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典 異教徒王國》攻略

  從古代開始,一些人從誕生之日起,就已經帶着不能被消除的已死之神的印記。擁有神之印記者,在他們的一生中將會擁有着極為強大的力量——魔法之力。修道院Monastery

  你和師傅沃卡林(VALKARIN)趕到修道院外,看着眼前的光景,不禁為修道院的命運深感憂慮。於是沃卡林則派你進入修道院調查。進入修道院圍牆內,你發現此時這里已經一片狼藉,在把一名趁火打劫的掠奪者砍殺後,你覺得事情不太對頭,便回去跟沃卡林報告。沃卡林在聽完你的描述後,便拿出附有4種元素的魔法棒,要你從4種元素中選其一。並且告訴你,你臉上的神之印記表明你擁有成為一名強大法師的潛質,並教授給你了進入夢世界的方法。他說那里是一個現實平衡的空間,但你不會在那里見到生者,那里只有鬼魂和其它惡夢中的生物。即使是擁有神之印記的人,在夢世界也不能停留太長時間,只要時間到了就必須回到現實世界之中,只有在休息之後才能再次進入。最後,沃卡林交待給你此次的任務——去尋找修道院的總管。如果總管已經死了,就進入夢世界去尋找他的鬼魂。

  重新回到修道院,從大教堂旁邊的入口進入聖室。發現了修道院總管屍體。你想起沃卡林的話,決定啟動進入夢世界的能力,之後會看到總管的鬼魂正站在他屍體的上方。剛想開口詢問有關屠神劍的問題,那鬼魂卻要求你馬上去把裂縫封印掉。說明來意後,總管的鬼魂告訴你,那把名叫屠神者的劍已經被偷走,那名偷劍的賊還把修道院中所有的僧侶都殺害了。說完這些之後,鬼魂還將這座修道院的歷史告訴了你。末了,鬼魂還告訴了你一個不幸的消息——那名小偷在現實世界和夢世界之間造成了一條裂縫,如果不及時將它封印的話後果不堪設想。而封印裂縫必須要通過神權項圈。你回到大教堂並進入夢的世界,眼前突然出現了巨大的裂縫以及許多醜惡的生物。把它們消滅後,打破箱子上的結界,拿到項圈後回去找總管的鬼魂,它幫你啟動了附在項圈上的能力(SPIRITSLAYER),隨後就消失了。你不敢耽擱,立即回到了大教堂的裂縫處,將其封印起來。

  完成後,回去向沃卡林匯報情況。師傅思索了一下,告訴你必須在黎明前和他一起離開修道院。他會返回凱力剎(KYALLISAR),而你則要在附近地區搜尋偷劍賊的蹤跡。不過,沃卡林要你把自己審理者的身份隱藏好,因為在西柯汶斯(CORWENTH)的民眾對裁判庭和審理者沒什麼好感。阿拉頓村Thevillage of Arathen

  師徒兩人連夜趕到一個名叫阿拉頓的小村郊外。沃卡林開始教你如何發現身邊各種物品的隱藏能力,以及如何去協調它們。師傅還提醒你,發現了物品的能力並不代表它就可以為你所用。只有在休息的時候,你體內的法師之力才會集中到激活物品的能力上並且讓它們發揮作用。只有這樣,那些隱藏在物品中的能力才真正發揮作用。你看沃卡林很有興致,就順勢詢問為什麼要摧毀那把名為屠神者的劍。沃卡林告訴你,那是宗教信仰的象徵,只要它被摧毀,裁判庭就會得到極大的勝利。

  一覺醒來後,發現師傅已經走了,於是起身打點一切,准備入村。不過,從你踏入村子的第一步起,就發現這里的氣氛有點不對勁。這里沒有一個村民,唯一活動的「東西」,就是那些名為泰牧人(TAYMURIAN)的異族!在殺掉這些人模鬼樣的傢伙後,你看到村子的南方好像站着一名村民,便急忙跑過去,想打聽一下這里發生了什麼事。但走近一看,那看似村民的傢伙原來是個由水組成的人形生物。剛想開打,那傢伙馬上表明,他是這條河的守護神,並且告訴你這條村的村民都被那些泰牧人趕到森林中去了,其中還包括了他的妻子。河之守護神請求你去解救那些村民。作為一名審理者,這樣的要求是不能拒絕的,因此,你毫不猶豫地來到附近的森林(FORESTEDGE),開始救援行動。

