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 血族》攻略(上)

第一章 聖莫尼卡 Santa Monica

  剛到自己的住所,熟悉一下房間環境,桌子的抽屜和冰箱里可以讓你放心地安置暫時不用的物品;無聊時可以打開收音機和電視放鬆一下。在桌子上Mercurio已經給你留了便條,告訴你你email信箱的密碼是sunrise。打開一旁的電腦,除了一些廣告外,還有Mercuio剛給你發的信,告訴你他的公寓在第一大街24號,就在你公寓的右邊旅館,到底4號房間內。

  出了公寓門,迎面碰上一個流浪的乞丐問你討錢,你不給他居然還敢罵你,你眼睛一掃,見四下無人,一口便咬上了他的脖子。點心用完,走出小巷見到有個重傷的人一邊大口吐着血,一邊慢慢捱進右邊的旅館里。在路邊遇到一個體面人,他的車壞了,正在等人修理完了開來,你可以用你的說服力騙取他的同情,得到一些錢,繼而再威脅他用他的手錶換取他的性命;如果誘惑力高,還可以騙他到小巷內和你「約會」。

※主線任務 Wherefore are thou, Mercurio?

  走進旅館,但見一條血跡一直拖到4號房間的門口。打開房門,果然受了重傷的人就是Mercurio,幸好他是吸血鬼,不然這樣的傷在常人早就走了。找到Mercurio,得到經驗,任務完成。

  Mercurio告訴你親王給他任務要他去炸一個魔黨的聚集地。他剛才買好炸藥回來的路上在碼頭附近被幾個流氓給搶了,不光炸藥沒了,連錢也被洗劫一空,靠着吸血鬼的特殊體質他才揀回一條命來。見他這副模樣,看來取回炸藥你任務要你去替他完成了,臨走前他還不忘記關照你在外千萬不要告訴別人他還活着。

※主線任務 Surf’s Up

  剛到海灘,一個女孩跑上前來告訴你你要找的那幫人就在鐵門後樓梯上的屋子里。你正暗自吃驚,她胡言亂語一通後告訴你她常常會預見未來發生的一些事,但是在事情真正顯出它的面目之前,她也無法更詳細的說出其他的細節。能瞭解自己今後的未來不管多多少少都是件不錯的事,但是她說她需要錢離開這個地方,如果你能慷慨解囊資助她100元的話,她會很樂意與你談談你的未來,等以後有錢再說吧。思忖着她的話,你走上了山崖。

  屋子里有不少人,在門口還有個惡棍守在耀眼的路燈下不走。如果你的戰鬥技能還不足以順利對付他們的話,還有一條方便的途徑可以供你選擇。潛行到屋子右側,拆掉一條柵欄上松動的木條,繞到屋子後面關掉房子的電源。開始屋子里的人還會出來看一下,第2次再關掉他們便懶得出來了。沒有了前面路燈的亮光,你很容易的就解決掉了那個惡棍,在另一側窗下用槍打碎玻璃,偷偷取走炸藥,回去給Mercurio答復,得到經驗,任務完成。

  拿回炸藥以後,Mercurio要你去幫他炸掉魔黨的倉庫,但是那里聚集着大批魔黨份子,他們當然不會讓你從大門進去。Mercurio要你找到一個叫Bertram Tung的吸血鬼,他能幫你潛入那里。但是問題是他與另一個勢力—Therese Voerman長期關系緊張,使得他現在不得不躲在別人找不到的地方。如果要和Tung見面的話,看來先要使Therese放棄對他的追捕行為。Mercurio告訴你可以在Therese和她妹妹Jeanette經營的Asylum里找到她們。問他哪里可以買到武器,他會告訴你等他的身體恢復以後會提供給你。

※主線任務 Explosive Beginning

  由於無法直接見到Tung,先要去解決Therese和Jeanette的事情。

  解決了她們倆的事後,你被告知你能在廢棄的油庫內找到Tung。Tung告訴了你一些那里的情況,要你准備一下,隨即出發前往魔黨占據的倉庫。

  到了以後從破洞進入盥洗室。出了候車大廳來到廢棄的鐵路上。到底能找到一間上鎖的車廂,從那里一路走,來到倉庫後門,上到2樓的辦公室內。

  在這里一間辦公室內設置好定時炸彈,時間設置在3分鍾。從原路逃出,半路上會出現2個魔黨的吸血鬼試圖攔住你的去路。其中第2個一定要先打倒他才能打開被他鎖着的門。一直逃到進來時的候車大廳,聽前背後一陣巨響,看來成功了。這時從一邊奔來一隻狼,在你面前化成人形,他自稱是人狼Beckett,問了你幾個莫名其妙的問題後對你完美地完成了任務表示稱贊,但是同時也告戒你說你很可能已經被魔黨注意到了,叫你小心一些。

  回到了油庫,問Tung關於Beckett的事,他顯得有些驚訝,隨後告訴你Beckett雖然不是吸血鬼,但是他對吸血鬼的歷史傳統有相當深入的研究,是個棘手的神秘人物;如果他出現在這里,那一定是某些不尋常的事引起了他的注意。

  現在可以乘出租車到市中心向親王匯報情況了。

  在市中心的Venture Tower,跟前台的胖老頭說你要見LaCroix,就能乘電梯來到最頂層親王的辦公大廳。任務完成。

  一進入第二大街的Asylum,迎面就遇到了妖艷的Jeanette,果然如Mercurio說的一般放盪。她跟你打了聲招呼,說自己還有事,就上樓去了。你想跟着她一起上去,卻沒想電梯是鎖着的。去跟吧檯那個渾身刺滿刺青的胖子說你是來應聘兼職吧檯工作的(需要一些說服力),他咒罵了一聲,但也只好幫你打開電梯的門。一到2樓就聽見門內Jeanette和某人在吵架,聽聲音你猜測可能就是她的那個姐姐。在一旁可以得到Gold Ring。進了房間,見到的果然是Therese,跟她談了幾句以後瞭解到她們姐妹倆關系搞得非常僵,剛剛還把她妹妹氣得把自己鎖在浴室里。姐姐Therese除了看不慣Jeanette的淫盪作風之外,最主要的還是因為她和Tung兩個人互相勾搭,而且威脅到她在城里的勢力和生意。你說你們之間的矛盾你管不了,她想了一下,說如果你能幫她辦妥一件事的話,她會很願意終止對Tung的追捕。Therese要對Ocean House Hotel投資,可是幾十年來這所宅子一直在鬧鬼,使得她的工作無法進行。她告訴你只要取回一件鬼魂生前的私人物品,她就有辦法處理這件事。Therese給了你Sewer Key,告訴你那幢鬼屋只有通過下水道才能到達。

※主線任務 The Ghost Haunts the House

  揭開街上任何一個窨井蓋就能下到下水道,用鑰匙打開鎖着A點的門,上去就能到達鬧鬼的旅館。在旁邊的小屋子里得到Ocean House Front Door Key,用它打開前門進入。

  由於這是間鬼屋,你會不時經受一些小小的驚嚇,不過不會造成什麼致命傷害,不用擔心。在底樓大廳看到2張陳舊的報紙。一張報導了旅館開張之時的盛大場面,另一張報導了後來發生的神秘火災。看看底樓沒什麼其他特別的,你從樓梯走上2樓,不知道究竟是鬧鬼還是年舊失修,你突然一腳踏空掉到了地下室中。來到儲藏室,忽然聽見門外有腳步聲,回頭想出去門居然被鎖住了。敲開一處牆角,進去以後又見到一張報紙,報導了在洗衣房里發現了被扭下來的孩童的頭。推門出去後正聽見洗衣房內傳出吱嘎聲,你過去一看,見到洗衣機的門自己居然打開了,幸好里面沒有滾出小孩的頭,伸手入內,得到Boiler Room Key。用鑰匙打開電源室的門,剛恢復電源供應,只見電火四起,趕緊離開,乘電梯來到大廳的2樓。

