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大戰3》超級完美全流程攻略(二)

 第三話  美麗的女海盜

  經過了兩次同怪人的戰斗之後,大神一郎發覺巴黎華擊團目前所欠缺的是整體的合作性,所以打算以「游戲」來喚醒隊員對合作重要性的認識。大神準備了幾種日本傳統游戲,包括踢空罐和板球。雖然艾莉嘉和哥古妮戈能夠樂在其中,但是高貴的古妮西露卻無法忍受這種「平民游戲」。不管大家如何開導她都絲毫無法撼動其根深蒂固的貴族意識,最後氣急敗壞的古妮西露竟然向大神一郎提出了決斗宣言。為了古妮西露在今後的戰斗中能夠真正融入這個團體,大神便爽快地接受了她的挑戰。

  來到巴露米娜官鄖的決鬥場,在選擇了合適的武器後決斗便正式開始。雖然大神一郎占了上風。不過到最後卻因為一時的側隱之心而放過了古妮西露的一個破綻,導致最終輸給了她。之後按照約定大神暫時要做巴露米娜官鄖中的傭人,而艾莉嘉和哥古妮戈因為擔心大神一郎而決定一同留下來做「見習傭人」。負責指導大神的是管家達莉蕪,看着她那古板的面容,聽着她那刻薄的話語,大神就已經意識到要做好「見習傭人」的工作並不輕松。在完成了首要的工作——到放着黃色花卉的客房取裝飾器皿。之後在中庭遇上了古妮西露,同她談論有關日本武士和日本將棋等事,可是好勝心極強的古妮西露就連這個機會也不放過,要求以國際象棋再決勝負。 貴族的宿命

  到了翌日,大神負責招待來賓黎舒伯爵,然而黎舒竟然出言不遜,對古妮西露和達莉芙說大神不過是個「畜生」。對這位來賓比較留意的艾莉嘉、哥古妮戈以及大神一郎一直在門—外偷窺大客廳內的情況,但是最」終卻被黎舒發現,幸好在緊急關頭由大神或艾莉嘉保護了哥古妮戈,才使得她免受黎舒的襲擊。之後,在走廊中大神看到黎舒伯爵確實有可疑的行動,於是便來到古妮西露的房間前,跟她談論有關黎舒伯爵的事。原來黎舒伯爵所屬的家族是歐洲數一數二的名門貴族,從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傲慢氣息中就能夠感覺到這個人的狂妄與自負。而最令大神震驚的就是黎舒伯爵竟然是古妮西露的未婚夫,雖然古妮西露並不願意,但是為了守護家族的名譽和貴族的榮耀,不得不強迫自己去接受這個宿命。言語之間的古妮西露盡管有些「激動」但是卻無法掩飾內心的仿惶,平日中那副盛氣凌人的表情已經瞬間從她那靚麗的臉龐上消失得無影無蹤,呆滯的雙眸中再也無法看到花季少女應有的活力與自信『只是像一個會說話的雕塑一樣站立在大神的身旁。雖然大神曾經在日本經歷過神崎堇的婚約事件,但是這一次古妮西露的表現卻更加深深地觸痛大神的內心世界,就是這種無言的反抗讓大神頓時感到從胸腔中「燃燒」起一種難以名狀的使命感。是啊,每一個青春少女都應該有屬於自己的幸福,應該有權力去尋找生命中的「另一半」。貴族名門中的小姐的命運是可悲的,從出生之後就像一隻吊線的木偶被別人操縱着,就連一個微笑的流露、一次選擇的權力都沒有,還要在自己的心靈最深處刻上「血淋淋」的痕跡——你這樣做是高貴的象徵!大神在稍稍安慰了古妮西露一下後便決定先離開,私下想出一個好辦法來解決這件事。

