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風破浪的姐姐2》給中年女性的一場救贖

今天的茉莉只想做一個快樂死肥宅的追綜老少女。

因為褒貶不一的《乘風破浪的姐姐2》即將落幕,有點捨不得。

反覆刷著第二季我最喜歡的兩首歌《逆光》和《我》,似乎釋懷了這段時間以來很多很多的不快樂。

如果說第一季節目展現了30+姐姐們的光彩完美和圓滿,我更願意把第二季形容為真實和成長。

01

從初舞台開始,第二季和第一季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同樣是全開麥,第一季姐姐們表現得更為專業,舞台表現幾乎零意外。

而第二季姐姐們則狀況頻出,儼然大型KTV現場,走音跑幾乎沒了邊兒。

即便是第一季跳舞同手同腳表現墊底的張雨綺拿到第二季初舞台似乎也發了光。

而童年女神張柏芝更是親手毀了自己的成名曲《星語心愿》,心里不禁一陣唏噓。

《乘風破浪的姐姐2》給中年女性的一場救贖

實話說,有點失望。

還好沒有中途棄劇……在節目進行中,我更懂得了容祖兒反覆訴說著的:這個節目讓她終於可以大方的把不完美展示在人前。

認識自己接納自己是生命的功課。

東方的文化里總是對圓滿和完美充滿執念,容不得行為舉止的行差踏錯,對於女性尤其是步步掣肘。

這一刻突然覺得這個能夠讓她們「錯」的節目很可愛。

《乘風破浪的姐姐2》給中年女性的一場救贖

這一季只有極少數幾個姐姐是唱跳專業歌手,其他30+的姐姐們都來自不同的領域,有著不同的經歷,已經不再是風華正茂的年紀,身體和精力也不在人生的峰值,大多數已為人母。

能夠在自己不熟悉的領域里奮力一搏,已經是挑戰,站在台上自信地完成表演,不值得為她們鼓掌嗎?

值得。

很多人說第一季的姐姐是來節目乘風破浪的,第二季姐姐是想借著節目的東風翻紅的。

可就算是這樣也無可厚非吧,作為女明星的她們,靠著這行吃飯、安身立命,當然要抓緊一切可利用的機會和資源去出頭,去紅,不然呢?

我倒是覺得通過這個節目,能夠給30+姐姐們提供一個翻紅的平台是它最大的閃光點。

如果細心觀察屬於30+女性的舞台真的越來越少了。

娛樂圈里不乏中年翻紅中年出頭的大叔演員,比如張嘉譯,他演《蝸居》大火的那一年39歲。(因為最近又刷了一遍這個劇,之後想具體寫寫自己的刷劇感受,想看留言告訴茉莉)

《乘風破浪的姐姐2》給中年女性的一場救贖

可是中年女演員的聲音總是透著隱隱的悲涼。

比如馬蘇在節目《演員請就位》第二季中自曝了自己無戲可拍,曾經飛天獎、金鷹獎、華鼎獎三料視後的她,曾經一年5、6部戲的她,現在儼然面臨失業的境地。

很多人都說她是被李小璐事件所影響,究其根本,似乎還是年齡惹得禍。

真的有那麼多中年女性為主角的戲可拍嗎?

翻來翻去,去年也不過就一部《三十而已》出了圈。

《乘風破浪的姐姐2》給中年女性的一場救贖

現實的職場里,30+的男人是事業上升期,黃金期,而女性30+似乎成為了醃在家庭罈子柴米油鹽里的職場「棄婦」,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即便30+姐姐依舊能打敢拼,可哪里又是她們的舞台呢?

02

第一次被這個舞台打動,是三公《逆光》這首歌。

當鐘錶逆時針旋轉,時光倒退著回到幾個姐姐的童年時代,回顧著她們曾經精彩的瞬間,好像就有一種力量和感動。

《乘風破浪的姐姐2》給中年女性的一場救贖

這次舞台是那英和張柏芝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同台,有人把它戲稱為「世紀和解」。

「世紀和解」在我看來其實有點諷刺,她們之間既無怨也無仇,深究起來也不過是為了一個已經不再搭噶的男人,何必。(其實還想寫一個關於這個的,想看嗎?)

