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價遭處罰漲價遭棄用 極兔速遞還能否「極速前進」?

近期正處於風口浪尖的極兔速遞,日前又有了新動態。據媒體報導,因低價傾銷受到浙江省義烏市郵政管理局處罰後,極兔速遞、百世速遞上漲了快遞價格,但由於價格失去優勢、服務跟不上而遭到部分商家棄用。

記者從多個電商平台的部分商家處了解到,確實有部分商家已經放棄與極兔速遞合作,但不少商家的發貨快遞公司名單中依然有極兔速遞。而棄用極兔的商家大多出於一個理由,就是服務水平跟不上,導致商家頻遭客戶投訴。

多位商家和消費者對記者表示,快遞費低固然能節省開支,但服務水平終究是關鍵的考察指標,不然會因小失大。值得一提的是,極兔速遞近期還獲得國內頂級風投的18億美元融資,作為其「價格戰」的有力支撐,但業內人士認為,如果繼續「低價傾銷」,這筆錢只夠其支撐兩年,能否支撐其走到上市則是未知之數。

部分商家棄用 個人寄件仍為最低價

「我們之前有用極兔發貨,現在沒有了,漲價不說,我們還經常遭到客戶投訴。」在拼多多電商平台上經營小型家用電器銷售生意的何女士對記者表示,此前用極兔發貨,是因為當時他們的發貨價格比其他快遞公司低。「如果發一萬件的話,他們就給我1塊錢,當時其他公司都要1.5元左右的。」

何女士表示,對於商戶來說,產品利潤本來就不高,如果發貨量大,哪怕幾毛錢的價差,都能為他們節省不少成本,因此就抱著試一下的心態和極兔合作。但用了幾個月後發現,客戶多次投訴物流運送慢,甚至有丟件的情況,影響店鋪評分。

「他們現在的價格也漲到1.4元~1.5元了,跟其他快遞公司差不多,價格沒什麼優勢了。」何女士告訴記者,放棄合作的最主要原因還不是因為漲價,而是服務水平確實跟不上。「我們做生意的,最怕就是客戶不滿意,不想為了節省成本而失去客戶。」何女士說。

但是,記者調查了解到,拼多多電商平台上的商家依然有不少選擇極兔作為發貨公司之一。「我們有三個發貨的快遞公司,如果您沒有特別指定的話,我們就在這三家中隨機選擇發貨。」一商家客戶人員對記者表示,至於記者詢問極兔的快遞費是否漲價了,客服人員表示「是的,但我們包郵的。」

據了解,在極兔速遞漲價前,其在義烏掀起了「價格戰」,發貨價格一度低至0.8元,而大部分的價格也僅1.2元—1.3元/單,遠遠低於其他快遞公司價格,但因此受到了當地郵政管理局的處罰,要求其上調價格至合理的市場水平。

據了解,極兔在義烏有四五個分撥中心,目前只停運一個,可以正常發貨,但價格則受到嚴格監管,價格調整至每單1.5元,而行業公認的價格則是每單1.4元左右的成本價。目前,義烏已經沒有低於1.4元的快遞了,圓通、申通、百世、韻達等都是1.6元/單。

值得注意的是,在個人寄件方面,極兔的寄件費用依然是所有快遞公司中最低的。以深圳寄往北京的1kg以內物品為例,極兔和申通所需運費12元,而中通和圓通是18元,韻達為20元,百世則為14元。

低價遭處罰漲價遭棄用 極兔速遞還能否「極速前進」?

若不改變策略或將失去部分市場?

根據日前國家郵政局披露的數據,3月份,快遞發展規模指數為330.4,同比增長38.7%。從分項指標看,快遞業務量預計同比增長42%;快遞業務收入預計同比增長31%。一季度,快遞業務量和快遞業務收入同比增速預計分別達72.5%和47.3%。預計4月份快遞業務量增速將達32%。

此外數據顯示,今年以來截至3月24日,快遞業務量已突破200億件,用時僅83天,比2015年快遞業務量首次超過200億件的用時提前了9個月,比2020年提前了45天,再一次刷新紀錄。

業務屢創新高的同時,行業競爭也在加劇。興業證券在《2021年快遞行業趨勢研判》報告中指出,快遞行業價格戰由激烈到失控,疫情是外因,根本原因還是電商快遞網絡「同質化+流量分布極不平衡」,快遞已經隨著電商巨頭的競爭分出明顯陣營。

業內認為,極兔速遞承載著拼多多的戰略儲備任務,是個不容忽視的競爭對手。就在近期,極兔速遞完成18億美元新一輪融資,由博裕資本領投5.8億美元,紅杉資本和高瓴同時跟投,投後估值7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510億元)。

資本的入局原本給了極兔速遞極大的發展籌碼,但目前來看,極兔卻在市場和政策方面屢屢碰壁。一位不願具名的快遞業內人士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這筆融資,或將只夠極兔燒兩年,「快遞行業里每家都是百億級重金砸出來的,極兔這輪融到的錢,算到每天的運營成本上,也就夠他玩一兩年,能否熬到上市還是未知之數。」

該人士分析,極兔目前在部分區域市場無法使用低價傾銷來占領市場,同時由於其服務質量、快件時效性等制約,在漲價後已遭部分商家棄用,如果不能快速拿出有效的措施,將會面臨丟失市場份額的可能。「極兔速遞需要思考如何改變低價廝殺的策略,花好每一分錢。」該人士表示。

對於資本的進入,有業內人士表示,希望資本進入快遞業後,致力於對行業進行改造升級,

提升中國快遞行業的整體服務水平,而不是相互廝殺,丟下一地雞毛,在占領市場後,再來薅羊毛。行業需要競爭,但需要的是技術和效率的競爭,而不是價格競爭。

國內快遞業專家趙小敏認為,今年應該是電商快遞故事很多的一年,同時也可能是網絡渠道波動率比較大的一年,會加速快遞行業價格戰2.0的到來。對於電商快遞行業的企業來說,要穩住基本盤,更加注重網絡渠道的穩定性,要有更多的資源結盟,這樣才能抵擋住價格戰。同時,對於已經上市的快遞公司來講,要利用資本市場進行聯動。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