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錢充4小時 「國家隊」入局共享充電

近來,上海街頭悄然出現電動車共享充電樁、換電櫃,「1分錢充電4小時」的收費,與「30元充電4小時」的共享充電寶、普漲的共享單車形成鮮明對比。上海各區正在聯合上海電信、商湯等公司,啟用「智慧眼」盯住電動車進樓道充電,共享單車違停等亂象。

共享單車創業企業摩拜從上海開疆闢土,有望沖擊「共享出行第一股」的哈囉單車也是上海的「獨角獸」,這座城市親眼見證著一場場共享之戰。

ofo與摩拜曾經無限接近合並,卻被阿里出手「攪黃」,商戰故事為人津津樂道。

共享單車的廢墟之上,浮現著曾經寸土必爭的全國性「戰役」。

這項「公益事業」留給用戶的是不斷上漲的使用費和幾百年難退的押金,留給城市的是一個難消的「傷疤」——違停亂象。不僅如此,共享「物價」上漲怎麼辦?「戰後傷疤」如何弭平?這些問題都攤開在城市治理者眼前。

近來,上海街頭悄然出現電動車共享充電樁、換電櫃,「1分錢充電4小時」的收費,與「30元充電4小時」的共享充電寶、普漲的共享單車形成鮮明對比。

一疏一堵之間,上海最後一公里井然有序地運行著。

01

1分錢充4小時

電動車馬路上就能充電

在上海普陀區曹楊街道武寧片區周邊及梅川路、棗陽路上,一排排電動車共享充電樁悄然出現,用手機掃一掃二維碼便能給電動車充電,微信支付1元/4小時,銀聯雲閃付App只要1分/4小時。

中國鐵塔上海公司(下簡稱「上海鐵塔」)最先在曹楊街頭試點共享充電樁模式,後在小區設置充電樁和充電櫃。

1分錢充4小時 「國家隊」入局共享充電

圖源:IT時報

聚焦外賣日單量過萬的熱點區域後,又針對快遞小哥、外賣小哥推出換電櫃,與外賣站點等合作,價格也與市場價差不多,包月299元/人。

1分錢充4小時 「國家隊」入局共享充電

圖源:上海鐵塔

「外賣小哥之前每個月花在充電上的花銷就有100多元,很多小哥也會自備幾塊電池,因為根本來不及充電。」上海鐵塔相關負責人對《IT時報》記者說道。

如今,電動車智能換電的模式正在掀起新一波創業熱潮,上海是發源城市,除了「國家隊」中國鐵塔,哈囉小H、e換電、智租等創業企業也在殺入。

一旦電池標准統一,以後外賣小哥可能就不用再省錢買破舊的二手車,購買新的電動車只要半價,因為只需要買車架,不需要買電池了!

比起共享經濟的新熱潮,這一模式更大的意義在於,用「疏」解決居民飛線充電亂象,緩解充電難的問題。

每3位上海居民中,就有1位擁有電動車。

但是,上海只有30%的小區設置了電動車集中充電場所,停車位仍有213萬輛缺口,變相滋長「入戶充電」亂象,沿街店鋪更是飛線充電的重災區。

1分錢充4小時 「國家隊」入局共享充電

圖源:IT時報

「我們以前都從門店里飛線出來充,一天不停地輪換充電。」一位附近門店的房產中介小哥正在掃碼開充電樁。

《IT時報》記者走訪上海普陀區曹楊街道多個共享充電樁時發現,只要附近房產中介、餐飲等門店集中的話,充電樁幾乎都處於滿載狀態。

2020年,上海發生電動自行車火災事故381起,造成20人死亡,分別占到全市火災總數的12.87%,死亡人總數的41.7%和傷人總數的40%。

電動車,城市最後一公里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充電曾幾何時卻成了「隱形殺手」。

在普陀區曹楊街道城運中心的大屏上,《IT時報》記者看到,轄區內已經設立11個小區及街邊充電網點,每個點位的設備使用率、每個小區的停車位覆蓋率、停車位安防設備狀態等一目瞭然。

1分錢充4小時 「國家隊」入局共享充電

圖源:IT時報

就在這時,城運中心大屏上出現了一個使用告警,上海鐵塔相關負責人解釋,如果小區內充電設備的使用率過低,可以判斷小區有飛線或入室充電的風險,街道可以直接通過一網統管平台向小區居委會派單,「這就解決了以前小區樓道充電管理難的困境」。