  進入森林後發現村民們都被困在地洞之中。把周圍的泰牧人解決後,成功地救出村民,阿拉頓終於恢復了昔日的樣子。現在,你終於可以好好探索一下這個小村了。從小木橋向前就是鐵匠鋪,在這里你能夠買到一些較好用的裝備。鐵匠鋪對面的屋子前站着一位愁眉苦臉的村民。過去詢問她為什麼如此哀愁,她告訴你,她最近在夢中經常被一些可怕的怪物而驚醒,因此希望有人能把她的房子買下,然後搬到親戚家生活。聽到這里,你猜想這一定和從裂縫跑出來的怪物有關,於是立即進入了夢之世界,把在村中游盪的裂縫魔都消滅掉。從夢之世界出來之後告訴這位母親事情已經解決。她十分感謝你,不過,依然希望把屋子賣掉,和女兒去開始新的生活。買下這間屋子需要一千塊錢,買不買就隨你了。在鐵匠鋪背後,可以找到阿拉頓村的村長——馬捷斯崔迪(MAGISTRATE)。村長對你勇救村民的行為十分感激。他告訴你他的兒子在回來後就一病不起,需要森林中的草莓才能治好。你聽到之後,欣然領命。順便問到他是否看到有人帶着一把劍經過這里,他卻說這種事還是要問河之守護神。在東邊的酒館里,老闆需要一些野豬肉,可以在森林中找到。在酒館旁邊的磨坊,主人會很懊惱地告訴你他的女兒跟河之守護神結婚了,河神那個窮鬼居然沒錢給聘禮。沒有錢,他就請不到人幫他幹活。看到那慘樣,只好先給他兩百塊錢救急,然後,去找河神問有關偷劍賊的下落,順道去找磨坊主的女兒。找到河神後,他告訴你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他的朋友,森林守護神有可能有相關的消息,而他的這位朋友近些日子卻音訊全無。河之守護神也有點擔心他,便要你去淚之谷(VALEOFTEARS)找森林守護神。與磨坊主的女兒交談,她很感激你所做的一切。不過,她也覺得,沒有人替磨坊工作始終是個問題。這時,你想起村長的兒子還有病在身,你便離開阿拉頓到剛才救回村民們的森林深處找到治病用的草莓(BcenterMOONBERRIES),然後順路進入淚之谷尋找森林守護神。

  一踏入淚之谷,你就看到一個信使模樣的人。那傢伙見到你,便表明有着極重要的事,要趕到凱力剎,然後就匆匆離開。你也只好開始尋找森林守護神,在森林東邊一個低矮的石崖下,看到一名身受重傷的男子。原來,這名男子才是真正的信使。他被人襲擊並奪去了衣服!他臨終交給你一封信,要你親手送到一個叫卡莉莎(CARISSACANTRECHT)的人手上。你把信收好後,繼續在林中探索,並且打死了幾只野豬,割下肉准備交給酒館老闆。最後,在森林的最北邊找到了一棵長着人臉的大樹,不用問,這一定就是森林守護神了。你馬上就問起關於屠神劍的問題。守護神告訴你,他感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北面而來,並在你的地圖上指出必經之路迷失峽谷(LOSTCANYONS)的位置。在得到了這些信息後,你還要幫河之守護神,詢問他沒有消息的原因。守護神告訴你,這些日子音訊全無的原因是幫他控制林中元素生物的隱士離開了,他只能自己去控制這些失控的東西,無暇分身。而問到那位隱士離開的原因,守護神說只知道是去了修道院,之後就沒有回來,於是便答應替他去找這名隱士。守護神提醒你那隱士去的地方是修道院的地下,要有繩梯才能進入。

  在告別森林守護神後,回到村子中,找到河之守護神。告訴他森林守護神的事,然後分別把草莓和野豬肉帶給村長和酒館老闆。當走進村中的墓地時,發現了一個只有一隻手臂的僵屍奴隸。它是被奴隸主賈西卡(JASKER)遺棄的傢伙。突然想到磨坊缺少一個工人,就去問磨坊主看他行不行用這名不需要報酬的工人。不吃不穿不用,這等勞動力上哪找?磨坊主欣然接受了這名僵屍工人,並且把當初的兩百塊還給了你。眼看村中無事,於是到鐵匠鋪處買了繩梯,出發去修道院尋找失蹤的隱士。

  在修道院城牆內那個深淵旁邊放下繩梯爬下去,發現修道院的地下居然還有密室。在這里看不到一個生者,你於是便嘗試進入夢之世界,在一房間中見到了已經化為鬼魂的隱士。隱士告訴你,他在一年前就在紅煙山(REDSMOKEMOUNTAINS)的神喻(ORACLE)那里得知自己會死在這里。神喻告訴他,當出現一把劍的幻象時,他就要去修道院去阻止屠神劍被偷。果然,神喻應驗了。而他停留在此地,只是不想讓老朋友擔心自己的情況而已,希望有一天能有人來替他傳話。

  回到淚之谷,告訴森林守護者隱士的死訊,守護者感到很悲傷。安慰了他幾句後,便動身前往迷失峽谷追尋偷劍賊的下落。一進入峽谷,就遭到一大群泰牧人的攻擊。一路砍殺到南方,遇到了一小群黑牙部族的泰牧人,為首的黑牙隊長(BLACKFANGCAPTIAN)告訴你,他們與柯汶斯是盟友,不會與你為敵。而進攻柯汶斯的人是灰爪部落。黑牙部族正在和在附近軍營駐扎的烏迪爾將軍(GENERALUDRIC)談判,但進展不是很好。一些獵人總是對他們發動攻擊,並把它們拿到凱力剎以很高的價格出售。它希望你能解決這幫獵人。在接下任務後,繼續前進,發現在這危險的地方居然還有商人。這名叫作卓蘭(JORANCYNESSA)的商人自稱是考古學家,不過他總是把發掘出來的東西拿來賣掉……和他交談後,通過迷失峽谷,進入軍營(WARCAMP)。軍營(WARCAMP)

