffik
在一輛大卡車後面遇到軍火販子Fat Larry,跟他買了一些武器之後他會跟你說起來自唐人街的一個叫Tong的黑社會組織現在和當地的一些暴徒在附近的車庫里進行某筆交易。如果你能把他們交易的那個公文箱拿來給他的話,Larry除了會給你商品折扣外,還能提供你額外的交易品。答應他,走之前Larry還建議你在去之前最好備一些火器。
車庫就在旁邊,如果你不缺彈藥或則沒什麼把握一路殺過去的話,可以選擇利用各處的通風管道。來到4層,得到Briefcase。
回去把公文箱交給Larry,他會給你500元現金,為你增加一點Finnance,得到一些經驗後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A Confession
Larry在見識了你的能力之後,覺得非常滿意,決定推薦你去幫Venus Dare一些小忙,她就在不遠的Club Confession里。
在夜總會的吧檯里見到Venus,她要你告訴她一些你不可告人的隱私,說是這里的游戲規矩—難怪她給自己的店起這個名字。跟她說Larry讓你來找她,她要你到Empire Arms Hotel旁邊的停車場找幾個俄國人,告訴他們她沒錢給他們。
在停車場遇到Igor和他的2個手下,告訴他沒有錢,他二話不說就朝你開槍,當心不要誤傷不相乾的人。
幹掉他們之後回去交差,Venus托詞說樓下聲音太響,請你去她的辦公室密談。告訴她事情已經辦妥了,得到錢和經驗,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And Her Name Was Venus
完成了A Confession的任務之後,Venus告訴你事情的原委。原先她置辦這個夜總會時曾向一群俄羅斯的黑手黨的頭目Boris借過一筆錢,但是他卻給她放高利貸,現在利上滾利,使她每月要支出一筆不小的費用。如果能夠擺脫這個Boris的話…… 你向她保證Boris將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Venus會給你Empire Mafia Key,並告訴你他們的總部就在Empire Arms Hotel。
來到Empire Arms Hotel最上層。如果你沒有足夠的說服力或則威脅力的話,可以從雜物間的管道來到Boris的房間,但是需要一定的撬鎖技能。在Room 1的桌子上放着Brawling Manuel,但是如果讓他們看見你拿的話,會立即向你開火;在Brois房間里的Fancy Watch和200元錢也是如此。在Boris門口和他的私人保鏢Dema說話,威脅或則說服他讓你進去。如果你說服力很高,你還可以在進去之後說服Boris請Dema出去好讓你們私下交談。這時你可以在別人不注意的情況下幹掉他。
回去告訴Venus她不再會有經濟糾紛,她會給你250元錢和一些經驗,你過段時間再來她還會給你250元。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Venucide
在見到Boris後說話不用很沖,他會大罵那個不知感恩的女人,然後要你解決掉她。回到夜總會和Venus說去她的辦公室私談。在那里你遺憾地告訴她你做事從來只為錢,而對方的價格比她更優惠。殺死她會失去一點人性。回去告訴Boris他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他會給你1000元,得到經驗,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Attention Whole
剛上The Last Round2樓,就有一個黑人吸血鬼Skelter攔住了你的去路,跟你大談一番他們Anarch的處世哲學。跟他談起避世,他會提到最近有一個叫Patty的食屍鬼,她的主人現在已經不在了,雖然他們告訴了她實情,但是她卻堅持不信,現在她在Club Confession里對她遇到的每個人訴苦—現代的落山磯祥林嫂。雖然她很值得同情,但是如果繼續讓她這樣下去,除了會威脅到避世,還會引來大批的吸血鬼獵人,你必須在她捅出婁子前讓她沉默。
來到貌似教堂的俱樂部,就在離門口不遠就是Patty,果然像Skelter說的一樣,她拉住你問長問短,如果你告訴她她的主人已經死了,她回罵你並且不跟你說話。你可以在這里就解決她,也可以跟她說在外面一條巷子里看見過她的主人Kent Alan Ryan,把她騙到外面後再下手也可以,雖然不會給人看到,但是會失去一點人性。如果你的說服技巧夠高,可以騙她說她的主人現在在聖地亞哥有重要事脫不開身,她會立即出發去找他,這樣除了能避世救贖,還能得到額外經驗。如果你在這之前解決過Necromantic的任務,你也可以把她送去Pisha那里。
回到The Last Round,告訴Skelter你已經解決了麻煩,得到經驗,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A Plague for the Angle
在小教堂內,Strauss會告訴你很多關於密黨和戒律的事情。由於你的初擁並沒有得到認可,你一定程度上是被排擠在密黨社會之外的,但他說只要你擁護密黨認真完成任務,會極力向上級推薦你。問他最近街上有什麼新情況,他會告訴你目前在城里有嚴重的傳染病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傳播,顯然不會是視避世為第一戒律的密黨所為。他個人猜測可能是Aranch的舉動,要你去他們的聚集地The Last Round開展調查。
解決了最後的主教後回來向Strauss報告發生的一切,他對你贊賞有加,要你選擇是要錢還是接受他送你的一件禮物。你選擇了禮物,得到Bloodstar,可以增加Blood Buff的持續時間。另外還得到一些經驗,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Fun with Pestilence
在The Last Round里遇到Damsel,她告訴你現在城里流行着可怕的瘟疫,由於病毒通過血液傳染,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將對吸血鬼的生存造成極大的威脅。她要你去處理這件事,越快越好,因為傳染病防治院已經派遣人員下來調查,並告訴你她聽說某個食屍鬼Paul最近感覺身體不對勁,也許是感染上了瘟疫,你可以去他在Skyline Apartment的住處跟他打聽一些更詳細的情況;如果很不幸你見不到他了,那麼你還可以從街頭的流浪者那里得到關於瘟疫的消息。
在公寓地下室的職員辦公室的電腦上查到Paul住在6樓,乘電梯(按5)上去,進了門以後上上下下里奇外外都找不到他人,看來可能已經遭到不測。在電話留言里聽到有個叫Hannah的女孩打電話來說自己可能得到重感冒,虛弱得床也下不得,問Paul有沒有被她傳染,並希望他能給她帶點藥來,掛電話前還說了自己房間的密碼。在電腦上查得Hannah的房間在7樓,用密碼開鎖進門後在盆景邊上得到Safe Key,用它在臥室的保險箱里可以得到200元錢。在這里找到臥床呻吟的Hannah,她驚問你是誰,隨便說什麼,但是在套出全部信息前不要告訴她Paul已經死了。問她怎麼得的病,她會告訴你可能是從她前幾天的一個客戶那里感染來的,聽起來很奇怪,繼續追問她她是做什麼的,她會顯得支支吾吾,用你的技巧可以使她說出她其實是個應招女郎,前幾天有個女士從報紙上看到她的廣告前來找她。雖然她不接女客,但是對方給的錢太多了,而且有種說不出的神秘美使她至盡都沒有忘記客人的名字—Jezebel Locke,她還告訴她的一些同行也接過那個女士的客,之後也染上了奇怪的病。看來的確就是這個神秘女人不會錯了,問她那個人的住址,她只記得是在Empire Arms Hotel,但是具體房間記不清了。
到了Empire Arms Hotel,只要稍微有點技巧就可以讓前台的服務生把鑰匙給你。如果你沒這個技巧,從後面進入職員室內,在桌子上也可以得到Jezebel Locke’s Key。由於沒具體房間號,你只好一個個找,在6層(電梯內按5)找到了她的房間,進去以後她會自動上前來試圖也讓你感染上病毒,幹掉她,得到經驗,避世救贖。在她的房間里還可以得到Finance Manuel。
回到Damsel哪兒告訴她好消息,可是她說城里的瘟疫傳播的源頭遠不止那麼一個。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More Fun with Pestilence
到外面街上隨便找個流浪者問他傳染病的事,他會先向你討錢,如果你說服技巧夠高的話,可以跟他說你以前和他們同樣出身,他會告訴你在The Last Round對面小巷到底有個叫Tin Can Bill的人說他最近遇到一個怪物可能與你想問的事有關。這時去那條小巷原本堵着的卡車會開走,一直進去,在垃圾箱邊遇到Bill,他病得不輕,臉色怕人。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他會問你要錢,你可以先答應下來。他告訴你幾天前有個可怕的怪物把他拖到了某個黑暗惡臭的地方,咬了他的脖子,他便成了現在這副模樣。問他在哪兒碰到的那個怪物,他說就在這里到底的下水道里,說完突然嘔血而亡,省了你5塊錢。
從小巷底的下水道通道內進入,撬開一扇鎖着的門,在里面爬上一處空空的房間,從牆上的通道來到一處廣闊的大廳,跳一瞧,四周氾濫着大量污水還有腐爛的陳屍,對面牆上赫然吊着一具尚在淌血的屍體。走進時忽然出現一個樣子恐怖的怪物,禿禿的頭上印着幾道腐爛的疤痕。聽他嘴里念叨着什麼Ninth Circle,Brotherhood之類的話,看來這些瘟疫的傳染者是沖着你們吸血鬼來的,說完就朝你撲來。幹掉他以後,從他身上得到Brotherhood Flyer。拉一下牆上的扳手,打開大廳的門,回到地面上。
仔細看了一下剛才的傳單,上面的標記似乎在什麼地方見到過。慢慢回想,想起來在小教堂對過的街底有那麼一個標記。進去以後里面的人問你是不是受到啟發了,雖然你對他的問話莫名其妙,但是把那張傳單給他看,他就點點頭,為你開了門,說主教在神殿樓上等着你。
進了里邊,什麼神殿哦,完完全全破屋子一間。在樓梯口遇到一個被嚇壞的女孩。問她上邊到底有什麼事,她倒反問你是不是被主教召見。問她主教什麼樣子,她的回答很奇怪,說很漂亮,但是很嚇人,並且他做的事讓她永遠也忘記不了。她還說她有個朋友曾被召見,但是上樓後見到的是到處的血跡和其他人空洞可怕的眼神,那些人向她撲去並試圖要咬她。現在這個女孩嚇的聲音直哆嗦,就想快些回家。告訴她你這里有可以讓她神經放鬆的好東西,可以在大戰之前飽餐一頓。上樓以後發現源源不斷的僵屍朝你涌來,它們是殺不完的,此地不宜久戰。如果生命受到威脅你可以吸它們的血,但是運氣不好的話,有可能使你得病,反嘔出許多血池內的血。且戰且進,可以找到一間屋子內地板破了個大洞,從洞里一直跳到最底層,在這里能發現這所房子內唯一一扇完整的門,在它的後面就是你要找的主教。在與這個自稱叫Vick的吸血鬼對話中得知原來他成為吸血鬼之後,對人類與吸血鬼社會都懷有極端的仇恨,想用疾病來毀滅這個世界。幹掉這個妄想狂,注意他手里拿着獵槍,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儘量選擇遠距離作戰。
幹掉他以後回去向Damsel回覆,她不太情願地謝了你,可以避世救贖,得到經驗,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Necromantic
在距離出租車不遠的地方有一處廢棄的醫院被鐵欄桿圍了起來,不過在紅色麵包車旁有一處欄桿破損,可以從這里進入。
剛進去,就從里面跑出個人,看臉色是嚇得不輕。問他出了什麼事,他結結巴巴地告訴你他是一個心靈學家,和他的朋友們一起來這里作一些關於「鬧鬼的落山磯」的報導,但是他的隊員們都一個個神秘失蹤,他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跟着他。你叫他安心一些等在門口,自己進去調查一下。
在一間房間里得到Morphine Bottle,在另一間房間里看到攝相頭拍下的一段情景—一個人突然消失。從另一間房間內的通風管道爬出,在樓梯下敲開牆角,在里面又看到一段拍攝下的片段—一個女子被什麼東西強行拖出,隨着一聲慘叫而死亡。繼續往前,在一間大的病房內又得到一瓶嗎啡,繼續走,順着一些木條木板走到樓下,從這里開始,房間內到處見得到大量的鮮血。再某間消毒室內還可以得到嗎啡。跳過一些障礙物後看見一個活人拚命地敲打鎖着的門求生,但是立即被某物擊中猝死。再往里走就終於見到了一切的元兇—一個神秘女子。在交談中瞭解到她和吸血鬼一樣是某種超自然的生物,但是比吸血鬼更甚的是:她為了維持她的存在不僅需要吸取人類的鮮血,更要以人類的鮮活血肉為食。問她的名字時,她卻不願告訴你她的本名,只是稱自己叫Pisha,說這是她230年前一個愛人的名字。她到這里來主要是為了找一些超自然力量的寶物。她很願意用她的一些收藏來換取這些寶物,但是在這之前,為了掩人耳目,你必須先為她把那個逃出去的人抓回來。為了避世也為了交易,你答應了下來。
回到出口卻不見了那個人的蹤影,不過這也很自然,誰也不願意在經歷了那麼可怕的事以後在老老實實地呆在那里。好在他匆忙只間把他的Business Card遺留在地上,從上面知道他叫Simon Milligan,住在Skyline Apartment 1。
在Skyline Apartment2樓進入他的住所,在桌子上發現一張Photo,上面有印有一個Nosferatu,再看看他的電腦—他知道的太多了,看來你想幫他保命也難辦。在臥室的衣櫥里找到瑟瑟發抖的Milligan,告訴他剛才的一切只是他的朋友為和他開玩笑而故意嚇唬他的。他聽了非常高興,立即去跑去醫院地下室見他的朋友去了。再次回到醫院,這次你可以在你揀到卡片的地方打開通風口的鐵欄,有一條捷徑通到Pisha的房間,她對你的所作相當滿意,可以避世救贖,得到一些經驗,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Occultish Personality
完成了Necromantic的任務後,進入正題,Pisha告訴你她想要的2件寶物的情況。其中一件是一尊神像,據說在18世紀時英國士兵會莫名其妙地消失而被這尊神像替代;另外一件則是一本叫Voce de Morte的書,據說這本書在Giovanni家族手里,里面記敘了如何與異世界的力量進行聯系的方法。
在Patron of the Ancient Arts的任務中得到Fetish Statue,回來拿給Pashi,她會給你The Odious Chalice,可以用來儲存血液;而在Italian Dinner的任務中得到的Giovanni Book可以用來和她交換Key of Alamut,這件寶物可以使你的Soak屬性各增加1點。
交易全部完成後,Pisha告訴你她為了躲避Giovanni們的追討,潛心研究書里的方法,她要離開這里,並且也警告你快些離開這個城市,因為她能感覺到就在這幾天的夜晚,它即將迎來它的末日。任務完成。

