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似曾相識的馬思純,一個在少年,一個在現年

兩個似曾相識的馬思純,一個在少年,一個在現年

世間有兩個情人,一個是影後,一個是鄰家妹妹。

好久不追劇,在女兒的影響下邂逅了《你是我的城池營壘》,說實話,微胖的小馬算不上傾國傾城,但的確讓人舒服。

容顏蠢萌,行事單純,愛情義無反顧,演技不著痕跡,對於常年奔波於柴米油鹽碎銀幾兩的八零大叔來說,著實解膩。

兩個似曾相識的馬思純,一個在少年,一個在現年

醫警兩份足夠高尚的職業,讓人如回少年而不用顧慮少年。嘗慣了茶的苦澀,酒的辛辣,一段如元氣代糖般甜醇的膩愛,多少能讓人忘記點日常的克制,嚴謹,孤獨和敏感。

那一刻,馬思純不再是那個星光四溢的影後,而是很多年前的鄰家小妹,惹人疼愛,惹人呵護,惹人祝福。

但,你我其實都知道,馬思純不是米佧,白敬亭也不是邢克壘,一片煙雨陽光都充足的沃土,卻註定種不出你我想吃的瓜。

兩個似曾相識的馬思純,一個在少年,一個在現年

現實中的小馬要完美的浪漫,小白看起來更崇尚野心和成績;小馬願意把萬物都活在想像里,小白更像徹底的現實主義者。

怎麼說呢,劇是好劇,演員是好演員,但火花這東西講究緣份,愛意這玩意兒又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唯有祝福吧,不管你影後的光芒有幾個萬丈,我只願鄰家小妹開心圓滿。

兩個似曾相識的馬思純,一個在少年,一個在現年

世間有兩種絕症,一種叫微不瘦,一種叫微抑鬱。

肉眼可見,馬妹妹的身材已不如林七月時那般完美;肉腦可知,她也已不如從前那般快樂。

演員身材變化,通常有兩個原因:劇情需要,抑鬱。我希望兩個都不是,但事實是很可能兩個都是,於是我希望第一個原因多一點。

兩個似曾相識的馬思純,一個在少年,一個在現年

抑鬱的對立面是快樂,於是《吐槽大會》來了。馬妹妹應該是沒有搞清楚一個常識:脫口秀能夠給人們製造快樂,但這個人們,不包括演員本尊。

你見過幾個喜劇演員或者小丑真的快樂?何況是開啟了PK模式的節目編排?何況對手是拔高了脫口秀天花板的許知遠,直擊靈魂的易立竟,和早已將損人與自損都超越了說話與生活本身的呼蘭們。

兩個似曾相識的馬思純,一個在少年,一個在現年

於是,馬妹妹真的不是很出彩——不是不出彩,是時而格格不入不合時宜,比如笑場,比如補刀許知遠。

拋卻《吐槽大會》的幕後不談,這絕對是僅剩的為數不多的靠實力說話的一方凈土——鄰家馬小妹,她不具備足以支撐她隨意揮灑自由說話的實力,她甚至不具備瞬間判斷許邪神是一座未開發的脫口秀富礦的實力。

所以她幕後飆淚了,所以觀眾鄙夷嘲諷了——萬物有因果,但這真的不重要,是吧小妹?我們只是閒暇時在做試探,試探找一找治病的藥。

兩個似曾相識的馬思純,一個在少年,一個在現年

世間有兩種愛情,一種相濡以沫,卻厭倦到終老;一種一世流離,卻懷念到哭泣。

不知道歐豪有沒有給馬思純懷念到哭泣的生活,但坊間盛傳的滾圈渣小樂,指定是給不了。

豈止是給不了,你信不信這世間還有一種愛情,它讓你一世流離,還讓你厭倦終身?馬思純出道夠早,成名正好,一直是那個循規蹈矩清靈佛系的乖乖女。

兩個似曾相識的馬思純,一個在少年,一個在現年

或許人在某個軌道前行久了,被認定死了,就特想去另一條路上看看?還是馬小妹就真的執著於一個偉大的女人足以改變一個十足的浪子?

還有,渣算得上浪子嗎?我們想看到的,只是一個足夠快樂的鄰家小妹。這世間,還有一個詞,叫回頭。

久不追劇,久不關注貴圈,只是機緣巧合,只是這個春天馬思純的動作有點多。

世間有兩個似曾相識,一個叫馬思純,在少年;另一個還叫馬思純,在現年。

(圖片來自網絡,侵權聯繫刪除)

來源:kknews兩個似曾相識的馬思純,一個在少年,一個在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