  在大營門口,你向守衛說明自己是審理者,守衛會告訴你烏迪爾將軍正在等待你的到來。在最大的帳篷處找到將軍,他會告訴你沃卡林曾經在前往凱力剎的路上和他提到你會來此,阿拉頓的村長也對你評價很高。在謝過將軍後,你向將軍瞭解了一下如今的戰況,並向他詢問那個叫卡莉莎的人的下落。將軍對此事感到十分好奇,便要你把整件事原原本本地給他匯報了一下。原來,這個被殺的信使是將軍派出的,他同時派出了3名信使,希望其餘兩人能夠完成任務。和將軍道別後,在軍營中四處探索,在一個帳篷旁邊看到了一名老法師。向他打探卡莉莎,他卻對你完全不認識她感到很驚異——幾乎所有的審理者都認識卡莉莎,裁判庭負責教審理者法術的最高校長。老法師告訴你卡莉莎正趕來這里,你很快就能見到她。在法師附近的另一個帳篷里,軍需官正在為沒有補給向前線提供而煩惱:軍中已經有一個月沒有武器和盔甲補給,更糟的是他聽到傳聞說那些泰牧人正在使用柯汶斯的裝備。他希望你查出這是誰乾的好事。你想起在迷失峽谷見到的商人卓蘭,便將這件事告訴了軍需官。這名軍人很感激你提供的情報,並表明他會處理剩下的事。來到帳篷外面,發現門口站着個矮小的依撒凱商人(ISHKAITRADER)。這個小傢伙說他們一家是從蘇拿族(SURA)的地盤上逃出來的,那些傢伙把他們抓起來當奴隸。他希望你能夠去把那些被抓的依撒凱奴隸從蘇拿人手上救出來,面對弱小者的請求,你又怎能拒絕?事不宜遲,馬上動身前往依撒凱洞穴去救人(ISHKAICAVE)。

  在洞口,看到那些蘇拿族的奴隸主。明確表示自己的來意後,雙方便立即拔刀相向。繼續向洞穴深處前行,把里面的敵人全數殺盡,囚禁在這里的依撒凱奴隸便能得到解放。隨後,順道去強盜營(BRIGANDCAMP),把躲在那里狼狽為奸的強盜和獵人消滅後,到迷失峽谷告訴黑牙隊長獵人已經被肅清,然後便回去軍營告訴那依撒凱的小傢伙奴隸已經被解放的好消息。

  你在軍營中百無聊賴,便想進入夢之世界看看,誰知剛一進入,便遭到了狼人的攻擊。在軍中居然有狼人間諜?!消滅來犯之敵後,找到烏迪爾將軍向他稟告這件事。將軍對這件事感到很擔心,他問你有沒有辦法把隱藏在軍中的狼人查出來。這對於帶有神之印記的你來說,不是什麼難事。領命後,進入夢世界展開搜索,那些被你發現的狼人紛紛主動發起攻擊。當你解決掉最後一隻狼人並從夢世界中返回時,發現黑牙族眾人已經來到營地,而他們身邊站着一名陌生女子。你上前跟她問好,卻發現她就是你要尋找的人:卡莉莎。卡莉莎說,她是接到烏迪爾將軍的信才匆匆趕來的。卡莉莎告訴你,此行的目的是解決軍營中的用水供應。那些可惡的泰牧人在水源下了毒,若能瞭解到泰牧人的法術就容易找出對應的方法了。這時,你想到了黑牙一族,便去找它們求教。黑牙隊長告訴你,灰爪部落向人類的水源下毒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它記得在河源頭附近有個古老的泰牧圖騰,建議你去看看。

  把這個消息告訴卡莉莎,她要求和你一同前往。兩人摸索到一個洞口,卡莉莎希望你守住洞口,讓她獨自去解決問題。但你又怎會讓她一個人得到所有的樂趣?在你的強烈要求下,卡莉莎只好讓你進去,而她守在洞口。進入山洞,你發現這里隱藏着大量的泰牧人和狼人以及幾座古怪邪惡的祭壇,不但如此,你還看到一條陰影從祭壇處消失。一邊殺敵,一邊去追那條古怪的影子,當追到最後一座祭壇時,那條陰影終於現出真身:泰牧人的先祖之影(ANCESTRALSHADE)。當那怪物倒下後,你覺得那些祭壇的力量已經消失,就出洞問卡莉莎河水是否還有毒素存在。卡莉莎證實,你已經成功地解決了這個問題。於是兩人一起趕往凱力剎。凱力剎(KYALLISAR)

  路上,卡莉莎見到一個名為塔朗(TALION)的人,立即命令他站住,而你也認出他就是在淚之谷碰到的那個冒牌信使。更讓人吃驚的是,這個男人不但是偷走屠神劍的賊,還是卡莉莎的父親!卡莉莎要她父親交出屠神劍,塔朗又怎會順從?正當兩人准備動手之際,一個聲音喝止了卡莉莎。趁此機會,塔朗逃走了。卡莉莎認出了這個帶着鐵面具的男人——伊萬格(EVANGER),她對於伊萬格的插手使得塔朗跑掉而感到十分憤怒。但是,伊萬格卻告訴她,他是從修道院一路跟蹤塔朗到此的,只要塔朗逃走,就能順藤摸瓜,找到寇法(QUOVA)。兩人開始為奪取屠神劍和追殺寇法爭吵起來,而你卻不知道該幫哪一邊,感到十分茫然。卡莉莎注意到你,便向你解釋這名叫伊萬格的男人,是幕後議會(ORDEROFVEIL)的最高行刑者。暴躁的伊萬格立即打斷了她的話,要她盡快趕到凱力剎並在潘塔尼拉(PENTANERA)碰頭。你雖然不太明白現在的局勢,但也感到情況的緊急。卡莉莎也只好要你盡快到凱力剎跟她會合。