  在這里的茶幾上看到第四份報紙—繼第一起屠童案後又發現了第二個兒童殘破不堪的屍體。進入某間房間,突然燈暗下來,再次亮起來時,牆上現出幾道殘痕寫着「滾出去」三個字。在床頭櫃里拿到Upstairs Key。出了門見到某間房間前浮現出一個女子的陰魂,用鑰匙開門進入,砸開地板上一處腐朽的地板,跳到樓下的酒吧。在這里見到最後一份報紙,報導猜測旅館的縱火案是由於屠殺案的兇手自殺所致。打開吧檯內運送食品的櫥櫃,下到下層的廚房,在這里得到死者的日記。在日記里詳細地記敘了死者的丈夫Ed,因為懷疑她母親送給她的小金盒內藏着她外遇的證據,醋意大發,最終屠殺了這本日記的主人,自動收到支線任務Spiritual Release。聯想到自進入房子以來發生的一切,你慢慢理清了頭緒:這棟鬼屋中有2個鬼魂,丈夫Ed瘋狂地要將妻子永遠鎖在他身邊,而妻子則寄期望於你這個不速之客能將她的靈魂釋放平息。正想着,忽然室內餐具大亂,正不知如何是好的你眼見混亂中旁邊儲藏室的門被打破,趕緊逃進去。在儲藏室把木箱推到底,敲開通風管道的蓋子,一直來到電梯通道處。剛往下掉,只聞有女聲叫到「小心」,你下意識往旁邊一側身,躲過了掉下來的電梯—那個可憐的女子果然想要幫你。

  順着應急樓梯跳到3樓,在211房間內可以得到Weekapaug Thistle,可以增加一點防禦。跟隨女鬼的身影來到一間比較豪華的臥室,從房間一端凌亂的焦木登上4樓。這里小心鬼火傷身,一路來到310房間,這里就是當年他們夫婦倆住的居室。剛一進門,在你眼前幻現出當年的富麗堂皇,剛拿走鬼魂的遺物項鏈,房間立即回到現實中的模樣。仍然從電梯的應急樓梯跳回到大廳2樓,回去向Therese交差去。

  現在回去見不到Therese,等再次回去交給她項鏈就可以完成任務。

  回到Asylum,沒見到Therese,站在你面前的卻是Jeanette。她風騷地跟你調情,還大裝特裝可憐,可是你一眼就看出她是想騙走你帶來的項鏈,攪了她姐姐的生意。見你態度如此堅決,Jeanette只好作罷,但她要你幫她另外一個小忙。據她說最近在Gallery Noir要舉辦一次慈善募捐活動,其實在這次活動背後是一股新的吸血鬼勢力想在此紮根。Jeanette給了你一把小刀,要你用它在那些畫上劃上幾刀,順便也拿走募捐箱里的錢給你自己買套像樣的衣服;但是要確保你的行動不被別人注意到。臨走時聽見Jeanette說到畫的事,但是你追問時,她卻說自己忘記了。

※主線任務 Slashterpiece

  來到畫廊前卻見到一個警察在門口巡邏,你剛過去他就上前來告知你目前畫廊不允許任何人進去參觀。如果你說服力高,可以騙他說你是畫廊主管的助理來取走幾副畫,他會幫你開門。如果你誘惑力夠高,也可以引誘他和你發生「關系」,隨後取走他的鑰匙。如果你不想多費口舌,也可以在停車場一處卸掉幾根腐朽的欄桿,偷偷從畫廊後門進去。

  募捐箱就在前門的一個角落里,拿走里面的250元會使你喪失一點人性。在畫廊4個角落分別擺了4副油畫,你舉刀便砍。一道血光閃出,畫毫無損傷,你血池中的血居然被它吸走了。冷靜下來仔細看畫,會發現這4幅畫畫的是同一主題—吸血鬼的始祖該隱,分別是該隱謀殺亞伯,該隱被上帝詛咒,該隱與莉莉絲的相遇與該隱拋棄莉莉絲。沉思片刻,你明白了其中的玄機,按照聖經故事中的先後次序,你將4幅畫逐一破壞殆盡。這時畫中激射出幾道血柱,匯集到一起,一個血之守衛出現在你面前,費了一點力氣終於把它解決掉。任務完成。

  再次回到Asylum,這次居然是Jeanette不見了,而是Therese,看來你總是在不恰當的時機遇到不恰當的人。剛一進門,她便怒氣沖沖地朝你發火說你怎麼敢幫她妹妹來搗毀她的畫展。這時你才明白原來是陷入了她們兩姐妹的爭斗之中。連忙把項鏈給她,她見到項鏈之後稍微平靜了一點,告訴你鑒於她們姐妹和Tung之間的關系,如果要和Tung和解,先要求得自己妹妹的原諒。原諒?—是。Therese告訴你你不在的時候,她很過分地用蠢話威脅她妹妹,包括說要她的命;現在Jeanette信以為真,因此直到現在還躲着她不敢出來。Therese剛才和她妹妹聯系過,要和她在Surfside Diner里好好談談,但現在有事在身,要你幫替她去和Jeanette見面,請她原諒自己,並把她帶回來。

※主線任務 Bad Blood

  小餐館就在街對面,進去之後卻沒見到Jeanette的人影。或許人還沒到,等一會兒吧。當你走到餐館後面接近電話時,在另一端站着的4個土匪會突然拔槍向你射擊。注意其中有個人手里拿着獵槍,這在近距離時的威力是相當可觀的,建議用38式遠距離作戰。幹掉這幫土匪後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原來是Therese告訴你這是Jeanette設下的陷阱,要你快些來Asylum,她正要掛電話,你卻聽到她妹妹在電話那頭大呼救命,並叫着她姐姐瘋了。無論事情真相如何,看來要等會到Asylum才能弄清了。任務完成。

※主線任務 Sibling Rivalry

  掛了電話正要回去,卻聽見外面警鈴大作,還有警察用喇叭大聲喊着放下武器,你被逮捕了雲雲。看來剛才的一陣打鬥引來了麻煩人物,出了餐館立即找條隱蔽的小巷躲起來,過不了多久,無能的警察找不到你,就會放棄追蹤。

  回到Asylum的2樓臥室,見到的竟然是兩姐妹的對峙場面。從2人的互相謾罵里知道原來一本正經的Therese居然從小和自己父親亂倫,在某天酒醉的父親錯把Jeanette當成Therese時正巧給她撞上,醋意大發的Therese居然用獵槍射殺了親生父親。此後為了躲避警察追捕,她不知如何拉攏她妹妹一起成為了吸血鬼。雖然Therese矢口否認,但從她驚慌的神態和Jeanette的得意洋洋的表情看來確是事實。在你攪了Therese的畫展之後,狠毒的她就設計引你入轂,要將你和Jeanette一同除掉。

  無論你幫助誰,對方終將死去,而你也終於可以見到Tung了。

  註:如果你將項鏈給了Jeanette,將使Spiritual Release和The Ghost Haunts the House兩件任務失敗。在餐廳幹掉土匪之後,打電話給你的將是Jeanette,她會告訴你事情真相,並說她姐姐正要殺她,她現在把自己鎖在浴室里,求你快去救她。

※支線任務 Spiritual Release

  把鬼魂的項鏈交給Therese後就能完成任務。參見主線任務The Ghost Haunts the House

※支線任務 Bloody Mess

  在自己的住所收到親王的EMAIL,告訴你最近有一份狼人血送往當地的診所。雖然他們那邊已經把愛管閒事的人處理掉了,但是那份血樣沒有能夠及時取回。如果讓人類知道有狼人的存在,會嚴重威脅到避世戒律,親王要求你盡快取回血樣,放在你的信箱里寄給他。

