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魂唐風新解宋詞》02花自飄零水自流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李清照《一剪梅》

《漢魂唐風新解宋詞》02花自飄零水自流

〝紅藕香殘玉簟秋〞,秋日的殘荷明明是在室外,而玉樓冰簟明明是在室內,李清照明顯不是在傳唱〝兩地曲〞,將室內的玉簟強行搬到秋日里紅藕香殘的池塘。原來用簟紋比作水紋早在李清照之前便有了先例,如蘇軾〝簟紋如水帳如煙〞,李益〝水紋珍簟思悠悠〞等等。

一位紅妝如畫的女詞人,通過珍簟般的水紋泛起的陣陣漣漪,象徵她與丈夫趙明誠在無痕的歲月里的相惜相守。世間聚散的變幻莫測,承載了兩人曾經相濡以沫的多情總負,也承載了如今紅蓮香斷的詩箋空負,更承載了遠方悲嘆空留的深情難負。

〝輕解羅裳,獨上蘭舟〞,女詞人李清照愁緒滿懷獨上蘭舟,照應了第一句〝紅藕香殘玉簟秋〞,同時也證明了地點是在室外,玉簟是用來形容荷塘的水紋。此時的秋荷早已蒼老了歡顏,紅衣脫盡徒留下苦味的蓮子,無人欣賞無人採摘。水中的殘荷與獨上蘭舟的李清照在幽獨世界里互為一對知音,盡享幽潔與貞靜。李清照將幽情與哀怨盤根在殘荷與蘭舟之間,蘭舟之上李清照自身氣質的清麗絕俗配上殘荷的凋零清苦,是對個人芳華零落的喟然一嘆。

〝雲中誰寄錦書來〞,一葉蘭舟承載不了李清照的愁怨空凝,李清照便將目光鎖定到天上的悠悠白雲,悠悠白雲代表了趙明誠的遊蹤無定。趙明誠此時或許正在為他的金石研究,而準備去窮荒絕域中迎接一場文化苦旅。李清照遙想丈夫征服未知領域的撲朔迷離,不免多了幾分擔心與牽掛。

她回顧與趙明誠相識起無緣無故的點點滴滴,殷切期盼中的相視而笑,已成了蒼白無力的完美。李清照與趙明誠的兩地眷戀,只能在箋箋信箴中含香獨舞,一抹相思倦怠了兩人的容顏,淡淡離傷蒼老了兩人的內心……

《漢魂唐風新解宋詞》02花自飄零水自流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紅藕香殘的池塘與清輝映射的西樓,是詞作上闕情路歷程開始與終結的兩端。〝雁字回時〞照應前句的〝錦書來〞,〝鴻雁傳書〞是音信的代稱,恐怕李清照現在的心情早已是〝只嗟人異雁,不作一行飛〞了。秋日池塘獨上蘭舟的李清照,沒有將幽獨與清怨蕩滌濾盡,最終她只能將無限幽怨寄情於樓前的明月。

無盡的思念與漫長的等待,讓珍簟般的水紋凝成清澈透明的凝凍。或許總有那樣一個人,讓你情不自禁地去關注他的QQ空間,微信朋友圈,即使什麼動態也沒有?對於李清照而言,趙明誠就是這樣的人。西樓,西窗,西廂,都寄託了閨中香暖,都是傳達儂情蜜意的書籤。李益〝任他明月下西樓〞,李商隱〝何當共剪西窗燭〞,姜夔〝化作西樓一縷雲〞,晏幾道〝醉別西樓醒不記〞等等,翻閱千遍萬遍,西樓的同源詞彙只給人留下一種感覺――縱使愛情沒有開端沒有結果,或者是不知道怎樣開始難欲料怎樣結束,它都會無時不刻不在占據你的心靈……

《漢魂唐風新解宋詞》02花自飄零水自流

〝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閒愁〞,如果上闕是空間的曠世綿邈,下闕就是時間的轉瞬即逝。〝花自飄零水自流〞,既是暗喻個人的芳華零落,同時也照應了上闕的〝紅藕香殘〞與〝獨上蘭舟〞。流水代表無法挽回的已然消逝的時光,自然能夠激起詞人的愁情無限。 落花與流水飄向冥冥世界,最終歸於沉寂。

這種流逝是一段自然的過程,李清照筆下的水流與花謝,並不像崔塗筆下呈現的那般〝水流花謝兩無情〞。落花與流水面對李清照的極力挽留,只留下了〝兩岸鴛鴦兩處飛〞的悽美鏡頭,這是它們自身幽潔與貞靜品性的延續和超越。早在李清照之前,劉禹錫寫有〝水流無限似儂愁〞的詩句,李煜寫有〝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的詞句。〝兩處閒愁〞,則化用了韓偓《青春》「櫻桃花謝梨花發,腸斷青春兩處愁」的詩句。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詞作結尾三句化用了范仲淹《御街行》〝都來此事,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的詞句。心頭與眉頭無計消除與迴避的情愁,讓她剛剛開始的一個新的情感周期,用轉身之後的眼淚進行倒敘。隔代遺傳的「狀元基因」,在李清照的血液里高傲地流淌,造就了她清麗絕俗的氣質。獨上蘭舟是宿命的等待,月滿西樓是謝幕的悽美,一道道斑駁淋漓的人生弧線演映了這位曠世才女的千古風流,足以叛道離經驚世人,扣舷獨嘯笑紅塵……

來源:kknews《漢魂唐風新解宋詞》02花自飄零水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