  剛到凱力剎城門(GATEOFKYALLISAR)外,你就嗅到一股硝煙的味道。難道強盜竟猖狂到在凱力剎的城門口搶劫商隊?你帶着疑問解決掉幾個強盜後,沿路來到城門口,在這里遇到了幾名強盜攔路。從他們的話中得知,這幫罪犯是一名叫高申(GOZEN)的人的手下,他們專門負責攔截過往的商隊並搜索沙洛克(SHAROK)的手下。迅速將他們拿下,進入凱力剎尋找師傅沃卡林和卡莉莎。

  進入凱力剎後沒多久,就遇到了師傅。師徒見面,自然是高興萬分。沃卡林為你體內的力量日益增強深感欣慰。寒暄幾句後,沃卡林就帶着你進入了潘塔尼拉——幕後議會的所在。伊萬格對你出言不遜,沃卡林則反駁說你是極有價值的資產。卡莉莎也站在你一邊,說你已經有資格被推薦入幕後議會。正當眾人爭持不下時,索蘭(SOLLAN)發話了。他宣佈這次聚集在潘塔尼拉舉行的幕後議會正式召開,而所有人都應當進行儀式,你則以儀式見證人的身份正式加入幕後議會。你對幕後議會以及裁判庭之間的關系感到混亂。沃卡林告訴你,裁判庭就是幕後議會,你應當發誓效忠。宣誓後,儀式正式開始,所有人都進入了夢之世界:索蘭:「我是眼,我將尋找道路!」沃卡林:「我是火,我將淨化崇拜!」伊萬格:「我是劍,我將撕碎吾敵!」肯倫薩(KRENZE):「我是筆,我將為此作證!」卡莉莎:「我是心,我將迎接我們共同的盟友!」

  儀式過後,索蘭正式宣佈你成為幕後議會中的一員,而伊萬格也不失時機地插嘴說,如果你打破議會的規則,將會死在他的手上。你不知道議會的規則都是些什麼,肯倫薩好心地告訴你,這些你可以在會後向他請教。

  會議繼續進行,首要的議題是關於屠神者被偷走的報告,沃卡林指出是伊萬格把盜劍者放走了。對此,伊萬格自然不會承認。兩人再次吵了起來。伊萬格說出了自己讓塔朗走的理由——他希望通過這個賊找到議會的叛徒——寇法。在伊萬格、沃卡林和卡莉莎三人相持不下,索蘭和肯倫薩不得不再次讓大家冷靜下來理清各自的立場。沃卡林作為審理者,自然是要把消滅宗教信仰為第一要務,因此,他認為摧毀屠神者這把有着極大宗教意義的聖物顯得無比重要;而卡莉莎,同樣也持這個觀點,她還說出一個讓你感到十分驚訝的事實,她和你同樣擁有阿寇(ARKOR)的血統——皇族之血。當卡莉莎說服父親交出屠神劍後,她便可以利用這把劍去稱帝登基,讓潘塔尼拉掌控整個異教徒王國柯汶斯。說到這里,沃卡林變得非常固執,不過肯倫薩和索蘭不得不承認,卡莉莎這個計畫有很好的可行性。

  最終,索蘭宣佈議會的決議:無論如何,先要把屠神劍搶回來。至於要不要摧毀它,以後再作決定。雖然這個決議最後得以通過,但你卻依然對他們口中的塔朗一無所知。於是眾人向你解釋:塔朗是卡莉莎的父親,當年他與卡莉莎的母親相愛並生下卡莉莎,但母女兩人卻一直被囚禁起來。當塔朗解救她們兩人時,卡莉莎的母親為了保護他們犧牲了,塔朗也因此找到寇法,兩人建立了永恆之神教派。

  接下來的問題是研究如何找到屠神劍,關鍵是要找到寇法和塔朗。沃卡林指出,城中那名叫做賈西卡的僵屍奴隸商人從前跟寇法過往甚密,他可能知道他的下落,沃卡林要你假扮成裁判庭的叛徒接近賈西卡,套出寇法的所在。眾人認為,你是凱力剎城中的生臉孔,人們不會對你懷有太多戒心,再加上之前你在阿拉頓村的事跡也說明你喜歡貼近群眾,所以你是擔當這個任務的不二人選。無奈之下,你只好不情願地接受這個任務。

  會議到此結束,而你也按照之前的約定到圖書室去找肯倫薩,讓他給你講解有關幕後議會的法律。在他講解完畢後,你又詢問了一些關於賈西卡的情況,肯倫薩告訴你,賈西卡曾在寇法對當時的神皇掀起叛亂時為其提供了大量的僵屍,用於對抗神皇的軍隊。而肯倫薩自己,則是神皇泰倫(TARYN)身邊的重臣。正因為這個地位,讓他得到了刺殺神皇的機會。跟肯倫薩道別後,徑直去拜訪師傅沃卡林,他很高興看到你成了議會的一員,不過當你問及寇法時,卻仿佛有難言之隱。為了緩解這種氣氛,你特意問他在這里有沒有什麼值得讓裁判庭注意的事。沃卡林告訴你,在當地一個神皇的教堂里,牧師們因為靈魂得不到安息而整日在這荒廢的教堂中游盪。這些怨靈組成了一個小規模的教派,這是裁判庭不能容忍的。他命令你去肅清這些鬼魂。告別之後,來到卡莉莎的房間,請教她一系列的問題後,你終於下定了決心,離開潘塔尼拉大廳去執行議會給你的任務。