第三章 好萊塢 Hollywood

一到好萊塢,立即就有人上前,告知你男爵Issac Abrams要你去前去拜遏。他的住所就在中國劇院(1)的街對面,從珠寶店的後面進入。
男爵對親王的權位相當藐視,並表示這里是他的領地;然而他仍然樂意為你提供幫助,當然是在你為他辦妥一件事以後。
※主線任務 Dead Ex
男爵需要你去取回他的一盤錄像帶。在一處名叫Ground Zero的網吧里有一台計算機,用戶為JosefK,在email里面寫着交易地點,密碼為Kafka。
出門前往Ground Zero,半路上遇見你生前的一個熟人Samantha,她很高興見到你還活着,以為你失去記憶,要打電話通知朋友們來照看你。如果讓她打完電話,會導致打破避世戒律。你可以威脅她讓她閉嘴,如果技能不夠高,她仍然去打電話,你必須在她打完之前吸她的血,這樣做可以避免破戒。
在Ground Zero里找到JosefK的電腦,EMAIL中寫明交易地點在Fast Buck後面的小巷。找到交易人後,他居然不知道Issac是誰,談話中得知他已經看過錄像帶,內容大致是發生在一個女孩身上的某些恐怖病態的事,顯然他被嚇壞了,並且從此一直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跟隨着他。告訴那個可憐蟲把錄像帶交出來,然後完事;他卻說他沒帶在身上,而是放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正要問他錄像帶的地點的時候,他說感覺到了跟蹤着他的恐怖東西,轉身便逃,只丟下一句話說要你先去找Ginger Swans。他剛轉過街角,你便聽到一聲慘叫,趕過去一看,卻什麼都沒見到,顯然是被拖進了下水道里。跳進下水道只見到到處是新鮮的血跡,除了一支斷掉的手臂以外什麼都沒有,只能暫且作罷。
回到男爵處告訴他發生的事,並向他詢問有關Ginger Swans的事。他想了一下,告訴你那是一個70前年貌傾全城的女子的名字,但是在50年代時就已經死了,他建議你去墓地調查一下。
墓地的大門緊鎖着無法進去,往邊上走幾步可以看到一處破損的牆壁,把擋路的牆挪開,從缺口進入。一直走到底,在Ginger Swans的墓室里找到錄像帶,把它帶給Issac,任務完成。

