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昨天,是鐵達尼號沉沒109周年的日子。

一部關於泰坦尼克的紀錄片《六人-泰坦尼克上的中國倖存者》也在今天正式上映了。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我們昨天也剛剛給大家安利過這部電影,感興趣的戳↓↓↓

泰坦尼克背後的謊言,終於有人敢戳穿了

一百多年來,關於這起人類歷史上最慘烈的海難事故,歷史學家、媒體和愛好者提供了不同方向與深度的調查、報導與討論。

即便如此,仍然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隨這艘傳奇巨輪一同沉入了3700米深處的大西洋。

一百多年後,紀錄片《六人》將視角聚焦到鮮少有人關注的歷史角落——泰坦尼克上六名倖存的中國人。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經歷了近五年時間,跨越了中、美、英、加四國二十多個城市的調查,這些中國倖存者在沉船之夜的遭遇,以及災難之後跌宕起伏的人生軌跡,才最終浮出了歷史的水面。

有人可能會問:經過了這麼多年,花那麼大精力找這些人真的有意義嗎?

這個問題,或許可以從我們與影片導演羅飛和首席調查員施萬克的對談中,尋找到答案。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影片首席調查員施萬克(左)和導演羅飛(右)

羅飛和施萬克這對搭檔,一個來自英國,一位來自美國,但都在中國工作生活超過20年,講著一口流利的中文。

談到終於問世的新作,兩位主創和我們分享了影片艱難的創作歷程,以及許多精彩的幕後故事。

比如,他們最初僅僅憑藉著8個由拼音構成的中文名,一步步梳理出了倖存者的人生經歷。

這個過程中,他們遇到了無數阻力。

因為缺乏人手和資源,研究前期推進的節奏異常緩慢。其他專家和愛好者也投以否定與懷疑,認為整個調查有著「美化、洗白中國倖存者」的不純目的。

甚至在一開始,羅飛和施萬克根本無法確定,這部紀錄片能被拍出來。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他們面前,是一大片未知的世界。

只能一邊探索,一邊前行,摸索著進入黑暗的深處。

那麼,他們是如何跨越障礙、化解困境的呢?

以下,讓我們正式進入採訪部分,一起看看《六人》是如何誕生的吧。


桃桃:對於大部分中國人來說,提到鐵達尼號,首先想到的就是卡梅隆的同名電影,很多人都是通過那部影片才知道泰坦尼克沉船事件的。對西方世界來說,鐵達尼號意味著什麼?你們對它有著怎樣的情結嗎?

施萬克:我在美國新澤西長大,那里離海比較近,所以很小就對海洋和比較有名的沉船感興趣。

我小時候就已經知道鐵達尼號的存在,我覺得大部分美國人、英國人對鐵達尼號有基本的了解,可能不是從頭到尾那麼詳細的了解,但應該聽說過這起事故。特別是在紐約周圍,因為紐約是泰坦尼克的目的地,紐約、新澤西州都有人在船難中去世。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羅飛:泰坦尼克的代表性很大,它不僅僅是一個悲劇事件,而且已經融入到文化,成為語言了。

如果你要形容一個很宏大的事物,很誇張的情況,或非常慘烈的悲劇,就會用到「titanic」這個單詞。我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使用這個單詞了。

而在文化里,它也有另一重寓意,代表了人類的傲慢。人類自認為很了不起,卻無法控制大自然。

桃桃:你們最開始怎麼了解到鐵達尼號上有中國人的?

施萬克:2013年我和羅飛剛拍完《海神號事件》(同樣是一部關於歷史上著名海難事故的紀錄片),我們覺得合作很成功,所以想考慮下一個項目拍什麼。

我從小一直對海洋歷史很感興趣,當然還繼續想拍海洋歷史的故事,特別是和中國有關的海洋歷史故事。

於是我在網上不斷搜索,看到了鐵達尼號上中國人的信息。8個人中有6個人倖存,這個倖存率很高。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羅飛:特別高,比所有其他國家都高。

施萬克:對,那怎麼可能?所以我繼續搜索,當時信息特別少,我了解到他們獲救後在紐約港又上了另一艘船,然後就消失了,線索就這麼斷了。

怎麼可能呢?鐵達尼號已經過去100多年了,從來沒有人在媒體或者網絡上提到過,我的爺爺或親人是泰坦尼克上的中國倖存者。他們六個人中就沒有人結婚生子,沒有親戚、後代和朋友出來提及這個故事?

我當時覺得不可能,我們應該去繼續尋找和挖掘。

桃桃:當時羅飛導演就決定就這個題材拍一部新的紀錄片了嗎?