  如果你還沒有去過Asylum,在診所門口會遇見食屍鬼Knox Harrington,看起來他對自己的新身份相當的開心,對能遇見你這樣一個除他主人之外真正的吸血鬼感到無比興奮。問他的主人是誰,他卻說這是秘密不能讓你知道;問他在幹什麼,他說在執行一項秘密任務。

  剛進診所,前台護士以為你來看病的,要你好好排隊。說服力夠的話,可以告訴他你是來處理這里的網絡問題的,她只是懷疑了一下,但還是把Clinic Stairs Key給了你。進入主管室,在EMAIL里得知血液樣本被存放在限制級物品室內,並且得知密碼剛剛換了新的,新的密碼是Malcolm博士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在ROOM 1內見到了重傷在床的Heather,見她渾身是血的樣子你不禁動了惻隱之心,把自己的血給她喝下,救了她的命,可以得到一點人性。她稍微振作一點後會問你是誰,但出於避世的原則,你不能告訴她,不然會引起醫院內騷動。搪塞幾句後匆匆離開。

  用鑰匙開門上到2樓,警衛會上前要求你離開,你可以告訴他你是經過護士允許的,他會幫你打開中央信息服務室的門;如果誘惑力高,還可以飽餐一頓。在休息室的一張便條上看見了打開限制物品室的一個密碼。在警衛室得到Maintain Room Key,進入儲藏室,搬動紙箱後進入通風管道,可以來到1樓的另一間儲藏室,在這里得到Malcolm’s Office Key。用鑰匙進入Malcolm博士的辦公室,在桌子上得到Morphine Bottle。打開他的電腦,通過閱讀他的EMAIL可以瞭解到他瞞着妻子在外面和自己的一個叫Paige的學生搞婚外戀,也許paige就是新的密碼吧。再次來到2樓,進入中央信息服務室(CIS),用剛才得到的2個密碼分別打開儲藏室的門和冰櫃的安全鎖。從那里得到血樣。

  回到自己住所,把血樣放在信箱里寄給親王。等下次回來就能收到親王的EMAIL,得到經驗,可以避世救贖,還能在信箱里拿到親王給你的報酬,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The Pain of Being Mercurio

  身受重傷的Mercurio說自己需要一些止痛藥緩解他的痛苦。在Bloody Mess的任務過程中從Malcolm博士的辦公室內取得Morphine Bottle帶回來給他,獲得一點人性和經驗,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The Hunted Hunter

  在Asylum再次遇到Knox,跟他談話,得知他的主人竟然就是你一直在找的Tung,可惜他也不知道怎麼找Tung,他主人總是有事自動找上他。Knox還會告訴你他上次和你所說的秘密任務。原來Tung要他跟蹤某個「亞洲來的吸血鬼」,監視他的行蹤,可惜不成器的Knox卻把事情搞砸了,這下反而被那個異國來的吸血鬼跟蹤了,由於害怕只好躲在這里。看他一副可憐樣,你主動提出可以幫助他解決他的麻煩。他對你大謝特謝,拿出一張駕駛執照告訴你這是他一次追蹤過程中那個吸血鬼身上掉下的,得到Driver’s License。可惜這是另外一個叫Virgil Crumb的人駕照,不過至少給你提供了一點線索。臨走時還可以問他城里哪兒有賣武器,他會告訴你他的一個叫Trip的朋友能夠提供地下軍火交易,只要你跟他提到Knox的名字。

  在毫無頭緒的情況下,你只好到保釋辦去碰碰運氣。來到Bail Bonds,看來你的運氣還不錯,在資料里找到這個叫Crumb的人的資料,他在保釋期間被害,目前屍體還存放在當地診所的停屍間里。

  如果前面有處理過Bloody Mess的任務,從1樓兩扇玻璃門這里可以直接下到地下的停屍間。在停屍間內看到Crumb的屍體,從對門房間里電腦上的資料顯示他死於心力衰竭。撬開旁邊的黑色箱子,在里面得到Silver Ring和Foxy Boxes的鑰匙卡。

  進了Foxy Boxes的倉庫,見到Knox所說的那個來自亞洲吸血鬼,幹掉他以後回去告訴Knox他的麻煩消失了,他也會告訴你Tung說過這批類似吸血鬼的超自然生物似乎是最近才來到加尼福尼亞的,但具體來因Knox自己也不清楚。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Thinned Blood

  在海灘上遇見了一些Thin Blood,包括有預言能力的Rosa,有點緊張兮兮的Copper,還有口吃的Julius。和一個叫E的男子談話,他緊張地問你是否是來趕走他們的,你說當然不是,問他為什麼會這麼想,他會告訴你Thin Blood是吸血鬼中地位最底層的弱勢群體,經常被別人趕來趕去。他想更瞭解一些關於Thin Blood的事,但是他現在找不到他的主人了。問他怎麼會變成吸血鬼的,他告訴你他在6個月前來這里渡假,在沖浪時遇見了Lily。他並不清楚他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對此感到非常害怕,一邊詛咒着Lily一邊從她身邊逃開。現在他覺得非常後悔,希望你能幫他找會她,據他說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城內的餐廳,也許你可以去那里找找線索。這里的Copper會問你如果全身換血會不會使他恢復到正常人類,你可以跟他開玩笑說也許獨角獸的血會有用,並威脅他交出錢,說你會幫他去搞到所謂的獨角獸的血。

  來到餐館里,跟收銀的老太說你是衛生監察員,可以敲詐50塊錢。問她關於Thin Blood的事,她會想起來一些時候以前來過一個看起來非常沮喪的正經女孩子,並說她走前留下了一些私人物品,問你要不要拿去。你當然要了,拿來一看,其中包括了她的一張照片,一把鑰匙和一張保釋單,得到Girl’s Photo, Lily’s Key和Bail Bond。看了一下保釋單,是一個叫做Rolf Toten的人的。

  來到保釋辦公室,查到了這個人的資料。當初他用他的轎車來保釋,不過現在他人已經回德國了,轎車留了下來。記下那輛轎車的型號—77年產的紅色雷鳥。到停車庫里找到他的汽車,在後備箱里找到了一本日記,得到Dairy。看來這是Lily的日記,里面詳細記敘了她是如何遇到了這個德國人Toten,如何成為了一個Thin Blood。此後她又遇見了E,對他一見傾心;那天在與他上床時過於興奮而吸了他太多的血,為了救E,她反將自己的血給了他,從而使他也成為了一個吸血鬼。在日記的最後寫到她由於急需血液而冒險想潛入當地的血庫想偷那麼幾包。

  來到地下血庫,可是門都鎖着,如果你撬鎖技能不夠,只好繞路走。在有停屍間的一側地下室內搬開2快木板,從牆角缺口進入洗衣房內。在一間冷藏室里找到一個密碼輸入裝置,但是你沒有密碼。有3個辦法可以得到密碼,在某間電腦室內可以查到;或則在一間醫療器械室可以找到Phil,誘惑或則直接殺死他,在他隨身帶着的便條上也寫有密碼;當然如果你的說服技能夠高,可以騙他告訴你,只有這種方法才能得到額外的經驗。用你得到的密碼可以打開冷藏庫內的秘密隔層,從隔層通到另一間鎖着的房間內。看到有一個女孩被綁在醫療椅上,但她似乎對你的問話充耳不聞,只是叫着放開她。你剛打開鎖在她手上的鎖,門外進來一名警衛,那個女孩一撲而上,頃刻就吸乾了他的血。等她回過神來對自己剛才的行為驚駭不已,安慰她說沒什麼關系,並問她是誰。她告訴你她就是你要找的Lily,還告訴你她的主人Rolf並非一個Thin Blood,他的組織自然不會接受她,所以當初就沒有帶她一起離開。告訴她E已經完全原諒了她並且每天都祈禱她回到他身邊。Lily希望你不要告訴E她剛才的行為,感謝你之後匆匆逃離了血庫。