將錄像帶帶給Issac後,他回把內容給你看,告訴你剪輯中出現的怪物和Nosferatu最近的銷聲密跡有某種關聯,希望你去調查,把完整的影片帶給他,他會建議你從販賣色情影片的商販入手調查。
※主線任務 Snuff is Enough
去Sin Bin找Flynn Boyle,向他詢問有關死亡面具公司出產的影片,沒想到一提DMP他就嚇的半死,警告你最好不要牽扯進他們的事里,並且告訴你所有和影片有關的製作人員都在被通緝之中。你可以塞給他錢讓他吐露線索,也可以在他的電腦里找到有關線索:在街上某處會有人用付費電話會和你聯系,暗號是「…who walks the night with demons of dread.」從那個神秘人物那里可以得到片源。
這個電話就在Red Spot的旁邊,接電話,對暗號,對方讓你立即去Lucky Star Motel,2號房間。
趕到旅店,進入房間,里面居然空無一人,只有血跡和某些打鬥過的痕跡。你忽然發現桌子上有一把密碼卡,取得Internet Cafe Key。看來網吧是目前剩下的唯一線索了。
前去Ground Zero網吧,進入員工室,用密碼卡打開門。正走上樓梯,上面的門忽然被撞開,進去發現一具女屍。正要調查,突然出現了影片中出現的怪物向你撲來,幹掉他們,繼續往前走,在盡頭發現有更深一層的地下室。剛推開門,便發現對面房間內有一名男子正在取某件東西,正在此時,一個怪物竄出把他推倒在地。立即過去開門,發現門鎖着,而且鎖的非常緊,需要很高的技巧才能撬開。繼續前進,拐了一個彎以後發現一道門,門上赫然刻着D.M.P.三個字母。進去以後發現和上一層拍攝色情電影的場景不同,完全是血淋淋的場面。在盡頭發現一個被嚇壞的人,上前問他,原來是DMP的一員。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他告訴你這里的人都遭到怪物的屠殺,繼續逼問他,他會說出事情的原委:原來這盤錄像並非DMP的原創,而是他們其中的一人偶爾從一幢房子里偷出來的,翻錄以後印上DMP的商標出售。正要問他那幢房子在哪兒時,從陰影中穿出一隻怪物將他殺死了。從旁邊的箱子上跳進密室,得到錄像帶的前面部分,回去向Issac交差,得到經驗,還可以避世救贖,任務完成。

放映了整個錄像後,Issac確認了影片中的房子在King’s Way,並且推測了事情的原委。一個魔鬼製作了影片同時也製造了這群怪物,目的是為了追殺Nosferatu族的吸血鬼。而最近不聞Nosferatu的風聲很可能因為他們中了某種陷阱而被困住。他對將要處理的棘手問題的你感到同情,並提醒你不要相信親王。
※主線任務 Going the Way of Kings
進入King’s Way 609號,從後園一面長有爬山虎的牆壁爬到2樓,從旋轉樓梯上3樓,開門一看,整所房子內部幾乎被人用血液作油漆了一遍,牆壁上插着斷裂的骨頭,天花板上不時有點點混膿的血水滴下來。在這里可以得到mummywrap fetish(增快生命回覆速度),冰箱里有2袋血,有一處桌子上能拿到一塊fancy watch。房子結構很簡單,進入地下室,終於遇見了恐怖片的導演—Andrei。雖然在談話中也無法瞭解到他究竟是什麼,不過事情真相終於明了了:Andrei是魔黨一邊的人,為了切斷密黨的眼線,Andrei用人類和吸血鬼的屍體拼湊成了這些怪物,試圖將Nosteratu驅逐出下水道。說完話,Andrei在樓梯口點燃了火,並放出他的怪物們要將你滅口。他本人並不直接攻擊你,而是東躲西藏,不要管怪物,他們是殺不完的,追着Andrei打死他,得到經驗,任務完成。

完成了Going the Way of Kings的任務後,打開地下室的門進入老下水道內。剛進入就看見一個人類的屍體,揀起他身邊的調查報告可以瞭解到他這幾天追蹤怪物的經歷。打開一旁的開關開啟下水道的鐵柵欄。中途可以從水利管理室返回城市下水道,里面可以得到日誌,在日誌里可以看到人們是如何中了Andrei的圈套,將下層下水道封死的。旁邊的倉庫內有彈藥。在老下水道的盡頭能發現一個大水池,打開水閘向下游到下層。
出來時候小心鐵閘,被卡到就死。順水漂過去的時候抓住鐵梯上來,跳到對過。從管道進入另一個相似的空間。不過這里可以找到3個鐵桶,把它們扔進水里,鐵桶順水勢漂過去能卡住鐵閘,踏着鐵閘往上能爬進有一個管道。順着管道來到地下水力工廠,從管道跳下來到工廠的最深處。經過一扇門來到另一間房間時鋼板突然斷裂,人掉了下去。從一處梯子再上來,當心觸電。在控制台這里關掉水泵(也可以用一旁的電腦終端),撬開後面房間的鎖進入可以關閉電源。這里要從2號水箱進入上方的輸水管,等水泵完全停止以後再次打開,然後在水泵完全開啟之前迅速游進2號水箱,一直往上游到下一個區域。
從水管沖到這里,在一處管理室里可以拿到另外一本日誌,寫到它的主人如何昧着良心埋葬了他的幾個同事。繼續往前,撬開一扇鎖着的門,進去遇到一個看起來很強大的怪物,我用Blood Strike只2下就幹掉了它。沿着左邊的牆角走到中間一處地方,拆開擋板,進入下一個區域。
通過管道來到一處小平台上,往下看—深!如果想體驗一下蹦極的感覺可以直接跳下,只要血夠不會摔死;穩妥一點可以從內壁里凸出的管道慢慢往下跳躍,最後從大風扇的間隙內跳下,到達一個圓形大廳。這里的通道四通八達,各處還潛伏着許多怪物,一路往下終能到達終點,在半路上(SEC.32 SEC.33)附近會看見有某個什麼人被2個怪物追殺,趕上前去幹掉那2個怪物,雖然人已經被打成骷髏,但是得到了關鍵物品:Pass Key。在通道盡頭發現一個和起始點差不多的圓形大廳,不過中央多了一塊圓形平台,在對面有控制台,把你剛剛拿到的Pass Key在上面使用,能打開中央平台的門,從這里跳入,終於來到Nosferatu的大本營。

游上岸,經過長長的由垃圾堆成的通道,中間血池上的鐵橋中有斷裂,注意跳過,如果不當心跌入污血中會持續傷血,來到他們的「住宅區」。再經過一段鐵橋就能到Gary的住所。
進入Gary的住所,沒見到他人,卻看到餐桌旁坐着3具骷髏,盤子上盛着腐爛的耗子。一凡寒暄之後,你終於瞭解到Nosferatu一族的病態的幽默感。問他石棺的去向,他居然說已經被買走了,繼續追問買主,他卻要你替他先完成一些事情才肯告訴你。談話結束後可以由後門通過一條捷徑到達墓地的某個墓室。
※主線任務 I Spy Barrabus
Gary提到在唐人街上的Kuei-Jin—來自東方的吸血鬼,他曾經派遣他的一個代理人Barrabus去和他們的首領Ming Xiao會面,但是到現在一直杳無音訊。他要你去唐人街尋找他的下落,之後會通過當地的付費電話與你聯系。
在唐人街完成了Come to My Parlor的任務之後,走出Fu Syndicate大廈,Gary就會給你打電話,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A Tangled Web
Nosferatu的集中地,在一扇裝飾有藍色橢圓的門後遇見黑客Mitnick,據他告訴你,因為某次好奇的驅使,使他偶爾破解了Nosferatu的網絡,盡管沒看見什麼重要內幕,仍然因此來到了這里,但是他並未顯得有什麼不愉快。他告訴你他需要在地面上建立Nosferatu的信息網絡,但是他們不准去地面,他希望有人能幫他一起辦完這件事,答應他,他會告訴你隨後和你在EMAIL上聯系。
來到自己的住所,收到Mitnick的EMAIL,告訴你第一個地方在聖莫尼卡的Megahurtz Computing里。你所需要做的只是在電腦的”net security”目錄下運行”schrecknet”命令就可以了,密碼為Gil Bates。開啟那里的鑰匙卡片已經寄到了你的信箱里。去Megahurtz Computing,里面空無一人,不過屋子里電源被切斷了。開啟電源的開關在最里面的一個房間里,如果撬鎖技能不夠高,可以用另外一個房間的通風管道進入有電源開關的房間。開啟電源,輸入命令,第一個任務完成。
再次來到自己的住所,Mitnick會通知你第二個地點在市中心的Nocturne Theatre的地下室里。這次你需要在輸入命令前在某個高處安置一個攝像頭,至於具體地點已經有內應幫你畫好了一個紅色的X,電腦密碼為Break a leg,攝相頭已經寄到你的信箱內。比上一次困難的是,這次沒有鑰匙,你必須從下水道進入建築內,並且絕對不能讓警衛發現你的行動。進入建築內部,從後台的樓梯爬上去,一直到達觀眾席的正上方,在左邊能發現紅色的X,安裝好攝相頭以後,從後台的另一邊下樓梯,進入辦公室,輸入命令,完成之後悄然離開,不要讓人發現你,第二部分任務完成。
隨後來到住所,這次Mitnick需要你去位於市中心的Metalhead Industies的倉庫。和前次一樣,這次也不能讓人發現,鑰匙卡片已經寄到你的信箱內。到了倉庫以後小心行進,在倉庫後面有控制室,可以開啟2樓電腦室的門。在2樓電腦上輸入命令後悄悄離開,第三部分任務完成。
回到住所,Mitnick又發來EMAIL,告訴你這最後一次需要你去唐人街上一個叫Kamikazi Zen公司的服務器室。有一個臥底已經在那里的某台計算機上設置了一個hooligan的病毒,可以暫時關閉電源和第1層安全系統;另外Mitnick也建議你撬竊他們公司的金庫以引開守衛的注意。和以往一樣,通往那里的鑰匙卡片已經寄到你的信箱內。在Kamikazi Zen的前廳某個辦公室里能找到hooligan病毒,開啟它後電源需要經過10分鍾才能恢復,同時第1道安全門可以打開。進門後在某個辦公室里找到第2道安全門的密碼,開啟第2道門後不會有警衛。進入服務器室,這里打開金庫的門,去金庫取走500元錢。輸入命令後Mitnick會告訴你去Rob Nesler的辦公室,看來他就是你們的臥底了,在Nesler的電腦上收到Mitnick發給你的EMAIL,告訴你你身後的通風口門已經開啟,從那里逃出,全部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Cover Girl
在一間有Sin Bin招牌的房間里遇到Imalia,聽到這個名字你覺得頗有些熟悉,仔細回想,想起來在獎金獵人Carson的房間里見過這個名字。沒想到昔日的著名模特今天卻是這副模樣。如果你的諷刺惹怒了她的話,她就會拒絕和你談話。為了和諧與她的關系,你需要去取一本叫Guy的雜志,在某期的方面上印有Imalia的以前的玉照。
如果要找這類雜志的話……你首先就想到去Sin Bin。老闆Flynn手頭的確有那麼一本,但是由於前大牌明星Imalia的神秘隱退,這本雜志成了收藏品。他開價500,你可以還到400買下。
把這本雜志給Imalia她就會原諒你先前的言行,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Model Citizen
她對當今炙手可熱的當紅模特Tawni十分嫉恨,但迫於戒律,她不能上地面對她進入報復。她要你潛入Tawni在Lucky Star Motel對面的旅館里,在她的臥室、浴室、廚房里各安裝一個無線攝相頭,把她的隱私畫面公佈到網上,並且告訴你開啟遙控攝相頭的密碼:deopatra。
潛進Tawni的房間,注意不要被她或則她的保鏢發現,如果殺死他們會降低你的人性,任務也會失敗。需要安置攝相頭的位置會有藍光閃爍,全部安裝完畢會有提示,再去操作她臥室內的電腦,開啟攝相頭以後就可以離開了。
回去向Imalia回覆的時候,可以看到報紙上Tawni的丑聞。Tawni吃了安眠藥,你也得到自己的錢,任務完成。

