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票房:大盤2431萬,#我的姐姐#8.02億,#名偵探柯南:緋色的子彈#1.37億

4月22日(周四)大盤 2431萬

明日全國電影(不完全排片)統計:

#我的姐姐#20.2%,555萬,21日累計8.02億;

#名偵探柯南:緋色的子彈#26.0%,518萬,6日累計1.37億;

#指環王:護戒使者#10.5%,444萬,累計1億;

#哥斯拉大戰金剛#16.0%,326萬,28日累計11.74億;

#八月未央#12.5%,198萬,7日累計5028萬;

#歌聲的翅膀#0.1%,54萬,26日累計1594萬;

#平安中國之守護者#0.1%,39萬,35日累計4562萬;

#第十一回#1.9%,50萬,21日累計7068萬;

#月照秋河#0.1%,33萬,2日累計79萬;

#西遊記之再世妖王#2.5%,35萬,21日累計1億;

#你好,李煥英#1.4%,31萬,70日累計54.08億;

#阿凡達#0.8%,22萬,累計17.13億;

昨日精確票房:

4月21日(周三) 大盤 2790萬

放映32.1萬場,人次78萬;

#名偵探柯南:緋色的子彈#26.2%,601萬,6日累計1.32億;

#我的姐姐#19.9%,622萬,21日累計7.97億;

#指環王:護戒使者#10.4%,443萬,累計9624萬;

#哥斯拉大戰金剛#15.7%,362萬,28日累計11.71億;

#八月未央#12.7%,246萬,7日累計4830萬;

#平安中國之守護者#0.1%,72萬,35日累計4523萬;

#第十一回#1.7%,53萬,20日累計7018萬;

#西遊記之再世妖王#2.4%,36萬,20日累計1億;

#你好,李煥英#1.3%,34萬,69日累計54.08億;

#阿凡達#0.8%,30萬,累計17.13億;

2021年4月22日全國電影總排片截止晚上20:00點約(315550)場,較昨日減少(6370)場。

排片最高的電影分別是:

名偵探柯南:緋色的子彈(82317場),我的姐姐(64034場),哥斯拉大戰金剛(50659場),八月未央(39720場),指環王:護戒使者(33262場),西遊記之再世妖王(7932場),第十一回(6027場),你好,李煥英(4629場),六人-泰坦尼克上的中國倖存者(3734場),金剛川(4100場)。

放映場次最多的城市分別是:

上海(3500場),深圳(2140場),廣州(2245場),北京(2695場),重慶(2176場),成都(2245場),鄭州(1351場),杭州(1979場),武漢(1666場),蘇州(1708場)。

不存在影視分級:專家談廣播電視法立法思路,網上往下統一管理

今日票房:大盤2431萬,#我的姐姐#8.02億,#名偵探柯南:緋色的子彈#1.37億
今日票房:大盤2431萬,#我的姐姐#8.02億,#名偵探柯南:緋色的子彈#1.37億

隨著媒體融合走向深入,全媒體傳播逐漸成為主流趨勢,網絡視聽行業蓬勃發展。為適應新發展和管理需求,國家廣播電視總局近日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廣播電視法(徵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徵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

《徵求意見稿》主要包括哪些內容、有哪些亮點等,民主與法制社記者就此分別採訪了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法治研究中心主任鄭寧、中山大學網際網路與治理研究中心副主任盧家銀、華東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主任彭桂兵。

線上線下同標準

「線上線下統一管理,是《徵求意見稿》的主要立法思路,反映了廣電部門對網絡視聽節目加強監管的決心。」鄭寧說。

盧家銀表示,線上線下同標準並不意味著「一刀切」,而是強調網絡並非法外之地。

《徵求意見稿》中不少內容體現了與現行其他法律的銜接,比如第十九條和《網際網路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第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第十二條的規定一致,都規定了各類媒介所必須遵守的底線。

「實際上,《徵求意見稿》對新興網絡視聽產業傳統和傳統廣播電視產業同樣『關愛有加』,其立法意圖在於兼顧行業監管和產業發展。」彭桂兵說。

一方面,立法者試圖以廣播電視法調動和激發傳統廣播電視產業的發展活力。盧家銀介紹,當前傳統廣播電視產業發展衰弱跡象明顯,不少地方廣播電視台生存壓力大、資金匱乏,以至於侵犯智慧財產權等現象時有發生。

另一方面,「儘管廣播電視法尚未出台,但對網絡音視頻的管理已被納入網際網路法律法規立法體系內。

制定廣播電視法的一個重要意義在於對現有法律體系進行補充和調整,和當前的網絡音視頻節目管理方式協調統一,既保障傳統廣播電視不因網絡音視頻的強勁發展而衰弱,也不會因過度保護前者而弱化後者發展,這是此次立法的一大創新,也是一大難點。」彭桂兵說。

