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4月16日,《指環王》三部曲中的首部《護戒使者》在內地重映。對於喜歡這個系列的電影觀眾來說,無疑是一個大好的日子。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此次重映也是《指環王》首登IMAX大銀幕,再加上是4K修復,畫面質量甚至有了提高。

在IMAX昨晚舉行的媒體場上,很多80、90後的觀眾紛紛站起來發表自己對這部影片的看法。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一位90後的女孩說,《魔戒再現》2001年公映的時候,自己還是小學生,當時就是為了去看奧蘭多·布魯姆飾演的精靈王子萊戈拉斯,「充分感受顏值的誘惑!」這位姑娘說起來一臉理直氣壯的樣子。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還有一位男士說,自己喜歡片中阿拉貢的戀人、麗芙·泰勒飾演的精靈公主阿爾溫。片中阿爾溫對阿拉貢說,「為了你,我願意放棄精靈不朽的生命,只想與你度過平凡人的一生。」尤其讓他感動。

還有一家網站的程式設計師站了起來,透露網站初創期,伺服器的代號就是《指環王》的第一主角「弗拉多」,「用《指環王》的精神來創業。」

藝綻君也是看過很多遍《指環王》三部曲,每次看的感受都不一樣,每次看都會有新的收穫。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比如昨晚看的時候,突然發現111歲的巴金斯送給弗拉多的那把精靈製造的短刀,當敵人來的時候,能發出明顯的藍光。以前看的都是碟片,沒有注意到這一點,這次大銀幕清晰地顯示了出來。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大部分熱門電影就是過眼雲煙,多年後回頭看,就是一笑話,但像《指環王》《教父》這樣的電影,時間會不斷給它加冕,弗拉多和他的三個小夥伴歷經千難萬險,最後將至尊魔戒送到末日火山銷毀的故事,將永遠流傳下去。

《指環王》為什麼能常看常新呢?藝綻君試著總結一下:

原著小說提供了強大的基礎

《指環王》的成功,首先歸功於原著小說作者羅納德·托爾金。就像吳承恩的小說《西遊記》成為中國最近幾年電影業最大的IP一樣,托爾金在45歲開始創作《指環王》系列,一直到63歲《指環王》最後一部《國王歸來》出版,一個作家最有創造力的年華都獻給了《指環王》系列,他淵博的知識和奇詭的想像力相結合,才有了三部曲小說中的中土世界和各色各樣的人物。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指環王》導演彼得·傑克遜拍攝B級片起家,憑藉《指環王》系列一戰封神,但後來拍攝的《霍比特人》三部曲雖然票房依然大賣,但藝術水準跟《指環王》完全不是一個級別,這就是沒有一個好劇本的結果。

超前的特效製作

《指環王》之前,彼得·傑克遜1993年創建的紐西蘭「維塔工作室」還默默無聞,但隨著《指環王》的公映,維塔工作室很快成為了全球最頂尖的特效製作工作室。尤其是片中咕嚕這個角色,由演員安迪·瑟金斯扮演咕嚕,採用數字捕捉特效製作完成數字角色,成為了電影特效史上的一個分水嶺。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甚至有人戲稱,世界上有兩種特效,一種是五毛錢特效,一種是維塔特效。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維塔工作室後來為《阿凡達》《金剛》《猩球崛起》等大片製作特效。還為郭帆的《流浪地球》助力,設計了5套外骨骼裝置,12套防護罩,以及19套防護服。

大量的模型拍攝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模型拍攝是好萊塢電影製作的傳統,屬於老技術,但在《指環王》中,這項技術跟特效製作結合起來使用,達到了驚人的效果。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魔戒劇組喜歡動用模型布景,剛鐸70%用的是模型布景。電影中艾辛格和摩瑞亞礦坑都是建立了精緻的模型。維塔工作室為此建造了68座製作精細的模型。巴拉多的模型比例是1:166,為了顯示出懸殊的大小比例,他們甚至做出1:3000的歐散克塔,以使影片中的綜合視覺效果盡善盡美。