和Issac談話,他會提到他將一個強大的石像鬼鎖在他的中國式劇院里,希望你去處理此事。
※支線任務 Gargoyle Removal Service
接到任務想起來在市中心Maximillian Strauss的小教堂里曾經拿到過一本關於石像鬼的書,前往向他詢問。
問Max有關石像鬼的事,他會告訴你那隻石像鬼其實是他的傑作。它不滿於做他的保鏢,一天夜晚溜了出去。如果這件事被泄密,Anarch與Camarilla的關系將會惡化,答應他保守秘密,他會給你Rune of the Third Eye,把這件符文帶在身上會對石像鬼的攻擊有一定抵抗力。
回到好萊塢,用鑰匙打開中國式劇院的門進去。剛進去沒幾步,石像鬼便從屋頂上跳下來跟你為難。雖然此戰不可避免,但是仍然可以與它交談幾句,談話中瞭解到它對吸血鬼極其厭惡。解決它完成任務。
註:石像鬼通體由石頭構成,刀刃與彈藥對它幾乎不造成傷害,需要有重擊性的武器。如果你沒有的話,去便利店(Red Spot)可以買到。
你可以去向男爵告發Max的秘密,得到經驗,小教堂會永遠被封鎖。也可以去向Maximillian回覆,他將接納你成為他們的一員。這樣2樓的房間就可以成為你在市中心永久的住所。

在墓地的管理室里遇到食屍鬼Romero。近來不斷有僵屍從墓地爬出來,Remero的工作就是防止僵屍逃出墓地以防止恐慌。他雖然對自己這份工作很滿意,但是有時相當無聊。Remero想要去找個女士陪他過夜,想讓你暫時頂替一下他的工作。你可以自己陪他消遣,但是除了能吸一點血以外什麼也得不到。
※支線任務:Pimpin for Romero
答應幫他找一個女孩,到外面街上隨便找一個,跟她說你的朋友需要陪伴。回去向Romero回覆,可以得到報酬,或則可以讓他教你如何使用火器。
※支線任務:You Only Die Once A Night
答應幫他照看墓地,他會給你一把槍,在房間的一個箱子里有彈藥。注意墓地有2扇大門,其中任何一扇在5分鍾內被撞破任務就算失敗,這會讓你破戒。打僵屍的時候瞄準頭部就能一槍斃命。堅持5分鍾以後,Romero會把他的槍Jaime Sue給你,另外視你的成績給你一些經驗,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Hot Strippers Assassin Action!
在Vesuvius里有個自稱Velvet的舞女主動跟你搭訕,仔細觀察發現她是一個Toreador。她暗示要和你單獨談些私事,跟她去2樓的貴賓室。Velvet告訴你近來有些吸血鬼獵人潛伏在好萊塢,嚴重威脅到吸血鬼社會。很幸運她發現了其中一個的蹤跡,希望你幫她做掉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然後她會告訴你這個獵人最進以Chastity的名字在Sin Bin里做脫衣舞女,並告訴你她的特徵—金色頭發,背部有一個破碎的心的刺青。另外,她希望這件事不會有不相乾的人牽扯進來。
去Sin Bin,偷窺秀在地下室,但是有2個客人還有另外一個脫衣舞女在。經理室旁邊的取款機里有150元。撬開經理室,里面有一塊手錶,桌子上的電腦可以控制偷窺室的窗(目錄:peepshow;密碼在走廊盡頭一間空房間的牆上帖着:sinner)關掉小窗,客人發現不能看會氣跑,舞女也會也會下台來休息。這時員工室的門能開了,去和另外一個舞女說想和她樂上10分鍾,給她200元,讓去她空房間等你,然後可以去單獨對付Chastity了。確保沒其他人的情況下幹掉她,去向Velvet回覆,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B Rated Writer
完成Hot Strippers Assassin Action的任務之後,和Velvet談話,她會提到一個名字叫David Hatter的劇作家,他最近在寫一部關於吸血鬼社會的劇,聽起來完全是真實現實的反映。原來是有一個吸血鬼一直在向他提供素材,這對避世戒律來說可是嚴重的褻瀆,必須阻止他們。但Velvet卻對David表示同情,並希望你不要傷害他,只要取回他寫的劇本,但是另一方面,對於褻瀆戒律者必須進行最嚴厲的懲處—死亡。Velvet告訴你可以在Lucy Star Motel里找到David。
去Lucky Star Motel,跟David談談他的劇本,說服他交給你,並威脅他說出他的合作者的名字:Julius,根據他說他今晚准備和這個Julius在聖莫尼卡的碼頭上碰頭的。
Julius,那不就是你在海灘邊見過的那個口吃的Thin Blood嗎?去聖莫尼卡的碼頭,只有Julius還站在那里。你可以放他跑,如果向他要錢的話,會喪失一點人性。你也可以殺死他,可以得到經驗。
回去向Velvet報告結果,可以避世救贖,得到經驗和錢。

※支線任務 Hunters Hunting
在Asp Hole樓上遇到了Issac跟你談起的Ash,但是聽他說起來他們之間的關系並非像Issac所說的那麼融洽。看他一副嚴肅矜持的樣子肯定有什麼事,追問他他會告訴你他的酒吧被吸血鬼獵人包圍了,他本人也被盯上。
有2個辦法可以幫助他。其一,下樓找一個跟Ash樣子超像的替死鬼,說服他和Ash互換外套。讓他去WC等着,上樓跟Ash回覆,能得到經驗和250元,那個替死鬼會被獵人殺死。
其二,從下水道將Ash護送出落山磯,一路殺過去即可,能得到經驗和500元。

