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前言

源質下巴,戰錘圈應該沒人不知道這號人物。

有一說一,下巴對整個華人戰錘圈做出的貢獻,尤其是《戰錘40,000》(後略戰錘40K)本地化的努力與成果,無人可以否認。我2017年剛開始組建騰訊戰錘俱樂部的時候,整個俱樂部的成員日常聚會提到最多的錘圈大佬恐怕也非下巴莫屬了。

理由為何? 背景故事、軍書規則、錘圈賽事、社區管理、本地化落地等等等等,有太多太多戰錘40K中文化的事件都與下巴緊密關聯。我們騰訊戰錘俱樂部無論是大佬還是新人都對下巴心服口服,一直都想能與下巴有一次親密接觸。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我雖然2020年之前也只在線上與下巴交流過,但如果回溯我對下巴的初印象,果然還是2017年4月6日機核放出來的戰錘40K專輯的開山節目——《 這期節目將是幫助你打開戰錘40K世界的敲門磚》。當時由下巴、貓牧師、西蒙與四十二組成的黃金陣容確實讓彼時身為聽眾的我直呼過癮,不單純因為節目是我成立騰訊戰錘俱樂部的契機,更因為節目本身的內容扎實,邏輯縝密,聽感極佳。確確實實地為我當時還在躊躇不前的狀態平添了一份決心,光從這個節目開始,我就要真誠地感謝下巴為整個華人戰錘圈的付出。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因緣巧合,擁有同類興趣愛好的人們,可能在冥冥之中自有一份羈絆在連結。雖然不可明說是什麼,但確實因為同樣對戰錘40K的喜愛與推廣,我兩終於在2020年10月20日面基了,並且我邀請了下巴參觀游歷了我們部門TGideas與騰訊戰錘俱樂部。

這一日,於我於我們的戰錘俱樂部,都是榮光的一天。

下巴來訪騰訊戰錘俱樂部

騰訊戰錘俱樂部,現今成了3年半了。

放眼國內的乃至整個華人的戰錘社區都算是非常年輕的俱樂部,都只能說是一個十分年輕的團體。成員組成的數量也一直在30人左右浮動,從未實質超越過35人。每當公司秘書乃至同僚問起我俱樂部成員為何如此稀少時,我都略顯劣勢。不跟大規模人數的遊戲、生活、運動等社團比較,就算與隔壁狼人殺等桌遊社團相比,我們的成員數量也只有別人零頭。這真的讓我年度申請俱樂部經費的時候捉襟見肘,跪穿地板都沒多幾個子兒~

優勢則是經過重重篩選過濾之後能夠存續在俱樂部里面的成員,個個都是高強度的戰錘玩家。從品牌資產的設計、概念原畫的繪制、到各類棋子的改裝、場景沙盤的製作裝潢、軍書規則的研究討論、以及對戰活動的活躍性,我們還是相當自豪自信的。

此時,恐怕有些人會跳出來問我們 「騰訊的工作不飽和啊?」也許你們不知道,為了戰錘我們把其他幾乎所有的娛樂愛好都放棄了,假設沒有這份覺悟,恐怕無法持續在騰訊玩戰錘的。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對,就是在10月底這樣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來訪我們俱樂部的。深圳的10月,正經歷著一周隨機體驗四季的驚喜,下巴到來的那天的季節是夏末。下巴抵達的科技園區是科興科學園,就是基於滴滴打車的後台數據顯示全國加班最嚴重的的辦公區域,沒有之一。然而騰訊的部門和業務確實過大了,只能帶下巴能夠對外的公共區域。

我們部門TGideas還好,因為沒有秘密。

10月我還挺忙,前腳招待完貓牧師前來的公開課與兩天的跑團活動,後腳下巴就親自降臨我們公司園區來巡視我們戰錘俱樂部的工作有沒做好?那必須得拿出一些還未曾對外的模型棋子來招待下巴的雙眼,牛皮前面吹了那麼多,沒點私藏作品怎麼好意思將俱樂部運作下去啊?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當然這些都只是放在我們戰錘俱樂部活動室沙盤之一的幾張隨拍掠影,也只新作品的冰山一角而已。等到我們騰訊戰錘俱樂部年度傳統活動年底大閱兵的時候,自然會配合主題好好打燈拍攝一下咯!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下巴專訪

我們參觀完戰錘俱樂部錘房,我邀下巴下樓休息片刻,來到我們公司下老虎堂喝杯茶閒聊幾句。買好茶飲邊走邊聊,卻一不小心聊得認真起來,變成了專訪的味道。

Kazuya: 那,我們一個問題一個問題來?