從曹楊街道輻射普陀區,從普陀區輻射上海市,上海鐵塔已在上海部署低速充電樁813個,充電埠數達8000餘個,使用次數近20萬。

國家隊進軍電動車共享充電領域,不是為了打價格戰,融入城市是他們更大的挑戰。

散落街頭的共享充電樁一點也不起眼,它像是一個花壇,又可以供市民休憩,等待電動車充電的同時,還可以掃碼給手機充電。

02

「智慧眼」樓里樓外盯上二輪車

寶山八村的一幢高層建築里,一輛電動車剛被推進電梯,響亮的語音告警聲就循環播放:「請勿將電動車駛入電梯,請取出電動車」。如果有人不顧尷尬,想繼續推電動車上樓,電梯就會自動停止運行,直至電動車離開。

電梯之所以能變身「居委會大媽」,是因為它裝了一隻「智慧眼」,AI會自動分析視頻,判斷是否有電動車進入電梯。

上海電信舉一反三,將這一黑科技推廣到共享單車進小區、電動車進樓道等場景,將已經安裝的「智慧眼」用活。

1分錢充4小時 「國家隊」入局共享充電

圖源:IT時報

目前,上海電信在寶山友誼路街道安裝勸阻電動車乘梯上樓的應用,在瑞金二路、南京東路兩個街道試點勸阻電動車進樓道、共享單車進小區的應用,並在奉浦街道、莊行鎮兩大城運中心進行立項,將前兩種應用結合,覆蓋樓道、電梯等多個場景。

跟電梯自動停運這種強制方式不同的是,「智慧眼」發現有人騎共享單車進小區,或者推電動車進樓道後,會通過城運中心一網統管平台,直接向小區派單。短短幾分鍾內,居委會就能定位違規車輛和人員。

電動車一旦起火,最快在100秒內就能奪人性命。為了不讓電動車成為城市里的「隱形殺手」,上海市一疏一堵。

先是明確在2020-2022年,每年建設一批充電樁示範小區,加快實現社區充電安全監管和智能有序充電。後又將在今年5月1日起實施「史上最嚴電動車管理條例」—— 《上海市非機動車安全管理條例》,明令禁止電動自行車在樓道充電等行為,最高罰款5萬元。

於是,共享充電模式和「智慧眼」監控模式應運而生。

03

「AI巡兵」代替人海戰術「抓違停」

「智慧眼」盯住的兩輪車不止電動車,還有共享單車。共享單車的問題不只是進小區,還有更大范圍的違停。

1分錢充4小時 「國家隊」入局共享充電

圖源:IT時報

根據上海市自行車行業協會公布數據,上海共享單車的數量仍穩定在50萬輛以上。以前靠網格人員上街巡查這種「人海戰術」很難牢牢盯住,於是上海將這一場景轉化為「人機互動」。

在上海市長寧區,記者模擬了一次共享單車亂停放,12分鍾後便有網格員將共享單車停回了指定區域。

這背後不是靠人巡邏,是「智慧眼」先於人發現了共享單車亂停放這個現象,推送到網格員的政務微信或單車公司,單車維護人員才能在第一時間到達現場。

1分錢充4小時 「國家隊」入局共享充電

圖源:商湯

靠人眼判斷違章停車並不難,但想靠機器則需要驅動更難的算法。因為共享單車亂停放是一個典型的小數據場景,具有不規則、對象零亂、邊界模糊、密集堆放等特徵,傳統算法很難檢測。最後,AI公司商湯通過場景分割等新技術,利用局部與全局信息進行多尺度融合優化學習,提高了識別准確率。

AI巡兵節省了城市治理的人力成本,也能幫單車公司進行合理的調度,解決密集區域車子爆滿、空閒區域無車可騎的問題。對AI公司來說,城市治理中有很多長尾應用仍有開發的空間,這也是一個值得商業價值挖潛的領域。

哈囉出行曾想過很多方式來解決共享單車違停、分布不均等難點,比如在上海奉賢區試點藍牙「道釘」,通過地面安裝的傳感器與單車發出信號進行實時比對。同時,哈囉與千尋合作研發車輛高精度定位及電子圍欄停車技術,利用北斗高精度時空智能服務,讓定位精度達到亞米(小於1米)級。

1分錢充4小時 「國家隊」入局共享充電

但行業人士指出,哈囉的問題在於只能識別自家公司的車輛,對城市治理來說,很難達到一網統管。

目前,在美團、哈囉、青桔三家的數據已經接入普陀區城運中心,在其一網統管大屏上,可以實時顯示在線車輛和低活躍度車輛,政府還會分析地鐵周邊的單車數量等,為的便是加強重點區域單車的管理。

26000多公里的地下管網,連接著井蓋、路燈、消防栓等1500多萬個部件,全部被連接在一張網上,上海這座城市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有豐富神經元的智能體。

這個超級大腦,在市、區、街鎮三級平台下井然有序地處理著神經元傳回的信息,大數據中心、網格系統、公安指揮系統是貫通三級平台的神經中樞。

最後一公里的交通工具,正在成為上海這個智能體新生的神經元。

作者/IT時報記者 孫妍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