羅飛:沒有,施萬克是海洋歷史學家,他感興趣的是泰坦尼克,這是他非常擅長的部分。我是拍紀錄片的,我感興趣的是人物。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歷史紀錄片對我來說有個大問題,它的敘事要如何表現?都是過去的老東西,倖存者已經去世了,常規的歷史紀錄片要麼是靠採訪,要麼是傳統的旁白,這些形式我都不太喜歡。

我更喜歡像破案一樣,去深入挖掘事件的真相,通過現代人來講述過去的故事。無論是歷史的,還是當代的,我對故事的兩端都感興趣。

桃桃:介入拍攝的時候,已經找到了倖存者的後代?

羅飛:完全沒有。施萬克跟我說這個項目時,我糾結了一段時間。我知道這個項目很大,如果真的要做的話,需要很多的時間。而且已經過去了一百多年,我很害怕沒有新鮮的信息和素材。如果沒有新東西,就真的不拍了。

也是那段時間,我開始和一些中國朋友聊到這件事,談到我的糾結,不知道要不要拍,不知道拍出來會是什麼樣。但我身邊所有的朋友,包括我行業里我非常尊重的人,都非常好奇,鐵達尼號上有中國人嗎?不可能吧!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因為我也知道泰坦尼克有700多名倖存者,他們的信息基本都很清晰了:哪里出生、去世的,工作是什麼——大家都知道了。幾乎每隔周年,都有媒體採訪他們的後代。但唯獨這6個中國人,消失了。

所以慢慢地我自己也開始感興趣了,然後也嘗試拍了一些素材,看看能不讓他們的故事由模糊變清晰。

桃桃:整個調查大概用了多久的時間?

施萬克:應該是三年左右。

羅飛:三年四年的時間。

施萬克:一開始是我們兩個人自己研究,最初我覺得感興趣,認為這個題材可以考慮。導演又花了一段時間詳細了解,看看有沒有可以發現新故事的空間。我們也會問周圍的朋友,他們認為這個題材是不是有意義,然後這個項目才正式開始。

羅飛:因為這樣的項目,也不是商業片,我們也算是自由創作者,去做這個事情,拍攝這些素材。所以我們一邊各自忙自己手里的項目,一邊抽空研究這個。

一開始我們是這樣做的,後來也有一些志願者加入了我們團隊。過了一段時間,一些製作成本都來了,我們就開始認真去做這件事。最開始差不多過了兩年,最後三年我們幾乎都在專心做這個。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桃桃:17年的時候,你們已經在微博上發布了相關的研究視頻,當時獲得了很高的點擊量和關注度。從那時到上映的這段時間里又發生了什麼?

施萬克:最早期的研究,應該都是在網上查資料,都是在上海展開的。我偶爾回美國,會在檔案館查些資料。

羅飛:我回英國的時候也會去國家檔案館,施萬克在美國研究當地的資料。但問題是,總是靠我們兩個人,或者加上我們助理的力量,調查的節奏會非常慢。

如果從頭到尾只有我們兩個人的話,做到現在這個程度可能需要20年的時間。

施萬克:研究範圍太大了,如果我們只選一個人,研究他的一段人生,比方說方榮山的故事是最完整的,那麼我就只拍方榮山的故事,那應該會簡單一點。但如果真的要講述六個人的故事就很難。

一般來說,我們拍紀錄片的都比較幸運,但如果我們更幸運,這六個人一輩子都生活在一起,是兄弟、鄰居或朋友,那當然簡單得多。但他們散開了,沒過幾年就分散到各個國家了。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方榮山(右一)

桃桃:調查過程中,有遇到讓你們非常絕望的時刻嗎?

羅飛:我們一開始只有最初寫有8名中國乘客的名單。那個名單是最困難的。

施萬克:我們只有這份名單,沒有別的資料。還是用英文寫的名字,我們不知道這些名字從哪里來的。是他們自己寫的,還是航線公司提供給白星公司的,還是他們去前台登記,英國水手幫他們寫下的。不知道這是他們的本名,還是小名,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方言。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但我們不會放下任何一條線索,看到一條小絲就拉一拉。如果拉斷了,就斷了,但如果還能繼續拉長,那就繼續追查,看它能引向哪里。

比如說,我們還找到了倖存者名單,上面有六位中國倖存者的名字。我們知道他們從鐵達尼號上又登上了安妮塔貨輪,那艘船的船員名單我們也找來看了看,那個名單上他們簽了自己的中文名字。

羅飛:發現安妮塔號的名單的時候真的非常興奮,因為好幾十年都沒有人發現過這個名單。之前也有中國記者去尋找,看看能不能找到這幾個人的名字。

實際上不是沒人知道中國倖存者的事,乘客名單里已經有他們的名字了,但包括一些業餘的愛好者,專業的歷史學家,很早以前就放棄繼續追查了。他們認為找不到了,也勸我們說,不要繼續做了,他們已經嘗試過了,我們是在浪費時間。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我們最初也跟他們聯繫,想了解他們知道的信息,也告訴他們想要做這樣一個紀錄片項目,很多人聽到之後都表示反對。

一方面,他們認為我們沒有資格去做,因我們是新手,他們一輩子都在研究泰坦尼克,非常熟悉了。

另一方面,是因為之前西方報導也提到,鐵達尼號中國倖存者的行為不太好。他們懷疑我們一直住在中國,想要美化、洗白那些中國倖存者。

桃桃:你們怎樣看待這些報導呢?

