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CO大作《重生傳說》劇情攻略二

  《初遇強敵——四星出現》

  出了克萊爾家,往村子上方走就可以到集會所。這里聚集着好多人,一群卡雷基亞兵士圍着一群村女,很多村民在一旁敢怒不敢言。

  兵士的首領多馬:hmm……不懂了。怎麼樣才能看出人類的女人是不是漂亮呢?餵,你,懂不懂怎麼看?

  卡雷基亞兵:多馬大人,非常抱歉,屬下無論看哪個都覺得沒什麼區別。

  多馬又問一個年輕的村女:餵,人類的女人,叫什麼名字?

  這個年輕的村女抖抖地回答:莫,莫尼卡……

  多馬:莫尼卡……你,漂亮嗎?

  莫尼卡:那個……我,我不知道……

  多馬:你幹什麼這麼害怕?老子只是問問你是不是漂亮而已。

  莫尼卡被多馬凶惡的聲音嚇得更是不敢說話了。

  這時,貝古,瑪奧,尤金和馬爾克趕到。

  貝古:那些人到底……

  一個叫史蒂夫的村民小聲說:我也不太清楚。那些人,把村子里的人類女孩子都抓到一起,在調查什麼東西……

  瑪奧:尤金,果然……

  尤金:是啊,是王之盾。多馬……連他都在……

  貝古:王之盾?

  尤金:所謂王之盾,是以Force能力者為主力構成的國王直屬部隊。他們在以自身的能力保衛國王的同時,也做一些國王委派的不能公開的

  特殊任務。

  瑪奧:如同字面上的,成為了國王的盾。

  尤金:同時,也有方便管理Force能力者的目的在里面。

  瑪奧:利用Force為惡的壞人也不在少數。所以盡可能在與能力者為敵前使其成為夥伴。

  拉琪婭和克萊爾也趕到廣場了。

  多馬:麻煩,麻煩!!!你,把這個村子里最漂亮的女孩子帶過來!!!

  莫尼卡:呃?我,我嗎?

  多馬:我多馬的耐性可不好,不想吃苦頭的話就快點把她帶過來。快去!這些女孩子里面沒有的話,你再看看那邊的村民里面有沒有。

  莫尼卡向人群里看去,看到了克萊爾,神情變了一變。

  克萊爾看到了莫尼卡,也吃了一驚。

  精明的多馬並沒有放過莫尼卡那一瞬的表情,順着莫尼卡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了克萊爾:噢~~~是那個小姑娘嗎?

  莫尼卡連忙掩飾:不,不是的。她是……

  多馬:少囉嗦!一拳把莫尼卡打倒

  克萊爾:莫尼卡!!!

  多馬向手下示意:餵。

  王之盾兵:是。

  走前幾步,這個王之盾兵說:多馬大人命令你過來!

  貝古上前攔住這個士兵:等等!不許碰克萊爾。

  王之盾兵:你是什麼東西?滾開!

  貝古使用冰之Force的力量,瞬時四根冰柱封鎖住了那兵士的行動。

  多馬似乎看到什麼有趣的東西般:Force……

  貝古:立刻把大家都放了,然後滾出這個村子。

  多馬輕哼一聲,突然身形一閃,瞬移至前。

  瑪奧驚叫一聲:好強的Force反應!

  尤金:磁力使用者多馬……那是磁之Force。

  多馬:冰……傳言中聽說過,不過倒是第一次親眼見到。

  貝古:你這傢伙也能使用Force……

  多馬:敢於反抗王之盾的你,就是因為有這種力量?確實很可怕。可是,老子的Force更加可怕,要試試嗎?

  瑪奧和尤金一躍上前

  瑪奧:貝古,我們也和你一起戰斗。

  多馬:有同伴嗎,有趣極……呃?你是?!

  尤金:多馬,放馬過來。

  進入戰斗,45級的多馬非常強大,不過不必擔心,這仗不必打完就會自行結束。

  王之盾的另一位Boss級人物薩雷的出現使戰斗中斷。(他和多馬都是最強組合「四星」之一)

  薩雷略帶嘲諷的說:這出蹩腳戲要演到哪一步才算個完?

  瑪奧和尤金看到這個青發青年都是一驚。

  尤金:薩雷……!!

  薩雷:到底在磨磨蹭蹭什麼,多馬?那個是叫小克萊爾吧?那孩子是這個村子里的最好的貨色。

  多馬:grrr……薩雷!磨磨蹭蹭是什麼意思?

  薩雷:哎呀哎呀,還是那麼暴躁呢。眼睛瞪那麼大是要吃人?

  多馬:少廢話。不用你一一指點我也知道該怎麼辦!

  薩雷撥弄着自己的頭發:但願如此……那麼快把她帶走啊

  貝古:等等!

  多馬:**……真是個礙眼的傢伙!

  薩雷:多馬,不用動手。動嘴就夠了,你說是不是啊,尤金隊長……

  貝古:隊長?!

  尤金一陣沉默:……

  薩雷:哦?旁邊那個,不是身為逃兵的瑪奧弟弟嗎?

  貝古:逃兵?

  薩雷:如果是以前,從王之盾脫隊的逃兵是被視為大罪犯的,不過現在Force能力者漸漸多了,管理也鬆了好多……像你這樣的小鬼,無論

  何時都可以解決……

  瑪奧:……

  薩雷溫和的語氣掩藏不住他內在的驕矜:尤金隊長應該能瞭解我的做事方式吧。

  瑪奧和尤金:……

  貝古:你說什麼?!

  薩雷:還不是很明白的朋友,請注意你們的頭頂。

  貝古抬頭!!不知什麼時候,坡普拉被魔法懸吊在空中

  薩雷:是的,世間的一切,都是give and take。

  貝古:你這傢伙……

  薩雷:小克萊爾,懂了嗎?決定這位獸人阿姨生死與否,現在就看你怎麼辦了。

  克萊爾:……

  薩雷:如何?生命是很重的,是不是?

  克萊爾:……我明白了……

  貝古:不可以!克萊爾,不要去!!

  薩雷淡淡地不帶火氣:你給我閉嘴。

  貝古:你這傢伙!

  貝古尚未有所行動,已經被薩雷的法術擊中。貝古受到重創地痛出聲:啊~~~

  薩雷:你的命很輕。

  貝古咬牙拔劍,正欲沖過去和薩雷拚個魚死網破,尤金卻突然給了貝古一拳,把他打倒。

  薩雷輕輕拍了幾下手以示欣賞:不愧是隊長。

  尤金:……

  貝古:為……為什麼……克,克萊爾……快逃……!

  薩雷:走吧,小克萊爾。

  克萊爾:……在我跟你們走之前,先把坡普拉阿姨放下,並且把大家都放了。如果你不那麼做,我就不跟你走。

  貝古:克萊爾……!

  薩雷:小克萊爾,如果你真的答應和我們一起走的話,我就放了她們。

  克萊爾:我答應。趕快把大家放了……

  薩雷:知道了。

  坡普拉安全落為地面。

  薩雷又吩咐屬下:把女孩子們都放了。

  莫尼卡走到克萊爾面前,無比後悔地說:克萊爾……對不起,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才……

  克萊爾:莫尼卡,這不怪你的,真的

  莫尼卡:可是,如果克萊爾跟他們去的話,可能會非常危險……

  薩雷:不用擔心,我們會好好招待小克萊爾的。

  莫尼卡抹着眼淚輕輕哭着。

  薩雷:到了分別的時間了。

  克萊爾:貝古……我……我去了。

  貝古倒在地上:克,克萊爾……不要去……

  薩雷:撤退~

  馬爾克:克萊爾!!

  克萊爾不捨地看着父母:爸爸,媽媽……

  匝皮也跑到克萊爾腳邊

  克萊爾:匝皮,過去……

  馬爾克和拉琪婭都是一陣沉默。

  薩雷:3166,尤金隊長;3166,瑪奧弟弟。再見各位

  薩雷和多馬得意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薩雷,多馬挾持着克萊爾離開村子

  尤金只能無奈地看着,握緊拳頭:……

  大家都散去了。廣場上只有瑪奧,尤金和仍昏迷着的貝古。

  貝古夢囈般地發出聲音:唔……克萊爾……

  當唸到這個名字,貝古從昏迷中驟然醒來,大叫:克萊爾,克萊爾在哪里?!