  再次回到海灘上和E打個招呼,他們再次感謝你,並告訴你他們很快就要離開聖莫尼卡。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Replanting Lily

  你放走Lily之後走出房間,迎面撞上了一直給你提供血源的Vandal,他對你所做的「好」事大加惱火,並說以後再也不會有血源向你供應了。你可以賄賂他100元,或則利用你的說服技巧說服他。如果你嘴皮子又不利索,也不想給他那麼多錢的話,可以問他你能為他做點其他什麼事。他要你去找一個新的免費獻血者,並告訴你在Asylum里也許能找到這種冤大頭。

  在Asylum樓上找到一個新來的女孩Danielle,她似乎早就厭倦了這里的舞廳。跟她說在血庫里有一場很棒的舞會,她會興沖沖地趕去。但是這麼做會使你喪失一點人性。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A Bounty for the Hunter

  在Bail Bonds里遇到Arthur Kilpatrick,跟他談起他的生意,他告訴你最近棄保潛逃的人不少,他的人手不夠;而偏偏在這個時候他手下一名優秀的獎金獵人Carson卻失蹤了,他希望你能幫他把他的獵人找回來,並把他住的公寓1號的鑰匙給了你,得到Carson’s Apartment Key。

  在公寓1號房間內可以得到25元錢和一個Silver Ring。聽下錄音留言,得知Carson最近在處理一個和一個叫McGee有關的人的案子,具體資料已經存入電腦中了。打開茶幾上的電腦,如果你的黑客技能不夠,看看屋子牆壁,能找到明星Imalia的玉照,試着用Imalia當密碼輸入進去,果然正確。從資料中能知道的是上一次Carson去了McGee的住所調查,在某家紋身店內;並有留言說紋身店的鑰匙卡放在了電視機上。

  這城里只有一家紋身店,就是Red Devil Tatto。進去之後發現里面比較凌亂,在地下室聽到有電話鈴聲。接了電話原來是一個叫Grimble的人打來的,他說幾天前曾約過McGee邀他去自己的工作室做醫療器械模具,為了追查線索,你便說你願意替失蹤的McGee去完成他的工作。對方告訴你在第一大街到底就是他的地下工作室,門口會有Grimble’s Prosthetics的牌子,用門口的對講機通知他讓你進去。

  來到Grimble’s Prosthetics,見到左手殘缺的Stanley Grimble,據他說因為自己對人體修補學的熱愛所以截去了自己的一條胳膊為了醫學研究,而他的工作室主要用來研究修復學和為殘廢人提供義肢。他說自己需要先准備一下便先一步下到他的工作室去。你跟了上去,在模具製作間的冰箱里可以得到血袋。繼續往下走,卻總覺得什麼地方不對。在某個消毒池里的少量血液也許還屬正常,但是在另一間小手術室和手術台上的大量血跡表明這絕非正常的醫療實驗。果然,一進一間大手術室,就聽見一邊的一間小室內有人喊救命。你正要去開門救人從對面沖出了Grimble,手里拿着一支斷臂—也許就是他自己的—朝你揮來。立即鎮靜下來幹掉了這個變態殺人魔,放出了被關着的人。果然他就是你在找的Carson,他和已經死亡的McGee被Grimble關押了整整3天了,每天都從他們身上切下某些東西來,以至他的雙手手指幾乎都沒有了。Carson很遺憾地表示他這個樣子無法回去繼續工作,並且要你不要告訴Arthur原因。

  回到保釋辦,告訴Arthur,Carson不會回來了,向他索取報酬,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Jumpin’ the Bail

  由於失去了Carson,Arthur人手緊缺,他跟你說起他手頭有一個重犯目前棄保未歸,他不希望你做別的,只是要你去調查一下這個人是否已經離開聖莫尼卡。聽起來不錯。你接受了這個委託之後Authur告訴你這個人叫Mike Durbin,別人都稱他為Muddy,上次他的女朋友Marian Murietta替他保釋出獄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他只告訴你Muriette住在Trip店上的公寓里,並且再三提醒你由於你沒有證件,萬一出了什麼事,他不認識你。

  Trip雜貨店?那不就是自己住的地方嗎?回到自己公寓後看一下信箱上的名字,果然有叫Murietta的人住在507室,不過507的門鎖着,如果你開鎖技能不夠仔細找一下旁邊盆景,在里面可以找到鑰匙。在室內廚具這里可以得到Peepin’ – A Voyeur Field Guild,可以提高你的潛行技能。聽室內的電話錄音,可以得知Muddy已經去了市中心一個叫Milton的人的住處,還留話給Marian如果有一個叫Reno的人找他,就告訴他自己在Skyline Apartment 2A。

  回去告訴Arthur你的調查結果,他謝了你以後給了你說好的報酬,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Mudd Hunt

  雖然得到了報酬,但是心思機敏的你突然想到,目前你有關於Muddy的線索,如果能先他人一步抓回這個Muddy的話,豈不是能再撈上一筆?

  根據電話留言的線索來到市中心的Skyline Apartment,如果你撬鎖技足夠,直接乘電梯上3樓(注意這是英式電梯,在電梯里要按2);如果不夠的話,從地下職員辦公室電腦房的通風管道爬到3樓。Milton的房間里亂成一團,在桌子上可以得到Car Stereo。電話在廚具上,從電話錄音里得知Durbin和Milton出去與某人有約,但是聽不出詳細地點,只瞭解到是在某處酒吧對街弄堂里某幢建築內。

  看了一下城市地圖,在這附近唯一的酒吧只有The Last Round,對面弄堂里果然有一扇小門通到一幢廢棄的建築。一進去就發現鋼筋上吊着一具可怖的無頭屍,在屍體一旁放着一串鑰匙。上去的樓梯口有火,看來硬闖會受傷;從一旁的箱子上攀爬上去,得到Luckee Star Room Key。問一旁嚇得蹲在地上不敢動彈的乞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會告訴你剛才這里闖進了2個人,他以為是警察來趕他跑所以躲了起來。從2人的對話中得知其中一個叫Muddy,另一個叫Milton。2人等了一會兒不見約會的人來,Muddy說出去打個電話催催便離開了,再也沒回來過。而就在他離開不久,突然從陰影里現出了殺手的身影,他的手上長着鋒利的爪子,抓住了Milton,一邊咒罵着一邊慢慢地撕扯開Milton的身體,慢慢將哀號着的Milton折磨止死。他沒聽清楚殺人惡魔到底在說些什麼,只隱約聽到有提及復仇之類的事情。聽說了兇手手上長有爪子,你猜測可能這次的事情並非單純的人類社會的凶殺。為了避世,也為了能獨占破案線索,你用說服力說服這個乞丐不要說出他看見的一切,不然可能性命難保,得到一些經驗,避世救贖。

  來到好萊塢的Lucky Star Motel,在樓上樓間房間可以用鑰匙打開。剛開門還沒進去,就見到一具屍體被拋了出來。你只聽見一陣玻璃破碎的聲音,但等你進入的時候,只見到洗手間的窗玻璃被人打破,兇手已經逃遠了。從現場和被害人情況看來,他正是你要找的Muddy,而逃走的犯人應該就是最近系列凶殺案的罪犯。既然Muddy已死,你也要不到獎金了,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Carnival of Death

  在公寓505房間門口見到一張報紙,上面報導了最近在碼頭發生的一起慘案,也許你該管一下這件閒事。

  在碼頭的案發現場,見到了被害人的屍體。兩隻手捆住被高高吊起,渾身上下到處是被撕裂得不成模樣的可駭的創口。可見兇手的手法極為兇狠殘暴,但是除此之外你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在Mudd Hunt的任務中看到廢棄建築里的無頭屍,胸口被鋼筋戳穿,吊在半空中,身上佈滿可怖的傷口,未乾的鮮血兀自滴在地上。從現場的慘狀看來,兇手與最近發生的系列屠殺案的兇手應該就是同一個人。