但彭桂兵坦言,廣播電視法最終將呈現何種程度的調整,目前很難預判。此外,產業的發展不僅與立法相關,還受未來執法影響,現在下定論為時過早。

實行分類監管

實際上,當前學界與業界的討論熱點並不是網友擔心的網絡音視頻發展受限問題,而是具體如何實現統一標準。

鄭寧介紹,網絡視聽節目和傳統的廣播電視節目作為兩種不同的媒體形態,目前已經形成了兩套監管模式。

在審查體制上,傳統的電視劇採取許可制,而網絡視聽節目採取的是備案管理;在播出方式上,傳統廣播電視受頻道和時段限制,可播出的節目數量有限,而網絡視聽節目則需要滿足同一時段不同觀眾的多元需求,對數量和創新的要求更高,形式也更靈活。

彭桂兵表示,堅持統一底線,在此基礎上展開分類管理,是當前學界、業界已達成的共識,而問題在於,具體如何進行分類規範。

《徵求意見稿》根據傳播形態,採取二元分類管理模式,即將媒體分為傳統機構媒體和自媒體兩類,其中,傳統機構媒體不僅包括電視台、廣播站等實體機構,還包括這些機構延伸出的各個網絡平台,如微信公眾號、網站、App等,其內容生產主要來自機構;自媒體,如快手、今日頭條等具有平台屬性,以產業方式運作,其內容生產主要來自用戶。

然而,在當前全媒體融合發展背景下,傳統廣播電台與自媒體聯合日益緊密,有的媒介兼具上述兩類特徵,單純以二元分類區別管理已跟不上現實發展。彭桂兵建議,在二元分類基礎上,對自媒體展開進一步的分類和標準細化。

彭桂兵表示,《徵求意見稿》已初步具備分類管理的思維,但還不夠清晰,比如其第十三條規定:「從事廣播電視節目播音、主持活動的人員,應當經國務院廣播電視主管部門資格認定並取得執業證書。」

盧家銀認為,這是傳統的廣播電台管理方式,網絡主播數量更廣,強制要求資格證書,不僅在操作上存在困難,還可能影響平台發展。

在盧家銀看來,廣播電視法對此應留有餘地,將對網絡主播的管理交給網際網路行業組織,由網信管理部門或相關部門通過對行業組織的管理進行間接規範,而不是由廣電部門直接管理。

盧家銀說,傳媒行業還在快速發展變化中,目前的廣播電視法僅是一個過渡,對短視頻號等新出現的自媒體,法律首先應保證其內容不違反法律底線,而不宜進行過於細緻的規定,具體的審核與管理可以暫時交予網際網路平台,相關規範有待未來進一步探索。

鄭寧也建議,在內容上統一標準,劃好基本底線,明確禁止播出的內容。同時,在准入制度上,尊重現行有效的做法和行業發展規律,借鑑《歐盟視聽媒體服務指令》和英國《數字經濟法》等,實行分類監管。同時,加強事中事後監管,運用人工智慧、區塊鏈等新技術創新監管方式等。

嘗試影視分級是誤解

此前,《徵求意見稿》第二十三條被不少網友和媒體解讀為對影視分級的初步嘗試。

該條規定:「廣播電視節目集成播放機構應當通過設立未成年人專門頻率頻道、未成年人專門時段、未成年人節目專區、未成年人模式等措施,建立完善未成年人保護專員、未成年人節目評估委員會等機制。」

對可能影響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內容的節目,「廣播電視節目集成播放機構應當以顯著方式進行提示併合理安排播放時間、版面。」

不過,三位受訪專家學者均表示,嘗試影視分級是一種誤解。

「公眾所說的影視分級,是指節目內容分級制度。在英美等已開發國家,這一制度通常由行業組織制定並實施。」盧家銀說,即便未來推行影視內容分級,更可能的是由政府部門推動行業組織實現這一點。

三位受訪專家學者認為,《徵求意見稿》第二十三條的亮點在於實現了與其他未成年人保護相關法律法規的銜接,比如呼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中有關媒體傳播領域加強未成年人保護的內容。

此外,鄭寧表示,國家廣電總局2019年出台的《未成年人節目管理規定》第十九條也明確,網絡視聽節目應當設立未成年人專區。

《徵求意見稿》在此基礎上提出了更詳細的要求,除了設立專區,還應當形成專門的播放時段,建立評估機制等,並將這些要求擴展到所有廣播電視節目集成播放機構。

「其實,不少已開發國家法律中也有類似規定,主要出於對未成年人這一特殊群體的保護,而不是影視分級制度。」彭桂兵說,值得注意的是,該條款使用的是「應當」這樣的措辭,實際上屬於宣誓性條款。