  跟艾莉嘉和哥古妮戈談過此事後,三人繼續開始傭人的工作,而在打掃衛生的時候艾莉嘉撿到了古妮西露的耳環,於是便由大神將耳環交回物主。由於古妮西露在沐浴,只好稍後再來,就在此時房間的門突然被人打開了,撞個正着的大神一郎頓時失去了知覺……   當大神恢復清醒,已發覺自己躺在一件日本風格很重的房間中,而在眼前還有一位黑發少女照顧着自己。少女的名字叫北大路花火,北大路男爵的孫女,跟大神一樣是日本人,不過因為從小便已經在法國生活『所以對於日本的事情不甚瞭解,而現在則以「世交」的身份留在巴露米娜宮邸居住。跟花火談論過有關巴露米娜家族的事情和有關女性婚姻的話題後,便聽從花火的指示前往中庭把耳環交還給古妮西露。

  當古妮西露看到這只的耳環時候,再次對自己的宿命有所感傷,並對大神說道:「有時候我會覺得我的人生跟巴露米娜家族是一對的……失去任何一方,就好像這只「孤單」的耳環再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我們巴露米娜家族雖然是名門貴族,但是以往的祖先是為守護家庭和同伴而跟大海搏鬥的維京人,這不就是我們原來的面貌嗎7每當我想到這里。就會覺得繼承家族的地位和名譽,以貴族的身份活下去會很空虛。但是,我沒有決心也沒有辦法將現有的一切舍棄……到最終我也只是這個家族的一部分,只能以繼承者的身份活下去。」聽過了古妮西露的這番話之後,大神卻不能完全認同她那種「自己是家族的一部分」的說法,並告訴她巴露米娜家族的榮耀應該由她自己所繼承的,而不是一件可有可無的「附屬品」。聽過大神的鼓勵與安慰之後,古妮西露的心境好像有所改變,平靜了許多……

  時間過得很快,大神當傭人的工作也就此結束。跟達莉芙匯報之後,便可以回到屬於自己的夏諾瓦爾歌劇院。

  守護的信念

  時間大概是6點30分,大神收到了古蘭·瑪的通知來到指揮員室。由於她必須去跟迫水大使會面,所以拜託大神留在秘書室』直至歌劇院到了關門的時間為止。到了第二天,大神又按照古蘭·瑪的吩咐前往作戰指令室會合,目的是商討一下最近居住在巴黎的貴族們紛紛失蹤的事件。經過推斷之後,相信這又是怪人所做的好事了。當大神看到桌子上居然有黎舒伯爵的照片時,便回想起數日前曾在巴露米娜官邸跟他見過面,而照片中這位真正的黎舒伯爵已經在一個星期之前就失蹤了,那豈不是說在巴露米娜官邸中遇到的黎舒伯爵是假冒的!再加上那一天在中庭看見他對一群鴿子垂涎欲滴的奇怪神態,就更加證明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於是大神一郎馬上前往巴露米娜官邸去營救面臨危險境地的古妮西露。

  在巴露米娜官邸,大神見到了黎舒伯爵和古妮西露。可是不管大神講什麼,古妮西露也無法相信黎舒伯爵就是「怪人」的說法。最後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大神選擇了以決斗的方式來證明自己所說的情況是事實。成功地在決戰中擊敗黎舒伯爵後,氣急敗壞的假黎舒伯爵終於露出了他的真面目,原來他就是「獅子怪人」——里奧!見到大事不妙的里奧撇下了幾句充滿殺氣的話之後便逃走了。在幫助古妮西露化解了這次危急之後,被古妮西露問及當初和她決斗為什麼不使出全力,大神一時間卻感到無法回答,即便如此,古妮西露看來也已經明白了一切,因為她所要守護的信念,在當初並沒有覺得是像現在一樣這麼簡單和直率,只是大神一郎通過自己的實際行動向她證明了她自己最需要的東西是什麼……   當成功地打開監獄的大門之後,也就是前去營救貴族的時候。然而古妮西露似乎對骯髒的地下水很反感而不願意和大家一同前往,瞭解其心境的大神便拜託她守護着大閘門。看着同伴們的離去,古妮西露開始對自己到現在還仍然不能面對自己真實的一面,而往往身不由己地選擇迴避或退卻的現實感到遺憾。就在此時,里奧的蒸氣獸MARCHE突然出現,而且正准備封印大家剛才辛苦打開的大閘門。此時古妮西露也不知從什麼地方得到了某種力量的鞭策,奮不顧身地頂住了正在下落的閘門,可是暴虐的里奧已經儼然站在她的身旁。每次沉重的擊打似乎對古妮西露來說都是一次考驗,但同時似乎又是一次靈魂的淨化。已經嚴重漏水的駕駛倉幾乎快承受不住了,可是剛毅的古妮西露卻說道:「即使身體受到污染,只要心靈還沒有受到污染便不能捨棄貴族原本的榮耀,那種榮耀是一種與生俱來的自我挑戰,一種頑強的生存方式,而不是像這污水上空盤旋的惡臭氣味——那種已經腐敗的貴族榮耀。這就是那名叫大神一郎的男子所教給我的生命法則。」   最後她的努力沒有白費,大神他們已經成功地救出了那些被里奧囚禁着的貴族們,開始向里奧的蒸氣獸WARCHE展開反擊。

