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說波蘭史(七十九):波蘭統一工人黨的建立

波蘭康米派對

波蘭工人運動源於19世紀下半葉的工業化進程,波蘭工業依附於沙俄市場,新生的波蘭工人階級與俄國工人一樣忍受著沉重的階級壓迫。為改善工人的處境,在19世紀末建立了一系列左翼政黨。波蘭1905年革命失敗後,PPS左派與更加激進的SDKPiL逐漸走到一起。

1918年12月16日,在波蘭恢復民族國家獨立的第6周,波蘭王國和立陶宛社會民主黨與波蘭社會黨左派聯合開會,建立了波蘭康米工人黨(Komunistyczna Partia Robotnicza Polski),這次會議的口號是「所有權力都必須交給工人代表委員會」。建黨的初衷是統一波蘭左翼力量,推動工人運動發展。此外,這次會議拒絕承認波蘭獨立,這種過於激進的觀點源於羅莎·盧森堡,後來被黨內稱為「盧森堡主義的錯誤」。因此,以波蘭民族獨立為目標的其他政黨自然與康米工人黨逐漸疏遠,後者在波蘭政壇影響力非常有限。該黨的政治藍圖包括:

  • 消滅資本主義,工業和農業國有化;
  • 引進以布爾什維克為原型的波蘭無產階級專政和康米主義國家建設;
  • 擁抱國際主義;
  • 將上西里西亞和維斯瓦-波美拉尼亞地區割予德國,放棄寇松線以東的波烏民族混居區;
  • 在國會波蘭和西加利西亞之內建立波蘭蘇維埃共和國,納入蘇維埃聯盟之內;
  • 正說波蘭史(七十九):波蘭統一工人黨的建立

    波蘭康米工人黨相比波蘭政府,更加親近康米國際。相比波蘭國內政務,更支持布爾什維克和德國革命運動。他們比其他波蘭黨派更國際化,許多成員還具有俄國社會民主工人黨的雙重黨籍。波蘭康米工人黨樂觀的認為,世界革命勝利之後,波蘭的獨立、邊界、政府和武裝等具體問題將迎刃而解。1919年初,波蘭康米工人黨公開抵制畢蘇斯基的第一次下議院選舉,其目的是破壞波蘭的政治重建,以及削弱獨立波蘭國家的合法性。但他們的努力以失敗告終,而且由於康米工人黨不承認波蘭國家的合法性,也沒有完成波蘭合法政黨組織的注冊手續,所以在法律上屬於非法政黨。

    波蘭康米工人黨鼎力支持布爾什維克革命,加入列寧的康米國際之後,自然就成了後者在波蘭的堅定盟友。蘇波戰爭時期,波蘭康米工人黨公開支持紅軍入侵波蘭。1920年7月23日,波蘭康米工人黨在蘇聯的幫助下組建波蘭臨時革命委員會,由著名左翼革命家朱利安·馬爾凱夫斯基擔任會長,但委員會的實際領導者是菲利克斯·捷爾任斯基。委員會隨著紅軍一路向西進攻,沿途廣泛宣傳政治綱領。7月30日,委員會在比亞韋斯托克宣布建立波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並開始實施土改和宗教改革。波蘭康米工人黨宣稱:

    正說波蘭史(七十九):波蘭統一工人黨的建立

    8月中旬,波蘭臨時革命委員會經過努力宣傳,終於建立了一支由176名志願者組成的波蘭紅軍。9月底,華沙保衛戰和涅曼河戰役結束,波蘭蘇維埃共和國建立3個星期後,就在紅軍敗退的洪流中煙消雲散。在支持獨立的波蘭人看來,波蘭康米工人黨的作為與叛國無異。再加上《3月憲法》禁止波蘭政黨將總部設在國外,康米工人黨在波蘭的行動只得轉入地下,但他們仍然獲得莫斯科的財政支持和行動指示。

    1921至1922年,康米工人黨整合許多波蘭左翼政黨,又吸納了「崩德」的部分人士,組織日益壯大。第一次派系斗爭很快降臨,該黨分裂為多數派和少數派。多數派試圖做出政治讓步,尋求與農民黨和其他左翼黨派達成協議,並且支持波蘭的國家獨立。少數派更加激進,他們拒絕所有妥協,並宣布無條件服從康米國際和布爾什維克的指示。列寧去世後,史達林在與托洛茨基的爭斗中獲得勝利,他開始通過波蘭康米工人黨的少數派插手黨內事務,打擊多數派。1925年,經過政治斗爭,反對史達林干涉黨內事物的多數派被打敗,少數派的朱利安·萊什琴斯基成為康米工人黨的領袖。