羅飛:我們知道會有一些偏見,但沒想到鐵達尼號上會有這麼明顯的偏見。我們研究越深入,發現的問題也越來越多。在那個時候,人們並不覺得這是偏見,而是事實。當然,不是所有人都抱有偏見,也有很多白人不認同這種觀點。但是偏見的聲音要更大一些。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桃桃:過去了一百多年,對中國倖存者的偏見仍然存在。

施萬克:對於歷史學家來說,有一個正確的故事是最重要的:我們的傳統是這樣一種觀點,所以我們也就保持這樣的觀點,如果沒有很好的改變,那我們就繼續這麼做、這麼說。

但這是100年前的事情,人們沒有必要用1912年的眼界去看待這個故事,我們可以用現代的視野去重新看待它。

我們並不想美化這個故事,只想用客觀的視角,比如物理學的方式,試驗這些事情能否發生,或者有沒有什麼證據來否認這些報導。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紀錄片中,施萬克建造了等比大小的鐵達尼號救生船,試驗中國倖存者是會否像報導提到的「躲到了座位底下」

倖存不是錯誤。如果鐵達尼號上某一個男性乘客送他妻子孩子上救生船,他認為自己不應該上,那這是他的選擇,我們也可以為他鼓掌。

但如果還有其他男性,不管他來自哪國,沒有搶奪其他人座位的情況下也有機會上救生船,那他也有倖存的權利。

羅飛:所有的救生船走的時候都有空位。有一艘差不多滿員了,還有一些一半人都沒有坐滿。

桃桃:卡梅隆擔任了影片的監製,他是怎麼參與到這個項目的?

施萬克:其實我們早期研究的時候,就發現了《鐵達尼號》里被刪掉的中國乘客獲救的鏡頭,那時候我們意識到卡梅隆在20年前拍電影的時候,就知道這個故事了,那他還有沒有其他發現?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而這個鏡頭和結尾Rose獲救的場景很像,所以這段戲是不是取材自中國乘客的真實經歷?我們覺得他能夠對紀錄片很大的幫助,所以找到他幫忙,並不是因為他是詹姆斯·卡梅隆,因為他的名氣和地位。

後來我和羅飛通過不同的朋友接觸到他,我們發現他早已經知道了這個項目。他回覆說,如果想採訪的話,可以飛到紐西蘭嗎?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卡梅隆當時正在紐西蘭拍攝《阿凡達2》

羅飛:真的沒想到,我們前一晚給他發了E-mail,第二天早上他已經回復了。最後他真的給我們做了監製,不只是單純掛了名字,他是一個非常專業的電影人。我們向他請教了內容上一定要解決的疑惑,另外他也幫我們做了發行和版權方面的工作。

桃桃:從影片最終的呈現來看,有什麼比較驚喜或遺憾的地方嗎?

施萬克:我們一直相信會找到後代,找到他們至少一部分的故事。遺憾的是,有兩三名倖存者我們沒有發現他們的故事。

研究過程中,也有人和我們聯絡過,他們說家里的某位親人,可能是鐵達尼號上的倖存者。但他們不太願意接受採訪,我們也尊重他們的選擇。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桃桃:所以這部影片也可以看作是一個開放式的結局,未來可能還會有更多人會續寫這些倖存者的故事。

施萬克:紀錄片只是這個故事的第一步。如果過一段時間還有人願意去研究,或者有了新的發現,我們當然會非常高興。


讓我們回到最初那個問題,探尋這些人的經歷,真的有意義嗎?

《六人》的一切努力,只為提供一個讓人們知曉、了解那段歷史、那群人的切口。

而知曉,是正視與尊重的開始。

羅飛在導演手記里,用中文寫下了這樣一句話:

「多一個人見證,真相就多一份意義!」

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

影片會落幕,但《六人》的故事遠沒有結束。

歷史的殘骸還有更多的真相等待打撈,但願故事完整的那一天,終會到來。

來源:kknews揭秘泰坦尼克遲到百年的真相,這部寶藏紀錄片是如何誕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