※支線任務 A Dish Rest Served Cold
在自己的住所收到親王的EMAIL,說他借貸給一家咖啡館,但他們卻拒絕接受他慷慨的好意,他聽說美食評論家Tommy Flayton最近要寫一篇關於他們的評論,要你說服這個人在他的報導里給這家咖啡店一點顏色。
Tommy Flayton就在你遇見Samantha的地方。這個人相當自負,試圖威脅他的話,只會使任務失敗,試着說服他,任務完成。
回自己的住所,收到親王發來的EMAIL說他非常滿意那篇報導,讓你去信箱里取你的報酬(我看了N次信箱,居然每次都是空的-_-|)

第四章 唐人街 Chinatown

接受了I Spy Barrabus的任務之後來到Temple找Ming-Xiao,和她聊了一些關於Kuei-Jin的傳統之後問她石棺的去向,她說她自己派遣了她的2個代理人在尋找之中;再問她Barrabus的下落,她告訴你她一無所知,建議你去問問紅龍餐館的Wong Ho,他們生意人可能知道的消息多一些。
出了Temple只件一群人匆匆進入上海中聯商廈旁邊的小巷里,頗為可疑,但是你趕過去一看卻是毫無異端,還是去Red Dragon吧。
在餐館內和服務員說有事要見Wong Ho,她會幫你打開一到隱秘的電梯。在2樓的屏風後找到Wang Ho,他卻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嘴里念叨着Kiki,Kiki。讓他鎮靜下來問他出了什麼事,他告訴你就在剛才Tong的暴徒沖進來綁架走了他的女兒Kiki。你正要詢問他關於Barrabus的事,有個叫Zhao的人打電話進來,告訴他他女兒現在正被關押在Lotus Blossom,Wong Hu堅持要你幫他找回女兒才能幫你的忙。
※主線任務 Kikinapped
對照一下時間,也許剛才看到的那群人正是綁架Kiki的暴徒,再次去那個小巷,果然Lotus Blossom就在盡頭。進去以後發現里面暴徒很多,小心應付,這里可以找到一隻fancy watch和250塊錢。Kiki在2樓盡頭一間鎖着的屋子里,要是可以在1樓找到,她的嘴很兇,雖然你想好好揍她一頓,但是為了大事還是先把她帶回到她父親身邊。任務完成。

雖然救出了Kiki,但是Wong Ho還是不知道這次綁架背後的真正動機。他只是奇怪為什麼先前沒什麼勢力的Tong竟一夜之間壯大了那麼許多。你猜測說也許背後有某個勢力在驅使他們,Wong Ho會想起來Tong的壯大正巧是在那件事發生之後,當追問他那件事到底是什麼事時,他卻突然緘默不語,只說自己說的太多了。回到正事上來,Wong Ho對Barrabus的事也不知情,不過他建議你去趙氏進口公司向消息靈通的Zhao打聽一下。
※主線任務 Original Gangster
來到Zhao’s Imports,左邊的樓梯上去有一個Car Stereo,在2樓的辦公室見到神秘兮兮的Zhao,雖然他並不知道詳情,但是告訴了你Barrabus的失蹤和Tong脫不了干係,讓你去他們的酒吧Glaze2樓辦公室找Tong的頭頭Johnny,並告訴你進入Glaze門的密碼。
正在這時門外沖進一幫Tong的暴徒,占據了整個倉庫,Zhao讓你快走,自己掏出槍抵禦暴徒的攻擊,可惜敵眾我寡,沒幾回合Zhao就掛了,揀起他的槍逃出去,如果潛行技能高會輕松許多。逃出以後任務完成。

※主線任務 Dragon’s Tail
根據Zhao的情報去Glaze,就在Zhao’s Imports的對面的小巷里,門口有電子密碼鎖,很容易找。進去以後發現通往2樓的樓梯口有個一絲不苟的看家犬把着,而且四下里有許多Tong的暴徒。如果你的說服技能夠高可以不必現在開打,在DJ一邊的小吧間里可以找到這里的負責人Ricky,說服他讓你上樓見Johnny。
在2樓的辦公室里遇見Johnny,正問他Barrabus的下落,他身後的屏幕上出現了一個神秘男子指示Johnny射殺你。Johnny一邊氣憤地向他發火說他說過保證綁架了Barrabus後不會有什麼麻煩事,一邊向你開槍,卻立即絕望地發現你居然沒有因為子彈而倒下,他身後的神秘男子大笑着告訴他你的確已經「死」了,而你上前幹掉Johnny,任務完成。

※主線任務 Come into My Parlor
看着Johnny死在自己面前,這個自稱Mandrain的神秘男子居然毫不動容,似乎一切都在預料之中。他只是要你去Fu Syndicate和他商榷關於釋放Barrabus的相關事宜。
進入Fu Syndicate,在左邊的會議室里Mandrain會出現在螢幕上,以Barrabus脅迫你照他的話做。走上身後一架奇怪的升降機到達上層的實驗室。原來這個瘋狂的博士在研究吸血鬼以及獵殺吸血鬼的實際有效的手段。目前只能照他的話做。在確認了你的確是不死生物之後Mandrain開始了他的實驗。第一室:紫外線輻射,結果顯示對吸血鬼完全無效。第二室:用潛行躲避激光射線。第三室:注意躲避刀刃,在房間後部的欄桿後面有控制裝置,用你的槍將三個裝置擊毀,門就會打開。第四室:測試十字架的效力,結果完全無效,殺死那個倒霉鬼。隨後Mandrain派出4個槍手要測試子彈的效力,從鐵梯爬上去幹掉他們,如果你還沒有Utica M37或則沒有子彈的話,從屍體上揀一些,隨後門會打開。第五事:測試電的效力,用Utica M37近距離摧毀電力裝置,門會打開。第六室:變態的Mandrain聽說火對吸血鬼極為致命,想要實驗一下,你見到機會來了,對准噴火器後的燃料桶射擊,引起爆炸的巨大沖擊力把實驗室的玻璃震碎,警衛門見苗頭不對,掏出槍便朝你開火。幹掉他們,從窗口跳上去,追上博士回報他剛才對你所做的一切,從他屍體上取走Barrabus Cell’s Key。回頭一看,怪怪,幸好逃了出來,看下一間實驗室的樣子,要是進去一定是你的死刑台。來到樓下倉庫釋放Barrabus。但是據他說Mandrain已經掌握了相當數量吸血鬼的資料,你們當然不能讓這些資料公之於眾,Barrabus說數據就存檔在大樓服務器室的電腦上,在走之前一定要先清除它們,並且他很樂意找那些關他的人和他們交流一下。出去幹掉2個警衛後在其中一個身上搜出Fu Syndicate Office Key,進入辦公室,用電腦打開被鎖住的門。在Barrabus解決掉沖進來的警衛之後,進入服務器室,清除數據,可以走人了。任務完成。
大樓里另有一間上鎖的房間需要10級撬鎖技能才能進入,里面有一本加Melee的Tome。
註:在這個任務進行過程中如果失敗重新載入進度可能會使各間房間里的機關陷阱運作不正常,請注意事先存盤。