下巴:OK。

Kazuya: 第一個問題哈,下巴第一次來到騰訊戰錘俱樂部,感覺這邊氣氛如何呀?

下巴:氣氛非常好。就,在我到過全國所有戰錘俱樂部,可以說騰訊戰錘俱樂部是我見過的平均塗裝質量最高的一個地方。和我之前在各種渠道各種平台上看見過的他們的塗裝展示塗裝視頻完全一致。而且玩家非常有熱情,對規則的了解也比較厲害。嗯,總結來說在全國俱樂部中水平肯定是排上游。

Kazuya:覺得俱樂部會員大家之間的感覺如何啊?

下巴:會員之間,感情很好。就大家互相進行惡毒攻擊的樣子,可以讓人感受到他們之間非常好的感情。

Kazuya:第二問,好奇問一下,把時間線往回調,下巴第一次接觸到戰錘的時代與當時的環境場景是怎麼樣子的呢?

下巴:我第一次接觸戰錘大概在十年多一點之前,在當時貼吧剛剛開始發展,網上有一些殘破的資料碎片,當時有一份叫做戰錘中文資料集在玩家之間傳播。那個時候玩家非常少,入坑的玩家基本都是以《戰爭黎明》兩代遊戲作為契機的。與此同時,可以說當時的中文文本錯誤和疏漏很多,但正是這些東西奠定了圈子的基礎。在那個時候,在我剛開始玩的時候,重慶戰錘還沒有自己的固定店,只是在桌遊店暫住。現狀和當時比有著巨大的發展,各地都有落地的俱樂部與經銷商,官店也開了這麼多。中文規則書的本地化也進展得也不錯,可以說全面發展全面進步。而且,向著理想的方向一步步邁進。

《戰爭黎明》一、二代封面

Kazuya:第三個問題是,作為戰錘華人圈舉足輕重的人物,接觸戰錘圈這麼久了,最近在忙些什麼呢?

下巴:我最近在忙自己的工作(苦笑~) 我作為民間翻譯者,作為民間規則翻譯一半內容的提供者,我和老師傅一直都為國內戰錘玩家提供規則書的翻譯,包括總規則與種族規則,還有擴展規則。這塊我首先得道個歉,因為最近規則翻譯確實進度拖慢了一點,因為星際戰士這次對整個種族體系的全面重做導致每一個星際戰士單位都要重新寫過,就直接導致現在還沒有民間漢化規則出來。然後,剛才也講了最近自己忙工作到處出差,別的也沒跟戰錘相關的東西了。我談工作的原因就是解釋為什麼翻譯進度這麼慢。

Kazuya:OK,下一個問題就是剛才也談到了下巴經手了許多戰錘的規則書的翻譯,包括本地化,背景故事的翻譯,迄今為止有沒什麼印象深刻的故事,或者特別想分享的事情?

下巴:那我就發揚混沌星際戰士的傳統來黑戰帥吧,偉大領袖阿巴頓十三敗帝國,嚴格來說每一次遠征都是一場勝利是吧~ 阿巴頓這個角色在過去的背景故事中,他曾十三次發動黑暗遠征,其中十二次以失敗告終,十三次終於成功。但是後來,在官方說法里面前十二次都不是失敗,而是以巧妙的計謀實現了帝國想像不到的勝利,最後以精彩絕倫的大戰略規劃取勝。但是,雖然官方這麼講玩家根本不相信這段屁話,堅持他連敗十二次。然後這個段子在後來不斷地發揚,包括說阿巴頓amrless,因為他以前的舊金屬模型雙手特別沉經常容易斷之類的。玩家社區的阿巴頓的段子層出不窮,到現在為止,目前我最喜歡的是,尤其混沌星際戰士社群每一次看見玩什麼梗圖,都喜歡把阿巴頓的頭P上去。人人都喜歡P阿巴頓,這是國內社群最好玩的笑話。至於背景故事本身,都挺好的,但是我尤其喜歡黑戰帥!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Kauzya:下巴對於戰錘40K最新的九版翻譯與本地化的工作有沒什麼心得體驗?

