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時序考(二)

紅樓時序考(二)

傳統意義上新的一年是從元宵節過後開始的。正月十六這一天,送完神,收起族譜,年事才算正式結束。紅樓所寫兩個元宵節,也都是從節後重新起頭。第十九回到第五十四回,起自元宵節後,又結於元宵節,整整三十六回書,占全書三分之一的篇幅,寫的是紅樓十三年一年的事。大體上春夏秋冬四季各九回書,這也是紅樓時序的第二大段。

在民間,不出正月就還算是年,所以第十九回結住元妃省親,先從襲人母親接襲人回家吃年茶開始寫起。寶玉和眾丫頭們擲骰子、趕圍棋作戲,東府賈珍那邊還在唱戲、放花燈,學房中也還放著年學,閨閣中忌針線,都是閒時。

紅樓時序考(二)

燈節一過,史大姑娘來了。湘雲遲至第二十回才出場,但前十八回真正寫釵黛的文字也不過三四回書,從這個角度看,湘雲出場其實並不算晚。很多讀者疑問省親這樣的盛事為什麼不接來湘雲,這實在是讀者多情了。至二十一日,又是寶釵生日。湘雲跟寶玉使氣,「大正月里,少信嘴胡說」。娘娘又差人送來燈謎,年味到這里還未散盡。從十九至二十二這四回書,寫的還是正月里的事。

書至第二十三回,二月二十二日,寶玉與眾姐妹搬進大觀園居住,紅樓正式進入大觀園時期。進園後的第一場戲,就是共讀西廂,正是三月中浣,這里應該是寶黛愛情的萌芽。第二十四迴轉入對賈芸、紅玉情事的描寫,卜世仁、賈芹、醉金剛倪二、馬販子王短腿等在這一回集中登場,這幾個人物註定還有交集,本回明顯是為後回寶玉、鳳姐、巧姐的命運伏線。第二十五回魘魔法,癩頭和尚、跛足道人再次出場,繼第一回、第十二回之後,紅樓仙凡兩界的通道再次打通。「青埂峰下一別,轉眼已過十三載矣」,這是通部紅樓最重要的時間點。寶玉一直調養了三十三天,到第二十六回已經是四月下旬了。二十五日,寶玉會賈芸,薛蟠宴請寶玉,當晚,黛玉吃晴雯閉門羹。次日,四月二十六日,交芒種節,黛玉哭吟葬花詞,似讖成真自不知。至此入夏。

第二十八回元春賜端午節禮,是在為金玉成婚伏線。五月初一日,清虛觀打醮。初二日,寶黛鬧翻,摔玉。初三日,薛蟠生日。初四日,寶黛和好,王夫人逐金釧兒,齡官畫薔。「伏中陰晴不定,片雲可致雨」,作者這里一不小心犯了個錯誤。入伏一般是在陽曆的七月中旬,大暑之前,按四月二十六芒種,五月初四還沒到夏至節氣,入伏還要一個月。初五日,晴雯撕扇。初六日,史大姑娘又來了。拾麒麟,訴肺腑,金釧投井,寶玉挨打,襲人進言,晴雯送帕,都是這一天中午到晚上發生的事情。整整四回書寫半天的事,這在通部紅樓找不到第二處。初七日,親嘗蓮葉羹,巧結梅花絡,這還是寶玉挨打的餘波。第三十六回,夢兆絳雲軒,情悟梨香院,寶玉終於深悟,人生情緣,各有分定,各人各得眼淚罷,這是寶玉成長過程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節點。本回以寶玉送別湘雲結。至此,夏天結束。廣大讀者最喜聞樂見的寶黛釵的愛情戲,也主要集中在春夏這十八回書。

紅樓時序考(二)

第三十七回開頭就是賈政點了學差,擇於八月二十日起身。賈政此去就是兩年有餘,直到七十一回才回京。賈政去後,探春結海棠詩社,緊接著菊花詩,螃蟹詠,這兩回真正的主角實則是史湘雲。三十六回末剛去的湘雲,三十七回又被接了來。螃蟹宴當日下午,劉姥姥二進榮國府。次日,寶玉派茗煙找茗玉的廟,劉。第三日,游大觀園。第四日,劉姥姥回家,寶釵審黛玉,這都是在八月二十之後的這幾日。九月初二,祭金釧兒,鳳姐潑醋。之後是金蘭契,風雨詞。鴛鴦抗婚,是在初十日前後。九月十四日,薛蟠被打,湘蓮逃走。一個月後的十月十四日,薛蟠長行,香菱進園。香菱學詩這段與二十一回巧姐出痘一樣,似乎沒有占用時間。

蘆雪廣聯句,按書中所寫是詩社正日之後兩日,即十月十八日,寶琴、岫煙等才來幾天。賈母也說這才十月里頭場雪,以後下雪的日子多呢。襲人奔喪,晴雯補裘,逐墜兒,也都是在十月底這幾天。第五十三回說詩社又空了幾社,便進入臘月。這個幾社,應為三社比較合理,即十一月初二日,十六日,臘月初二日。離年日近,王夫人和鳳姐治辦年事,王子騰升了九省都檢點,賈雨村補授了大司馬。隨後便是寧府除夕祭祖,榮府元宵夜宴。紅樓十三年,也是紅樓最重要的一個年份。按全書108回,這里剛好一半。

紅樓時序考(二)