出了Fu Syndicate大樓,Gary會用電話和你聯系,就在大樓出口旁邊。他會告訴你石棺現在在一處叫做Giovanni的別墅的某個展覽會上,他已經在地圖上幫你把具體位置標了出來。
※主線任務 Italian Dinner
乘出租車來到Giovanni Mansion,前門的接待員是個意大利光頭,英文說不流利,但是仍然很清楚地告訴了你沒有邀請函不得進入。當然你可以選擇硬闖,進去以後保安們當然不會給你好臉色看。在噴水池前見到醉得不行的Maria和她丈夫Victor,說服Victor帶她回家去,揀起Maria的邀請函,得到Giovanni Invitation,裝扮她就能混進房子。
參加舞會的人很多,都以為你是哪個遠房親戚,只要不做什麼出格的事,你會很安全。在大廳里遇到Mira,她跟你談起競選家族一把手的競爭,並說目前有2個人對她的競選威脅很大,其中一個是她的侄子Chris,另一個叫Adam,如果你能設法打聽到對他們2個不利的新聞,她會好好的感謝你。這2個人就在同一個大廳里,找到Adam,用你的說服技巧讓他暴露他的底牌—他實際已經完全破產了;說服Christopher需要的技巧更高一些,告訴他你的一些隱私後,他會向你坦言他其實是他母親和Michael Avellone的私生子,而非Giovanni家族里的人。拿這些告訴Mira,能得到一些經驗和錢。
在大廳里四下打聽能得知石棺在地下某處,而一間房間居然有眾多保安把守更表明通往石棺的密道就在被鎖着的房間某處。如果你潛行技能和撬鎖夠高,可以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進去。你也可以去找Nadia Millner,她會和你談到她在芝加哥的一段難以致信的經歷,如果你說服技巧夠高,可以說服她帶你去親眼見識一下。她帶你從身後的門出去,進入對面的門里,拉下牆上劍盾的機關,打開書櫥後的密道。在這里還可以拿到Dodge II,對你隨後的戰斗會很有利。跟着她走下旋轉樓梯。
在樓道的盡頭進入一間手術室,這里有一本Giovanni Book,Nadia會幫你開門,如果你一個人來,撬鎖技能也不夠,跳到中間一具棺材形狀的結構上,拉下一邊的扳手,可以降到地下室中。雖然Nadia說僵屍很安全,可是看起來只是對她而已,幹掉撲過來的僵屍往前進,在一件墓室里可以找到Saulocept,用來增加經驗值。繼續往下進入更深一層。
右邊地上的鐵柵欄已經打開,看來不好走,往左邊貼着右邊牆走可以避免掉到僵屍堆里去,如果你不小心掉下去不用急,在盡頭有梯子可以爬上來。繼續走可以來到一處長長的環形走廊,在走廊一處的門內就是通往石棺的通道。
在最底層終於來到了安置石棺的房間,但是這時卻出現了2個守衛,並且警告你說你的行為違反了親王與Ming-Xiao之間的契約,不過不立即離開對將對你的死亡不負責任。但是你走了那麼遠的路來到這里自然不能空手而歸,用你的全力幹掉他們,然後將石棺運回市中心,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Eye Gouge Hell
在The White Cloud里遇到一個奇怪老人Mr.Ox.,他會給你講關於一個叫Lin的竊賊的故事。他希望能把Lin那雙貪得無厭的眼睛收納入他的收藏品中,並告訴你Lin的屍體目前被藏在當地一家面館後部的冰室里。
這家面館就在The White Cloud的對過,不過前門鎖住了,在大街上當眾撬鎖當然不妥,從後面的小巷可以進入。用潛行躲過2個守衛的眼睛,從冰室里取來Lin的雙眼,回去給Ox,得到經驗和錢,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Bad Luck Farmer
把眼睛帶給Ox以後,他還會跟你提到有一個顧客在他店里買了一個厄運符咒要「送」給他的敵人,希望你去替他辦一下這件事。你需要做的就是到Lotus Blossom里去將這個符咒放到他的櫃子里而已,已經有人在櫃子上畫了一個黑色的圓圈,你不會弄錯地方的,聽起來相當容易。
經過Lotus Blossom的地下浴場,來到更衣室,就見到了畫有黑色圓圈的櫃子。剛把符咒放進去門外突然沖進來一個胖子,怒喝你把什麼東西放進了他的櫃子,隨後不問緣由地就沖上前來攻擊你。當然你也不是好惹的,兩三下就放倒了這個胖子—厄運的符咒果然靈驗!
回去告訴Ox櫃子的主人已經遭到不幸,他陰惻惻地說道如果你不能把你的敵人送進地獄,那就送一個惡魔去他的面前。原來如此…… 從Ox手里得到經驗和錢任務完成。另:如果你沒有殺那個胖子也能完成任務,只是經驗和錢少一些。

※支線任務 Gone Fishin
Chiki Mei-Mei面館的店長是一個年輕女孩,她一見你就說你可疑。不懂日語的你當然聽不懂她在說什麼,問她說的什麼,她卻反問你是否進過神殿。原來這個叫Yukie的女孩是一個惡魔獵手,對超自然生物都心懷反感。她告訴你她的師傅和家人被一隻Hengeyokai殺死了,她從日本一路追蹤到這里為了復仇,問你見沒見過在這附近有Hengeyokai。你連聽都沒聽說過,不用說見了,問她那是什麼,她告訴你Hengeyokai是一種偽裝成人類模樣的惡魔,身上會有一股魚腥味。問她有什麼進展,她很遺憾地告訴你她目前已經失去了追蹤那個惡魔的線索,讓你幫她留意一下,有什麼情況來告訴她一聲。
既然同樣是超自然生物,你來到神殿向Ming-Xiao打聽。她說她當然知道,不過因為這個叫Zygeana的Hengeyokai來到這里就拜見,也沒做什麼出格的事,Kuei-Jin也沒怎麼管。不過她還是告訴你今天他要和某個客戶到Red Dragon餐館談一筆生意。
來到Red Dragon餐館,在一個角落里多了一個沒見過的人,你剛上前搭訕他就跟他大談價錢,原來把你當成了是他的客戶。問他是不是Zygeane,他說不是,而且說Zygeane也不過是他們生意中的一個中介人。用你的說服技巧可以讓他今晚在Golden Oceans Fish Market為你們安排一次見面。你走之前他關照你這個Zygeane非常危險,讓你最好有個准備。
你剛想去Golden Oceans Fish Market,卻想起來這本該是Yukie的事,怎麼做應該由她本人來決定。來到面館告訴Yukie今晚的約會,和她相約一起去解決那個惡魔。
在魚市場門口遇到如約而來的Yukie,你們一起去,卻發現來應約的卻是你在餐館見到的人。他大笑着現出原形,原來因為你的打探驚動了他,所以故意設計好將你們2個知情人一網打盡。說完Zygeane拿起一旁的死魚就朝你們砸來,擺平他以後Yukie會感謝你,任務完成。

※The Hitmen Impasse
這個任務獲得的幾率很小,在街上有一個叫Ji Wen Ja的老頭,擺着個地攤做預言師;在Red Dragon Restaurant里也有一個叫Lu Feng的老頭。他們2是過去聯手做過黑手黨,並獲得了不小的利益。洗手以後2人把以前的贓款藏在了一個保險箱中並各人握有打開箱子的2把鑰匙其中的一把。如今他們2人互不信任,並且希望你能幫他殺死對方,並把另一把鑰匙帶回來。
照他們的希望去辦,殺死其中的一個,可以得到經驗和1000元錢。你也可以用你的說服技巧說服兩人重歸於好,得不到錢,但是可以多得一些經驗,還可以獲得一點人性。你下次再去拜訪他們2人還可以再獲得一點人性。任務完成。
註:只和其中的一個人交談觸發任務幾率很小,和2個人都接觸過以後會大一些。往返於他們2人之間會進一步增大觸發任務的幾率。

最終章

得到石棺之後,親王欣喜若狂地上前來要打開石棺,卻發現無論他怎麼努力棺蓋都紋絲不動,他惱羞成怒地要你和Beckett想法把石棺打開,自己去處理別的事去了。在一邊冷眼旁觀的Beckett相當鎮靜地告訴你當初發現這具棺材的挪威考古學家Ingvar Johansen可能會有辦法,但是由於他牽扯進了這件麻煩事中,Society of Leopold的吸血鬼獵人們已經將他綁架至Malibu修道院並且關押了起來,看來你還要再跑一趟。和Beckett對話,問及他的身世,可以得到一點經驗。
※主線任務 Society for Preservation of Professors
乘出租車來到海灘旁Society of Leopold的教堂,房子外圍有許多槍手在巡邏,潛行技能高的話可以一個個暗殺掉,這里可以得到Steyr Aug,用來狙擊。如果不想收集多些彈藥的話不必把周圍掃清。進入教堂後在1樓可以得到日記,里面詳細寫了這一陣獵人們的活動,在同一間屋子里可以得到一把槍。在這層有4處紅外線,碰到的話會引發爆炸;你可以用旁邊的電腦設置成針對人類,不過如果在爆炸范圍內一樣會波及你自己,索性關掉好了。神龕旁邊2個不必理會,是2處旁門。在2樓能得到Society of Leopold Interior Key和Vampire Apocryphe。用要是打開正門旁鎖着的門,在地下酒窖的底部可能發現有一個酒桶可以移動,移開以後發現一條密道。
從密道出來來到一個小平台,又是一個可以讓你體驗蹦極的地方。從下面的洞穴經過通道可以到達一大一小2個洞穴。在小洞穴里見到了—居然是被關着的Ash,臉上刻着3個十字架,看來他最終沒有逃出獵人的魔掌,也許當初找人和他替換衣服會是個更好的主意呢。在大洞穴里在某個人的屍體上得到Ash Cell’s Key,回去釋放他。在大洞穴盡頭進入訓練室。
一進訓練室又見到了吸血鬼獵人們的領導Bach,他拿着狙擊槍要射殺你,當然不能讓他成功,處理了他的問題以後,在樓上可以見到Johansen。問他關於石棺的詳細資料,他會告訴你這個棺材來自美索不達米亞,極有可能是公元前1050-800年時期古亞細亞的一個國王Messerach的棺材,據史料記載,他在入棺前統治的時間長達整整250年之久。Johansen還說在石棺上刻着的古代圖紋是Lamastu,據說是古亞細亞的吸血鬼的始祖,與Caine一樣也曾經接受過Lilith的指導;而對於在周圍的吸血的圖形Johansen作出了他的科學性的解釋—據他推測他們一族可能患有缺鐵性貧血,在醫學不發達的當時,權勢顯赫的皇族就吸取人血來緩解病痛。如果你的說服力夠高,還可以套出他是如何找到石棺的,原來教授原來並不知道石棺的存在,某天他收到一個包裹,里面有着關於石棺的詳細資料;他希望你不要說出去,不然會毀了他的前程。最重要的事情不要忘了問他—如何打開棺材,他說棺材的內部結構非常嚴密,需要一把特殊的鑰匙才能打開,這把鑰匙在離發現石棺不遠的地方也被發現了,但是糟的是,自從石棺載上船以後就再也沒有見到過那把鑰匙;而且由於那把鑰匙的製作工藝極為精密也無法復制一把備用。回想起船上見到的被棺材和失蹤的附件,一切都明白了,某人一定偷走了鑰匙並且已經打開了棺材。
帶Johansen逃出洞穴,剛出門就感到一陣不小的震動,定睛一看,原來Bach居然還沒死透,手上拿着引爆裝置的控製器要你們陪他一起去地獄渡假。趕緊帶着Johansen用剛才經過的大洞穴中的小船逃生,任務完成。
註:這里有個BUG,可能會退回桌面。在補丁推出之前按照以下步驟可以正常游戲:在游戲的快捷方式後添加命令行-console,這樣會在游戲里開啟控制台;逃到儘量靠近小船的地方打開控制台;輸入SaveJohansen(),注意大小寫,這可以使你完成這件任務;再輸入changelevel2 la_hub_1 taxi_landmark,如果你是Nosferatu,輸入changelevel2 la_hub_1 sewer_map_landmark這可以使你回到市中心。
另:回到市中心後,如果你還沒有讓Heather離開的話,現在去找她。她會和你說起她的一個夢,隨後會給你整個游戲中最強的防具Body Armor;如果你在這之前已經去向親王匯報情況,那Heather會消失。但無論何如,Heather已經無法逃脫死亡的命運。