  當這場艱苦的戰斗結束之後,大神的訓練用游戲便重新「開張」了,而已經明白了團體合作重要性的古妮西露這一次也能夠真正地和大家融合在一起了,玩得非常開心呢!

    第四話 小偷的薔薇之香

  由於距離巴黎華擊團正式成立的日子還有一段時間,並且尚有很多未完善的地方,而其中的首要問題就是隊員的整體戰鬥力還有不足,所以這一次古蘭·瑪便召集大家一起去商討此事。當大神看到了候補隊員的資料後感到大為震驚,因為這名新隊員竟然是一位被判刑坐牢的年限超1000年的大惡人羅比莉雅·卡魯妮莉!雖然暫時大家還不希望巴黎華擊團中有這樣的人存在,但是在古蘭·瑪的推薦之下,大神還是覺得很有必要一試。首先要做的就是同羅比莉雅見上一面,於是古蘭·瑪便吩咐隊員們一同跟大神一郎到目前囚禁着羅比莉雅的監獄看一看。現在距離出發的時間還有1個小時的准備時間,到點後在夏諾瓦爾歌劇院的門口集合。

  到了集合的時間,大神帶領着花組隊員一起到囚禁着羅比莉雅的監獄。跟獄長經過一輪交涉之後,終於取得了跟羅比莉雅見面的機會。但是獄長再三強調羅比莉雅的危險性,希望大家小心。由於判定羅比莉雅是一級重犯,所以她被囚禁在離地面15米深的特別刑房中。通往地下刑房的台階顯得異樣的潮濕與陰森,大神一行人懷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一階一階向下走,究竟羅比莉雅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終於下到了最底層,在黑暗的深處,好像倦縮着一個瑟瑟發抖的生物,雖然被捆得很緊但是卻發現她仍然在反抗。當手電筒的光芒照射到她的時候,她那潛在的靈力卻突然爆發,一道火光向大家襲來,幸好在這個危急的時刻艾莉嘉釋放出靈力盾解除了危機。在向羅比莉雅說明來意之後,她卻覺得無法理解。就在大家防備鬆懈的時候,她竟突然起身將艾莉嘉挾持為人質,即使大神如何勸阻也顯得蒼白無力。可是在這個關鍵時刻,艾莉嘉卻提出要由她來說服羅比莉雅。但是誰也沒有想到,艾莉嘉就是憑着那股傻傻的語氣和語無倫次的說教卻成功地制服了羅比莉雅,使她放開了自己,但是有關令她加入的事則只好暫時作罷。心地善良的艾莉嘉走到羅比莉雅的身旁蹲下來,用她那種神奇的力量為羅比莉雅療傷。雖然羅比莉雅對此舉感到比較困惑,但是艾莉嘉手心所發出的那種柔和的光芒好像能夠穿透人的心靈一樣,即便是羅比莉雅這樣囂張的罪犯也似乎能夠得到心靈上一絲至純至真的安慰。剛剛趕來的古蘭·瑪知道要使羅比莉雅成為隊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便命令大神暫時留在監獄內觀察羅比莉雅的舉動。   到了翌日,大神和隊員們再次來到所長室同獄長傾談羅比莉雅以前所犯的罪行,不過當中也有一些劫富濟貧的事,由此可見羅比莉雅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惡人,她有許多不為人知的一面。抱着這樣的態度,大家認為要使羅比莉雅成為巴黎華擊團的一員也並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突然,監獄內的警報響了起來,原來是羅比莉雅打算逃獄,因此大神一眾人決定一起前去捉她回來。 死刑於契約