下巴:目前民間翻譯遭遇很多困難,主要困難不是搞不懂,而是工作量太過巨大。新的分數格式,九版聖典的分數格式與八版發生了非常大的區別。八版的分數格式的武器裝備都是有分數的,這些分數可能是零分,但一定會有一個分數標在那個地方。而在九版的時候,如果一個單位默認裝備了什麼東西,那麼它的分是不會有所體現的。它不會寫爆彈槍零分,而是會直接不寫爆彈槍這個選項默認進去。這就導致雖然便於理解,更加好寫表,一切都方便起來。但是這意味著對規則翻譯中的每一個單位面板的徹底重寫,大量的關鍵詞增改,比方說星際戰士戰術小隊它給你增加一個熱熔炸彈關鍵詞。又比方說,飛包突擊小隊也加進了這類東西。最後就導致整個星際戰士,40K單位最多的種族每張卡都要重寫,導致巨大的翻譯工作量。導致速度拖慢,非常麻煩。

Kazuya:下巴怎麼看待戰錘文化未來的發展與落地?

下巴:戰錘是眾多亞文化娛樂作品中的一個,它的特點是大量碎片信息亂飛。你在很多社會新聞,你在很多遊戲新聞,你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到戰錘的痕跡。國內很多手機遊戲廠商都會在自己的劇情中或多或少加入戰錘相關的梗,比方說我曾經在一個遊戲里面直接看見帝皇之子、懷言者這樣的名字作為遊戲中的Boss。另外一個就是像《明日方舟》這樣的遊戲,很明顯文案和編輯團隊混了很多錘粉。諸如此類,戰錘文化碎片化的、不完整的、以梗的方式進行的社區表述,可以說是無處不在。我不覺得這是一個壞事,說明它存在知名度,並且這個知名度正在不斷擴展。但是,這些以梗的方式表現出來的是否正確?我知道很多朋友對此的態度是比較堅決的,他們認為錯的內容就不應該擴散。最常見的例子,比方說黑暗天使的忠誠梗,比方說血天使的發瘋梗,比方說黑色聖殿的高夫黑甲獸人梗,之類的東西比比皆是。很多已有的玩家認為這樣的梗對戰錘本身傳播不利,我倒不這麼想,我是深刻地覺得戰錘這個IP首先你得傳播出去。首先你得有人知道,得有個支點讓人了解它才有可能讓它後續再發展壯大,枝繁葉茂。這是有前提的,首先得知道。那麼,我做的很多事,都是讓更多人知道戰錘。我做了不少的內容擴展,包括在機核最早的錄節目的人我是其中之一。當時我做這事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更多人知道戰錘,目前在B站上有很多新出現的UP主都在積極地製作相關內容,我覺得這也是好事。我還是這句話,內容可能有錯,可能不夠正確,但是只要是相關原創者,我就認為這一定是好事。

Kazuya:酷。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Kazuya:接著剛才說,下巴怎麼看待戰錘這個IP電子遊戲化的改編?

下巴:十年前的大多數戰錘玩家他們入坑的契機就是電子遊戲,他們入坑桌遊購買模型最終成為現在帶領新人引領新人的老玩家,老社群引導者。因此,我相信電子遊戲在戰錘傳播文化中的巨大力量與作用。與此同時,我也出於同樣的原因相信現代出現的新遊戲,從《內酷隆盟達 下潛戰爭》到《雷霆遠征》,從《哥特戰爭》到《機械神教》之類的遊戲都很大程度拓展了戰錘的世界觀的傳播力,讓更多的玩家能夠接受它的內容。《戰爭黎明》的特色就是雖然以星際戰士為主視角,但是它非常好地展現了其他種族的文化和特色。這塊手機遊戲在拓展世界觀的方面也做的很好,我個人不一定會去玩這些電子遊戲,但是我可以肯定地說電子遊戲對整個圈子的發展絕對是好事。

Kazuya:最後一個問題,下巴給准備入坑的朋友什麼建議呢?

下巴:有些話我雖然在網上反復講過,但很少有人聽。我認為新人入坑一定要找到組織,一定要找到俱樂部,一定要找到有一定經驗的老玩家,在他們的幫助下入坑是最穩妥的方式。而最不合適的方式則是自己在家閉門造車,在網上抄表來入坑這是最不合適的。現在戰錘規則變化速度並不慢,所以隨著不斷有新規則書推出,不斷有老規則進行F&Q,也就是校對與修定,現在強的單位未來不一定強。學會玩法比學會用什麼單位更重要,這有個重點,當你在網上抄表或者借鑒別人玩法的時候,因為網際網路是即時更新,但它的內容往往你能搜索到的內容可能具有滯後性。很有可能你現在找到的東西,是幾個月前好用的玩法。可能你現在看到的內容其實是上個版本別人寫的文本和入坑指南,那麼這些東西,雖然在寫出來的時候是正確的,但現在不一定對。很多行之有效的玩法,可能需要玩家具備很好的經驗。類似你玩你玩MOBA遊戲,除了出裝以外,你還要怎麼走位,還需要什麼意識,你需要知道什麼時候該走什麼時候抓野之類的。這些意識不是抄表能抄到的,而作為一個模型戰棋桌遊,你投入的東西除了買模型金錢之外,還需要大量精力去拼裝塗裝模型,那所有這些成本都是你個人心血、努力的結晶。只要你想玩這個遊戲,你必定會支付這些成本,作為帶過很多新人入坑的算是老前輩吧,我當然是希望各位新人玩家當你們在模型上投入自己的成本投入心血的時候,做出來的模型是可以玩能夠用,能夠符合你心理預期的。而不是我做完這些東西之後發現它沒有什麼大用處,就感到極大的挫敗感從此就不再玩了。這種現象我見過很多,我希望是新玩家能夠避免這點的,而避免的方式就要從盡量少抄表,先從實際存在的可以立刻獲得反饋的,可以交流的老玩家社群開始接觸,也就是你的俱樂部。

