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談:相互寶成「相互跑」 網絡互助何以門前冷落鞍馬稀?

最近,網絡互助頗不「太平」。繼去年8月運營不滿一載的百度燈火互助宣布關停後,美團互助、輕松互助、水滴互助等幾大知名度較高的網絡互助平台也陸續宣布下線……一度轟轟烈烈的網絡互助行業,頭部企業中只剩下螞蟻集團旗下的相互寶踽踽獨行。

原標題:半月談:相互寶成「相互跑」,網絡互助何以門前冷落鞍馬稀?

半月談:相互寶成「相互跑」 網絡互助何以門前冷落鞍馬稀?

按照一般的商業邏輯,競爭對手相繼退場後,相互寶作為業內「老大」應該樂得將剩餘的商業版圖收入囊中。然而,事實卻非如此,「滑坡」的是整個行業。半月談記者查詢相互寶披露的信息,發現最新一期分攤人數已經下降到9265.62萬,相較上一期驟降近200萬,而高峰時期相互寶分攤人數曾突破1億。為此,不少網友戲稱「相互寶」已經變成了「相互跑」。

如今,在各類視頻網站、知識社區搜索「相互寶」這一關鍵詞,「如何在支付寶內退出相互寶」「相互寶是智商稅嗎」「加入兩年、如今患癌卻不能理賠」……各類咨詢、投訴和負面評價位列前排。

曾經廣受歡迎的網絡互助何以落得「門前冷落鞍馬稀」的下場?

用戶的「用腳投票」中有答案。以相互寶為例,來自安徽的唐先生告訴半月談記者,其妻子在2018年加入了相互寶,當時重症疾病互助條款中包括甲狀腺癌,然而到2019年底,條款卻剔除了較為常見的輕症甲狀腺癌、輕症前列腺癌,因而唐先生妻子不能尋求分攤互助。

事實上,上線至今,相互寶已經多次修改了規則,且分攤費用從最初的每次1分錢上漲到如今的每次超6元。

作為普通商業醫療保險的有效補充,網絡互助曾一度因成本低、操作簡單大受好評,也確實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因病返貧」「因病致貧」等社會問題。然而,規則「任性」修改、病種「任性」剔除、分攤費用大幅上漲……凡此種種,不僅「凉」了諸多用戶的心,也不得不讓人懷疑其設計初衷——究竟是從事互助計劃,還是掛羊頭賣狗肉的金融行為?

事實上,盡管一再聲稱自己與保險機構和公益機構有本質區別,但大多數網絡互助平台在產品設計上都與保險極為相似,也由此收獲了大量的客戶資源、社會關注資本和潛在盈利轉化資源。同時,由於其產品兼具金融、保險、公益性質,法律和政策監管存在滯後,網絡互助大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優勢,收獲了諸多監管真空的便利。

銀保監會副主席肖遠企的話傳遞了明確的態度。在談及美團互助關停事件時,他指出,「是慈善就歸於慈善,如果打著互助旗號從事金融業、保險業,就偏離了互助的本質」「所有的金融活動都必須要『有證駕駛』」。

在此前發布的一則公益廣告中,螞蟻集團用「你永遠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個先來」來闡釋相互寶的意義。對於今天的相互寶來說,不把用戶的「明天」放在首要位置,平台的「意外」必不會缺席。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