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派先賢|回憶葉聖陶先生

黨派先賢|回憶葉聖陶先生

  葉聖陶先生是中國現代文學的著名作家、中國現代著名教育家和出版家,同時也是中國民主促進會早期的領導人,曾擔任過民進中央主席和名譽主席。我從1980年初和先生相識,到他老人家1988年去世,其間書信往返,並曾多次親聆他的教誨,在學術活動中得到他親自指導,至今一想起來就感動不已。

  那是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我在北京外國語學院附屬學校擔任語文教師。語文課本雖是新編,但是沒有寫作和聽說訓練。學生不喜歡,老師教著也困難。隨著改革開放,當時的語文教學界也活躍起來,紛紛呼籲要改革語文教學,希望重新編寫語文教科書。身處其中的我,自然也痛切地感覺到改革的必要。恰好,當時的北外附校為了外語教學的需要,進口了一些國家的中小學語文教科書。翻閱之後,覺得介紹出來或許對中國的語文教學有所啟發。我本人粗通日語,於是就聯絡了懂得日語、法語、德語、俄語和英語的幾位老師,收集、翻譯了世界主要國家的語文教學(指各國母語教學)的課文和教學資料,由我執筆成文,把研究結果發表在各個語文教學的雜誌上。沒想到,這些文章在當時語文教學界受到了很大歡迎。

  剛剛成立不久的中國語文教學研究會提出要我辦個專刊,集中介紹國外語文教學的情況。這使我進一步想到,介紹外國語文教學的情況主要目的是以國外的經驗為參考,提出進行改革的主張。於是我們想到了葉聖陶先生,他早年做過小學、師範學校和大學的國語教師,在商務印書館、開明書店編寫過多種國語教科書。新中國成立後,他出任教育部副部長兼人民教育出版社社長,又參與了許多語文教學方針政策的制訂和教科書編寫工作,是語文教學界最受人尊敬的老前輩,因此很想聽聽他的意見。於是1980年2月我和柳正琛老師冒昧地給葉聖陶先生寫了一封信。告訴他我們所進行的國外語文教學研究的情況,並向他提出關於語文教學改革的一些主張,請他指教。信的主要內容:首先,簡單介紹了我們對國外語文教學進行研究的情況;接著,對照中國語文教學的現狀指出弊病;最後,提出我們關於中國語文教學的幾項建議:一是要明確語文學科的性質和教學目的。我們認為,語文課其教學目的是培養學生運用母語進行聽、說、讀、寫活動的能力;二是教科書課文除了優秀的文學作品之外,還應該編入一些社會科學領域和自然科學領域的文章;三是寫作教學要注重實用性,除了讓學生練習寫一些文學性的文章之外,還應指導學生寫一些調查報告、研究報告和小論文之類的實用性文章;四是為適應現代社會的需要,應重視聽和說的教學、培養學生討論、講演等口頭表達能力。

黨派先賢|回憶葉聖陶先生

  葉聖陶先生社會活動和學術活動很多,我們不知道他是否有時間考慮我們提出的問題。但出乎意料的是,信發出不到一個星期,我們就得到了葉聖陶先生的親筆回信。我小心地剪開信封,兩頁信紙上寫滿了蒼勁有力的大字。信的內容是:

  寶元、正琛二位同志惠鑒:

  你們二位代表很多位老師給我的信已經接讀。來信中談的中學語文課本和語文教學的四點,我看了高興極了。有的意思我也曾想過,有些意思我沒想到,使我得到啟發,咱們還沒見過面,已經是心心相通的好朋友了。

  外國語文跟語文完全不同,可就教語文和編輯語文課本的目的和方法而言,不妨看看外國人是怎麼考慮的。看看當然不是照抄,拿來做借鑑卻是有好處的。什麼叫借鑑,就是拿它當鏡子,照見自己是俏還是村,俏呢,俏得怎麼樣,村呢,村到何種程度。

  如今有關語文教學的刊物可謂盛極一時了,我沒有做過統計,仿佛大中城市出的不少,有些縣分也有。你們出的《外國語文教學通訊》在這麼多的刊物中別開生面,來一面鏡子,不說別人光說我,我是樂於閱讀的。

  匆匆奉復,順請教安。

  葉聖陶一月廿七日

  拜讀葉聖老的回信,我和幾位老師都很興奮。作為著名的文學家、教育家的葉聖陶先生並不因為我們是普通教師而無暇一顧,而是充分肯定我們的工作,支持我們的主張,把我們當成心心相印的朋友來對待,怎麼能不讓我們深深感動呢?我們當即回信,表示要把我們的工作繼續下去,並籌備專刊發表研究成果。並以此為契機,我們開始了和葉聖陶先生的交往,這是後話日後再表。

  現在回想起來,葉聖陶先生之所以這樣熱情地支持我們所做的工作,一是因為他老人家終其一生,一直關注著中小學語文教學工作,而且保持著和基層語文教師的密切聯繫。他親自給請教的老師寫信,回答具有普遍意義的問題;親手批改小學生的作文,發表在刊物上,給教師做示範。1986年教育科學出版社徵集葉聖陶先生給教師的信件,老人家的長子葉至善先生從大量的信件中選出了100封,出版了《葉聖陶答教師的100封信》。其中也收錄了給我們的三封信(包括如上一封)。接受過他指導的一些普通教師為數眾多,有一些人在他的指導下,走上了語文教育研究的道路,而取得了一定成績。他批改過作文的小學生也有後來成了知名作家的,如北京作家肖復興。大家都知道葉聖陶先生在民國時期主持《小說月報》的編輯工作時,發現並推出了巴金、老舍、丁玲等許多著名的現代文學作家。其實他對許多的普通中小學語文教師在語文教學方面所做的探索,也同樣給予了肯定和支持。

  其二,葉聖陶先生不是一個墨守成規的人,早在民國初期,先生的青年時代,在蘇州的甪直小學當語文老師時,就順應世界潮流進行改革,語文課除了學教科書還開講演會、演話劇、辦黑板報,提高學生的口頭和書面表達能力。他對語文教學的改革和對國外語文教學的狀況是關心的。我們研究介紹國外語文教學情況,他是覺得有意義和感興趣的。我們對當時國內語文教學提出的四點建議,與他的一些主張不謀而合。大概是這些原因使他對我們的研究工作給予了熱情的支持。

  在葉聖陶先生的指導下,此後我們對國外語文教學的研究工作進展順利。全國中學語文教學研究會內部出版了兩期「國外語文教學」專刊。由我執筆,為教育部第二次中學語文教材改革會議提供了一個近五萬字的「國外語文教學研究報告」作為會議參考材料。幾家較有影響的語文報刊公開發表了報告的主要章節,對中國語文教學的改革起了一定的參考作用。進入80年代中期,葉聖陶先生被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政務繁忙,又因為上了年紀,身體健康情況已不如從前。知道這些以後,我們一些受過他指導的晚輩都自覺地不去打擾他。但他卻仍然沒有忘記我們這些作為普通教師的朋友。1985年教育科學出版社出版了他的兩卷本的教育論集。他就特意簽了名寄給我一套。我收到他的贈書,看到包紙上寫的寄信人名字「葉聖陶」三個大字,真是無比感動,連包裝紙也小心地珍藏起來。

  如今他老人家去世已經多年了,但時間愈久,對於先生的懷念愈加強烈。我將永遠珍惜這緣分,並以先生為榜樣,畢生為中國的教育事業、為人民、為社會儘自己的一份力量。

  (作者魯寶元,系民進北京市委會大學聯合支部原主委、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交流學院原副院長)

來源:kknews黨派先賢|回憶葉聖陶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