  在好萊塢Lucky Star Motel的凶殺現場的桌子上你找到了一張鑰匙卡,上面寫着Brothers Salvage, Santa Monica。這件案子的真相慢慢開始浮出水面了。

  從聖莫尼卡的打撈所來到後面的垃圾場,黑暗中只見到一個人影攢動,跟上去,他在垃圾堆上東躍西跳,不時推倒垃圾堆來阻止你的前進。躲過他的攻擊,從垃圾堆的間隙一直把他逼到角落,終於見到了兇手的真正面目。在談話中得知這個吸血鬼生前被一夥暴徒洗劫了家,在那次慘痛經歷中目睹了家人被殺,但是事過之後法律與正義卻對那些傢伙如同視而不見。於是他決定用自己的力量實施他的復仇計畫。你對他的遭遇很同情,也試着說服他要克制住自己內心因吸血鬼血統帶來的嗜殺的欲望—這樣做可以使你獲得一點人性—但是看來他長時間處於狂暴狀態已經無法回覆到正常的生活之中了,為了避世救贖,你也只好把他幹掉。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The Regent’s Riddle

  在公寓的桌子上看到一張明信片,拿來一看,卻是一個署名M. Strauss的Tremere寫給你的幾行字謎,要你去市中心找他,字謎的最後一行寫到「到神秘之日燃燒之所來找我」。

  來到市中心在大街上走的時候忽然看到一幅與都市格調格格不入的景象,在一棵枯樹旁有一棟風格古舊、形似教堂的小建築,在建築頂層的的圓形窗口處不斷閃動着絳紫色的神秘焰火。看來這里就應該是字謎上所說的「神秘之日燃燒之所」吧,進入以後底層是一個精巧的小迷宮,在一處書房里得到關於Tremere和石像鬼的書Thaumaturgical Creature。在迷宮盡頭遇到Maxmillion Strauss,任務完成。

第二章 市中心 Downtown

  到了市中心剛下車,就有人一棍子把你打倒在地,原來是3個魔黨份子來報復你炸了他們的倉庫。眼看你危在旦夕,一聲槍響,一個魔黨被擊中了。側首一看原來是Nines Rodriguez,3個魔黨份子嘲笑他居然敢以1對3,Nines鎮靜地拍了拍腰上別着的榴彈,那3個魔黨只好咒罵着怏怏離去。Nines過來攙扶你時一個魔黨份子見有機可趁撲了過來,卻被手腳利落的Nines一槍擊斃。Nines叫你自己小心一些,臨走時請你去Aranch的聚集地The Last Round見他一面,說有些事情和你商討一下。

  在The Last Round里,Nines會告訴你關於密黨和Anarch的許多事,並說落山磯本來便是Anarch獨占的自由之洲,而密黨勢力的介入也是不久之前的事。他只是希望你能認清密黨內部丑惡的政治斗爭,接受Anarch的自由之路。你可以向他請教戰鬥技能,能提升你的Dextrility屬性。

  來到親王的辦公大廳,親王對你炸掉魔黨倉庫非常滿意,然後問你和Nines都談了些什麼。隨後他開門見山切入正題,問你知不知道最近有一艘名為Elizabeth Dane的貨船的事,不清楚的話,他會告訴你這艘船最近引來了各地吸血鬼的注意,原因就是其上載着來自安卡拉的一具石棺,他所知道的消息也只是這艘船現在停在海上,船上船員全員下落不明。目前警方已經介入開展調查,親王需要你去為他獲得更多更詳細的情報,他需要知道有關石棺的任何不尋常的情況,因為自船前往落山磯,此地的吸血鬼們都被籠罩在一層奇怪的感覺之下,但是在任何情況下你都不得打開石棺;其二,親王需要知道目前警方手中所掌握着多少資料;第三,你需要去取來貨船的貨單,他需要知道隨石棺來的還有什麼東西。最重要的一點,在你的調查過程中不允許留下任何一具屍體—那樣只會引起更多的調查和懷疑。親王告訴你在聖莫尼卡的海灘上已經為你准備了一艘小艇,臨走前他再次關照你決不能打開石棺。

※主線任務 Elizabethan Rendevous

  在聖莫尼卡的海灘上見到了Mercurio,他的情況看來好多了。Mercurio告訴今後可以找他買武器或則問他一些其他的情報。跳上小艇開到Elizabeth Dane旁邊,順纜繩爬上船體。

  剛上船,就見到一個警察,你正擔心是否已經被發現,他卻向你招招手叫你過去。來到他跟前他莫名其妙地指責你怎麼穿成這個樣子。心思機敏的你立即就了推測出這個警察興許是收受了賄賂,與某家新聞社串通一氣,讓某個記者假扮警察進去搶先報導獨家新聞。如果你說服力太低那很遺憾你只能在這里開殺戒了。將錯就錯,你冒充那個大膽的記者,對方會把他們內部的調查報告給你,得到Police Report,並且告訴你安全室的密碼是lighthouse,但是他說幫你混進去之後你就全靠自己了,隨後他利用職務之便支開看守安全室和A號通道門口的保衛。乘那個看守離開之際,從通道中間的門潛入安全室。用他給你的密碼打開所有鎖住的門,然後開啟攝相頭,在旁邊的監視器里看到了石棺的情況。下樓在記錄室里得到貨物清單,Ship Manifest。從另一邊門回到上來的地方,跳到小艇回去。如果你一開始不順利,黑客技能又不夠,那隻好直接去看真正的石棺瞭解情況了。在一邊的集裝箱後能得到記錄室的鑰匙,Record Room Key;一邊操作起重機的控製麵板也可以設法利用;而警方的調查報告也可以在放集裝箱的甲板上獲得。

  回到市中心,剛要進Venture Tower向親王報告,旁邊一個女子向你跑來,定睛一看,原來是前幾夜你在診所急診室里救了的女孩。她說自己叫Heather Poe,為了報答你自從那天夜晚她一直在多方打聽你的消息,並送給了你一個Silver Ring。你可以讓她離開,但是看她那麼真誠的樣子,可你也不能讓她在這里那麼危險的地方等你,也只好先讓她去你在聖莫尼卡的公寓,她答應了一聲就興高采烈地走了。

  回到公寓以後Heather會告訴你她的身世,希望能留在你的身邊,你可以選擇讓她離開,這樣可以避免她的悲劇發生。如果你把她留下,可以讓她換換行頭,也可以用她補充自己的血,注意不要殺死她。每隔一段時間你回來後會發生一些零碎的事件。其中包括她把她的助學貸款給你並說自己不再回學校了;有一次她覺得後面有人在跟蹤她;另外一次她會帶一個人回來,把他鎖在浴室里當作為你准備的晚餐。只有每次發生事件後才能選擇讓她離去,這樣會拯救她的性命並獲得一點人性。

  進了親王的大廳,只見他周圍站着一些其他人,其中有你認識的Strauss,親王吩咐了最後幾句他們便離開了。你上前問親王他們是誰,他會告訴你他們是組成評議會的各族長老,隨後問你你的調查情況如何。你告訴他船上到處是血跡,看情況應該就是那些失蹤的船員們流的。而石棺附近的血跡表明它曾被人從內部打開過。把警方報告和貨物清單給他以後得到一些經驗,任務完成。

  隨後親王告訴你在剛才出席的長老中缺少一個人—Malkavian族的長老Alistair Grout。他似乎突然不知道怎麼接電話了,而魔黨在他住宅的出現也使得情勢緊張起來。親王要你到他的住宅去看看他到底怎麼樣了。

※主線任務 Calling Dr. Grout

  乘出租車來到Grout的別墅,剛進大門就看見Nines Rodriguez從房子里走出來。你對他在這里的出現感到頗為意外,上前向他問候,他卻顯得心不在焉,跟你說話更是答非所問,只說里面發生的事很糟,勸你不要進去。你正要進一步詳細情況,他卻徑直走了出去。但你到了這里也不能回頭了,進去吧。