    1925年的第三次黨代表大會上,波蘭康米工人黨更名為波蘭康米黨(Komunistyczna Partia Polski,簡稱KPP)。1928年,波共爆發政治清洗運動,所有不服從史達林及康米國際的人都被驅逐,萊什琴斯基擔任中央委員會秘書長,波共完全被史達林控制。1918至1935年,波共活躍在波蘭一直從事密謀顛覆活動、間諜和宣傳行動。例如1922年的「聖喬治審判」針對39名被指控的波共中有10人定罪,被告判處最高三年有期徒刑。無論是多黨議會制時代還是薩納齊時代,均對激進波共採取鎮壓逮捕政策,但該組織理論上仍享有政治自由,他們參加了1928年波蘭立法選舉。1918至1926年,波共及其支持者被逮捕超過23,000人。貝雷扎·卡圖斯卡集中營的一半囚犯1500人都是波共成員。

    正說波蘭史(七十九):波蘭統一工人黨的建立

    波共與波蘭當局進行著不屈不撓的斗爭,後者難以徹底消除波共的影響力。但是,隨著蘇聯內部政治斗爭的愈演愈烈,波共也被捲入其中。早在1926年波蘭「五月政變」時期,波共就因支持畢蘇斯基政變而受到史達林的強烈譴責。而且,波共內部許多人員都參與過俄國社會民主黨的政治運動,與非史達林派系的活動家交往甚密。因此,當「大清洗」來臨時,在蘇聯境內的波共首腦立刻遭到逮捕和審訊。

    1937年8月11日,蘇聯內務人民委員會主席尼古拉·葉若夫簽署了臭名昭著的「00485號命令」(又稱「波蘭行動」),這位殘酷嗜殺的「血腥侏儒」是大清洗運動的主要執行者。葉若夫在給史達林的秘密報告中將這次行動描述為「關於波蘭法西斯情報機構在蘇聯的的間諜和恐怖活動」,史達林隨後命令NVKD「徹查並清理這些波蘭垃圾」。

    「00485號命令」是NVKD一系列種族清洗行動中的第一個,後續還有針對德國人、希臘人、拉脫維亞人、羅馬尼亞人、愛沙尼亞人、芬蘭人和朝鮮人的相同計劃。「00485號命令」明確規定了逮捕人員的類別,包括蘇波戰爭時期倖存的所有波蘭戰俘,在蘇聯境內的所有波蘭難民和移民,波蘭所有政黨的全部成員,包括波共。蘇聯的國家機器冷酷高效地運轉,所有在蘇聯說波蘭語的人,甚至僅僅懷疑某人是波蘭人,或表現出對波蘭人同情的人皆為「反蘇分子」,都在清理的范圍之內。

    正說波蘭史(七十九):波蘭統一工人黨的建立

    1937年8月28日至1938年11月15日之間,各行各業的波蘭人,不論階級出身,共有139,835人被逮捕。多數人遭受了可怕的酷刑和逼供,導致更多人被牽連進來。最後有111,091名波蘭人和所謂的波蘭同謀被遭到處決,28,744人被關進集中營。在列寧格勒,NVKD直接審查了當地的電話簿,將7,000名波蘭語名字的蘇聯公民盡數逮捕。然後在10天之內將大多數人作為「嫌疑犯」處決。西伯利亞的貝洛斯托克村是在19世紀末由波蘭移民建立的,多數村民都是波蘭人。當「00485號命令」發動後,NVKD連夜逮捕了100多村民,在審判作秀之後槍決,屍體全部扔進鄂畢河。受害者的家人甚至還不知道這些父親和孩子被殺的事實。

