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百態# 大媽,大媽,岳陽大媽

作者/嚴小平

好久沒有出門了。恰好有一個國旅的朋友給我推薦,於是,我與妻準備去湖北洪湖一日游。

一早,我與妻準時趕到金鶚公園東門集合地點。旅遊大巴隨即開動,不一會就行駛在通往洪湖的路上。

我們乘坐的是一輛雙層旅遊大巴。細看了車內一眼,車上絕大多數,都是繫著絲巾,穿著五顏六色服裝的岳陽大媽。威…武!

我與妻在車上剛剛坐定,有一個女士非常熱情地給我們每人送了一個梨,我稱呼她為「梨」大媽。她送給我梨時,我還來不及欠身道謝,只聽她很輕一句”吃吃吃”,梨子就已經塞到了我手里了,這樣的熱情無法婉拒。這事發生得太突然,我還沒看清她的面目,她卻轉身走了。但我記住了她很輕脆的聲線特徵。

車子在快速行駛。公路近旁的樹都吐出了綠芽,一排排很整齊地往後移動;遠處的油菜花開了,在陽光的照耀下,一遍金黃;更遠處有不知名的寬闊水面,泛著漣漪,波光粼粼,一派鄉村田園風光,躍入眼帘,景色迷人。

#社會百態# 大媽,大媽,岳陽大媽

車里的大媽興高采烈,個個神采奕奕。那些大媽身著五彩服裝,足以和孔雀比美。望著她們快樂的樣子,我不由得感慨萬千。如今中國婦女的社會地位,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們掌握著家庭的財權和越來越多的話語權。我想,如果日本女人知道了這個狀況,估計會大哭一場。

據我平常的觀察,徹底翻身的一族,應該算是55歲至65歲這個年齡段的婦女。

生活中,這個年齡段的婦女,愛情似乎熟過了頭,過了保鮮期;生理上趨於冷淡,那事可有可無;心理上更加成熟,風雨無懼。說句不好聽的話,即使是與丈夫離婚,也還有退休工資,也還有子女向著她,日子也不會差到那里去。対於她們來說,人生的目標已經實現,前方的路清晰可見,這個世界雲淡風輕,一切盡在掌控之中。如果你不想連綿不絕的家庭煩惱,你就別挑戰她們的權威,最好靜靜地欣賞她們氣宇軒昂,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

有了足夠驕傲的資本。她們在人生的路上,當然可以長吁一口氣了,也真該她們嗨一回了。

但車里有些大媽,今天似乎嗨過了頭。她們一上車就旁若無人的大聲說話,時不時還驚天動地的哈哈大笑,硬是幾次把我從車窗外的田園風光中拉了回來。我把這些聒噪的大媽,統一稱呼為「合唱團」。

「合唱團」有一個人特別鬧,我稱她為「鬧」大媽。瞄一眼「鬧」大媽,我就佩服得五體投地。你看她,營養狀況極佳,精神煥發。

「鬧」大媽約60幾歲,體格健壯,渾身上下鼓鼓嘟嘟的,好像老天格外眷戀,該長的不該長的都長齊了。雖然她穿的衣服質地尚可,但色彩搭配感覺上重下輕,明顯飄著,差了點味份。穿著有這麼明顯的瑕疵,估計老公也沒少勸,估計勸了也沒用。這樣年紀的大媽,一般極其超脫,生無可戀,我行我素,該怎麼穿還得怎麼穿;結合她的形體動作,我判斷她很強勢。

更要命的是,「鬧」大媽的聲線很特別,辨識度極高,說音高八度,絕無水份。良好的身體狀況,更表現在中氣十足。估計如果聲樂知識跟上,再稍加訓練,可以唱花腔女高音。在這種不和諧的噪聲大合唱中,這個大媽帶領「合唱團」一路不知疲憊,「引吭高歌」。她無疑是當之無愧的領銜主唱。

「鬧」大媽幾個人繼續嗨,車子仿佛是被她們幾個人熱熱鬧鬧的抬著走,許多人盼著馬上到達旅遊地點。我也暗怪國旅的朋友多事,不幸與「合唱團」遭遇。真是一腔苦楚,無法訴說。

導遊小姑娘見狀,或許經驗不足,或許怕得罪這些客戶,編了一個有遊客想睡覺的理由來勸阻,被這些大媽當場懟回。她們和聲說:「剛起床不久,睡什麼覺?」這個回懟合情合理,岳陽大媽真是太機智了。導遊小姑娘無語,只剩一張苦瓜臉。

我實在無法,只好在旅遊微信群里發泄道:「旅程中交流不可避免,但小聲一點既是文明的要求,也是對周圍人的尊重,有時候,適當的安靜更是一種優雅。」

說到那個「鬧」大媽的聲線,我覺得,妻的聲線也與「鬧」大媽一樣,音調也是標準的高八度。想起妻實在也是一個好人,想起她過往有可能在旅程中,與「鬧」大媽一樣的鬧,心情就難受。側一眼看妻,就好像她與「鬧」大媽是一夥的。

#社會百態# 大媽,大媽,岳陽大媽

想著旅遊大巴空間狹小,聲音的反射極強,聯想到妻的嗓音潛質,所以,岀門的時候,我就跟妻套近乎,我反覆懇求妻在旅遊途中保持克制,不要大聲說話,並許諾許多優惠措施。妻一路上果然聽勸,從未高聲說話,妻的表現真是太棒了,妻辛苦了!

在各媒體上,經常看到歷數中國大媽在旅遊中表現「不雅」的文章。其實,我看事情也沒有那麼悲觀。在這短暫的一日游中,我幾乎沒有看見人隨手扔垃圾。我注意到,就是那幾個「合唱團」成員,也是把吃剩的果殼小心翼翼地放進塑料袋里收好。公共場合,旁若無人地大聲笑談,可能是旅遊業最後的頑疾。

妻見到我對「合唱團」非常失望,她也說「合唱團」太過分了。我相信,有了這次經歷,妻會在今後的遊程中,表現得像這回一樣好。我相信「鬧」大媽們,她們在本質上和妻是一樣的,相信她們都是善良的人。只要她們真正意識到了自己行為對公共環境的傷害,她們一定願意去改。岳陽大媽啊,請多關照!

「梨」大媽我一直不知道她是何人?我也不好唐突去問。她與夥伴們一路上非常安靜,我就覺得,她們是中國大媽,乃至岳陽大媽未來的希望。

遊覽結束返回的路上,導遊與遊客互動過程中,有一個女士唱了一首動聽的歌,我覺得那個聲音有點像「梨」大媽。

不管怎樣,我還是感謝「梨」大媽送給我的梨子,感謝她和她的夥伴們那麼地安靜。

回到居住小區,已落霞滿天。

我問妻,你知道送梨給我們的那個人嗎?妻回答:知道啊,就是那個唱歌的啊,吃飯的時候,她與我們一桌。我這才想起,那是一個美貌的女士,一招一式,風韻猶存。她穿著一件黑色的風衣,我與妻下車的時候,她還衝我們微微一笑……

(圖片/作者)本平台原創文章,歡迎轉發,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來源:kknews#社會百態# 大媽,大媽,岳陽大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