  在經過了一輪監獄內的騷動之後,大神終於在特別刑房中找到了羅比莉雅,看着她那鬼魅般的笑容似乎對大神能夠找到她的藏身之地而感到敬佩。就在兩個人談話期間古蘭·瑪也趕到現場,並單刀直入地將有關巴黎華擊團的事和希望羅比莉雅能夠加入的願望全數道出,只要她願意加入便能馬上離開監獄重獲自由。雖然最初羅比莉雅還是堅決拒絕,不過在大神和古蘭·瑪的一番軟硬兼施、百般利誘、深入淺出、語重心長的開導之下,才使得羅比莉雅回心轉意暫時成為巴黎華擊團的一份子。   到了晚上,又是夏諾瓦爾歌劇院的營業時間了。今晚舞台上再次出現了一位新的舞女,她的名字叫莎菲,事實上她便是羅比莉雅站在舞台上表演的藝名。包括大神一郎在內,大部分的花組成員也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子便是羅比莉雅,就連警察局的警官也是一樣,只是認為兩個人的相貌有少許相似之處而已。過後,從警官那里得知最近數星期發生了多起美術館的名畫被破壞的事件。當然這件事同坐在眼前的羅比莉雅沒有任何關系.最大的嫌疑可能是怪人的所作所為了。

  倒戈相向   

  全體隊員來到作戰指令室,一起商討怪人下一步的行動,不過在會議開始之前羅比莉雅和古妮西露便已經發生了口角而准備武力解決,眼見形勢不妙的古蘭·瑪馬上拿出羅比莉雅的死刑宣告書才總算勉強平息了這件事。在會議期間羅比莉雅和艾莉嘉認為怪人的下一個攻擊目標會是盧浮宮內的布魯美術館。在經過激烈的討論,決定了偵察目標之後,所有的隊員便一同出發前往現場。

  最後,蠍子怪人娜迪露終十在布魯美術館出現。當娜迪露得知眼前的人竟然是巴黎鼎鼎大名的「惡人」羅比莉雅的時候,便靈機一動,竟然以巴黎的一半城區作為游說羅比莉雅聯手打天下的報酬,而羅比莉雅似乎對這份報酬感到十分滿意。在場的大神一郎當然不會允許羅比莉雅亂來,手握日本刀的刀柄並且擺出了拔劍的姿態,代表他那種要使羅比莉雅回心轉意的決心。但是羅比莉雅似乎對此毫不在意,冷冷地回答道:「隨你怎麼樣都好,我有自己的一種生存方式。在這個世界上真正能夠拯救自己的是我的信念。」盡管如此大神一郎卻全然沒有放棄的念頭,極力勸阻處於危險邊緣的羅比莉雅。可能最終還是大神那鋼鐵一般的堅定信心感染了羅比莉雅,她儼然拒絕了怪人娜迪露的誘惑同大家一起回到作戰指令室,選擇了作戰模式之後便馬上開始了盧浮宮內的戰斗。   完成了首輪的作戰目的之後,剩下的敵人就只有怪人娜迪露了。眼看形勢不妙的她竟然以美術館內的名畫作為威脅巴黎華擊團的籌碼,然而羅比莉雅卻絲毫沒有理會,居然使用靈力所引發出的火焰將那幅名畫燒燬。氣急敗壞的娜迪露只好使用最後的」殺手鐧」,召喚出蠍子型蒸氣獸NOCTURNE對付巴黎華擊團。

  第五話 黑衣的新娘

  由於羅比莉雅的加入,現在巴黎華擊團的成員已經增加至5人。而古蘭瑪考慮到以後的戰斗和預算的因素,認為在找一名隊友便足夠了,並且還問及大神一郎對增加隊員後的整體戰鬥力有什麼看法,。最後,古蘭瑪交給大神一台靈力測定器,讓他到街上嘗試着找出合適的人選再回來報告,另外也順便叫他到鮮花店去預定花束。 (自由活動時間1) 