  一進房子立刻就能感覺到這里的詭異氣氛,房子里到處是戴着假面的食屍鬼,顯然他們都被充斥着整棟房子的陰森音樂壓抑得神經崩潰了。男性食屍鬼會在屋里逛來逛去巡邏看見你就上,雖然比較不容易對付但是至少還算正常;然而其他的女性食屍鬼都半蹲在地上,或淒淒慘慘地悲哭,或神經兮兮地瘋笑,極為恐怖。往左穿過一些家具搭設的障礙,來到一間大書房。剛進房間就見到一個食屍鬼一邊瘋笑一邊拉着中間的壁燈,即使你走到他身邊他也全然不理會。在一旁的桌子上的便條上寫着關於知覺—頭腦—時間的字謎,這里你只要拉一下最左邊象徵知覺的壁燈就可以開啟鎖着的門。在這間屋子的地上可以揀到Scarlet Torkelson Circus Performer。從剛開啟的門進入到一個籠罩在血色燈光下的大廳,拉一下一處壁燈,會開啟樓梯盡頭的地板。上樓梯一直走,通過兩處旋轉樓梯來到整棟房子的另一側。這里與另外一側極為相似,只是燈光的顏色卻是青綠色。這里2扇門通到剛才的血色燈光大廳,一扇鎖着,從剩下的一扇進入,來到一間休息室,在壁爐的上面一點按下按鈕,壁爐的牆會升起,來到另一側相同構造的房間。繼續走就能走到剛才那間大書房的樓上。在這里也有一個與樓下相似的字謎,寫在3盞壁燈旁桌子上的便條上,是關於混亂—秩序—時間。這里的迷題就不像上次那麼簡單,設法把3盞壁燈都點亮就可以開啟樓下一個書架後的密道。在一處打開金屬蓋可以跳到樓下去。密道一直通往地牢,在這里有電的機關擋路,小心

  不要觸到電流,逐個關掉開關,在這里可以得到Tarulfang,可以增加你的狂暴修正。在機關室對面出口出扳下開關,可以打開通往內層的門。

  在內層入口處有2間大實驗室,從點血色燈的房間里得到Laboratory Refrigerator Key,用它開啟點青色燈的實驗室里的冷藏室,在里面得到Blood Pack和Elden Vitae。繼續往下走,會到達一條寬走廊,兩旁設有一間間囚室。在一間鎖着的門後的箱子里能得到一些彈藥。這里有密門,可以直接越過走廊而不用戰斗。再往下走來到地下室,從一處坍塌的地板和木條上去,一路來到一間陳列室。中央的大玻璃容器內漂浮着一個奇怪的女子,你無論怎麼走都看不到她的正面。打開一旁的留聲機,在音樂聲中看着這個女子轉了個向,前方通往Grout臥室的最後一道門也開啟了。另:房子各處都有Grout自錄的磁帶,里面記錄了他一生所走過的吸血鬼的道路。

  一進Grout的臥室就看見一具骷髏躺在灑滿灰燼的床上,骷髏的腳上縛着鐵鏈,一根木樁緊緊地釘在心髒的位置。從你這一陣當吸血鬼的經驗得知,Grout已經永遠消逝了。你正思索下一步該怎麼辦,突然一陣劇烈的震動伴隨着爆炸聲傳遍了你身體的每一根神經。出門一看,對面一個叫Bach的面容消瘦的人類拿着一桿獵槍,你起初還以為就是他殺死的Grout,但當他叫囂着Grout快出來受死時,你才明白真兇並不是他。問他到底是誰,但他一見你是個吸血鬼便破口大罵,在你採取任何行動之前走掉了。跳到樓下,逃生的路很簡單,只要朝着沒有火的地方一路走去便是,着了火的那些食屍鬼很麻煩,還好你可以隨時停下來一直休息到生命補滿而不用擔心火勢的蔓延。最後從窗戶跳出別墅。

  回到市中心向親王報告Grout住宅里所發生的一切,任務完成。

  報告完Grout住宅里發生的一切之後親王告訴你Bach是一個虔誠的吸血鬼獵人。然而他對Nines在那里的出現更為看重,因為對他進行的血獵很可能導致與Aranch之間爆發全面戰爭,他必須先召開長老評議會,與長老商榷討論後才能作出最終決定。在這之前,你需要去處理石棺的事。幾小時前,石棺被運往城里的自然歷史博物館,為了城市和市民們的安全着想,親王覺得石棺如果能讓密黨保管則更穩妥一些。親王還特別提醒你,在你給他的貨單上有一項是一個小盒子,是與石棺在同一地點打撈上來的,然而現在在單子上卻寫着已失蹤,他要你密切注意留心這個盒子。在博物館里會有一些保安人員,同上次一樣,你一定不能開殺戒而引起人類的調查。走前你可以向親王索要一些報酬。

※主線任務 Patron of the Ancient Arts

  剛進博物館沒幾步,在一隻模型恐龍的旁邊牆上看到一張便條,上面內容顯示這里的工作人員中有個冒失鬼經常把東西亂放。沿着外圍走廊一直走,在一處半開的門後的儲物室里得到Museum Office Key。進門來到博物館2樓展覽廳,這里雖然視野空曠,好在燈光暗淡,守衛也稀少,不容易被發現。從任何一側樓梯來到底樓大廳。這里中央放着一具巨大的恐龍化石,在頭骨那一側經過廁所到儲藏室,從通風管道來到監控室,得到Museum Basement Key。在隔壁一間辦公室的電腦EMAIL上看到說Johansen博士即將來這里研究石棺;另一封里寫到關於神像在半夜里自己移動的事。出來回到大廳,在旁邊用辦公室鑰匙進入,里面得到Prescription Bottle,桌子上還有一張便條,又是提醒那個冒失鬼注意的。使用鑰匙進入地下室。

  這里都是走廊,多處壁角設有攝相頭,小心躡步在紅綠線之外。注意攝相頭的轉動,乘機潛入監控室,關掉2套攝相裝置。這里還可以得到Security Manuel。在某處到底有一件休息室的桌子里可以得到Gold Ring,在桌子上的便條里寫着開啟通往研究室的密碼:2358。在一間研究室里可以得到Museum Workroom Key,同一間里的電腦上也可以得到密碼。在另外一間沒有門可以進入的研究室前用槍打碎玻璃進入,里面可以得到Fetish Statue。用密碼打開鎖着的門進入最後的關卡,注意這里一定不能被發現,不然的話一定要殺人才能完成任務。在激光探測器前仔細看旁邊的牆壁上有一塊黑黑的面板,用近戰武器砸下去,就能部分破壞激光裝置,小心潛入,如果不幸觸碰到的話,盡頭工作室的門會被鎖上,你只能通過殺死警衛來獲得鑰匙。成功通過的話盡頭不會出現警衛。

  你興奮地來到放置石棺的工作室,卻發現它竟然不翼而飛。而在一旁居然站着的是Beckett,通過對話瞭解到他先你一步來到這里時石棺已經遭到失竊。問他石棺的情況,他說他也很想打開瞧瞧里面到底是什麼,但很可惜石棺一直在他觸手不到的地方。據他猜測,棺材里很可能放着一具來自美索不達米亞的第三代吸血鬼,但是他卻不相信打開石棺會導致許多吸血鬼相信的火焚末日(註:一譯天啟之夜)。