下了車你會發現大樓前面多了好多警車,進入大樓一看,大廳空無一人,取而代之的則是牆上的彈孔與地上的血跡,一條長長的血跡一直拖到電梯門口。懷着疑慮上樓見親王,才得知原來是魔黨聽說了親王已經得到石棺的消息後前來搶奪。親王在嘲笑了一番他們的不自量力之後,要求你去清除城內的魔黨首領,並告訴你他們的聚集地位於Hallowbrook旅店。
※主線任務 Hell at the Hotel Hallowbrook
Hallowbrook旅店的前門緊閉着,只能從後面小巷里的升降機進入。不看不知道,外面看似豪華的旅店內部居然像個垃圾場,處處斷壁殘垣。這里敵人很多,路線也比較長,敵人除了有吸血鬼魔黨,還有普通人類,幸好還有一些貧民可以供你汲取鮮血。前面幾層找到破裂的地板跳到更下層。順着一處損毀的電梯通道跳下後,居然看到幾個敵人抓着你的Heather,雖然你沖了上去,但是卻來不及救下她的性命。也許先前你讓她走的話,她也不至於遭到如此悲慘的結局。看了Heather最後一眼,繼續往前找出那個幕後指使者。
終於來到了一個隱秘的空間,看起來的確正是魔黨首領的巢穴。沖進房間卻見到一番極為病態的血腥場景,這幅滅絕人寰的景象使你立即想起了King’s Way 609號的地下室,難道…… 正在這時前方有人顯身,果然是Andrei Tzimisce這個變態傢伙,上次居然沒有殺死他,既然如此,這次自然不能犯同樣的錯誤。Andrei暴怒地朝你發火說石棺絕不會打開,並且他會不惜一切代價阻止你。說完他變身成戰斗形態朝你撲來,一番戰斗後終於徹底讓他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解決掉Tzimisce後回到大街上,迎面居然碰上了Ming-Xiao,她看起來對你曾殺死她的2個精英守衛的事並不十分在乎,這次來找你的目的只要是要告訴你她與親王之間的契約的具體緣由。原來親王害怕Grout會看穿他的野心,於是策劃了這起一石二鳥的陰謀,既可以避免自己野心的敗露,又可以除去密黨的反叛者。說到這時,你眼前忽然一亮,居然見到了—Nines,原來這就是親王與Ming-Xiao契約不可外傳的原因—親王幫助Ming-Xiao增強她的勢力,而Ming-Xiao利用她的變形術假扮Nines前去謀殺Grout;而當初親王派遣你去調查Grout就是為了有你這麼一個證人而不至於他的計畫泡湯。Ming-Xiao告訴你親王為了得到石棺可以不顧一切—撕毀同盟,甚至殺你滅口,因為你知道的太多了,並且向你坦言開啟石棺的鑰匙就在Kuei-Jin手中。她希望你仔細考慮一下,說完便揚長而去。
回去向親王報告魔黨的顛覆,並質問他為何隱瞞與Kuei-Jin的聯盟,到這時他還一口咬定是Ming-Xiao企圖使密黨起內訌的陰謀,並且作出決定終止對Nines的血獵,派遣你作為密黨的大使,與Anarch聯盟,一同向Kuei-Jin宣戰,將他們驅逐出落山磯。
※主線任務 The Enemy of My Enemy
雖然接受了任務,但是目前Nines仍在逃亡之中,首要的任務要先找到他。去The Last Round他們的集聚地打聽一下消息。半路上有個人一邊喊着你的名字一邊朝你跑來,一看居然是Beckett,他一改往日鎮定的pose,告誡你石棺無論如何不能被打開。看他一副慌張的樣子知道並非玩笑。說完話,他躲進一旁的小巷,只聽見一聲狼嗥,瞬間便不見了他的影子。
在The Last Round里告訴Damsel近來發生的一切。聽到親王與Kuei-Jin結盟的消息她暴怒了起來,幸好立即克制了自己,並告訴你Nines目前躲在Griffith Park中。
坐出租車來到Griffith Park,乘上纜車上到山上的瞭望台。在山上終於又遇見了Nines。和他談到與密黨結盟的建議,Nines並未作出最後表態,只是說事情有點不對勁。他這句話並非指的親王卻是旁邊的環境,警覺的你也聞到了一陣煙味,隨即空氣中飄散出點點火星。Nines說你們被人跟蹤了,並且告訴你他來這次躲避因為這個是狼人的聚集地,沒有人敢來這里獵殺逃犯。你還試圖想對抗狼人,Nines卻告訴你它們完全是嗜殺的生物,子彈對他們不能造成任何傷害,而近戰完全是找死,唯一的方法就是逃。轉身一看,纜車居然莫名其妙地開走了,看來只有先在旁邊的觀測台里先躲一下。正在這時一隻狼人將Nines撲到山岩後,沒過幾秒它就出現在了你的面前。現在自身難保,也沒辦法顧的上Nines了,你轉身就往觀測站里逃,情急之中瞥見指示器—下一班纜車至少要等3分半鍾才能到達。狼人的攻擊實在太恐怖了,天花板、牆壁都被它打的粉碎,看來還是要想辦法主動出擊。在房子左側的門出去有電源室,開啟電源就能使觀測站內供電恢復。在中央的觀測室內發現一個開關能開啟通往外面的大鐵門,這使你想到一個值得一試的方法。你打開鐵門,繞到外面將狼人從外面引進室內,在它正走過鐵門的時候拉下開關,沉重的鐵門慢慢閉合,只聽一聲絕望的嗥叫,狼人被活活擠死在門中。殺死狼人後得到一些經驗,任務完成。

出了公園不見了出租車,見到的卻是Jack。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把你帶回你在聖莫尼卡的公寓,並且叫你帶上你所有需要的東西立即離開。問他怎麼回事,原來在公園的的一幕完全是親王導演的—一來可以在失去理由的情況下依然拔掉眼中釘,二來也可以殺你滅口。但是他卻低估了你的實力,在這套計畫失敗的情況下他又想出了更惡毒的陰謀:由於你先前與Kuei-Jin的接觸,親王謊稱你與Ming-Xiao聯手,並且殺死了Nines,宣佈對你進行血獵,這下全城的密黨們都將以成為獵殺你的人為榮。
※主線任務 Out for Blood
好在Jack洞察事情的原委,但是面對數量眾多的追殺者,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垃圾場邊上為你事前預備一輛出租車。出了自己公寓以後,盡一切辦法乘上車,開始你最後的冒險。任務完成。

大結局

坐上出租車以後你對你成為吸血鬼以來發生的一切百感交集,這時司機發話了,跟他聊了一會兒關於Jack和其他的事情後,你平靜了下來,是該考慮下面的道路的時候了。一個無所依從的吸血鬼的道路是很難走的,司機提醒你謹慎地選擇你最後的盟友,因為這可能關繫到你今後的一生。
游戲會根據你的選擇不同而產生不同的結局。