  瑪奧:克萊爾小姐已經走了。

  貝古轉向尤金,憤怒地:……!對了,尤金,是你把我……!

  尤金:我不得不那麼做……以你的力量……不,以我們三人的合力,對薩雷的勝算也是很小的。

  瑪奧:薩雷看上去笑嘻嘻的,實際上冷酷,殘忍……而且強大。那時,如果尤金不阻止你的話,你已經被殺了。當然,女孩子們包括坡普拉

  阿姨也會……

  貝古:怎麼會……

  瑪奧:薩雷即使殺了村子里所有的人也可以帶走克萊爾小姐。而且當然是零損傷……薩雷就是這種恐怖的人。

  貝古:為什麼,你們連這些都知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瑪奧:前隊長和逃兵

  貝古:……

  瑪奧:直到半年前,尤金都一直是王之盾的隊長。而我,則是在尤金手下效力。

  貝古:那麼……

  尤金:就像在克萊爾家時我說的那樣,我一直在調查自從拉德拉斯陛下去世後發生的那一連串的異變。

  貝古:瑪奧,你為什麼要走軍隊逃走?

  瑪奧:……「拉德拉斯的落日」……那天,我的Force也似乎覺醒,並且暴走了

  貝古:「似乎」……?

  瑪奧:嗯。而我,不知怎麼一回事,在那次沖擊以後喪失了記憶。尤金把無出可去的我收進王之盾,一直都照顧着我。尤金離開軍隊的話我

  當然也會離開,就是這樣。

  貝古:記憶喪失,你……

  瑪奧:雖然直到現在都沒有恢復記憶,但我不是很在意的。畢竟重要的東西不是過去,而是未來!……對吧?

  貝古:你們的事情我已經瞭解了。不過,我當時必須要保護克萊爾。

  瑪奧:可是,克萊爾小姐已經做好覺悟了。以自己為代價,救出那些被捕的女孩子們。

  貝古:是啊……她就是那樣的人……所以,所以我想要保護……保護克萊爾。

  瑪奧:貝古……

  貝古(垂頭,懊惱):難道我一點都幫不上克萊爾嗎?!!!

  尤金:很遺憾,現在的你如果想打倒薩雷的話,可能做夢都不可能。

  貝古:你說什麼?

  尤金:但是,你有這個可能性。看過無數能力者的我能看出來,你會變強。貝古,當你變強時,救出克萊爾,以你自己的手。

  貝古:……

  尤金:不管怎樣,我們先去追趕王之盾。我很在意他們的行動。

  瑪奧:是啊……「拉德拉斯的落日」可能與王之盾也有所關聯。追趕他們的話可能會得到一些有用的東西。……那麼,你怎麼做呢?

  貝古:我已經決定了。

  貝古說完立刻離開了廣場。瑪奧和尤金也立刻追上去。

  瑪奧這時獲得兩個稱號「記憶喪失的少年」和「逃兵」。尤金獲得稱號「前隊長」

  第六skit發生。瑪奧:貝古,在出發前,沒有要與其告別的人嗎?

  第七skit。 尤金:這樣不與家人說一聲就走,真的好嗎?

  往村子的左下放走,第二間房子前發生劇情。遇到馬爾克和拉琪婭。

  貝古:阿姨……大叔……

  馬爾克:貝古……

  貝古:對不起……我……

  馬爾克:讓匝皮也可你一起去吧。

  貝古:一定,我一定把克萊爾帶回來。

  馬爾克:貝古,一路小心……你也是我們最重要的孩子。

  拉琪婭:貝古和克萊爾就拜託你們了。

  瑪奧和尤金點頭,馬爾克和拉琪婭告別完就回家了。

  瑪奧:多好的人啊……克萊爾小姐,就是被那樣的爸爸媽媽撫養長大的啊。

  尤金:非常好的雙親。

  貝古:……

  尤金:那麼我們,去米納爾吧。

  貝古:米納爾?

  尤金:米納爾是在這個村子的東南方的一個港町。王之盾從這個村子離開後就向南去了。如果他們要回首都巴魯卡的話,一定會在那里坐船。

  貝古:他們要把克萊爾帶到首都……

  尤金:嗯……那一定是婭佳特女王委派的任務

  瑪奧:從薩雷的話里,好像王之盾在蒐集人類的女孩子。

  尤金:嗯,可是,女王陛下蒐集人類的女孩子,到底要做什麼……?

  貝古:這些不關我的事,我所要做的是帶回克萊爾,僅此而已。不管怎樣,向米納爾出發吧。

  這時料理實行可能。

  第八skit。 貝古:你們到底是怎麼知道我的? 瑪奧:我們在旅行的時候從旅人那里聽到關於你的消息。

  第九skit。「真是個囉嗦的人」

  貝古:瑪奧可真多話啊。

  尤金表示同意。

  瑪奧:什麼啊,跟你們兩個悶葫蘆做同伴真沒意思啊,真希望有一個多話的同伴啊。

  第十skit。「萬事通」。

  瑪奧:匝皮到底是什麼啊?

  尤金解釋一番(好長的名詞,汗)。

  瑪奧:尤金真是什麼都懂啊。

  第十一skit 「是一樣的啊」。

  瑪奧:貝古,為什麼你會一直住在克萊爾家呢。

  貝古:我出生後,父母都去世了……

  瑪奧:那你也不知道雙親的樣子……我們一樣。

  第十二skit。「王之盾的目的」疑問王之盾抓那麼多的人類女孩做什麼,瑪奧說也許婭佳特陛下想要一些朋友?

  第十三劇情。「還是不行啊」

  尤金:瑪奧,你的記憶,還沒有恢復嗎。

  瑪奧:是的,不過沒關系,我現在也很快樂不是嗎

  尤金:但是你的家人會擔心你的

  瑪奧:這倒也是……不過,也有可能在旅途里遇到我的家人啊

  尤金:嗯

  第十四skit。「通往米納爾的路」。瑪奧指路,從這個村子到米納爾的路並不難走,不用擔心迷路。

  與道具屋對話可獲得桃子果凍(恢復最大HP50%)和生命瓶(復活一名隊員並恢復至最大HP的50%)。

  與食材屋老闆對話得到食材牛奶,胡蘿卜和土豆。

  出了村,第十五skit。「速去米納爾」。尤金:沿這條凱凱特街道南下就可以到米納爾,快。

  出村子在地圖左上寶箱得到牛奶券。此時可開啟encountarea情報。

  ……………………………………………………………………………………………………

  出了村子以後,讀戰斗用語辭典,會多出作戰·隊列一項。

  1.作戰(隊列):設定戰斗開始時的「作戰行動」「攻擊頻度」「術技條件」,可讓出player以外的角色按此設定戰斗。戰斗中可變更設定。

  2.隊列效果:當角色被配置在player旁邊時,該角色在特定條件下會有狀態上升的補正效果,用術恢復HP時,回覆量也會分配給相鄰角色。根

  北京 上海 廣州 深圳 聾啞耳鳴,頭痛新療法

  據作戰情況不同調整隊列位置是很重要的。

  3.由隊列配置絕對的攻擊頻度:隊列右端是「前衛」,越向右邊靠近設定的角色,攻擊頻度就會越高。

  4.自己和同伴的HP回覆:FG在蓄積時,使用術時不僅是受術者,受隊列效果影響到的同伴也會分得回覆量。但,在用「煉術」時,只會回覆使

  用者自身。是同伴們互相分得回覆,還是自己獨自恢復更多的HP,好好考慮後再作決定吧。

  5.進行隊列:作戰名可以從八種中選擇,名字可以憑自己的喜好,還不很明白的人在用R2作戰名變更時可按△鍵,設定合適的隊列。

  《搞笑三人眾登場》

  出了村子以後,進入拉爾倫大橋

  瑪奧:嗯?

  尤金:Force嗎?

  貝古:……

  搞笑三人眾登場,先是兩男一女的暴笑:哈哈哈哈哈哈

  貝古一行頭上浮起問號。

  ????(男):膽敢與王之盾為敵的愚蠢的人聽着

  ????(另一男):聽着(這里用的是日本奧州一帶的方言)

  ???(女):如果想通過這座橋的話,就先打敗我們三人。

  瑪奧:什麼呀,那是……?怎麼感覺聲音是從腳下傳來的……

  貝古:出來!