Kazuya:好,謝謝下巴!

下巴:啊~ (松一口氣)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於是,我們兩就這樣對著夕陽,愉快地結束了本次的訪談:)

共錄節目

於是在深圳與下巴告別的一個月後,11月上旬我們相約在帝都加上貓牧師和四十二一起錄制一期綜藝類的雜談節目,一方面希望表現出「下巴錘Kazuya」的綜藝感,另一方面也想回顧悉數一下2020年一年戰錘的大事件和大家的心得感觸。相信看到本篇文章的時候,這期節目已經上線。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對我個人來說頗為可惜的是,在下巴、貓牧師和四十二三位在錄制《基里曼新政和新政後的亂象:戰錘電台番外篇說書》我剛好在隔壁錄制別的IP節目,錄音棚交替沒趕上這期節目的現場。回頭來聽這期節目之後頓感遺憾,如果當時能坐在下巴對面聽他現場版說書那該多好啊!為何這麼說?過去幾天我認真反復地研習這期期節目感觸挺深,總體來說我有三個方向的情緒與感受:

  • 故事內容的精彩性:這次下巴說書的完整故事體驗何等酣暢淋漓一氣呵成,甚至把我帶回第一次2017年聽下巴戰錘40K開山電台時候的感受。個人主觀覺得是我近期聽感最好的一期戰錘40K電台節目;
  • 聲音的魔法性:下巴和貓牧師的聲線音色得天獨厚讓我非常檸檬,在兩位的音色的演繹下節目全程的起承轉合的說書張力與表達力也非常舞台劇,作為戰錘界的晚輩深深有被打動,再一次顱內高潮僅從聽覺感受到了戰錘40K的故事魅力;
  • 勝負心的刺激性:相當不甘心啊~ 秉著不想輸的心態決定計劃找北斗企鵝的皇導與大海老師鑽研聲音表達的技巧與表現力。好久沒有激起我如此想要精進一項能力的欲望! 我現在驅動力滿載,也希望這樣的良性競技互動可以為大家帶來更多好的戰錘40K的電台作品。
  • 我也衷心誠懇地期待未來也更多的機會能跟下巴、貓牧師、四十二等戰錘嘉賓持續將戰錘40K的節目能夠正確、有趣、穩定地錄制系列化下去。

    總結合影

    如今已12月2日的2020年,不足一個月就要過去了。今年可謂動盪無數,坦白說對我的本職工作影響巨大,商務的工作豈能只通過隔空傳遞情感與部署?每當傷神之際,我可謂顫顫巍巍地靠扶著戰錘40K的世界故事與信仰的力量,才跌跌撞撞地挪步到了年末。

    好在每次想到這里還有騰訊戰錘俱樂部,還有本次下巴來訪時能夠出席,不能夠出席的俱樂部的每一位成員的相互扶持與鼓勵,就覺得還有一口氣不能就此放棄。連戰錘40K那麼陰暗濕冷絕望下沉的世界都迎來了「不屈遠征」,而奮戰在科興科學園的每一位錘友還在膽怯什麼呢?

    世道如此,那就負重前行,共度世艱吧。人到中年最強大的優勢不就是樂觀豁達勇敢前行嗎?

    我想這就是戰錘這個IP本身能夠帶來的力量。

    人物誌丨源質下巴做客騰訊戰錘俱樂部

    最後真誠感謝下巴能夠百忙之中,專程抽空來一趟深圳,花半天時間來我們騰訊戰錘俱樂部做客。與出席的每一位有效互動之餘,還為我們帶來歡聲笑語的一個下午的時間!

    咱下次重慶見!

    來源:機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