結局一
你考慮再三,還是覺得親王LaCroix和他的石棺才是最強的力量。雖然親王對你進行了殘酷的追殺,你仍然不聽司機與Beckett的勸告,覺得與親王一起打開石棺,得到最強的能力。
在大廈里,親王先是假裝因為你殺死Nines而對你發火,隨後解釋說是Kuei-Jin放的火惹怒了狼人,對你能在狼人的攻擊中存活下來感覺驚奇,最後終止了對你的血獵,並且派遣你去Ming-Xiao處取回石棺的鑰匙—無論使用何種手段。你可以說任務很困難,名正言順地向親王要2000元。
※任務 Ming-Xiao Must Die!
坐車去唐人街Ming-Xiao的神殿,從前院經過廂房來到正殿,進入龐大的地下城。在地下城內的一處水力大廳中推開門閂,不能用E鍵,而是需要你走過去推動門閂。進門以後在一間放有神龕的大房間里用2邊的石像壓住2邊的地方,佛像會移開,出現一條密道。在密道的盡頭是一個神秘的大廳,中央有一個八卦的石刻,周圍有4個空着的石基。從旁邊的通道里能到4間小室,分別得到玉製的龍、象、鶴與貓。拿的時候注意放置玉雕下的石基。和在大廳中的4個配對,4個都放在恰當的位置就可以打開通到Ming-Xiao密室的傳輸門。
Ming-Xiao死活都不肯把鑰匙給你,那戰斗是不可避免了。她顯出了她的原形—一隻巨大的水怪,用前面買到的噴火器可以輕松取勝。拿了鑰匙回到親王身邊。
親王見到了你帶回來的鑰匙欣喜若狂,你們興奮地猜測着棺材里放着的究竟會是哪個吸血鬼,迫不及待的打開一看,沒有見到你們希望的吸血鬼,卻是一大堆的烈性炸藥,一旁的計時器只剩下了最後的幾秒,在計時器的旁邊帖着一張大紙,上面寫着「炸藥請笑納 —愛你們的Jack」,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在你們的驚呼聲中,大廈的頂層爆成一片火海。而在一處山頭上,Jack大笑着欣賞着他的傑作,一邊和坐在他旁邊Messerach的干屍愉快地聊着天。而從頭到底一直為你服務的司機也回到了他主人的身邊。游戲結束。

結局二
雖然你對親王的陰謀怒不可遏,然而你你密黨仍然報着忠誠,看來密黨到了非要換一個親王不可的時候了。這時你突然想起Maximillion Strauss,他一定能讓密黨恢復往日的秩序。
在小教堂里和Max談起近來的事,Max向上級請示了以後作出決定,要你先去唐人街解決Ming-Xiao和她的Kuei-Jin,然後再回來卸除LaCroix的權位。
解決了Ming-Xiao的問題後來到市中心。在前廳那個色眯眯的老光頭對你說LaCroix不允許你進入,威脅他說你只能給他10秒鍾逃出這幢大樓,他會嚇得蹲到地上一動不動,正好一頓晚餐。解決掉趕來守衛的警察,乘電梯上樓。沒想到電梯只到了一半就停了下來,看來只能自己走了。從緊急樓梯來到一個室內咖啡廳,繼續往上到屋頂,解決掉特警後從管道進入旁邊正在施工的樓層。在這里見到了親王,他居然還大言不慚地說他能活到現在絕不是偶然,隨後叫出了一幫廢物警察試圖解決你,幹到他們,從親王身上得到Astrolite,可以用在這里的臨時電梯上,當心不要炸死自己。從6層乘電梯來上到7層,再找到電梯上去就可以看到平時一直站在親王身後的Sheriff。他二話不說拔刀就砍,留點力氣,因為打敗他以後,他會變回原形—一隻大型的古代巨獸,居然還能飛。他一把抓住你丟到了樓頂的廣場,還拋下一些怪物前來攻擊你。這仗比較困難,注意在廣場上出現的警察們是來攻擊怪物的,當然如果你需要血的話……
戰敗的LaCroix還妄想着你把鑰匙交給他,你冷笑着拒絕了他的胡言亂語,無論他可憐的懇求還是最後的急嗥都已經無法挽救等待着他的命運了。這時Strauss出現,感謝你對密黨做的一切貢獻,並登上了新的親王的寶位。至於那具石棺,Strauss還是那句老話—某些古老東西最好不要去打擾它,把它安置到一個新的秘密地點,為以後其他的冒險者們提供又一個新的神秘之所。游戲結束。

結局三
回想到近來的種種經歷,你還是覺得Anarch所崇尚的自由才是你真正需要的東西,但是Nines…… 這時前面的司機說道他知道仍然有人可以領導Anarch把落山磯恢復到原先的那個真正的自由之州。聽到你了確定的答復,他開車把你帶到了好萊塢的幸運星汽車旅館,在2樓見到了Damsel,她對你能在狼人的攻擊中存活下來感到驚異,但她說那個領導並不是自己,你真正要找的人在她身後的門內,她會確保你們的談話不被打擾。進去以後看見的竟然是渾身是傷的Nines,臉上還留着一大塊被狼人撕破的傷痕。你明明見到他被撲到山下的,Nines指了一指床,只見一隻血淋淋的狼人頭赫然擺在上面—Nines的戰利品。鑒於Nines目前的身體狀況,現在也只有你才能去進行最後的戰斗。
在Ming-Xiao的神殿里得到了鑰匙,經過戰鬥來到親王的大廈。他叫囂着要你把鑰匙給他,你看到他那張丑惡的嘴臉,拿起桌子上的剪刀告訴他他只能得到這個,被切開喉嚨的LaCroix痛苦地在地上掙扎,卻還是滿腦子他的寶貝棺材。蔑視着這個被力量權利折磨得無藥可救的垃圾,你厭惡地把鑰匙丟到地上,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大廈。LaCroix狂笑着說你永遠也成為不了一個領導,拾起地上的鑰匙,掙紮著爬到棺材旁邊,卻沒想到他期盼了那麼多日子的居然是一大堆的炸藥,勝利的狂喜瞬間轉為夢想的破滅,在狂怒的瘋笑聲中,親王迎來了他最後一個夜晚。游戲結束。

結局四 
前半部分同結局三。把親王LaCroix打倒到地上後,看着手里的鑰匙和一旁觸手可摸的石棺,強烈的占有欲緊擄住了利慾薰心的你,再看了一眼親王,確認了他完全失去抵抗力以後,當着他的面打開了棺材。沒想到里面放的居然是炸藥,意想不到的禮物使你驚呆了,在一片爆炸聲中你帶着你的貪欲走上了不歸之路。

結局五
思前想後,你覺得Ming-Xiao和她的Kuei-Jin才是你最後的盟友,畢竟他們從未試圖要傷害過你。雖然司機警告你和她聯盟將會使吸血鬼一族永遠的消失在這個城市,但是你仍然義無返顧地敦促他開車前往唐人街的神殿。Ming-Xiao對你的決定表示欣賞,並歡迎你加入他們的一員。由於她必須留守神殿看守住石棺的鑰匙,於是推翻LaCroix的皇權的重任便落到了你的肩上。在大廈內打倒最後一個抵抗你的敵人,使親王昔日的威嚴掃盡,他匍匐在地上還寄希望於你和那具沒有鑰匙的石棺,卻不想這時Ming-Xiao和她的保鏢們已經占據了整幢大樓。在無情地處死了舊時的對手後,Ming-Xiao親昵地摟着你告訴你在這個城市里還尚有一個吸血鬼擋在她的霸道之路上,看到自覺圍成一圈的保鏢們,你剎時全明白了。Ming-Xiao冷笑道她的Kuei-Jin一族怎麼可能會容納你一個外族的吸血鬼,但是她為了表示對你的感謝,會留下你的一條小命。在廣闊無邊海洋上,Kuei-Jin們將你與石棺緊緊地鎖在一起,再次永遠地放逐到深不可測的海底。游戲結束。

結局六
在經歷了那麼許多事之後,你萬念俱灰,只覺得在這個吸血鬼的世界里沒有任何人可以信任,對今後何去何從更是茫然不知。司機對你深表同情,並告訴你他也曾經遇到過處在你如此境地的人。最後他建議你可以選擇成為一個傳說,殺死LaCroix,驅逐出Kuei-Jin,你將成為隨後到來的混亂都市的英雄;但是他同時也提醒你,身處高位的人總是第一個成為野心家的目標。你接受了他的建議,先去唐人街驅逐出了Ming-Xiao,再回市中心處理了LaCroix。在親王昔日權威象徵的轟然倒塌聲中,你默然走在街上,Nines和他的Anarch朋友們趕來向你祝賀,但心灰意冷的你對他們要你擔當他們新的領導的提議充耳不聞,卻只是冷冷地擺了擺手,孓然踏上了你未知的漫漫旅程。游戲結束.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