  ????(男):正等着你的那句台詞呢,OK,上!

  ????(男):上!(仍然是方言,動詞+de+yansu)

  ???(女):上!

  只見三個人閃亮登場——從橋下沿着橋墩慢慢爬上來(狂汗!)

  三個年輕的男女,領頭的是個藍發男,另一個說方言的是棕色頭發的男人,然後一個黃頭發的女人。

  貝古:什麼人?

  金納爾(藍發男):斬裂黑暗的華麗之刃!!暗黑的貴公子,金納爾!

  多倫布(棕髮方言男):怪力強力萬力夏卡力奇,緣下的太鼓持·多倫布de yan su。

  瑪頓娜·尤西婭(女):世界因為我而存在!魅惑的瑪頓娜·尤西婭!!

  金納爾:我們是……!!

  三人同時:最強戰團漆黑之翼!!(只差擺個基紐特種部隊的造型了)

  貝古:漆黑之翼?

  金納爾:追放者尤金及其手下們,讓我們來擊敗你們。

  多倫布:擊敗你們!!

  瑪奧:王之盾里,有這樣的傢伙嗎?

  金納爾不樂意了:讓我來告訴你,說起我們漆黑之翼,那是連四星大人都認同的有能部隊!!

  貝古:四星?

  尤金:王之盾的能力者里,包括薩雷,多馬在內的被譽為最強的四個人。

  瑪奧:說是被四星所認同,可你們卻被丟在這個地方……

  金納爾(狂解釋,巨慌亂,這時的音樂非常搞笑):我們不是被丟在這里……我們是奉薩雷大人之命在此阻止你們前進。我們要打倒你們

  ,成為和四星平起平坐的戰士,然後張開羽翼,飛向卡雷基亞的未來……

  貝古已經不耐煩了,使用了冰Force,他倒要看看這三個人有多強的力量。

  三人飛……倒地,起身(弱得可以)。

  金納爾:睡……睡獅已經甦醒了!go,多倫布,尤西婭!!

  貝古:放馬過來。

  進入戰斗,貝古以一敵三,很快,三個傢伙再次被打趴下。不過即使這樣還要硬充好漢

  金納爾:干……幹得不錯。

  多倫布:干,幹得不錯de yan su

  尤西婭:合格。

  瑪奧:哈?

  尤西婭:我說,你們合格了。

  金納爾:如尤西婭所說,你們測驗合格了。我批准你們通過這座橋。

  多倫布:我,我批準!

  瑪奧:你們這麼說就不害臊啊……

  金納爾:住,住口!雖然說你們測驗合格了,不過這只是入門篇……別感覺太得意了。

  貝古拔劍,三人大汗。

  尤西婭突然指着天空尖叫:啊!看那個!粉紅的小豬在天上飛!

  瑪奧回頭看。三人趁此機會倉皇溜走。

  瑪奧:啊,站住!

  尤金:瑪奧,讓他們走。

  瑪奧一臉郁悶:總感覺還要再遇到他們……

  尤金:比起這個,我更在意四星。

  貝古疑惑。

  尤金:當遇到薩雷和多馬時我就知道,想避開他們是不可能的。四星中的瓦耳圖……盡可能的,我不想與之為敵。

  貝古:瓦耳圖?很強嗎?

  瑪奧:雖然薩雷已經很難對付,但瓦耳圖也是非常棘手的對手。

  尤金:詳細內容我們邊走邊說。現在快去米納爾。

  貝古:嗯。

  此時battle book中關於操作說明追加,有FG,RG和HP的密切關系相關

  第十六skit。「漆黑之翼是什麼人?」

  瑪奧:尤金,聽說過漆黑之翼嗎?

  尤金:沒有,可能是最近剛加入的

  瑪奧:他們想和我們為敵,修行還不夠呢

  尤金:疏忽是最大的敵人,這點記好

  瑪奧:是……

  第十七skit。「瓦耳圖是?」

  貝古:瓦耳圖是什麼人?

  瑪奧:這個尤金比較瞭解

  尤金:以前的戰友,擁有強大的精神力和戰斗洞察力,是隊伍里不可或缺的重要戰力。

  瑪奧:只要尤金開口,他會加入我們吧?

  尤金:這可不見得。

  貝古:……

  第十八skit。「凱凱特街道」。尤金指點凱凱特街道的走法。

  第十九skit。「貝古的焦急」

  貝古:……

  尤金:現在的你要和薩雷作戰,是一點勝算都沒有的,你需要好好磨練。

  瑪奧:總之,要營救克萊爾,一定要慎重行事啊。

  貝古:我要變強,不斷,不斷地變強!

  第二十skit。「向米納爾」。向巴魯卡的船從米納爾出發,現在快去米納爾吧。

  補充一下:在村子上方的空地上可發現一種奇異動物瑪夫瑪夫(目前尚不知道是純收集用還是另有用處)

  繼續劇情。

  《宿屋之怪現象》

  過了橋,三人一行沿着凱凱特街道繼續向南。可以看到一間休憩小屋。

  瑪奧:啊~~~~有一間小屋呢,我們去休息一會吧。

  貝古:現在沒有那個空閒。說不定在我們休息的時間里克萊爾已經……

  尤金:貝古,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該休息的時候還是要休息一下比較好。

  瑪奧:就是就是。說不定以後的路上就沒有旅人小屋了。

  貝古沉默一會,覺得還是該以大局為重,於是同意了瑪奧的建議。

  進入小屋。

  瑪奧:里屋看上去像是休息的地方。

  第二十一skit:「能休息的時候就好好休息」。尤金:貝古,旅途上一路難料,但該休息的時候一定要好好休息,這也是與戰斗相關的很重要

  的一環。

  旅人小屋有里,外兩間。外屋是食材和道具店(可以買到桃子果凍,生命瓶,牛奶,胡蘿卜和土豆),里屋是宿屋。

  三人進入里間的宿屋,宿屋老闆正在打盹。按了按櫃台上的鈴鐺,宿屋老闆才大夢初醒:歡,歡迎光臨!!

  尤金:我們要休息。

  宿屋老闆:是三位貴客吧,請好好休息。

  半夜。

  貝古仍然掛念克萊爾的安危,怎樣都不能安穩入睡。一旁的瑪奧睡得很香,處於成長期的孩子都這樣吧。

  尤金:睡不着嗎?

  貝古:嗯……

  尤金:還在想着克萊爾的事情?

  貝古:……

  尤金:我即使說「去睡覺吧」你或許也睡不着的吧。可是,在這種狀況下還是要好好休息。不然之後的旅途可能會很艱難。

  貝古:……這個我知道……

  次日早晨。

  尤金:已經這個時間了嗎,該出發了。

  貝古:嗯。

  瑪奧仍然熟睡不醒,貝古上前喚道:瑪奧,起床了。

  瑪奧並未被叫醒,翻了個身,夢囈一般地:唔……

  貝古:餵,瑪奧的樣子看上去好奇怪。

  瑪奧突然斷續地說出奇怪的夢話:……把七種力量……我是眼睛……我是……

  貝古:七種力量?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尤金:瑪奧經常這樣。有可能,是在夢到了自己失去的記憶。

  貝古:起床了,瑪奧。

  這時發生了突發狀況,宿屋的老闆氣勢洶洶地拿着農具沖了進來,眼看就要襲擊到背對而站的貝古。

  尤金:貝古,危險!!

  幸好貝古反應迅速,立刻轉身一劍架住鋒利的釘耙:餵,你想幹什麼?!

  尤金速叫醒瑪奧:瑪奧,有敵人!

  瑪奧醒來躍下床,用自己的Forcecube探測敵人的Force強度:呃?可是,感覺不到他有Force。

  貝古感覺對方的力量之大,身手之快,絕對不是普普通通的獸人:可是,他的動作絕不平常。是王之盾的能力者嗎?

  尤金:不……莫非……

  瑪奧:總之,先追再說!