彭桂兵表示,這意味著選擇哪個時間段作為未成年人專門時段、如何限制影視作品中出現的暴力內容等倫理問題,具體如何落地還要靠後續的法規,以及廣電機構、平台和用戶的自律來共同推動實現。

但盧家銀認為,該條款在立法技術上還存在瑕疵,比如規定「防止未成年人節目出現商業化、成人化和過度娛樂化」。

什麼是商業化、成人化和過度娛樂化?《徵求意見稿》沒有明確界定,且商業化與未成年人保護並不一定衝突。他建議,該條可以明確最有利於未成年人的原則,而不宜進行過細的規定。

限制「劣跡藝人」表述不夠準確

《徵求意見稿》第三十二條規定,「廣播電視節目主創人員因違反相關法律、法規而造成不良社會影響的,國務院廣播電視主管部門可以對有關節目的播放予以必要的限制。」該規定被廣泛理解為對「劣跡藝人」的限制。

彭桂兵表示,「劣跡藝人」這一表述不夠準確,該條款針對的是「廣播電視節目主創人員」,並不等同於藝人。

他認為,這一適用範圍過於寬泛,哪些人員屬於主創人員,其違反了哪些法律法規需要加以限制,該條沒有明確說明。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鄭寧表示,比起全網封殺、終身禁入,建立信用修復機制更能體現社會主義法治的溫度,對社會公眾也有更好的教育功能。

同時,她建議,將主創人員限定在合理且必要的範圍內,並通過下位法或者行業規範對「違反的法律、法規」以及「不良社會影響」予以明確。

彭桂兵認為,可以採取列舉方式,進一步明確具體人員和違法情形。

此外,該條中「必要的限制」具體指什麼未明確。盧家銀表示,當節目主創人員違反相關法律法規,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後,廣電主管部門可以不對該節目頒發發行許可證。

但如果在頒發許可證後,節目主創人員出現違法行為並產生惡劣影響,廣電主管部門可否撤銷發行許可?該條應當對此進行詳細說明。

鄭寧建議,對限制播放的時間應當有更清晰具體的標準,以增加行業的可預期性,「實踐中,影視行業投資大,周期長,如果限制播出缺乏明確的標準,將使得整部影視劇面臨無法收回投資的巨大風險,不利於行業投資和調動創作積極性,也會給經濟和社會帶來系統性風險。」

不建議對節目主創人員限薪

《徵求意見稿》第三十一條規定:「廣播電視節目主創人員的酬勞標準和配置比例,應當符合國務院廣播電視主管部門和其他有關部門的規定。」

彭桂兵認為,這一條款再次體現出《徵求意見稿》中對媒介分類不清晰的問題,把對傳統廣播電台的管理方式直接套用在網絡平台上,會出現一系列不良反應。

他解釋,該條是基於此前國家廣電總局頒布的限薪令,其在行政管理框架下,出於遏制惡性競爭等考量,對演藝人員薪資上限作出規定。

但網際網路平台對人員薪資的確定更多的是市場行為,依據運營成本而制定議價標準,競爭力較強的平台出價較高,發展較弱的平台可能還達不到國家廣電總局提出的薪資標準,因此不宜直接用行政手段規定薪水。

鄭寧表示,政府部門更適合通過經濟、稅收等非行政手段或者行業自律等方式進行調控。

此外,彭桂兵表示,限薪規定會造成廣播電視法與其他法律銜接不順。比如,實踐中,主播和傳統廣播電台簽訂的合同,與網絡主播和平台簽訂的合同類型有所不同,前者是勞務合同,廣播電台在薪資上有較大決定權,可以對薪資水平加以把控;後者通常是經濟合同,簽約雙方有更多協商空間,強行規定酬勞水平,可能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產生矛盾。

盧家銀表示,只要主創人員能夠依法納稅,沒有必要將薪資問題寫入法律,否則將影響行業健康發展。一方面,對於一些題材重大的廣電節目,確實需要高酬勞主創人員參與。

另一方面,主創人員為規避限薪規定,可能採取其他手段變相收費,甚至出現違法行為,如偷稅漏稅,反而損害國家利益和公共利益,影響行業規範發展。(來源|民主與法制社)

中國電影票房吧

今日票房:大盤2431萬,#我的姐姐#8.02億,#名偵探柯南:緋色的子彈#1.37億來源:kknews今日票房:大盤2431萬,#我的姐姐#8.02億,#名偵探柯南:緋色的子彈#1.37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