    大多數受害者都是男人,但葉若夫仍未放過他們的家眷。他專門制定了「00486號命令」,將「反革命分子」的家人視為「祖國叛徒的家庭成員」,妻子被關進勞教所5-8年,或流放到中亞自生自滅。「對社會有危險」的兒童也被關在勞教所,其他被視為沒有威脅的孩子送進孤兒院,並要接受蘇聯人的「矯正」。一時間,蘇聯的孤兒院變得人滿為患,住滿了被國家剝奪父母的孩子。現在,「00485號命令」被視為20世紀最大的種族屠殺事件之一,亦是僅次於納粹德國的針對波蘭民族的種族滅絕罪行。

    正說波蘭史(七十九):波蘭統一工人黨的建立

    波蘭康米黨在大清洗中遭到毀滅性打擊,骨幹成員和領導幹部大部分被處決。波蘭國會議員兼波共成員西爾維斯特·沃耶伍德茨基此前因擔心在波蘭被捕,而決定移民蘇聯。1931年6月,他剛在列寧格勒下船便遭到NVKD逮捕,在1933年以間諜罪判處十年徒刑。1938年被指控參與反蘇行動而被處決。

    同樣的例子是資深波蘭康米黨員耶日·索哈奇也被NVKD逮捕,1933年從盧比揚卡跳樓自殺。波共在蘇聯的3,817名主要成員,在大清洗結束之後僅留下不超過100人。1938年初,蘇聯代表康米國際下令停止剩餘波蘭康米黨的所有政治工作。波蘭薩納齊政府花了18年沒有解決的波共組織,在1年內就被蘇聯徹底摧毀。諷刺的是,薩納齊政府對波共成員的監禁反而變相的保護了他們沒有死於「大清洗」,許多在波蘭和蘇聯倖存的波共成員,之後都成為新生波蘭國家的領導階層。

    波蘭工人黨——統一工人黨

    1939年5月26日,「大清洗」運動結束之後,康米國際開始考慮重建波蘭康米黨。1940年瓜分波蘭之後,隨著蘇德關系迅速惡化,在波蘭推廣康米主義思想以及擴大蘇聯的影響力提上了日程。此時由於時局動盪,波蘭本土也誕生了許多左翼親蘇組織,其中影響力最大的是一位女性政治家萬婉達·瓦西盧斯卡(Wanda Wasilewska),他的父親是畢蘇斯基的好友,前任波蘭外交部長萊昂·瓦西列夫斯基。婉達早期加入PPS,後來思想逐漸激進,即便波蘭康米黨被蘇聯毀滅,她仍是堅定的親蘇派。戰爭爆發後,婉達逃到利沃夫成了蘇聯公民,與大多數波蘭人不同,她不僅加入俄共(布),還認為蘇聯吞並波蘭可以促進後者的社會解放。

    1940年6月28日,史達林在克里姆林宮正式接待了波蘭康米黨代表婉達,正是從這次會面開始,蘇聯制定了一系列針對波蘭的新統治政策,波蘭康米黨迎來復興。1941年蘇德戰爭爆發後,蘇聯與波蘭康米黨人合作進行反德宣傳,並立刻著手重建波蘭康米黨組織。史達林在康米國際秘書長格奧爾基·迪米特洛夫的建議下,沒有使用「波蘭康米黨」一詞,這個詞因為歷史原因在波蘭相當不受歡迎。最後決定將波蘭康米黨更名為「波蘭工人黨」(Polska Partia Robotnicza 簡稱PPR),該黨是戰前波蘭康米黨的政治延續。

    正說波蘭史(七十九):波蘭統一工人黨的建立

    1942年1月5日,波蘭左翼抵抗組織「解放斗爭聯盟」經過討論,決定以波蘭工人黨之名重建波蘭康米黨。其餘參加會議的組織直接解散,將全部人力資源和技術資源貢獻給黨組織。波蘭工人黨表面上是獨立行動的,但實際上深受康米國際的影響,而且直接聽命於莫斯科的最高指示。波蘭工人黨站在波蘭民族和愛國主義的立場上堅決反對納粹侵略,呼籲與侵略者進行毫不妥協的斗爭。到1942年夏,PPR已經發展到約6,000名成員,還建立了「人民警衛隊」等武裝力量,在農村組織左翼游擊隊,是僅次於波蘭國家軍的地下抵抗力。PPR多次與波蘭地下政府就可能的合作進行談判,但難以達成一致。卡廷慘案曝光後,蘇聯對波蘭斷交,PPR和波蘭國家軍的聯系也中斷了,並逐漸轉為敵對狀態。

