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唐習律71|流連於風月場所的溫庭筠,是唐朝第一槍手

前言

溫庭筠(約812-866)本名岐,字飛卿,太原祁(今山西祁縣東南)人,是太宗時期宰相溫彥博的後人。

早年喪父以後,溫庭筠兄弟姐妹四人隨母親生活。在唐穆宗、敬宗、文宗時期,他一直受到父親好友段文昌的照顧,並和其子段成式結伴共讀, 有點像年輕時期李商隱和令狐綯的關係。

因為詩作得好,溫庭筠和李商隱並稱溫李,因為詞作得好,他和韋莊又並稱溫韋。另外,溫庭筠和李商隱、段成式都在各自家族排行十六,還被並稱三十六體。

溫庭筠今存詩三百多首,存詞七十餘首,是花間詞派的重要詞人。

一、風花雪月的生活

唐朝無名氏《玉泉子》記載,溫岐少年時「有詞賦盛名」,受到了姚勖的厚待,不過溫岐把錢都花到了風月場所。姚勖得知後非常生氣,把溫庭筠打了一頓板子並趕出門去。溫庭筠因此名聲大損,還因此受到歧視,以屢次科舉失利。

溫庭筠有詞賦盛名。初從鄉里舉,客游江淮間,楊子留後姚勖厚遺之。庭筠少年,其所得錢帛,多為狹邪所費。勖大怒,笞且逐之,以故庭筠不中第。《玉泉子》

據說溫岐改名為溫庭筠也是那一年。

另外,《舊唐書·溫庭筠傳》說他到了長安以後,依舊沒有改掉毛病:

初至京師,人士翕然推重。然士行塵雜,不修邊幅,能逐弦吹之音,為惻艷之詞,公卿家無賴子弟裴誠(裴度子或侄)、令狐滈(令狐綯子)之徒,相與蒱飲,酣醉終日,由是累年不第 。

溫庭筠和各位官二代們混跡一起,終日飲酒、賭博,耽誤了功課,因此累年不第。

觀唐習律71|流連於風月場所的溫庭筠,是唐朝第一槍手

二、考場第一槍手

《唐才子傳》中,說溫庭筠有個奇怪的外號叫作”溫八叉”:

每試,押官韻,燭下未嘗起草,但籠袖憑几,每一韻一吟而已,場中曰:”溫八吟”。又謂八叉手成八韻,名”溫八叉”。多為鄰鋪假手。

唐朝科舉考詩賦,詩大多是五言排律,即律詩。賦是律賦,這兩種文體都要求押官方指定的韻,即《唐韻》。大家都知道,律詩要求一韻到底押平聲韻,律賦的八韻要求依次四平四仄。而溫庭筠叉手八次就完成了。

多為鄰鋪假手,即替考的意思。《新唐書》中也說到:

大中末,試有司,廉視尤謹,廷筠不樂,上書千餘言,然私占授者已八人,執政鄙其為,授方山尉。

唐宣宗大中年間,溫庭筠參加科舉考試,在嚴格監視下,不但自己完成考試,竟然還幫助八個人作弊成功。當時掌權的人,對溫庭筠的行為非常鄙視,後來溫庭筠待崗了很久,僅僅得到了一個方山(城)尉的職位。

待崗期間,溫庭筠還鬧了這麼一出:

宣宗微行,遇於傳舍,庭筠不識,傲然詰之曰:”公非司馬、長史流乎”又曰:”得非六參、簿、尉之類”帝曰:”非也。《唐才子傳》

唐玄宗微服私行,遇上了孟浩然,唐宣宗微服私行,遇上了溫庭筠,兩位詩人表現得都很差。

觀唐習律71|流連於風月場所的溫庭筠,是唐朝第一槍手

三、得罪當朝宰相

《新唐書》中說「執政鄙其為」,這個執政者是誰呢?