  根據議會眾人的指示,你很快就在凱力剎的東南方找到了賈西卡。現在,這名僵屍奴隸販子已經變成了一名老翁。你向對方表示,你正在冒着極大的危險找他談話,要是被裁判庭找到的話就麻煩了。賈西卡以為你正被裁判庭找麻煩,但你告訴他你本身就是一名審理者,不過,在得知永恆之神教派後就感到裁判庭是錯誤的。你表示希望跟教派的創始人:寇法見面。而賈西卡就是唯一有可能知道寇法所在的人。自然,賈西卡這個老狐狸並不吃這一套。不過,你提出幫他做事倒是引起了他的興趣。賈西卡告訴你,在凱力剎中有一個叫做高申的盜賊首領,而這傢伙最近正在和他的前手下沙洛克搶地盤。賈西卡作為整個柯汶斯資格最老的僵屍奴隸販子,自然成為雙方拉攏的對象。不過,高申為了不讓賈西卡跟沙洛克結盟,把賈西卡的兒子帶走作為人質。賈西卡希望你能救出他的兒子。而之前,你還先要去跟沙洛克商討能否秘密結盟。但不幸的是,他也不知道沙洛克躲在哪里,叫你到市場碰碰運氣。

  來到市場,你在邊上的屋子里找到這個名叫考內烏斯(CROESUSARRIVISTE)的商人。向他問及當地的商務,他會叫兒子鎖上門,開始向你解釋當地發生的事:在凱力剎雄霸多年的盜賊首領高申最近正在和他的舊部沙洛克展開地下戰爭爭奪地盤。鎮上許多商隊都因為戰火而不能將貨物送到凱力剎,於是沙洛克開始提供對商隊的保護。就這樣,商人們開始私底下接受沙洛克的保護,而考內烏斯也是其中之一。為了應付高申,他做了兩本帳冊,一真一假,真的帳冊留在了他的貨倉中。考內烏斯希望你能夠把那本帳冊拿回來。不幸的是,高申考慮到沙洛克一黨可能會利用夜色從那里出來城中活動,派了許多人在貨倉里把守。

  告別這個做事畏首畏尾的商人後,去找索蘭尋找更多的線索,畢竟他是議會的大占星家。在法師塔找到了索蘭,不過這位老人對城中的現狀也沒有太多建設性意見,只是敦促你解決這兩個盜賊團夥之間的紛爭,讓凱力剎回覆平靜。從法師塔出來,看到旁邊的吊橋通往教堂,想起師傅交給你的任務,就決定先去會會那些鬼魂。沿路上到山頂,便見到這一荒廢已久的教堂。進入教堂後,啟動進入夢之世界的能力,你發現自己正處身於眾多充滿敵意的怨魂之中。不過,怨魂是敵不過裁判庭的力量的,你最終還是把這里的鬼魂全數消滅了。離開教堂後向西走,很快就發現了商人口中所說的貨倉(STOREHOUSE)。踏進大門的同時,你也很清楚戰斗自然是無法避免的。與他們的談話中發現,他們也在尋找你,在城門口前收拾強盜的事居然讓你的頭變成了懸賞物品。解決掉這幫攔路的廢物後,在牆邊的箱子里找到考內烏斯的帳冊,然後拉動中間柱子上的鐵環,打開通往下水道的暗門。在下水道中部的房間,你看到了一群盜賊,為首的正是沙洛克。直接說明來意,沙洛克表示很歡迎,他說他正急需盟友。達成初步共識之後他讓你幫忙跑一趟腿,去問賈西卡的意見。沿原路回到大街上,順道到考內烏斯處把帳冊還給他。到賈西卡那里向他傳達沙洛克的意見。賈西卡表示,這是個好的開始,而他也正在努力和對手周旋。不過他還表示,這還不足以讓你得到關於寇法的消息,你還必須幫助沙洛克救出他的兒子。無奈之下,你只好鑽進下水道告訴沙洛克這一消息。沙洛克聽到後,大笑着說:他早就知道有一名審理者站在他這邊將會有莫大的幫助,而他也得意忘形地提出要你作為他的保鏢陪他上街去商量一些事務——審理者可不是人人敢惹的,即使是高申,也只敢懸賞而沒有膽量親自派人追殺。這對於被高申打壓得透不過氣來的沙洛克絕對是最好的盾牌。盡管你心里一萬個不願意,但也只好繼續忍了。

  第一站是商人考內烏斯的家。那個膽小的傢伙一見有人來,便急忙讓兒子鎖門。沙洛克把你留在二樓,自己則和考內烏斯輕聲地進行交談,之後便要你和他一起到在市場另一邊的軍備店去。當你們到達時,發現高申派來的混混正在勒索軍備店的老闆。那幾個混混發現你和沙洛克後大叫:「拿下她!高申出兩百塊懸賞她的頭!」。你對於自己身價的提升感到有些得意,這代表你對高申的威脅更大了。解決這些混混後,沙洛克居然說現在不是和軍備店老闆談生意的好時機,決定改道去酒館里喝酒——他被困在下水道太久了。