    PPR的意識形態定位和組織綱領在1942年1月10日公布,目標是「波蘭工人、農民和知識分子,以及所有波蘭愛國者」。這就是團結波蘭社會各階層的反納粹「民族陣線」計劃,「叛國者和投降者」不被允許加入民族陣線。PPR宣傳捍衛勞動人民的的利益,並把人民群眾「從資本主義的枷鎖中解放出來」。新的波蘭將成為一個民主國家,消滅失業、貧困和對少數民族的壓迫,還要推行全國范圍的土地改革。但PPR激進的、理想主義的社會主義宣言在波蘭眾多地下組織中應者寥寥。

    1943年11月,PPR發表了更新的《我們在爭取什麼?波蘭工人黨綱領宣言》。該宣言強調了PPR在波蘭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宣稱波蘭國家軍試圖「引發內戰」。關於東部領土,宣言指出「不能剝奪烏克蘭和白俄羅斯民族根據人民意願確定其國籍的權利。它將確保東部的和平,並加強我們在西部和波羅的海的地位。」。關於西部領土,宣言強調要奪回那些被德國人強占的古波蘭土地。這份宣言在很多方面預言了之後波蘭國家的領土變遷,而起草這份文件的人就是PPR的新任領導者哥穆爾卡。這兩位人物都是未來新波蘭國家的最高領導者。

    正說波蘭史(七十九):波蘭統一工人黨的建立

    瓦迪斯瓦夫·哥穆爾卡(Władysław Gomułka)於1905年出生於加利西亞克羅斯諾,當時屬於奧地利占領區。他的父親是當地煉油廠的勞工,哥穆爾卡和他的姐姐擠在貧民窟的破敗漏室中靠吃土豆長大成人。由於上不起學,哥穆爾卡養成了閱讀自學的習慣,並堅持了一生。青年時期,他與那個時代大多數年輕人一樣對舊社會形態深惡痛絕,渴望影響和改變這個社會和世界。由於出身貧苦,哥穆爾卡理所當然的偏向更激進的左派思想。

    1926年,哥穆爾卡參加波共,成為波共西烏克蘭分部的一員。1927-1936年,哥穆爾卡在波蘭廣泛參加政治活動並組織工人罷工。也是這段時間的經歷,讓他真正了解波蘭社會各階層的現狀,有別於其他高談闊論的理想主義者,更加務實。1936年4月,哥穆爾卡在霍茹夫被捕,而後被判處7年有期徒刑。獄中的哥穆爾卡堅定了他的信念,即一定要推翻「法西斯」的波蘭薩納齊政府,盡管他的大部分同僚已經在蘇聯被集體處決。

    1941年,哥穆爾卡在利沃夫得到了蘇共黨證,隨後加入波蘭工人黨。1942年12月,黨第一書記馬切利·諾沃特科被蓋世太保謀害,接替職務的鮑萊斯瓦夫·莫沃耶茨被懷疑是參與謀殺諾沃特科的幫凶,隨後被黨內其他成員下令槍決。1943年底,黨第一書記帕維爾·芬德爾被捕,哥穆爾卡被選為第一書記,成為波蘭工人黨的實際領導者。哥穆爾卡隨即與倫敦流亡政府的代表在華沙展開談判,由於雙方理念多有不合,再加上蘇聯與波蘭斷交,談判無果而終。哥穆爾卡還致力於團結波蘭地下的其他政治力量,但以失敗告終。

    另一位主要成員貝魯特對此無動於衷,他只是等待蘇軍反攻時用武力消滅其他勢力。在芬德爾被捕之前,哥穆爾卡就提出了建立由波共領導准議會機構的想法,為之後全面接管波蘭做准備。1943年12月31日,PPR決定建立波蘭國家委員會(Krajowa Rada Narodowa 簡稱KRN),由貝魯特擔任主席。1944年3月,PPR派出代表團前往莫斯科,KRN得到了史達林的認可。7月26日,波蘭民族解放委員會(Polski Komitet Wyzwolenia Narodowego 簡稱PKWN)在盧布林建立,這是一個頂替流亡政府和地下政府的隸屬於波蘭國家委員會和蘇聯的臨時政府,PKWN由親蘇的左翼活動家愛德華·莫拉夫斯基領導。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