  第二十二skit:老闆為什麼?! 貝古:老闆為什麼要襲擊我們? 尤金:追上去問個清楚。

  第二十三skit:可是,是那樣嗎? 貝古:那老闆究竟是什麼來頭?絕不是一般人。 瑪奧:可是,我感覺不到他有Force啊,難道是……? 貝

  古:瑪奧,你想到什麼了嗎? 瑪奧:嗯……可是我寧可不是那樣。 尤金:我也不希望是那樣。先追上去,然後再確認

  第二十四skit:追上老闆! 瑪奧:貝古,快抓住宿屋的老闆。 貝古:明白了。

  三人追到外屋,發現老闆還有同夥,而這些同夥竟然是食材屋的老闆和昨天的兩個客人。

  宿屋老闆揮動釘耙:去死吧!

  瑪奧:尤金,這些人果然還是沒有Force反應!

  尤金:果然是那樣嗎。

  見貝古已經准備戰斗,尤金急忙勸阻:等等,貝古,不可對他們出手!

  貝古抑制住自己的沖動:為什麼?!

  瑪奧:他們是被人操縱的

  貝古:你說他們是被人操縱?

  瑪奧:那個人已經來了……音之Force能力者,瓦爾圖。

  貝古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傳奇般的名字:瓦爾圖……四星之一的瓦爾圖嗎?

  時間容不得他們再繼續從容地交談下去,被操縱的宿屋老闆和食材屋老闆已經手拿釘耙*近過來。

  貝古:這些人……絕對不是普通人。。

  瑪奧:因為他們受到瓦爾圖的Force操縱,平常發揮不出來的身體里的潛力都被引發出了。

  尤金:瓦爾圖的音之Force就是擁有操縱人為其效力的魔力。

  瑪奧:用某種聲音作為行動開始的暗示。比方說襲擊我們這一行動。聲音並不是Force,所以我們從這些被操縱的人身上並不能感知到Force。

  尤金:這就是沒有Force反應的原因所在。這,也是音之Force的厲害所在。

  貝古:那現在該怎麼做?

  尤金:我們不能對他們出手,只能想辦法解開瓦爾圖給予他們的暗示了。

  貝古:這種事情能辦得到嗎?

  尤金:能!要解開瓦爾圖的暗示,只需要給這些被操縱的人再聽一次暗示的聲音就可以了。貝古,盡快找到那個聲音!

  瑪奧:這里交給我們。

  貝古:知道了!

  瑪奧和尤金把失去心智的獸人堵在門外,貝古趁此機會在房間里尋找暗示的聲音。

  第二十五skit:暗示之音。 貝古:暗示的聲音到底是什麼?鳥鳴,鍾表?如果不是平常可以聽到的聲音的話就沒有意義了。

  第二十六skit:找暗示之音。 貝古:要盡快找到暗示的聲音,解開他們的暗示。

  貝古仔細回想起剛才宿屋老闆沖進時的情形,對了!那時候掛鍾響了。這個屋子里能不用人力就自動能發出聲音的就只有掛鍾。貝古急

  忙再次讓掛鍾發出響聲,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樣,被操縱的獸人聽到鍾聲後,暗示被解開了,不過暫時失去知覺倒在地上。

  瑪奧:貝古,找到了呦。

  尤金:幹得好。

  貝古:一般般而已……

  瑪奧再次嚴肅起來,他已經再次用Forcecube感覺到小屋外面的強大Force:現在就放鬆還太早了,「他」就在附近。在外面!

  第二十七skit:緊急事態?! 尤金:速出小屋。

  ……………………………………………………………………………………………………

  《舊友相見——為王國而生的兩人》

  三人沖出小屋,一個手拿法杖的清癯獸人已經等候許久的樣子。

  貝古:他就是叨跡浚?br> 瓦爾圖的聲音干淨,威嚴,而有長者風范:一別好久了。隊長,瑪奧。

  瑪奧:真是讓人感動的再會,真是不錯的寒暄……

  瓦爾圖:不滿意麼……?

  貝古:別開玩笑了! 沖上去就想戰斗(筆者以為這代主角雖然聲音冷酷,但性格還是脫離不了熱血男的范疇)。

  尤金:貝古,不要沖動!

  瓦爾圖:你就是叫作貝古的年輕人……那樣大的火氣是會把冰之Force也熔化掉的。

  尤金:瓦爾圖,你來這里是為了聊天……或者……

  瓦爾圖凝視昔日舊友:直到現在,我都不打算對你出手……

  瑪奧:明明剛才還操縱小屋的人們襲擊我們!

  瓦爾圖:我只是為了確認一件事情……確認隊長你,究竟會不會做出當年的那種事情。

  尤金:……

  瓦爾圖:隊長,回到王之盾來吧。

  貝古和瑪奧:……

  瓦爾圖:自從那個事件以來,王之盾內部一直處於混亂狀態中。能改變這種現在的人除了你以外沒有第二個。

  貝古:「那個事件」??

  尤金:作為罪人而被軍隊追放的我,到底能做什麼……

  瓦爾圖:那個事件,其實是為你而設下的一個圈套。

  尤金:為什麼,你會這麼想?

  瓦爾圖不正面回答尤金的問題,反而厲聲反問:為什麼,當時你什麼都不解釋就認了罪!

  尤金:對於別人的提問不要用回題來回答。

  瓦爾圖:隊長!!你一句都不解釋,一定是里面有什麼重大的事實真相隱藏着。如果查明了真相,你不就可以回到王之盾嗎?

  尤金:我犯下的罪行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改變的事實。所以,你的直覺沒有任何的意義。

  瓦爾圖沉下聲音:你說這話是認真的嗎?

  尤金:我一向不擅長說笑。

  瓦爾圖:那麼,你就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做出那種事情嗎?

  貝古,瑪奧,尤金:……

  尤金:我是犯了大罪的罪犯……你明白這個就可以了……

  瓦爾圖:我可以理解隊長的想法。現在,這個國家在某些人的意思下被引導向一個錯誤的方向發展着。如果不出以外,這「某些人」就

  北京 上海 廣州 深圳 聾啞耳鳴,頭痛新療法

  是……

  尤金:不用多說什麼了,瓦爾圖。我沒有打算返回軍隊,也不打算就此放棄戰斗。

  瓦爾圖:你們區區的三個人的力量又能夠辦到什麼?

  瑪奧天真地說:如果你很擔心的話,就來做我們的夥伴啊!

  瓦爾圖:現在不是開玩笑的場合。

  瑪奧:我可是很認真地說的……

  瓦爾圖:要解決軍隊的混亂,從外是根本行不通的。

  尤金:所以,軍隊里有你。

  瓦爾圖:……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今天我不與你們為難。可是,我是發誓效忠卡雷基亞王國的人。即使是隊長,如果與王國為敵的話

  ,我也不會饒恕。下次再見的時候,我們就是敵人了。

  尤金:這也沒有關系。

  瓦爾圖:那麼……

  瓦爾圖正准備離去的時候,貝古叫到:等等!

  瓦爾圖:什麼事?

  貝古:為什麼,王國要抓人類的女孩?

  瓦爾圖:這是女王陛下的命令,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貝古:你說什麼?!克萊爾現在在哪?

  瓦爾圖法杖一揮,強大的Force力量一下就擊倒了貝古。

  尤金:只回答我一個問題就可以了。克萊爾現在是否平安?

  瓦爾圖:不用擔心女孩們,她們都很平安。

  尤金:你說的是真的?

  瓦爾圖:即使是薩雷,也不會傷害那些重要的女孩們的。那麼,告辭了……隊長。

  瓦爾圖向空中躍走。

  瑪奧:貝古,你沒事吧?

  尤金:……

  瑪奧:那個,貝古……你不在意尤金的事情嗎?

  貝古:什麼事情?

  瑪奧:尤金,被軍隊追捕的原因。

  尤金:不用多話,瑪奧!

  瑪奧:可是,如果讓貝古有什麼奇怪的誤解就麻煩了……

  貝古:我不會在意一個人的過去。現在最重要的是盡快地救出克萊爾……走。

  尤金:……

  第二十八skit:那時也沒關系。  瑪奧:尤金,還是跟貝古解釋清楚會比較好吧,你被軍隊追捕的事。  尤金:不用,會有機會解釋的,

  那時解釋也沒關系。  瑪奧:對不起,讓尤金想到不愉快的事。

  第二十九skit:四星,以及王之盾。   貝古:四星,還有王之盾,我真能救回克萊爾嗎?