《乘風破浪的姐姐2》給中年女性的一場救贖

從張柏芝第一次選那英時的「你再想想」到這一次的「來吧」,拋去節目的套路,願意把它看成是一種女性接納的力量。

我覺得從這一次開始看到了柏芝的轉變和英子的智慧。(我好喜歡歡樂喜劇人英子,有機會寫)

從練習開始,不但沒有刁難柏芝,一直鼓勵她說出和唱出自己。

從想不起來團隊口號到滔滔不絕,從毀了嗓子到唱出故事講出心聲,從人形舞台樁到努力跟上動作,雖然還不算完美,但是至少讓我看到了張柏芝除了美,還有力量。

《乘風破浪的姐姐2》給中年女性的一場救贖

張柏芝人是真美,從她的過往種種,她的紅,她的閃亮似乎真的並不是多努力。

就是有一些人當美貌或者智慧足以掩蓋其他的時候,那麼努力似乎都顯得微不足道,能奈她何。

從這個節目,通過前後的對比,看到她似乎也在轉變也在努力也在打開自己,就是一種成長。

《逆光》里的每一個人都好美,是一種簡單、純粹,回歸內心小女孩兒的美。

而這種轉變背後所訴說和傳遞的是女性和女性之間互相治癒和療傷的力量。

現實里是否有過拉上三五知己閨蜜,痛訴吐槽這糟爛生活的片段,然後宴席散去,再重新回到日常的漩渦里拼殺的瞬間。

當男人把傷口撕碎,女人和女人一起縫補碎片。

《乘風破浪的姐姐2》給中年女性的一場救贖

就像歌里唱的:

「也許我一直害怕有答案,也許愛靜靜在風里打轉,離開釋懷,很短暫又重來……

我不要困難把我們擊散,我責備自己那麼不勇敢,遺憾沒有到達,擁抱過還是害怕……

那力量,我不想再去抵擋,面對希望,逆著光,感覺愛存在的地方,一直就在我身旁……」

03

沒有想到《我》這首歌會出現在舞台上。

這首歌有點小眾吧,似乎不像很多蔡依林的歌那麼熱鬧,那麼上口,那麼舞動奇蹟,但是從2012年專輯發行,我就很愛這首歌。

《乘風破浪的姐姐2》給中年女性的一場救贖

「當退去光鮮外表,當我卸下睫毛膏,脫掉高跟鞋的腳是否還能站得高,

當一天掌聲變少,可還有人對我笑,停下歌聲和舞蹈,我是否重要……

我用別人的愛,定義存在,怕生命空白,卻忘了該不該,讓夢掩蓋,當年那女孩,

假如你看見我,這樣的我,膽怯又軟弱,會閃躲,還是說,你更愛我……」

這首歌好像在訴說著唱跳天後蔡依林,也好像是說給很多很多個女孩兒。

多少年少的夢想,放飛的自我,裝進了妻子、母親的套子里,把膽怯和軟弱深藏,用勇敢和堅強做盔甲。

收起任性,收起放縱,只為了別人一句:該長大了。

《乘風破浪的姐姐2》給中年女性的一場救贖

長大到底意味著什麼呢?

就是勉強做著自己不喜歡的事,用責任麻醉自己,把家庭當信仰麼?

如果那個女孩兒喜歡的話,我是多麼多麼的祝福,可是如果偏偏她不愛,有沒有一個角落留給她,快樂的呼吸呢?

如果讓我選,我依然還是喜歡,哪怕是七十歲、八十歲,還是一個愛哭敢鬧的老女孩兒。

曾經有一個人跟我講:「你不是一個中年,你現在還是一個少年,而且很有可能從青春期直接過渡到更年期……」

現在想來,這句話如果換一個角度是不是就會和「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異曲同工。

親愛的你啊,當你扛起生活,擔起責任,別忘了當年的那個女孩兒,別讓她一直躲在角落。

END

來源:kknews《乘風破浪的姐姐2》給中年女性的一場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