  在這家叫作「復仇的渴望」酒館門口,沙洛克讓你過幾個小時再進去找他——他離開的時候需要護送。難道他叫等就必須要等?你自然不會理睬他的要求。在酒館里面遇到了伊萬格,通過跟這個面具男交談,瞭解了一些關於他的情況,比如說他不能通過元素測試,所以沒能成為法師,也不能進入夢之世界,正因為此才會被你的師傅取笑。同時還瞭解到,行刑者是議會執行對所有宗教信仰的重要打擊力量,伊萬格已經不記得處死過多少名教徒,這一職責使得他的雙手沾滿鮮血。他跟你說了這麼多,你也不好意思不陪他喝酒。誰知當你酒醒時發現自己已經處身於眺望台。你扶着牆向市場的方向走去,路上見到了一個帶着僵屍奴隸的奇怪男人。

  回到市場,你看着天色尚早,便先到潘塔尼拉大廳找師傅覆命。沃卡林對你這麼快就解決掉教堂那些鬼魂表示贊許,同時提醒你要盡快找出寇法的下落。這時你體內的酒精又開始發作了,便在潘塔尼拉休息了一會。醒來後,才想記起還沒去接沙洛克,就匆匆趕往酒館。

  一進酒館,就看到沙洛克醉倒在地上。你好心去扶他,這醉鬼竟然對你動手動腳。看着這傢伙,你真不知道該不該抽他兩下。這時那醉鬼的色心驟起,非要你帶他去索芙迪夫人(MADAMZOFTIG)開的「新奇屋」,這地方說白了就是一妓院。你說不過他,再加上任務在身,只好拖着這滿身酒氣的傢伙去那新奇屋……

  這里的老闆娘索芙迪夫人對沙洛克竟然敢來這里感到驚奇。來此尋歡的混混們也發現了你:「看!是她!高申出五百塊要她的人頭!」你的身價又漲了。盡管黑道上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在妓院不得打架,但無奈之下,你也不得不對來犯的混混還以顏色。在斬殺了一名混混後,那些混混一鬨而散。索芙迪對此感到很滿意,把你加入了VIP名單中,表示你隨時可以來這里。這時,沙洛克走了過來,叫你明天到酒館等他。

  離開妓院後,直接到索蘭處打聽狀況。索蘭正在等着你的到來——他的學徒失蹤了。索蘭憑借學徒身上的心靈鏈接得知他身在地獄門(HELLGATE)。地獄門是一個古代惡魔建立起的,通往人間的通道。一踏入地獄門的范圍,就感到了一股極強的邪氣。迎接你的是大批各種族的生物組成的雜牌軍,你一路奮戰,在山頂遇到了真正的惡魔。你沖到祭壇前時發現,惡魔的召喚者竟是索蘭的學徒。你質問他為什麼要在這里召喚惡魔。他辯解說:是別人請來這里召喚出一些小惡魔到下水道去。他只是以為有人要保護某些財寶,就來幫忙了。剛才和你作戰的怪物就是那些人派來保護他的,而那些惡魔則是他召喚的產物。看來這傢伙是被人耍了,既然不是有意的,你也就不追究了,並且把他帶回了索蘭的法師塔。索蘭狠狠地教訓了學徒一頓,並告訴你,種種跡像表明這都像是高申耍的手段。別過兩人後,到酒館去找沙洛克。沙洛克說下水道突然出現了許多小惡魔,他的許多手下都死在那里了,請你把下水道以及下層的地下墓穴里所有的惡魔殺光。而你也把高申請索蘭的學徒去召喚惡魔的事都告訴了他。沙洛克聽到後咬牙切齒地說高申這次做得太過份了,並提出出兩千元請你去把高申殺掉。你便順勢問他應該怎麼做。他告訴你,先到眺望台找到一個名為阿比特(ARBITER)的男人。說明你已經准備好接受測試並給他兩百元,他就會讓你和他的僵屍對戰,勝利後,你就可以進入高申的競技場了。隨着你作為角鬥士的名聲不斷提高,就會有機會和高申決斗,那時,你便有機會解決掉他了。

  想到要在競技場挑戰許多角鬥士,你決定先去鍛鍊一下自己的實力。想起下水道那些惡魔,便決定拿它們開刀。一進下水道,你就遇上了那些長滿觸手浮在半空的惡心東西。把這里的惡魔消滅干淨後,從東南邊的房間進入地下墓穴去消滅惡魔的源頭。在這個陰森的地方,經常會出現大群惡魔蜂湧而來的狀況,你一邊應付一邊小心推進,在道路的盡頭,發現了一隻體型龐大的惡魔。自然,它沒過多久就成了你的刀下亡魂。把下水道打掃干淨後,回去找沙洛克,告訴他說已經解決惡魔的問題。現在到瞭解決高申的時候了。去眺望台找那個叫阿比特的男人。和他的僵屍戰斗並勝利後。阿比特給了你進入競技場的資格。現在,你只要找門口的守衛對話,他們就會讓你進去。