  回到市中心,親王告訴你會議上已經決定對Nines實施血裂,隨後問你的任務完成得如果,一聽到石棺失蹤的消息他氣得又驚又惱。任務完成。

  沉思片刻,突然從親王嘴里蹦出一個名字—Gary。問他這個Gary是誰,他會告訴你那個人是Nosferatu族的長老。親王之所以這樣懷疑因為當初負責調查石棺上岸後運往何處是Nosferatu的任務;負責獲得博物館鑰匙的也是他們;而且自始至終只有他們才知道石棺的確切消息。為了避免石棺打開而造成的嚴重後果,親王要你立即出發前往好萊塢。親王只知道Nosferatu的本部在那里街道往下的5層下水道某處,但是具體在哪兒知道的人可能只有一個,那就是好萊塢的男爵Issac。這個吸血鬼是一個Anarch,因為他的勢力,密黨在那里的影響力極小。你必須先去拜見這個Issac,通過他與Gary取得聯系,確保他不會利用石棺的力量來對抗密黨。另外由於你的失職,在你確確實實取得石棺之前不要回來向他報告。

※主線任務 The Epic of the Ankaran Sarcophagus

  隨着調查的步步深入,你的冒險逐漸展開,最終在Giovanni的豪宅內獲得了Ankaran Sarcophagus,用卡車運回親王的辦公大廳。向親王報告後任務完成,進入最終章。

※支線任務 Traffik

  在一輛大卡車後面遇到軍火販子Fat Larry,跟他買了一些武器之後他會跟你說起來自唐人街的一個叫Tong的黑社會組織現在和當地的一些暴徒在附近的車庫里進行某筆交易。如果你能把他們交易的那個公文箱拿來給他的話,Larry除了會給你商品折扣外,還能提供你額外的交易品。答應他,走之前Larry還建議你在去之前最好備一些火器。

  車庫就在旁邊,如果你不缺彈藥或則沒什麼把握一路殺過去的話,可以選擇利用各處的通風管道。來到4層,得到Briefcase。

  回去把公文箱交給Larry,他會給你500元現金,為你增加一點Finnance,得到一些經驗後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A Confession

  Larry在見識了你的能力之後,覺得非常滿意,決定推薦你去幫Venus Dare一些小忙,她就在不遠的Club Confession里。
  
  在夜總會的吧檯里見到Venus,她要你告訴她一些你不可告人的隱私,說是這里的游戲規矩—難怪她給自己的店起這個名字。跟她說Larry讓你來找她,她要你到Empire Arms Hotel旁邊的停車場找幾個俄國人,告訴他們她沒錢給他們。

  在停車場遇到Igor和他的2個手下,告訴他沒有錢,他二話不說就朝你開槍,當心不要誤傷不相乾的人。

  幹掉他們之後回去交差,Venus托詞說樓下聲音太響,請你去她的辦公室密談。告訴她事情已經辦妥了,得到錢和經驗,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And Her Name Was Venus

  完成了A Confession的任務之後,Venus告訴你事情的原委。原先她置辦這個夜總會時曾向一群俄羅斯的黑手黨的頭目Boris借過一筆錢,但是他卻給她放高利貸,現在利上滾利,使她每月要支出一筆不小的費用。如果能夠擺脫這個Boris的話…… 你向她保證Boris將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Venus會給你Empire Mafia Key,並告訴你他們的總部就在Empire Arms Hotel。

  來到Empire Arms Hotel最上層。如果你沒有足夠的說服力或則威脅力的話,可以從雜物間的管道來到Boris的房間,但是需要一定的撬鎖技能。在Room 1的桌子上放着Brawling Manuel,但是如果讓他們看見你拿的話,會立即向你開火;在Brois房間里的Fancy Watch和200元錢也是如此。在Boris門口和他的私人保鏢Dema說話,威脅或則說服他讓你進去。如果你說服力很高,你還可以在進去之後說服Boris請Dema出去好讓你們私下交談。這時你可以在別人不注意的情況下幹掉他。

  回去告訴Venus她不再會有經濟糾紛,她會給你250元錢和一些經驗,你過段時間再來她還會給你250元。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Venucide

  在見到Boris後說話不用很沖,他會大罵那個不知感恩的女人,然後要你解決掉她。回到夜總會和Venus說去她的辦公室私談。在那里你遺憾地告訴她你做事從來只為錢,而對方的價格比她更優惠。殺死她會失去一點人性。回去告訴Boris他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他會給你1000元,得到經驗,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Attention Whole

  剛上The Last Round2樓,就有一個黑人吸血鬼Skelter攔住了你的去路,跟你大談一番他們Anarch的處世哲學。跟他談起避世,他會提到最近有一個叫Patty的食屍鬼,她的主人現在已經不在了,雖然他們告訴了她實情,但是她卻堅持不信,現在她在Club Confession里對她遇到的每個人訴苦—現代的落山磯祥林嫂。雖然她很值得同情,但是如果繼續讓她這樣下去,除了會威脅到避世,還會引來大批的吸血鬼獵人,你必須在她捅出婁子前讓她沉默。

  來到貌似教堂的俱樂部,就在離門口不遠就是Patty,果然像Skelter說的一樣,她拉住你問長問短,如果你告訴她她的主人已經死了,她回罵你並且不跟你說話。你可以在這里就解決她,也可以跟她說在外面一條巷子里看見過她的主人Kent Alan Ryan,把她騙到外面後再下手也可以,雖然不會給人看到,但是會失去一點人性。如果你的說服技巧夠高,可以騙她說她的主人現在在聖地亞哥有重要事脫不開身,她會立即出發去找他,這樣除了能避世救贖,還能得到額外經驗。如果你在這之前解決過Necromantic的任務,你也可以把她送去Pisha那里。

  回到The Last Round,告訴Skelter你已經解決了麻煩,得到經驗,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A Plague for the Angle

  在小教堂內,Strauss會告訴你很多關於密黨和戒律的事情。由於你的初擁並沒有得到認可,你一定程度上是被排擠在密黨社會之外的,但他說只要你擁護密黨認真完成任務,會極力向上級推薦你。問他最近街上有什麼新情況,他會告訴你目前在城里有嚴重的傳染病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傳播,顯然不會是視避世為第一戒律的密黨所為。他個人猜測可能是Aranch的舉動,要你去他們的聚集地The Last Round開展調查。

  解決了最後的主教後回來向Strauss報告發生的一切,他對你贊賞有加,要你選擇是要錢還是接受他送你的一件禮物。你選擇了禮物,得到Bloodstar,可以增加Blood Buff的持續時間。另外還得到一些經驗,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Fun with Pestilence

  在The Last Round里遇到Damsel,她告訴你現在城里流行着可怕的瘟疫,由於病毒通過血液傳染,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將對吸血鬼的生存造成極大的威脅。她要你去處理這件事,越快越好,因為傳染病防治院已經派遣人員下來調查,並告訴你她聽說某個食屍鬼Paul最近感覺身體不對勁,也許是感染上了瘟疫,你可以去他在Skyline Apartment的住處跟他打聽一些更詳細的情況;如果很不幸你見不到他了,那麼你還可以從街頭的流浪者那里得到關於瘟疫的消息。

  在公寓地下室的職員辦公室的電腦上查到Paul住在6樓,乘電梯(按5)上去,進了門以後上上下下里奇外外都找不到他人,看來可能已經遭到不測。在電話留言里聽到有個叫Hannah的女孩打電話來說自己可能得到重感冒,虛弱得床也下不得,問Paul有沒有被她傳染,並希望他能給她帶點藥來,掛電話前還說了自己房間的密碼。在電腦上查得Hannah的房間在7樓,用密碼開鎖進門後在盆景邊上得到Safe Key,用它在臥室的保險箱里可以得到200元錢。在這里找到臥床呻吟的Hannah,她驚問你是誰,隨便說什麼,但是在套出全部信息前不要告訴她Paul已經死了。問她怎麼得的病,她會告訴你可能是從她前幾天的一個客戶那里感染來的,聽起來很奇怪,繼續追問她她是做什麼的,她會顯得支支吾吾,用你的技巧可以使她說出她其實是個應招女郎,前幾天有個女士從報紙上看到她的廣告前來找她。雖然她不接女客,但是對方給的錢太多了,而且有種說不出的神秘美使她至盡都沒有忘記客人的名字—Jezebel Locke,她還告訴她的一些同行也接過那個女士的客,之後也染上了奇怪的病。看來的確就是這個神秘女人不會錯了,問她那個人的住址,她只記得是在Empire Arms Hotel,但是具體房間記不清了。