精準的演員挑選

《指環王》系列中的角色都非常有特點,體型也大小不一。劇組方面在這里下了很大的功夫。最成功的當然是片中弗拉多的扮演者伊萊賈·喬丹·伍德,這位身材矮小的美國演員,有著清澈的大眼睛和一張雕塑般的臉,影片中有大量對他眼睛的特寫,顯示弗拉多內心的掙扎和痛苦。這種通過表演挖掘角色的深度,一半靠表演功力,一半來自於天賦。可以說,伍德的加入,是這個系列能夠打動人的重要原因。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每個觀眾都能從《指環王》系列中找到自己喜歡的角色。你可以喜歡奧蘭多·布魯姆飾演的精靈王子的帥氣,也可以喜歡麗芙·泰勒飾演的阿爾溫的美貌;維戈·莫特森飾演的阿拉貢的英武帥氣和伊安·麥格萊恩飾演的甘道夫慈祥下面隱藏的堅韌同樣讓人動心;而雨果·維文飾演的精靈王愛隆深邃的眼神和凱特·布萊切特飾演的精靈女王加拉德瑞爾謎一樣的表情,也讓人過目難忘。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肖恩·羅賓飾演的博羅米爾是《魔戒再現》中的一個重要角色,這個人物,讓人想起了《教父》中的二兒子弗雷多·柯里昂,這是一個天性懦弱的人,在教父的三個孩子里最沒有出息,但他一直都想證明自己,最終背叛了家族,在《教父2》中被第三個兒子邁克派人幹掉了。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博羅米爾也有類似的命運,他是剛鐸攝政王德內豪的長子,一心想恢復剛鐸王朝的輝煌,最終抵制不住至尊魔戒的誘惑,試圖奪取弗拉多手中的魔戒,隨後被強獸人殺死。他的死亡,成為了第二部《雙塔奇兵》故事發展的關鍵。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據說搖滾明星大衛·鮑伊對片中的精靈王愛隆情有獨鍾,很想出演這個角色,但最後還是被導演傑克遜無情地拒絕了。

充滿了哲思的台詞

《指環王》是一趟將至尊魔戒送到末日火山的銷毀之旅,同時也是主角弗拉多內心深處的精神之旅。影片的台詞寫得非常精彩,金句不斷。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比如弗拉多看到咕嚕一直跟在護戒同盟的後面時,跟甘道夫說,要不就乾脆殺了他。這時,甘道夫回答,即便是智者,也不敢隨便預測未來,不要用非黑即白的標準來評判任何人,「我感覺這趟旅程中,咕嚕可能有起到某些作用,還是邊走邊看(大意)」。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再比如,影片最後,弗拉多很懊悔,為什麼護送魔戒這趟危險之旅偏偏就落在自己身上呢?這時甘道夫勸解他,「重要的不是抱怨,而是認清命運,譜寫出自己的人生之旅(大意)。」

值得一提的是,《指環王》的兩位編劇弗蘭·威爾士和菲利帕·鮑恩斯都是女性,前者還是導演傑克遜的妻子。可能是女性編劇在情感表達上更加細膩,讓弗拉多的內心世界展現得更加多元有層次。

抒情激越的配樂

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

每一部經典影片的背後都有音樂的功勞,《指環王》系列也不例外。當《魔戒再現》中愛爾蘭女歌手恩雅演唱的主題曲《MAY IT BE》響起時,觀眾們的思緒就飄散開來,進入到了中土世界黑暗和光明之間的爭鬥中。

《指環王》配樂透過繁複的音樂配器,融合古典交響樂、聖樂唱詩、輓歌、軍樂進行曲、世界音樂、電子樂、新世紀音樂等不同類型曲式的創作精神,完美雕琢出這段流露悲壯、榮耀、奇幻、神聖光芒的冒險傳奇。

最後,藝綻君想說,雖然電影製作的技術一日千里,現在要想製造出咕嚕已經易如反掌,但電影的本質依然是生活,是對現實世界的一種認知,是對人生旅程的一種鼓勵和冒險。斯坦利·威廉斯在《故事的道德前提》一書的最後寫道:故事的道德前提可以濃縮為兩句話:征服恐懼,授予希望!

這說的不就是《指環王》嗎?

來源:藝綻微信公眾號 | 記者 王金躍

流程編輯:U016

版權聲明:文本版權歸京報集團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改編。

來源:kknews20年了,《指環王》憑什麼依然讓人看得熱血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