  競技場就在找賈西卡的吊橋旁。門口的守衛見到是你,便打開了大門。進去後,跟守在競技場口的守衛交談,他會告訴你阿比特已經安排好了第一場競技賽。

  第一場比賽是和一大群僵屍工人戰斗,輕松地擺平它們。去休息後,再次來到競技場接受第二輪挑戰。這次是一群正宗的角鬥士,但在你面前,他們依然是不堪一擊。休息後,你回來接受第三輪挑戰,這次依然是一群角鬥士,但比起之前的那群要厲害很多,盡管如此,你還是贏得了勝利。當你第四次進入競技場時,你已經贏得了足夠的名聲去單挑高申的保鏢——一名精英角鬥士。這名保鏢倒下後,作為勝者的你便被帶到了高申的面前。高申對你的出現並不感到意外,他甚至猜到了沙洛克要你刺殺他的計畫。不過,高申決定出雙倍的錢去請你幫他除掉沙洛克。你是一個守信的人,自然不為所動。一輪惡戰後,這個作惡多端的壞蛋終於倒在地上。你撿起他身上的鑰匙,把賈西卡的兒子救了出來。

  賈西卡看到兒子,老淚縱橫。他非常感謝你的幫助,你乘機問他寇法的下落。賈西卡終於講了實話,其實他也不知道寇法在哪里,但卻有辦法讓你找到他。他交給你一枚戒指,並讓你進入酒館的後房,跟酒館的真正主人,一個名叫帕切隆(PERCHERON)的巫妖見面。他說當年他派出很多僵屍去保護這名巫妖,因此巫妖一定會信守成諾,協助你完成任務。只要拿着那枚戒指,你就能得到想知道的消息。你很奇怪他為什麼那麼確定巫妖一定幫得上忙。賈西卡答道,因為他們都是同一個亡靈巫師的學生,即使那巫妖不知道確切位置,也能幫你找到正確的路。而經歷了這般波折,賈西卡父子也打定主意,准備嘗試新的生活。

  別過賈西卡,到酒館告訴沙洛克高申已經死了。然後,摸進酒館的後房,去找巫妖。除掉擋路的僵屍後,找到了帕切隆的墓室。由於戒指的力量,巫妖不得不出來見你。帕切隆跟你說,他也不知道寇法在哪里,但他告訴你他的師傅:西斯·拉汶(SICELARWAN)正在紅崖礦坑(REDCLIFFMINES)中隱居,只要找得到他的師傅,就能找到寇法。離開這個陰森的墓室,到索蘭處報告已經解決凱力剎城內的盜賊問題,然後,動身前往紅崖礦坑。紅崖礦坑REDCLIFFNIMES

  這里是矮小的依撒凱一族的地盤,當地的族母告訴你,礦坑被一大群巨型蜘蛛入侵,使他們不敢到下面工作,希望你能把蜘蛛王後給消滅掉以絕後患。在這里,你還遇到了一名和依撒凱住在一起的矮人比迪克(BRITEK),接下了替他尋找藍寶石的任務。進入礦坑後,發現這里簡直就是地獄,到處都充滿着各種類型的僵屍、蜘蛛。一輪惡戰後,下到第二層並殺掉了這里的蜘蛛王後,並且在一些箱子中找到了比迪克所要的藍寶石。繼續深入,越接近西斯的所在,形勢就變得越殘酷。更多品種的僵屍像潮水一般向你涌來,這其中還包括用巨型蜘蛛所製成的僵屍!你一路苦戰,終於來到最底層,發現通向西斯的大門被3塊符石封住了,要解開它,就要把守護符石的眾多僵屍以及巫妖擊敗!這絕對是一場地獄般的試煉,當你從3名巫妖所在的房間取得符石並將其一一安裝在大門旁邊時,這扇沉重的大門終於打開了。你終於見到了這名傳說中的亡靈巫師——西斯·拉汶。

  西斯早就知道了你的來意,也沒打算為難你,直接告訴你寇法已經回到了神喻那里。不但如此,西斯還告訴你了一些關於寇法小時候的事,還好心地護送你回到地面,免得你被他那些不死軍團騷擾。回到地面,你告訴依撒凱的族母關於蜘蛛王後已死的消息,把藍寶石交到比迪克的手上,然後就動身回到潘塔尼拉告訴沃卡林你已經知道寇法的下落。當沃卡林知道了寇法就在神喻那里後,便自己先行離開。卡莉莎因為害怕沃卡林會在找到寇法後不顧議會的命令,把屠神劍毀掉而跑去通知其它人。而你也收拾了一下行李向蘇拿荒地(SURAWASTES)進發。在蘇拿荒地,大批的蘇拿人一見到你便不由分說展開攻擊,而你則迅速通過這里免得和他們糾纏。在戰斗的間隙,你好像看到有個人影躲在崖邊。黑石堡BLACKROCK CASTLE

