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談】樓道里的歡呼聲

昨晚九點,RNG贏下了季後賽冠軍。

【白夜談】樓道里的歡呼聲

我是斜靠在沙發上看完比賽的,懷里還抱著貓。看英雄聯盟比賽對我來說就類似小時候看新聞聯播,遊戲早就不玩了,但吃飯的時候總得放點什麼聽個響。比賽宣告結束之後,我站起身、抓起一件外套穿上,准備出門去倒垃圾,腦子里還回盪著明天一早工作上的各種雜事。

推開門,陳舊居民樓的走廊里回盪著溫吞吞的空氣;恰好這時,樓道里不知道誰家傳來了一聲清晰的歡呼:

「RNG牛逼!」

我拿著垃圾在電梯口愣住了,這一刻,就像回到了是十四年前。

那時候我還是個新鮮的社會人,與別人合租在一間更破、更陳舊的老小區房中;那天晚上我一路跑著回到家,拿鑰匙的手都因為激動而微微顫抖;就在我摸索著開門時,突然聽到樓道里不知道誰家傳來了魔獸世界的登陸音樂,還伴隨著一聲歡呼「登進去了!」——我當然知道他指的是什麼,就在那天,《燃燒的遠征》終於上線了。

【白夜談】樓道里的歡呼聲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里,我和朋友們奮戰在地獄火半島中,而窗外時不時就會傳來登錄界面的聲音;那棟老樓里原來竟有這麼多魔獸玩家,我以前從來不知道;他們就像是歸巢的鳥兒一樣一個個回來了,回來以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開始下載。聽著他們的音樂聲傳來,我一邊一件件把身上的酷炫套裝替換成新版本的藍綠破爛,一邊滿心都是美滋滋的竊喜:還好我聰明,下午請合租的朋友幫忙掛上了下載。

在那之後很長時間里,每次坐電梯的時候我都會下意識地注意電梯里的其他年輕鄰居:他們中的某些人曾經在2007年9月6日的晚上登錄了燃燒的遠征。我從沒有與他們說過話,現在沒有,以後估計也不會有;但我知道他或者她可以成為我的朋友,因為我們了解同一件事,也擁有同一個世界。

時間再拉近一些,2018年11月,天氣已經稍微有點冷了,我和幾個朋友聚在一起看英雄聯盟比賽。那年的IG狀態火熱,上單位的TheShy有如天神下凡。比賽接近尾聲,解說開始嘶吼,我們也禁不住跟著站了起來;螢幕上十個角色的廝殺完完全全地抓住了我,如果可以的話,我恨不得將自己那一點點小小的力量全部灌注到選手的手指之上;在那一刻,我和賽場內外的數百萬、數千萬人感同身受。終於贏了,解說哭了。螢幕前的我和朋友們也歡呼了起來,可能沒喊牛逼,但總之是胡亂喊了一番,那種時候不把話喊出來,總感覺就是不太對勁。

【白夜談】樓道里的歡呼聲

回家路上我們依舊在熱烈地討論著剛剛的比賽,就在那時,川流不息的車流之中,突然有輛小車拉下了車窗,一個年輕女孩對著馬路上所有陌生的車輛大吼了一句,「我們是冠軍!」

車輛鳴笛,車窗拉上,我們都笑了,那真的是非常快樂的回憶。

還有,那是2018年吧,我參加了暴雪遊戲音樂會(VGL)。我買的是主席台正對面的票,在我側後方,有一家三口,兩位老人帶著五歲左右的小孩,應該是拿著主辦方贈票來隨便聽聽的路人。音樂會開場之後,隨著多邊形老師的光頭如暗夜的明燈一般在舞台上翻飛,也隨著上層精靈的歌聲響起,整個會場的玩家進入了集體的、自願的、期待已久的狂熱之中。我們放下了平日里的所有身份與矜持,在那幾個小時里,我們就只是聯盟狗、部落豬、只是屁股玩家或者總有一天會火的風暴英雄。我們傻兮兮地跟著音樂胡唱、站起來揮手,接住主持人拋出的每一個梗,然後瘋狂的大笑。那三個路人徹底被鎮住了,這與他們之前隨便聽聽的任何演出都不同,他們甚至有些恐懼,一直在狐疑地四處打量,大概是真的以為自己誤闖到了什麼邪教集會或是精神病院聯歡之中。

【白夜談】樓道里的歡呼聲

演出結束之後,我和先生一起順著人群走到了音樂廳外,音樂的魔力還沒散去,人們正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當年那個賊是你啊!」、「我X原來你就是XXX!」的叫聲此起彼伏,我看到如黑色鐵塔般的壯漢半跨在哈雷摩托車上,和一身乖巧學生裝的女孩熱絡地聊著太陽井的BUG一共有幾種卡法;我還見到幾個衣冠楚楚公務員模樣的男士滿頭大汗地圍著一個一臉茫然的中年女性,拚命要對方回憶起當年誰是NAXX治療刷的最多的奶媽。我看到毫無關聯的人們被看不見的絲線拴在一起,我感受到自己與他們一樣,喜悅順著絲線流淌在我們之間。

挺好的,我對自己說,真的挺好的;希望RNG能贏MSI,希望今年S11中國隊能拿個冠軍;不過就算這一切贏不下來,這一切也都依舊挺好的,我們與世界連接在一起,感受著同樣的喜悅、失落、激動、興奮、悲傷,或許還有憤怒;玩家不會孤獨,只需要換一個身份、換一個世界,就可以擁有那麼多的共情與陪伴。

好啦,那麼趕快去丟了垃圾,然後跑回家看看賽後采訪什麼的吧。晚上我還想去REDDIT看看外國網友咋說,我要一邊看一邊笑,碰到特別有趣的,我還要發到LPL觀賽微信群里,那群里平時從不說話,大家都忙,但我知道現在他們的心情一定與我一樣。

這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白夜談】樓道里的歡呼聲

本想庸俗地畫一座金光閃耀的LOL獎杯,但是一想鑽咖的文章不得怠慢。你瞧,她跑回家看賽後采訪的心情是那麼迫切,最後垃圾一定沒有丟進該丟的地方。

 —— CaesarZX

來源:遊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