宋朝孫光憲《北夢瑣言》說,溫庭筠得罪了當時的丞相令狐綯:

宣宗時,相國令狐最受恩遇而怙權,尤忌勝己 .或雲曾以故事訪於溫岐,對以其「事出《南華》」,且曰:「非僻書也,或冀相公燮理之暇時宜覽古。」益怒之,乃奏岐有才無行,不宜與第。 所以岐詩云:「因知此恨人多積,悔讀《南華》第二篇。

元人辛文房的《唐才子傳》中也說了這個故事,另外還加上了兩件事:

時宣宗喜歌《菩薩蠻》,綯假其新撰進之,戒令勿泄,而遽言於人。

綯又嘗問玉條脫事,對以出《南華經》,且曰:”非僻書,相公燮理之暇,亦宜覽古。”又有言曰:”中書省內坐將軍。”譏綯無學,由是漸疏之。

唐宣宗也是一位詩人,他的七律《吊白居易》也是千古名作。宰相令狐綯為了投其所好,知道皇帝喜歡《菩薩蠻》這個曲子詞,因此獻上新曲。不過令狐綯自己寫不出來,而是讓溫庭筠代寫。不過溫庭筠卻違背諾言,把這件事說了出去,讓令狐綯很沒有面子。

另外,唐宣宗曾經作詩,上聯有「金歩搖」一詞,下聯沒有合適的詞語對仗。溫庭筠對以「玉條(跳)脫」。令狐綯問其出處,溫庭筠得意洋洋地說,這個典故出自《南華經》,並且教訓當朝宰相說,這本書並不生僻,你平時多看看書好嗎?

宋朝的阮閱《詩話總龜》也記載了這個的故事:

大中好文,嘗賦詩有金歩搖,未能對。令溫岐卿(即廷筠也)續之,岐卿以玉跳脫應之,宣宗令以甲科處之。為令狐綯所沮,除方城尉。綯曽問其事於岐,岐曰:出《南華真經》,非僻書也,冀相公爕理之暇時宐覽古。綯怒甚。

第三件事,溫庭筠背後笑話令狐綯說:中書省內坐將軍。意思還是譏諷令狐綯是個粗人,沒有學問。

從這幾件事來看,溫庭筠深深地得罪了令狐綯。

觀唐習律71|流連於風月場所的溫庭筠,是唐朝第一槍手

四、溫庭筠律詩代表作

《苕溪漁隱叢話》中說:

《三山老人語錄》云:「六一居士喜溫庭筠詩『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嘗作《過張至秘校莊詩》云:『鳥聲梅店雨,野色柳橋春』,效其體也。」

六一居士歐陽修所喜愛的這兩句詩,出自溫庭筠的五律《商山早行》:

晨起動征鐸,客行悲故鄉。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
槲葉落山路,枳花明驛牆。因思杜陵夢,鳧雁滿回塘。

頷聯和頸聯都是寫景,不過頷聯沒有一個虛詞,這種手法叫作「列錦」,一句詩中全部用名詞組成。

溫庭筠七律名作是這首《過陳琳墓》:

曾於青史見遺文,今日飄蓬過此墳。詞客有靈應識我,霸才無主始憐君。

石麟埋沒藏春草,銅雀荒涼對暮雲。莫怪臨風倍惆悵,欲將書劍學從軍。 

這首詩遵循了最常見的起承轉合之法。首聯破題,頷聯議論抒情,頸聯寫景,尾聯合。

觀唐習律71|流連於風月場所的溫庭筠,是唐朝第一槍手

結束語

詞客有靈應識我,霸才無主始憐君。陳琳有曹操的賞識,但是溫庭筠一生卻沒有遇到自己的伯樂。

溫庭筠離開長安謫方城尉的時候, 紀唐夫曾經作詩送行云:「鳳凰詔下雖沾命,鸚鵡才高卻累身。” 時人以為知言。溫庭筠仕終國子助教,晚年流落而死。

結束時,老街依照慣例,作五律一首為今天作業,《結婚二十年紀念》:

回首晴還雨,行行似夢鄉。廿年如一頁,青鬢點秋霜。雁侶天涯共,蓬山日月長。閒來說舊事,司馬鳳求凰。

@老街味道

宋詞中的添字減字偷聲攤破促拍,各是什麼意思?

來源:kknews觀唐習律71|流連於風月場所的溫庭筠,是唐朝第一槍手