  穿過蘇拿荒地,就是黑石堡。這里是友善的蘇拿部族黑石族的地盤。在階梯附近的黑石戰士說他無人能敵,問你能否戰勝他。是否與這位好鬥的戰士決戰就看你自己的了。沿階梯向上,你會見到一位蘇拿撒滿。他告訴你,現在神喻已經被馬法貢王(LORDMALFAGON)封閉,不准任何人進出。他還告訴你,在荒地上攻擊人類的是紅煙部族。那是個很原始的部族,在山上有一個紅煙族的戰士帶着蘇拿人的遠古圖騰——骨弓,撒滿希望你能夠把它拿到手。與站在一旁的接生婆對話,得知一個孩子因為不想成為戰士逃走了,希望你能夠找他回來。剛才在荒地見到的那個人影就是那個孩子。你把這個孩子帶到接生婆的身邊,然後繼續前進。

  上到山頂,你看到一個蘇拿凱人(SURAKAI)正在出極高的價錢尋找一個印章指環。碰巧那個考古商人卓蘭也來到了黑石堡,你便讓他幫去找。卓蘭告訴你7天後來找他。7天過去了,卓蘭居然真的把指環找到了,你拿到後把這指環交到那名蘇拿凱人手上。解決這里的事後,便離開黑石堡,登上紅煙山(REDSMOKEMOUNTAINS)。

  紅煙山 RED SMOKE MOUNTAINS

  一上山,你便見到師傅沃卡林和伊萬格再一次為毀劍還是殺人爭吵起來,最後兩人解放了全身的力量以其真實形態展開了決斗。你看着兩人變成的巨大的怪物目瞪口呆。你一邊解決周圍的敵人,一邊觀看兩人決斗。最終,沃卡林把伊萬格打入了夢之世界——伊萬格的魔法能力太弱,不可能自己出來。而沃卡林也因為大戰的消耗而需要好好休息。他告訴你在神喻那邊碰頭。現在,又只剩下你一個人了,在前進的過程中,發現了那名手持骨弓的紅煙族戰士,把它打倒後,骨弓便到手了。你穿過最後一個路口,來到了目的地——神喻。神喻ORACLE

  一踏入神喻的范圍,守在這里的柯汶斯精英部隊就過來阻攔。無論你如何解釋,這些死腦筋就是不聽。無奈之下,你只好殺開一條血路沖了進去。一路來到山頂,在神喻的入口處,馬法貢王已經在這里等候多時。由於雙方都堅守職責,戰斗無可避免地開始了。最終,馬法貢倒下了。他在臨死前喃喃地說自己沒有辦法打破預言。這時,神喻的入口出現了一名女子。她就是寇法的女兒,新一代的先知。她對你說她的父親寇法已經在里面恭候多時,並邀請你進入。

  進入到神喻內部,你終於見到傳聞中的寇法。然而,這里並沒有盜劍者塔朗的身影。寇法告訴你,他已經不再是永恆之神教派的負責人了。塔朗已經取得了教派的控制權,成為新的教主。你覺得自己來到這里簡直就是毫無意義,但這時,卡莉莎也趕到了。寇法開始講述他的故事,關於教派的創立,以及他的目的。寇法是想建立一種信仰,但塔朗卻是因為權力。最後,寇法告訴塔朗他不可能變成救世主彌賽亞,最終導致寇法的退出。馬法貢王在外面堅守是因為預言說他會被下一個進入此地的人殺死。為了打破預言,馬法貢王決定逆天,但終告失敗。當你正准備離開時,寇法告訴了你一件關於卡莉莎的事:塔朗成不了彌賽亞,是因為他不能解開屠神劍的力量,而預言說,讓已死之神重生的彌賽亞,是一個擁有皇族阿寇血統並帶有神之印記的人。而這世上,同時擁有這兩種特質的人就只有你和卡莉莎。更重要的是,你的師傅沃卡林也知道這件事。所以,他不得不把有可能成為神的你們處死!

  你感到這一切都是那麼瘋狂,完全不願相信這些這個預言,沖出了神喻。當你踏出洞口時,看見了面前站着的怪物——沃卡林解放力量後的形態,他雙眼含淚地對着你說:「對不起,孩子,我不得不這樣……」你和師傅流着淚在冰雪中激戰起來,直到最後你師傅倒在地上。你已經泣不成聲。卻也只能夠接受現實。回到神喻,讓寇法把你送到塔朗的所在地。臨行前,寇法問你要不要加強自己的力量。因為要面對的是持有屠神劍的塔朗,他建議你去一個名叫聖骸城的地方(THERELIQUARY),那是屠神劍曾經的保存地,也是一個充滿魔物的可怕之地。存放在那里的神兵利器是整個王國都難尋的。很快,你就取來了那里的神兵。寇法按你的要求,把你和卡莉莎送到了塔朗的所在:阿肯大劇場(ARKENCOLISEUM)。阿肯大劇場ARKEN COLISEUM

  這里是塔朗的大本營。你拔出武器,一直沿路沖殺過去。你終於見到了塔朗,這個已經被權力所迷惑的罪人。他沒有放棄屠神劍,還通過解放力量把自己變成一隻怪物。你和卡莉莎合力將其打倒,他釋放出來的力量把大家都帶入到了夢之世界。寇法叫你快點把屠神劍撿起來。當你拾起劍並發動它的能力時,感到了力量流遍你的全身。但是,你沒有變成彌賽亞。這時,被沃卡林困在夢世界的伊萬格居然出現了,直到這時,他仍不忘要處死寇法……眾人的命運將會如何。你究竟是執行師傅的遺志去摧毀神劍,還是自己封神?

  命運和未來,就在一念之間……(本文結束)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