紅樓的後半部是從第五十五回開始的,此為紅樓十四年。元宵一過,鳳姐就小產了,這是全書的一個大轉折。脂批雲,此文接上回,恰似黃鐘大呂後,轉出羽調商聲,別有清涼滋味。鳳姐臥病一月,李紈、探春、寶釵開始理事,此時是在二月下旬。試忙玉,慰痴顰是在二月底,天還尚冷。寶玉說紫鵑穿這樣單薄,寶釵說岫煙這天還冷的很,你怎麼倒全換了夾的。第五十八回到六十一回算是一個單元。宮里老太妃薨逝,戲班解散。藕官園中給菂官燒紙,正是清明。此時已入三月,杏子如豆,葉稠陰翠。賈母等給老太妃送靈,已是三月底,行程一月有餘。嗔鶯咤燕,召將飛符,薔薇硝,茉莉粉,玫瑰露,茯苓霜,寶玉瞞贓,平兒行權,也都是在三月底四月初這幾天。這幾回書作者寫得精彩紛呈,讓人目不暇接,甚是好看。

第六十二回,轉入寶玉生日。按書中節氣,寶生日當是在初夏小滿,農曆四月十五至二十之間,我傾向於十六或十七日。寶玉生日次日,賈敬服丹暴斃。尤氏算著賈珍回來至早也得半月的工夫,擇於五月初四日請賈敬靈柩進城。自此,紅樓進入長達七回書的二尤時期。

賈璉偷娶二姐,是在六月初三日,此時賈敬才過五七。而三姐戲珍璉,思嫁柳二郎已是七月底,正商議賈敬百日。八月初,賈璉去平安州,路遇薛蟠、湘蓮,為小妹提親並索要定禮。八月底,三姐飲劍,湘蓮出家。九月初,賈璉再去平安州,二姐之事敗露。九月十五日,計賺尤二姐。賈璉回來,已是兩個月後的十一月。臘月十二日,賈珍送賈敬靈柩回南。而二姐受了秋桐一個月的暗氣,懨懨得了一病。孩子又被胡君榮打掉,乃吞生金自逝,停靈七日,已是紅樓十四年歲尾。這是紅樓時序第三大段。

紅樓時序考(二)

第七十回緊接二姐逝後文字,此時已是紅樓十五年春。從全書的結構來看,本回最為特殊。按前八十回基本上是每兩三回為一個單元,惟獨第七十回是孤零零地在這里。黛玉作《桃花行》是在三月初一日,議定次日初二起社,誰知王子騰夫人來了。初三是探春壽日,因此又改為初五。因收到賈政書信,說六七月回京,怕耽誤寶玉功課,詩社便又放下。後因賈政行程有變,要遲至冬底方回,寶玉便又照舊遊盪。於是有了之後的柳絮詞,放風箏,已是暮春。

第七十一回開篇,賈政已回京數月,此時已是紅樓十六年。八月初二日,賈母八旬之慶。按第三十九回劉姥姥七十五歲,賈母說比我大好幾歲呢,時年賈母應是七十來歲。四十七回賈母也說進門連頭帶尾五十四年的話,所以這里的八旬之慶,並非八十大壽,我傾向於是七十三歲的諱稱。第七十一回,寫的就是賈母生日這幾天的事,從七月二十八日持續到八月初五日,長達八天。邢夫人當眾讓鳳姐難堪,是合族家宴的初四日。鴛鴦撞破司棋又安的好事,也是在這天晚上,已有一彎新月,所以鴛鴦一眼認出司棋。三四天之後,又安逃走,司棋病倒。這里順便提一句,又安應該是回去後發現繡春囊遺失在園子里,知道會闖下大禍才逃走的,而司棋並不知道此事。

第七十二回賈璉向鴛鴦借噹噹是在初十日。每讀到這一回都覺得心驚肉跳,榮府的財政危機已經如此嚴重了,以至王夫人為老太太的生日遮羞禮愁了兩三個月,放人、裁員已是必然。這場危機實在來得太過突然,所以我一直疑惑七十回之後是不是丟了一兩回書。

紅樓時序考(二)

第七十三的繡春囊事件正式拉開大觀園毀滅的序幕。寶玉裝病是在八月十一晚上,十二日,賈母震怒查賭,邢夫人得到繡春囊,借當之事泄露,王善保家的在王夫人那里告倒晴雯,當晚抄檢大觀園。十三日,惜春杜絕寧國府,寶釵搬出園子。十四日,寧國府夜宴,異兆發悲音。十五日,凸碧堂品笛,凹晶館聯詩。賈母說尤氏,可憐你公公轉眼己是二年多了。可見此時距第六十三回賈敬死亡已兩年有餘,七十回單獨為紅樓十五年一年毫無疑問。

第七十七回中秋過後,王夫人親臨怡紅院查人,司棋、晴雯等人出去。當夜,晴雯病死。次日,閒征姽嫿詞,杜撰芙蓉誄。之後,寶玉生病,百日不曾出門,到八十回末天齊廟還願,已進入臘月了。這期間,九、十月間,薛蟠娶,迎春嫁。至此,前八十回結束在紅樓十六年臘月。

八十回後原稿遺失時序已不可考,但按故事的延續性及前回伏線也可略推一二。可以肯定的是,紅樓十七年元宵節後,香菱病死。二月,寶玉搬出大觀園,議婚。三月,探春遠嫁。十月,迎春被虐死。不久,惜春出家。三春去後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迎探惜的結局在諸釵中是比較早的。紅樓十八年芒種,黛玉淚盡。八月,寶玉對境悼顰兒。紅樓十九年端午節前,金玉成婚。其餘就不作推測了。

來源:kknews紅樓時序考(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