  尤金:確實四星非常強大,而且王之盾中還有許多我不知道的強能力者存在。  貝古:……

  尤金:不過,你是有變得非常強大的可能性的,所以我們才會來找你。

  第三十skit:古之絆。  尤金:事情會到今天這步,真是沒有想到。  瑪奧:尤金和瓦爾圖,是老朋友了吧。   尤金:是啊,從二十

  年前一直並肩作戰的老戰友了。人和人的關系,在不經意中就會崩壞。但有一點我是確信的,那就是對王國的忠誠之心,他和我是一樣的

  第三十一skit:瓦爾圖的計算。  瑪奧:瓦爾圖竟然操縱普通人和我們作戰,真是過分啊。

  尤金:不。我們不會對他們出手,以及解開暗示,這些都在瓦爾圖的意料之中。  瑪奧:其實瓦爾圖不是個壞人啊,真不想與他為敵。

  第三十二skit:不合情理。  貝古:瑪奧,你做夢夢到什麼了?  瑪奧:夢?忘記了。

  尤金:他每次醒來都會把夢忘記,真是不合情理。  瑪奧:什麼呀,醒來之後會把夢忘記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第三十三skit:忙了大忙。  瑪奧:休憩小屋是誰建的啊?真是幫了大忙。  尤金:是啊,可以給路人提供便利的休息場所。趕路無論有

  多麼急,必要的休息還是必要的。  貝古:明白了。

  第三十四skit。  尤金:貝古,昨晚沒有睡好吧。 貝古:嗯。 瑪奧:嘿嘿,我吃得好,睡得好,狀態也好。  貝古:因為年紀的關系

  吧。  瑪奧:什麼呀,所謂成長期就是這樣的。

  《唉……怎麼又是他們三個》

  出休憩小屋出來後,繼續南行。在東南邊的山脊下可以找到一張牛奶券

  第三十五skit:還有喘口氣的工夫就到米納爾了。

  尤金:沿着路走過艾特勒橋就是米納爾了。

  瑪奧:就是喘口氣的工夫哦

  第三十六skit:米納爾就在眼前

  尤金:米納爾就在眼前,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可以追上王之盾。

  這一路相安無事(這時升級還是比較快的,可以先練練級),片刻就到了艾特勒橋。

  尤金:總算到艾特勒橋了,過了橋以後,向東直走就可以到米納爾了。

  貝古:好,走。

  腳下又傳來似曾相識的聲音:站住!

  瑪奧:剛才,我好像聽到什麼聲音來着……

  ????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瑪奧:剛才的笑聲是……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瑪奧:總覺得能找到什麼……

  尤金:走了。

  ????:餵,餵,站住!

  曾經見過一面的搞笑三人眾,再次閃亮登場!!——從橋下沿着橋墩爬上(–;;)

  瑪奧:又來了,漆黑之翼!!你們三個還想再飛一次嗎?

  金納爾:哈哈哈哈,這個小鬼什麼都不瞭解。

  多倫布還是憨厚地跟着老大,以那方言再次強調:都不瞭解!

  尤西婭:小弟弟!讓大姐姐們來告·訴·你!准備好了嗎?預備——

  金納爾和多倫布:喔!!

  金納爾展開雙手:斬裂黑暗的劍齒虎——!!金納爾!!(伴隨一聲虎嘯)

  多倫布相撲一樣用力踩地:在黑暗中震顫大地的巨象——多倫布(象鳴)

  尤西婭:在黑夜里展翅的吸血蝙蝠——尤西婭(蝙蝠唳)

  金納爾:我們!!現在不是漆黑之翼,而是——

  三人同時POSE:最強戰團漆黑之牙!

  金納爾:決定!(感動狀)

  貝古等三人:……

  金納爾洋洋得意:怎麼了?吃驚到說不出話來了?

  瑪奧:你們是叫作——漆黑之牙?

  金納爾:正是,漆黑之牙!

  瑪奧:好奇怪的名字……

  金納爾:哪,哪里奇怪了?

  瑪奧:所謂「漆黑之牙」,不就是指的蛀牙嗎?

  多倫布和尤西婭一起盯着金納爾,像看着一隻黏在豬肉上的蒼蠅。

  金納爾:呃……這麼說的話,好像的確……

  尤西婭(汗):金納爾,你……有點窩囊……

  金納爾:你們不也說這是個好名字,還高興了好一會嗎……

  瑪奧:算了算了,你們在吵架前還是再好好想一個好名字,這算下次我們見面時的作業吧。

  金納爾:呃,哦……(如夢初醒)等,等等!你們這些壞蛋,名字什麼的不重要。

  瑪奧:這是你們自己的事情吧?

  金納爾:少囉嗦!不管怎麼樣,我們不會讓你們再前進了。

  多倫布:不會讓你們前進了!!

  貝古准備再次給這三個煩人的傢伙一點顏色看看,拔出了佩劍。

  金納爾:哎呦,想打架嗎?

  尤金無奈看着這三個活寶:不想受傷的話就讓我們過去。

  金納爾:不要小看我們王之盾的能力者!你們絕不可能通過這座橋的!

  瑪奧:你認為你們能打贏我們嗎?

  尤西婭:哼哼哼——注意看橋吧。one ,two ,three

  轟的一聲巨響,橋的那端被炸彈給炸斷,無法通行了。

  金納爾: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我應該說過的,你們別想通過這座橋。

  瑪奧生氣了:說什麼啊!你們這些蛀牙!!

  金納爾:誰,誰是蛀牙!!??讓你們見識見識我們牙的力量……

  貝古冰術,搞笑三人組再次免費坐了一次高空彈射:哇啊啊啊啊——

  不過這三個傢伙仍然是不知死活地硬要面子

  金納爾:嘿……你這傢伙……竟然敢用偷襲……我決不饒了你們。

  進入戰斗,這次是三對三的戰斗,結果自然不言而喻,這三個傢伙比上次更快地敗下陣來。(這一仗經驗值非常少,但是Grade值卻有75之

  多……如果是在仙樂里就發了)。

  金納爾帶着一臉的青腫:……你們幹得還行……

  多倫布:幹得還行。

  尤西婭:由於我們手下留情,讓你們贏了……

  金納爾:好,好的……結束。

  瑪奧:啊?

  金納爾:對你們的特訓結束了……你們還真不賴,值得調教……

  貝古作勢要動手。

  尤西婭再次使用必殺技:啊!看!有一隻純白的斑馬(汗)在狂奔!!

  這次沒有一個人回頭。

  瑪奧:……

  金納爾三人見對方不上當,只好奪路而逃「拜拜——~~~~」

  瑪奧好心地提醒:啊,前面……

  金納爾:啊?

  正欲逃跑的三人被兩個健壯的旅人擋住了去路。

  旅人一:你們這些傢伙要去哪里?

  金納爾:啊,啊?去哪里?這個這個……

  旅人一:你們,應該不會把橋弄壞以後就逃跑的,對吧?

  金納爾:當,當然!我們……我們現在是要去拿修理工具……哈哈哈……哈哈哈……

  多倫布:就,就是這樣的……哇哈哈……

  旅人一:嗯,果然和我想的一樣,不勞累你們跑了,工具我們帶來了。

  嘩,丟下一包工具。

  旅人二:在橋修理好之前,我會一直看着你們,懂嗎?

  三人:明,明白!!

  旅人一:明白的話,就趕快開始工作!!

  三人大汗:是~~~~~~~

  瑪奧:唉,真是的……

  …………………………………………………………………………………………

  《阿爾凡山脈》

  貝古沒有心思管那三個無聊的傢伙,走前觀察斷橋:看來是沒辦法過橋了……到底該怎麼辦?

  尤金:貝古,冷靜。現在我們向西走,翻越阿爾凡山脈。

  貝古:西面的山?米納爾不是在這里的東邊嗎?那是反方向啊。

  尤金:可是除了那里,已經沒有其他路了。很遺憾……

  貝古:克萊爾……

  瑪奧:貝古。

  尤金:不用焦急,貝古。雖然要繞一些遠路,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貝古:既然如此,現在分秒必爭。向阿爾凡山脈進發!!