  到了Empire Arms Hotel,只要稍微有點技巧就可以讓前台的服務生把鑰匙給你。如果你沒這個技巧,從後面進入職員室內,在桌子上也可以得到Jezebel Locke’s Key。由於沒具體房間號,你只好一個個找,在6層(電梯內按5)找到了她的房間,進去以後她會自動上前來試圖也讓你感染上病毒,幹掉她,得到經驗,避世救贖。在她的房間里還可以得到Finance Manuel。

  回到Damsel哪兒告訴她好消息,可是她說城里的瘟疫傳播的源頭遠不止那麼一個。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More Fun with Pestilence

  到外面街上隨便找個流浪者問他傳染病的事,他會先向你討錢,如果你說服技巧夠高的話,可以跟他說你以前和他們同樣出身,他會告訴你在The Last Round對面小巷到底有個叫Tin Can Bill的人說他最近遇到一個怪物可能與你想問的事有關。這時去那條小巷原本堵着的卡車會開走,一直進去,在垃圾箱邊遇到Bill,他病得不輕,臉色怕人。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他會問你要錢,你可以先答應下來。他告訴你幾天前有個可怕的怪物把他拖到了某個黑暗惡臭的地方,咬了他的脖子,他便成了現在這副模樣。問他在哪兒碰到的那個怪物,他說就在這里到底的下水道里,說完突然嘔血而亡,省了你5塊錢。

  從小巷底的下水道通道內進入,撬開一扇鎖着的門,在里面爬上一處空空的房間,從牆上的通道來到一處廣闊的大廳,跳一瞧,四周氾濫着大量污水還有腐爛的陳屍,對面牆上赫然吊着一具尚在淌血的屍體。走進時忽然出現一個樣子恐怖的怪物,禿禿的頭上印着幾道腐爛的疤痕。聽他嘴里念叨着什麼Ninth Circle,Brotherhood之類的話,看來這些瘟疫的傳染者是沖着你們吸血鬼來的,說完就朝你撲來。幹掉他以後,從他身上得到Brotherhood Flyer。拉一下牆上的扳手,打開大廳的門,回到地面上。

  仔細看了一下剛才的傳單,上面的標記似乎在什麼地方見到過。慢慢回想,想起來在小教堂對過的街底有那麼一個標記。進去以後里面的人問你是不是受到啟發了,雖然你對他的問話莫名其妙,但是把那張傳單給他看,他就點點頭,為你開了門,說主教在神殿樓上等着你。

  進了里邊,什麼神殿哦,完完全全破屋子一間。在樓梯口遇到一個被嚇壞的女孩。問她上邊到底有什麼事,她倒反問你是不是被主教召見。問她主教什麼樣子,她的回答很奇怪,說很漂亮,但是很嚇人,並且他做的事讓她永遠也忘記不了。她還說她有個朋友曾被召見,但是上樓後見到的是到處的血跡和其他人空洞可怕的眼神,那些人向她撲去並試圖要咬她。現在這個女孩嚇的聲音直哆嗦,就想快些回家。告訴她你這里有可以讓她神經放鬆的好東西,可以在大戰之前飽餐一頓。上樓以後發現源源不斷的僵屍朝你涌來,它們是殺不完的,此地不宜久戰。如果生命受到威脅你可以吸它們的血,但是運氣不好的話,有可能使你得病,反嘔出許多血池內的血。且戰且進,可以找到一間屋子內地板破了個大洞,從洞里一直跳到最底層,在這里能發現這所房子內唯一一扇完整的門,在它的後面就是你要找的主教。在與這個自稱叫Vick的吸血鬼對話中得知原來他成為吸血鬼之後,對人類與吸血鬼社會都懷有極端的仇恨,想用疾病來毀滅這個世界。幹掉這個妄想狂,注意他手里拿着獵槍,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儘量選擇遠距離作戰。

  幹掉他以後回去向Damsel回覆,她不太情願地謝了你,可以避世救贖,得到經驗,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Necromantic

  在距離出租車不遠的地方有一處廢棄的醫院被鐵欄桿圍了起來,不過在紅色麵包車旁有一處欄桿破損,可以從這里進入。

  剛進去,就從里面跑出個人,看臉色是嚇得不輕。問他出了什麼事,他結結巴巴地告訴你他是一個心靈學家,和他的朋友們一起來這里作一些關於「鬧鬼的落山磯」的報導,但是他的隊員們都一個個神秘失蹤,他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跟着他。你叫他安心一些等在門口,自己進去調查一下。

  在一間房間里得到Morphine Bottle,在另一間房間里看到攝相頭拍下的一段情景—一個人突然消失。從另一間房間內的通風管道爬出,在樓梯下敲開牆角,在里面又看到一段拍攝下的片段—一個女子被什麼東西強行拖出,隨着一聲慘叫而死亡。繼續往前,在一間大的病房內又得到一瓶嗎啡,繼續走,順着一些木條木板走到樓下,從這里開始,房間內到處見得到大量的鮮血。再某間消毒室內還可以得到嗎啡。跳過一些障礙物後看見一個活人拚命地敲打鎖着的門求生,但是立即被某物擊中猝死。再往里走就終於見到了一切的元兇—一個神秘女子。在交談中瞭解到她和吸血鬼一樣是某種超自然的生物,但是比吸血鬼更甚的是:她為了維持她的存在不僅需要吸取人類的鮮血,更要以人類的鮮活血肉為食。問她的名字時,她卻不願告訴你她的本名,只是稱自己叫Pisha,說這是她230年前一個愛人的名字。她到這里來主要是為了找一些超自然力量的寶物。她很願意用她的一些收藏來換取這些寶物,但是在這之前,為了掩人耳目,你必須先為她把那個逃出去的人抓回來。為了避世也為了交易,你答應了下來。

  回到出口卻不見了那個人的蹤影,不過這也很自然,誰也不願意在經歷了那麼可怕的事以後在老老實實地呆在那里。好在他匆忙只間把他的Business Card遺留在地上,從上面知道他叫Simon Milligan,住在Skyline Apartment 1。

  在Skyline Apartment2樓進入他的住所,在桌子上發現一張Photo,上面有印有一個Nosferatu,再看看他的電腦—他知道的太多了,看來你想幫他保命也難辦。在臥室的衣櫥里找到瑟瑟發抖的Milligan,告訴他剛才的一切只是他的朋友為和他開玩笑而故意嚇唬他的。他聽了非常高興,立即去跑去醫院地下室見他的朋友去了。再次回到醫院,這次你可以在你揀到卡片的地方打開通風口的鐵欄,有一條捷徑通到Pisha的房間,她對你的所作相當滿意,可以避世救贖,得到一些經驗,任務完成。

※支線任務 Occultish Personality

  完成了Necromantic的任務後,進入正題,Pisha告訴你她想要的2件寶物的情況。其中一件是一尊神像,據說在18世紀時英國士兵會莫名其妙地消失而被這尊神像替代;另外一件則是一本叫Voce de Morte的書,據說這本書在Giovanni家族手里,里面記敘了如何與異世界的力量進行聯系的方法。

  在Patron of the Ancient Arts的任務中得到Fetish Statue,回來拿給Pashi,她會給你The Odious Chalice,可以用來儲存血液;而在Italian Dinner的任務中得到的Giovanni Book可以用來和她交換Key of Alamut,這件寶物可以使你的Soak屬性各增加1點。

  交易全部完成後,Pisha告訴你她為了躲避Giovanni們的追討,潛心研究書里的方法,她要離開這里,並且也警告你快些離開這個城市,因為她能感覺到就在這幾天的夜晚,它即將迎來它的末日。任務完成。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