  (自由活動時間2)

  難忘往事的花火

  大神在街頭測試靈力的工作總算告一段落,也是時候到鮮花店去預定花束了。預約之後大神遇到前往墓地的北大路花火,看着她靠在墓碑旁沉思的樣子,似乎那位已故的人–菲里夫對她來說非常的重要。跟花火打過招呼之後,她就匆匆忙忙的離去了,此外還從身上掉落下了一張她跟菲里夫合照的相片。為了把相片交還給北大路花火,大神便立即追蹤到湖邊的橋附近,只見站在橋上的花火顯得十分古怪,悲傷的表情似乎能夠感動周圍的一草一木,這種淒涼肅殺的場面幾乎讓大神想到花火是要自尋短見!最後,大神還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奮不顧身的跳入湖中,准備隨時營救想「自殺”花火。可是站在橋上的花火卻被大神一郎的舉動嚇的昏到了,過了許久,花火才終於恢復清醒,但是她似乎對自己還活着感到很不高興,蒼白的臉頰幾乎看不到任何血色,整個世界似乎對她來說都再也沒什麼留戀的價值。當大神將照片交還給她的時候,她先是顯得非常憤怒,一把將那張照片從大神手中搶過來,然後緊緊的將它貼在胸口上。經過大神的一番解釋之後,花火的態度才有所改變,但是在向大神道歉之後便又匆匆忙忙的跑開了。由於此時大神發現手中的靈力測定器有破損的痕跡,所以要先回到夏諾瓦爾歌劇院後再作打算。

  回到歌劇院之後,在向古蘭瑪解釋靈力測定器破損的情況之後,才知道這是因為花火的靈力已經超越了測定器的極限測量范圍而導致的結果。接下來大神便同各花組隊員進行會議討論想讓花火加入巴黎華擊團的事,雖然愛莉嘉和哥古妮戈很希望花火能夠成為其中的一份子,但是古妮西露卻以花火沒有什麼靈力和心靈脆弱為理由而堅決反對。會議過後,古妮西露希望跟大神單獨談論有關花火的事,原來花火在墓地祭拜的菲里夫原來就是她的未婚夫,自從花火失去了心愛的人之後便一直穿着喪服沒有改變過任何的服飾,也從不化妝,也許壞死她要將最美麗的自己只留給那位已故的戀人菲里夫。但是究竟如何才能治療花火內心所受的創傷呢?

  到了夜深人靜的午夜時分,一名身穿黑衣的烏鴉怪人突然出現,目標是找尋內心世界隱藏着無限悲傷而痛苦的生活着的人。最後,終於被他找到了最合適的人選,而他的對象便是一直對以往跟菲里夫一起的快樂時光唸念不忘的花火。

  到了翌日,古蘭瑪以通信方式叫大神到花店領取預定的花束,而在墓地又再次遇到了祭拜未婚夫菲里夫的花火。很快就是菲里夫去世一週年的祭日了,花火便對大神講出了當時在、太平洋航行的游輪上所發生的意外。」聽說是因為動力引擎發生故障使游輪沉沒的……我雖然是得救了,可是當時打算救我的菲里夫卻被無情的海浪所淹沒……他仍然跟其它的受難者一起在冰冷的海底等待着我……還清楚的記得當時菲里夫很溫柔的對我說:「我是愛着你的……」真的是這樣的……菲里夫……」幾乎快要慟哭的花火哽咽的說道。也許菲里夫對於花火來說真的非常重要,只會嗚咽而已經流幹了眼淚的花火就像秋天凋零的一片楓葉,雖然美麗但是卻沒有生氣。失去愛人的痛苦是刻骨銘心的,花火現在的生活就像寒夜里每天在即將解凍的冰面上行走,就連自己也沒有絲毫的勇氣回到岸上面對日出的光芒。大神一郎知道無關痛癢的安慰對現在的花火來說絲毫不能起到什麼作用,只能加劇她對菲里夫的思念,因此,大神決定主動邀請花火吃飯,並准備利用餐前那短短的一段時間培她一起四處逛逛。