  第三十七skit:快向山脈前進。

  貝古:……

  尤金:有道是欲速則不達,快向山脈前進。

  第三十八skit:艾特勒橋的歷史。

  瑪奧:看上去好古老的橋啊。

  尤金:這座橋是米納爾的人們和山脈邊的住民和解的象徵。

  瑪奧:那些「漆黑」的傢伙說了件好過分的事情啊。

  第三十九skit:真好氣又好笑

  瑪奧:真拿那三人沒辦法

  貝古(憤怒):……

  瑪奧:但看他們修橋的樣子,真好氣又好笑。貝古,忘記那三個人吧,把怒氣全放到薩雷身上去吧,快出發。

  第四十skit:遠路,阿爾凡山脈。

  尤金指點去阿爾凡山脈的道路

  出了艾特勒橋後返回休憩小屋,過小屋西邊的橋,西北方有雞肉券,最西邊可發現牛奶券。過橋在西南方找到阿爾凡山脈的入口。

  這是座巍峨的高山,山頂積雪很厚,地形非常險要。

  貝古:就從這里翻過去嗎?

  尤金:是的。非常險要而荒涼的山道。

  瑪奧:這座山,以前訓練的時候來過。想翻過去真的很不容易呢。

  尤金:既然艾特勒橋已經無法通行,就只能走這兒了。

  貝古:如果沒有那三個人,現在……

  瑪奧:總之,為了追上薩雷一行,加油登山吧!!

  第四十一skit:向山頂前進。

  尤金:向山頂前進,注意腳下。

  第四十二skit:不對……?

  瑪奧:說到爬山,有便當才好嘛。

  尤金:怎麼,餓了嗎?

  瑪奧:不是啊,只是帶着便當爬山會比較有氣氛,不對嗎?

  尤金:……

  第四十三skit:山間路。

  貝古:想不到在這種地方竟然會有道路。

  尤金:很久以前這里是軍隊秘密行軍的地方。現在這里只能用作軍事訓練了。

  瑪奧:咦??這我也是第一次聽說呢。

  第四十四skit:盡快翻過山脈

  貝古:盡快翻過山脈。

  北京 上海 廣州 深圳 聾啞耳鳴,頭痛新療法

  三個人剛向上攀登沒幾步,發現前面的道路已經消失了。

  貝古:走不通了。難道這里不是翻越山脈的道路?

  尤金:不,是這里沒錯。如果我猜得沒錯,這里因為暴風雨,導致道路崩壞,所以才會這樣。

  貝古:這里的地基不安定嗎?還能繼續前進嗎?

  瑪奧自告奮勇地跳過斷崖:好像沒什麼問題哦……你們看!

  瑪奧又跳了回來:對吧?沒關系。

  尤金:看上去是的。走,貝古。

  當畫面右下方出現○提示的時候,表示在這里按○鍵可以進行跳躍,不過必須要有一段助跑才行。

  第四十五skit:飛躍地獄

  瑪奧很樂觀地表示要躍過山脈:沒有路可走,我們就用跳的嘛(這里瑪奧的結句詞非常可愛)

  三人用跳的方法又向上攀登了一段山路,卻又不得不停下。這里和剛才的山路一樣,沒有道路,而且連用跳都無法前進,因為對面太高了

  。

  瑪奧:啊~~這個山崖沒辦法跳過去了

  貝古:都已經走到了這里,難道還可以回去嗎……?

  瑪奧狡黠地一笑:貝古,現在輪到你大顯身手了!

  貝古疑惑不解。

  瑪奧:提問!使用什麼可以跳過這段山崖呢?

  貝古:使用什麼……

  瑪奧:答案就在你自身哦。冷靜下來好好想想。

  貝古沉思片刻,恍然:用我的Force嗎?

  瑪奧:正解——!!

  尤金:使用冰之Force,你能做到吧,貝古。

  瑪奧:好啦好啦,輪到你出場了!

  貝古:確實,利用冰塊作立足點可以跳到更高的地方。

  尤金:這是非常險峻的山道,不要白白浪費Force,謹慎使用。

  貝古:明白了。

  瑪奧:貝古變得越來越靠得住了。

  尤金:好,快走吧。

  第四十六skit:Force可以幫上忙。

  貝古:原來Force也可以這樣使用的

  尤金:嗯,Force本來也不是專門用來戰斗的。

  瑪奧:向山頂進發——Let’s Go!!

  第四十七skit:使用Force前進。

  瑪奧:好好使用Force,就能繼續前進了

  在主角頭上浮起冰塊符號時按□可放下冰塊並跳躍到高出。在這里可以得到桃子果凍2個,生命瓶2個,500塊錢。

  經過艱苦地攀登,終於到了山頂了,這里有一個可以記錄的小屋。

  瑪奧吁出一口氣:終於到山頂了。果然好累啊……休息一會吧。

  貝古:不行,我們這樣浪費時間的話克萊爾……

  貝古尚未說完,卻因為過度使用Force而不支。

  尤金:我說過不要勉強。急行軍加上登山時使用了好多的Force,你的體力已經消耗很多了。

  貝古:……沒事。同克萊爾比起來,這些都是小事。她被封在冰里一年,好不容易剛剛獲得了自由……

  一邊說,掏出一個物件

  瑪奧:那是,什麼?

  貝古:這是……

  貝古進入回憶中。

  克萊爾:貝古,看這個……

  貝古:……這是……?

  克萊爾:我在河邊找到的漂亮的石頭……雖然早了一點……給,祝你生日快樂。

  貝古:謝謝,克萊爾。

  克萊爾:嘻嘻……

  退出回憶。

  瑪奧:哦……原來這塊漂亮的石頭,是克萊爾小姐送你的生日禮物啊

  貝古……克萊爾……

  尤金: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如果在這里就把體力用盡的話,還怎麼去救克萊爾?

  貝古:……

  尤金:你認為,只要追上薩雷,就可以把她救回來了嗎?

  貝古:……

  尤金:追上他們並不是我們的目的,這點你不要忘記了!

  貝古:……

  瑪奧:貝古,休息以後可以恢復體力。然後我們可以speed up,我可以用跑的哦!!

  貝古:瑪奧……明白了。

  第四十八skit:在山頂的小屋休息一會。

  瑪奧:就在這里休息吧,體力不回覆的話,連走山路都會很危險噢。

  尤金:如瑪奧所說的那樣,如果中途受傷的話就不值了。

  貝古:明白了

  三人進入小屋,這里有記憶陣可以記憶。

  貝古:……

  尤金:怎麼了?貝古……

  貝古:如果即使追上了克萊爾,還不能救下她的話……

  瑪奧:……

  貝古:果然……以我現在的力量,沒有能力把克萊爾從他們手中救回來嗎?

  尤金:這我不知道……你現在確實比之前能更熟練地使用Force了。雖然和薩雷比還有相當大的差距,但你還可以變得更強,這點我可以確

  信。

  貝古:……

  瑪奧突然發現了柴:真好運!!還有柴呢(唸咒語,chi chin bu i bu i)

  瑪奧使用火之Force點燃了柴堆:嗯~~果然Force還是要為了人們的幸福而使用才好。

  貝古:為了人們的幸福……

  尤金:……

  尤金走近火堆:貝古,你也來烤烤火,這樣會暖和些

  貝古:嗯……

  貝古走近火堆,若有所思地:為了人們的幸福使用Force……像我這種不知道Force使用方法的人突然可以知道Force的存在,都是因為拉德

  拉斯國王釋放Force的緣故吧。

  尤金:嗯,是的。

  貝古:國王為什麼要這麼做?

  瑪奧:為什麼……?

  貝古:國王明明是要把能力者聚集在手邊,以便監視的不是嗎?可為什麼還要讓有能力者的數量變得這麼多呢?這樣與他的初衷是違背的

  不是嗎?

  尤金:……

  貝古:如果是為了人們的幸福,那麼到底應該怎麼使用這種力量?國王為什麼要這麼做?

  尤金:貝古,這個問題我們也無法回答。但是,有一點我可以保證,拉德拉斯陛下,是一個熱愛和平,親切重情的長者。我無法想像那樣

  的陛下會因為突然失去理智而把世界捲入混亂之中。陛下讓人們的Force覺醒一定有他的意義,一定是為了人們的幸福着想。

  貝古:即便是Force覺醒後,帶來了這麼多的不幸,還能這麼說嗎?

  尤金:我相信陛下。正是因為這樣,我才要解開這個真相。

  貝古:……

  瑪奧:總覺得,進了小屋以後,氣氛就變得沉重了呢。幸與不幸,關鍵是看我們如何使用Force,不是嗎?

