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療科女醫生當起免費「裁縫」

來源:中工網

醫生有溫度,醫學才溫暖。國科大附屬腫瘤醫院(浙江省腫瘤醫院)胸部放療科病區副主任王躍珍做了一件有溫度的事——為放療患者做保暖背心。這看似「不起眼」的小動作,讓那些腫瘤患者暖了身體也暖了心。

放療科女醫生當起免費「裁縫」

王躍珍整理放療背心。

放療室里有點「冷」

「你可不要小瞧這件小小的背心,患者穿上它再躺到治療床上,身體會暖和很多呢!」王躍珍雙手各捏住衣服一角,驕傲地展示自己的作品。而為什麼想到做一件這樣的背心,要從她的臨床經歷說起。

王躍珍畢業於白求恩醫科大學放射醫學專業,如今已經從事腫瘤放療29年,每天的工作就是和不同的放療患者打交道。治療時,患者需要仰臥在治療床板上,為了治療精準,還需體罩固定,便於雷射定位。對於王躍珍而言,這套常規治療流程早已爛熟於心,而對於患者而言,卻有個難言之隱,那便是放療時,患者需要脫掉衣服露出治療部位。

脫掉衣物後患者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涼。因為治療設備需要,放療室內溫度保持15℃至17℃之間,不穿衣服很容易感冒。治療床由特殊材料製成,必須堅硬,這樣才能起到支撐身體的作用。

冷的不僅是環境,更是患者的心情。裸露身體的要求讓患者產生焦慮、難為情等負面情緒。「我不想被人看到肚子上的妊娠紋」「我是乳腺癌患者,可以將放療技術員換成女性麼」「如果一定要裸露身體,我寧願不治療」「裸體躺在床上真受不了,不能穿衣服照射嗎」……聽著患者的呼聲,王躍珍產生了一個想法——如果患者做治療時,能穿一件衣服,露出需要放療的部位,把其他部位遮蓋起來多好。

當起「裁縫」做衣服

給做放療的患者做一件衣服這個想法在王躍珍心里埋藏很多年。「這不是一件普通的衣服,而是不能影響射線放療,且能夠保證患者隱私、保暖的衣服。」王躍珍說,衣服的材質、款式都需要細細斟酌。

2019年3月份,王躍珍買了一件貼身內衣,穿起來既貼身又舒適,當時一個靈感閃現在她腦海,「可以參照這樣的面料,自己來給患者設計一件做放療穿的衣服啊。」

當醫生的王躍珍從未想過,自己也有當「裁縫」的一天。圍繞著「放療時候究竟可以穿怎樣的衣服」,王躍珍列出幾個條件:首先布料要有彈性、緊身服帖,不能太寬鬆,因為放療時候,患者需要體罩固定,寬鬆的衣服不利於固定;其次,這件衣服要柔軟,無縫連接,否則時間長了就會勒住皮膚,穿在身上會不舒服;再次還不能對放射線有影響且不能引發皮膚過敏。

王躍珍從材料開始,托做紡織行業的朋友先後郵寄了十多種布料來對比。滌綸的不行,怕過敏;純棉的彈性不足;莫代爾棉又太薄,容易松垮……一番對比下來,她最後選擇莫代爾加棉,「這種材質布料緻密,不失彈性,還很柔軟,舒適也不會過敏」。

選好了面料,接下來就是設計的式樣。由於放療的時候,患者需要雙手舉過頭頂,這樣一來,有袖子的衣服非常不舒服,所以王躍珍把目光放在了背心上,「一開始,我想做成弔帶式,後來想到這不適合男患者,最後就選擇了背心式」。 為此,她還跑了三四家工廠,讓對方做了四五種樣衣。她還請一位做服裝的朋友,幫忙畫圖、設計。

經過多次改版,去年,王躍珍終於做出一件柔軟溫暖、貼身自如、無縫拼接的保暖背心。為了方便放療對位,背心的胸部中央特意裁剪出一個心形的鏤空。「一開始,我想把這個開口開成長方形,但長方形時間久了,容易變形,心形穩定性好,而且有寓意,表達我們對患者的愛心和仁心。」王躍珍解釋說。

自掏腰包5000元,免費送出40多件

前段時間,杭州的氣溫突降。陳大伯裹著一件厚外套匆匆趕到國科大附屬腫瘤醫院放療室。作為一名肺癌患者,他需要定期進行放療。他脫下外套,露出一件深灰色的貼身背心,然後徑直走進室內,躺上治療床。陳大伯身著的背心正是王躍珍的「作品」。「我第一次放療的時候還擔心光著身子冷,王醫生送我的這件背心真好,穿上暖和,還不會影響放療。」他說。

目前,王躍珍前前後後製作了四十餘件放療背心。患者來就診時,如果對方有需要,就送一件試穿。她告訴患者:「這種背心不僅放療時可以穿,平時也可以當成保暖內衣穿,洗後不會變形。」

同時,王躍珍不斷地改進細節。她不僅製作了適合夏天穿的薄款,還製作了秋冬厚款,在衣服里面,胸部、背部和腹部處特意縫製了軟軟的自發熱德絨布,使脊柱、兩側腎臟和臍周得到有效保暖。

這一切都是王躍珍利用休息時間完成的。從選布料到找工廠製衣,王躍珍都是自己掏腰包,前前後後已經貼進去約5000元。「每每聽到患者說,這件背心特別棒的時候,我就覺得,一切都蠻值得的。」她說。

接下來,王躍珍想把婦科放射治療中專門用於婦女病友的褲子也做起來,讓患者在治療中感受到更多的人文關懷。(據《浙江工人日報》報導 浙江工人日報記者程雪)

責任編輯:姚怡夢

來源:kknews放療科女醫生當起免費「裁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