  惡夢再臨

  到了去餐廳吃午飯的時間,通過這次一起吃飯使得花火似乎變得精神起來,通過交談也使她的心境產生了微妙的變化。正當兩個人用餐完畢准備離開的時候,烏鴉怪人哥魯普突然出現,而且利用幻覺化身成花火的未婚夫菲里夫的樣子去騙取花火的信任並帶走了她。由於花火已經進入了幻覺所營造的甜蜜世界,因此任憑大神如何呼喚對她來說也無濟於事。最後,大神追蹤烏鴉怪人來到加尼葉歌劇院,卻因為存在靈力牆而不能輕易突入,唯有暫時先回到夏諾瓦爾歌劇院再作打算。在作戰指令室把所有事情說出來之後,便決定利用彈丸列車「eclair」強行突入歌劇院,一場惡斗即將展開……

  當大神他們趕到現場的時候,卻發現身處的位置竟然是不是歌劇院的內部,而是在大海航行中的游輪之上。原來烏鴉怪人哥魯普無恥的利用了花火的悲傷記憶,在歌劇院內完全重現了她和未婚夫菲里夫兩人准備在游輪上舉行婚禮的那個晚上,並且是游輪發生故障即將沉沒的那一幕,他使用幻覺使所有的人都以為自己確確實實置身於游輪之上,務求讓巴黎華擊團都成為這場悲劇中的陪葬品。要使這個幻覺消失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使沉醉在幻覺之中的花火恢復清醒。

  幾經辛苦,大神終於來到花火的面前,可是無論如何呼喚也起不到絲毫作用,她還是像一個失去靈魂的軀殼一樣靜靜的等待死亡的來臨。而當烏鴉怪人哥魯普准備以海水淹沒那位阻礙「舞台演出」的「不速之客」時,花火終於有了反應,並且認定眼前即將墜入深海的大神一郎就是菲里夫。似乎這一次是使花火恢復清醒的最後機會了,大神再次發出真誠的呼喚幫助花火盡快的走出記憶的牢籠。

  大神喊到:「快清醒吧,花火!你要等我,我一定不會死的,所以請你也不要想着死亡的事情了!如果菲里夫還活着的話,相信也會說出同樣的話!」

  就在海浪即將吞沒大神的一瞬間,游輪和海浪突然消失了,原因就是產生這種幻覺的原動力–花火已經完全醒悟了!「我也會活下去!!」「性格本來柔弱文靜的花火發出了會心的吶喊,這種震撼就像乾枯欲裂的大地再次聽到了春雷的咆哮!北大路花火已經擺脫了心靈的枷鎖,她為了菲里夫,為了真愛,就一定要勇敢的活下去!

  幻覺消失之後,憤怒的烏鴉怪人哥魯普只好做出無奈的反擊。保護花火撤退之後,戰斗又再次展開。當戰斗進行到一半時,烏鴉怪人哥魯普拋棄了蒸汽獸,再次使用幻覺欺騙巴黎華擊團,使大家相互殘殺。就在大神和古妮西露准備使用必殺技攻擊對方的時候,一支從歌劇院的觀眾席射出來的箭不偏不倚命中怪人哥魯普,使這種幻覺瞬間消失了。射箭的不是別人,正是剛剛去避難的北大路花火。為了感謝巴黎華擊團的幫助,花火毅然挺身出戰!狡猾的哥魯普再次變為菲里夫去迷惑花火,可是這一次他的如意算盤卻落空了,在聽到大神的召喚之後花火便很快認清了對方的真偽,使哥魯普的「幻覺作戰計畫」徹底破滅!

  戰斗結束之後,花火和大神再次來到菲里夫的墓前祭拜。大神認為現在的花火已經擁有守護愛人的堅強毅力,當然花火以後也會繼續努力為使自己變得更加堅強而戰斗,看着她在夏諾瓦爾歌劇院舞台上的出色演出便已經證明了她的決心。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