  尤金:正如瑪奧說的。

  瑪奧:不管怎麼說今天先休息吧。禁止再胡思亂想了!如果腦袋得不到休息的話就等於沒有休息哦。

  貝古:嗯……

  第四十九skit:暗號是……

  瑪奧:chi chin bu i bu i .

  尤金:瑪奧很中意這句啊

  瑪奧:尤金也唸著試試啊。

  尤金:不用了

  瑪奧:啊,尤金好沒趣哦。

  《雪野米納爾》

  在山頂小屋中休息好了以後,在小屋的下角發現布袋,打開可學會料理「漢堡」。

  出了小屋以後繼續前進,被兩個大冰塊擋住了去路。

  尤金:雪塊啊……瑪奧……

  瑪奧:嗯~輪到我出場了。

  貝古:瑪奧,沒問題吧。

  瑪奧:沒問題沒問題,這種程度的雪,很容易弄的。

  用□鍵可以指揮瑪奧用火魔法熔化冰塊(不需要讓瑪奧帶隊)。

  瑪奧熔化了這兩塊冰,很開心的樣子。

  第五十skit:下坡

  瑪奧:這以後都是下坡路啦,會輕松好多

  尤金:瑪奧,不管上山還是下山都是需要體力的,這點不要忘記了。

  瑪奧:知道的啦。

  第五十一skit:滑一下試試看

  尤金:路面很滑,小心腳下。

  瑪奧:反正都是要下山,滑下去說不定更快哦。

  尤金:你滑一下試試看啊。

  瑪奧:我那是開玩笑的啦。

  第五十二skit:交給瑪奧了!

  瑪奧:大冰塊就交給我瑪奧了!chi chin bu i bu i~~~就熔化了

  熔化掉冰塊後繼續往前走(注意,第三處冰只能熔化一塊,不然不好跳。不小心熔掉了兩塊也沒關系,冰塊會自動生成的)。

  走到山腰時,尤金看着前面的地面:這前面的路是雪融化成水後在地上結成的冰,很容易滑倒,小心腳下。

  貝古:知道了。

  快到山腳時看到4個壘在一起的冰塊。

  瑪奧:咦?

  尤金:如果要回山頂小屋的話用這個就可以了。

  貝古:原來如此。

  瑪奧:啊?要回去嗎?

  尤金:我只是說「如果要回去」。

  瑪奧:好像是這樣的。那麼,出發吧。

  第五十三skit:關於港町米納爾

  貝古:米納爾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尤金:從首都有很多定期船往來的大港口城市。

  瑪奧:貝古,你沒有去過米納爾嗎?

  貝古:我幾乎沒有離開過sulz村

  瑪奧:是這樣啊。第一次去米納爾就是為了救克萊爾小姐,真是諷刺啊……

  貝古:……

  山腳有一個商人,可以在那里買到回覆道具和食料。下山時可以從寶箱里得到牛肉2個,藥草(加最大HP10點),包菜1個,麵包1個,斬

  煉石1塊(給武具或防具+1點數值)。

  出阿爾凡山脈時遇到一個小boss。

  貝古:看上去很強

  尤金:小心應付。

  實際上這個boss並不難對付,很快就能打過。

  出了山脈。

  第五十四skit:這次真正向米納爾前進

  尤金:現在一直往東走就可以到米納爾了。

  瑪奧:因為是在海邊,所以不難找哦。

  第五十五skit:米納爾在東邊。 就是尤金指一下米納爾的方向,沒什麼好多說的。

  山脈的西邊可以得到土豆券。

  三人飛快趕路,不知不覺間,天上開始稀稀拉拉地下起雨。

  瑪奧:下雨了。

  尤金:很少見呢。這附近的氣候應該很少有雨的。

  瑪奧:還有一小會就到米納爾了,在雨下大之前趕快沖出這個荒野吧。

  第五十六skit:沖出平原。 瑪奧:沖出這個平原就立刻能看到米納爾了。

  第五十七skit:米納爾平原的氣候

  尤金:一般只有在阿爾凡山上才有有雨雪,這里米納爾平原的氣候應該是溫暖而乾燥的才對。

  貝古:但現在卻在下雨。

  尤金:嗯,確實非常少見。

  第五十八skit:總之……

  瑪奧:雖說快到米納爾了……

  尤金:總之,保持這種速度繼續趕路了。

  三人在平原里奔波着,雨從稀稀拉拉漸漸變成傾盆大雨。

  瑪奧:雨下大了呢。

  尤金:嗯,不過米納爾就在眼前了,走。

  貝古卻好像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等一等!

  尤金:怎麼了?

  貝古:難道是心理作用嗎?我覺得這個地方剛才已經走過了。

  瑪奧:不可能吧。

  貝古:地形和周圍的風景總覺得和剛才走過的地方非常像

  尤金:的確……應該很快就能看到前面的米納爾才對……難道走錯路了?

  瑪奧:應該是在雨里看不清周圍你才會覺得一樣吧。嗯。。感覺好像變冷了,speed up快走吧。

  三人又繼續往前,更加不尋常的事情發生了,常年乾旱的這里,居然此時的天氣由雨變成了雪。

  瑪奧:呃?剛說冷了就立刻下雪了!

  尤金:我有不好的預感。

  瑪奧:真是的……尤金,不要說這些奇怪的話嘛!

  尤金:總之,速向米納爾。

  嗯?貝古覺察到什麼一般,轉身釋放出一個冰術,然後卻沒有打中任何東西。

  尤金:怎麼了?

  貝古:剛才一瞬間,感覺到有殺氣……

  瑪奧:呀,討厭~~連貝古都這樣,肯定是心理作用吧。

  尤金:快走吧。

  第五十九skit:難道是……?

  貝古:雪的緣故看不到遠處,到底該走哪條路。

  瑪奧:米納爾在東邊,這是沒錯的……

  第六十skit:好假啊……

  尤金:明明剛才還那麼暖和,現在卻這麼冷

  瑪奧:是氣候反常嗎?

  尤金:不,看上去沒那麼簡單。

  第六十一skit:奇怪……

  尤金:突然之間下起雪,確實奇怪。

  貝古:是不是王之盾乾的?

  瑪奧:不會吧,他們為什麼要在這里降雪呢?

  第六十二skit:迷路的貝古一行

  貝古:現在這個方向真的對嗎?

  尤金:應該說是對的,可是現在視野很差

  瑪奧:莫非我們迷路了?

  尤金:要不要等雪停了再走?

  貝古:沒有那個閒工夫了

  尤金:嗯

  第六十三skit:米納爾在東邊?

  尤金:應該快到米納爾了,可是要在雪中看到真是太困難了。

  貝古:向東走沒錯吧。

  尤金:嗯。

  ………………………………………………………………………………………………

  《安妮•巴斯》

  貝古三人一行在雪中摸索着道路,原本應該很近的米納爾卻似乎仍然那麼杳茫。

  瑪奧:好奇怪啊……算起來現在都應該已經到米納爾了……我好累哦。

  尤金看到了前方的不尋常:嗯?

  三人看了路的前方,有剛才貝古使用冰之Force而留下的冰凌。原本應該走了好一段路的他們,似乎又繞回到了原地。

  貝古:這是……你們看。

  瑪奧:「這不是剛才貝古留下的……」

  貝古:「嗯……」

  尤金:「這是剛才貝古使用Force留下的……」

  瑪奧:「為什麼我們又回到了這個地方……」

  尤金:「這表示我們一直在原地打轉」

  貝古:「如果真的是因為這天氣的話,那隻有等到雪停了。可是……」

  尤金:「嗯,這種狀況顯得太不自然了。」

  瑪奧:「難道這是誰在使用Force……」

  尤金:「雖然不知道這是哪種Force的力量,但一定是人為的沒錯。在沒有把暗中搗鬼的人找出來之前,想走出這個地方是不可能的吧。難道沒有辦法了瑪?……」

  瑪奧懊惱地對地上殘留的冰凌射出火焰。

  貝古:「沒有用……在這種雨雪環境下,敵人可以輕松地隱藏自己。」

  瑪奧靈光一閃,有了注意:「是啊,我知道了!如果雨和雪很礙事的話,讓它們消失掉不就好了嘛!」

  瑪奧釋放出強大的火之魔法,將四周的積雪全部熔化,米納爾平原終於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眼尖的瑪奧已經發現了什麼:「在那里,貝古,尤金!!」

  三人向前走了幾步。

  瑪奧:「你可以出來了吧,你已經隱藏不住自己的Force了。」

  一個年輕女孩的聲音:「看來已經不得不現身了。」

  這時穿插CG,濛濛的霧里走近一個手拿法杖,身材輕盈的短發女孩。

  瑪奧:「女生?」

  這個女孩:「不愧是你們……不過,已經夠了。在雨中趕了這麼長時間的路,身心都感到很疲憊了吧?……現在讓我給你們快樂吧。」

  貝古:「是刺客嗎?」

  女孩:「不要礙我的事。」

  貝古:「你說什麼?」

  女孩手指尤金:「我的目標,是這個骯髒有罪的獸人,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不相干。」說着像尤金擲出一把鋒利的匕首!

  然而奇怪的是尤金並不躲閃,匕首直接插到他的左肩。

  瑪奧:「尤金!!」

  女孩:「果然是獸人,這點小傷不足以讓你感到疼痛。可是……」女孩突然語氣變得悲憤:「可是,作為人類的我的父親卻不同……在痛苦和絕望中,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突然對自己痛下殺手的摯友的名字……」

  女孩又是一指尤金:「尤金•嘎拉爾多。就是你的名字!」

  貝古:「你到底是什麼人?」

  女孩:「我是安妮……安妮•巴斯!!沒錯,就是性命被獸人給奪去的巴斯醫生的女兒。」

  貝古和瑪奧被這女孩的話驚呆了。

  尤金:「安妮……「

  安妮:「不要叫我的名字!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用你的命來償還你犯下的罪過吧!」

  尤金:「等等,安妮!」

  安妮根本不理會尤金,又向尤金擲出一把匕首。

  瑪奧:「尤金!」

  安妮一招手,三個傭兵站在她身後。

  貝古:「唔……」

  傭兵甲:「人類閃到一邊去。」

  傭兵乙:「獸人先生,不要恨我們啊,我們這也是工作。」

  傭兵丙:「覺悟吧!!」

  瑪奧靠近尤金:「怎麼辦尤金?那女孩還有幫手……」

  尤金:「雖然真的不想跟她戰斗……」

  傭冰上前,貝古三人准備作戰。貝古:「他們過來了!」

  雖然對方有4個人,然而貝古三人的實力已經又有了進步,依然很輕松地擊敗了敵人。

  安妮:「我……我還能戰斗……」

  尤金:「夠了,勝負已經分出來了。」

  安妮:「我……爸……爸……」安妮體力不支昏倒在地。

  尤金:「……」

  貝古見瑪奧又召喚出forcecube,不解地說:「瑪奧……?」

  瑪奧:「她的Force反應已經消失了。」

  貝古:「……」

  尤金上前查看安妮的傷勢,就在這個時候,假裝昏倒的安妮突然一躍而起,匕首再次着實地刺進尤金的身體。

  尤金:「只有這種程度的疼痛嗎?」

  安妮:「e?」

  尤金:「你不是想要把巴斯曾經經歷的痛苦,都讓我感受嗎?」

  安妮:「我決不原諒你……奪去我爸爸生命的你……我決不原諒。」

  尤金:「沒有錯……我的確奪走了巴斯的生命,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我不會逃跑的。這種疼痛,是我犯下的罪過。所以,你也……」

  安妮:「……」

  尤金:「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一件補償的事情。直到你滿意為止……在真正體會到巴斯當時的 痛苦之前,我會一直讓你這樣刺我,所以,不要在做這種無意義的事情了。不要把自己的生命當作草芥,這也是為了巴斯……」

  安妮垂下手:「我……我到底應該怎麼辦?爸爸……那是我唯一的親人。」

  尤金:「怨恨我吧。為了有一天能殺了我好好活着。

  安妮呆了:「你……」

  尤金:「我現在,有不得不完成的事情要做。現在,還不能把這條命交給你。可是,一旦這件事情做完,我會把性命雙手獻上。所以……好好活着。」

  貝古:「尤金,你……」

  安妮咬着牙:「即使你不這麼說……我也……」

  尤金:「餵,安妮,振作一點,安妮!」

  安妮:「不會原諒你……絕對不會原……諒……」

  安妮終於再也支撐不住了,倒下去。

  尤金:「不好。剛才的戰斗,讓她幾乎耗盡了體力。」

  瑪奧:「使用大量的Force,對她的精神來說是很難承受的。」

  尤金:「米納爾應該有醫生,快去。」

  貝古:「你想救她?」

  尤金:「……這是我摯友的女兒……」

  貝古再次驚奇狀。

  瑪奧:「可是,這個女孩想對尤金不利呀。」

  尤金:「嗯,當她恢復了體力後,可能會再次來殺我。可是,只要能讓她活着就可以了。這是我的贖罪……」

  瑪奧:「那麼我們約定,為了她能夠好好活着,尤金也要珍惜自己的生命。」

  尤金:「嗯……」

  貝古背起安妮:「尤金,走吧。」

  瑪奧:「貝古雖然還是那麼冷冷淡淡,可果然是個好人呢。」

  貝古:「……」

  第六十四skit:現在快去米納爾。尤金催促快去米納爾

  第六十五skit:關於安妮。

  瑪奧:「這個女孩,真的沒事嗎?如果她恢復了的話,又會對尤金不利的。」

  尤金:「這個小女孩是我看着她長大的。她從小就是一個善良的孩子。她之所以會這樣,也是真的非常愛自己的父親。真因為如此,我才會很不好受。如果真的被安妮殺了,或許我會好過一點……」

  瑪奧:「不許尤金說這種話,不然我可要生氣了!」

  尤金:「……」

  第六十六skit:「不快些的話」。

  尤金:「米納爾應該有醫生,不快點的話……」

  三人走出米納爾平原後,很快就到了米納爾。

  貝古:「王之盾的傢伙們如果要去首都,一定會在這坐船對吧?」

  尤金:「嗯,是的。」

  貝古:「盡快把這個女孩交給醫生,我們也快去乘船吧。」

  瑪奧:「嗯,不過首先要先找到醫生才行。

  一個矮小的獸人走近:「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尤金:「我們這里有個人情況很不好。哪里有醫生可以看?」

  矮小獸人:「真是嚴重!你們最好盡快讓她給秋利亞醫生診斷一下。」

  瑪奧:「秋利亞醫生?」

  矮小獸人:「那是這個城市最棒的醫生哦,我就是她的助手,叫做米夏。」

  尤金:「請盡快帶我們去找醫生。」

  米夏:「現在醫生正在城里面出診,我去叫她,請你們在宿屋稍等一會。」

  尤金:「多謝。」

  矮小獸人急急匆匆地去找醫生了,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大汗爬去跑掉。

  瑪奧:「他……沒事吧……」

  尤金:「我們先在宿屋等待。」

  貝古:「嗯」

  米夏很快找來了醫生秋利亞,秋利亞診斷完安妮:「好了。」

  米夏:「秋利亞醫生辛苦了。」

  秋利亞:「雖然不知道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不過她真的是相當衰弱。身體冰涼,唇色也很糟糕。不過沒有什麼生命危險,讓她暖和地在床上躺一會應該很快就沒事了。」

  尤金鬆了一口氣:「……是嗎?」

  瑪奧:「太好了。」

  尤金:「嗯,那麼走吧。」

  貝古:「可是……」

  尤金:「我們沒有時間在這里浪費時間了。」

  貝古:「嗯,是的……」

  尤金:「我們走吧。」

  秋利亞醫生叫住正想離開的三人:「你們要到哪里去?」

  尤金:「我們要趕路,告辭了。」

  秋利亞:「等等!這個女孩怎麼辦?」

  尤金:「等她恢復了以後,她想做什麼就隨她的便吧。」

  秋利亞:「她不是你們帶來的嗎?」

  尤金:「她在雪中昏倒,我們救了她。事情是這樣。」

  貝古:「……」

  尤金:「不好意思,之後就拜託醫生你了。」

  秋利亞:「你們,等等!」

  瑪奧:「醫生,安妮就拜託你嘍!」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